07斐理伯傳福音

掃祿迫害教會

1掃祿也贊同殺死他。就在那一日,發生了嚴厲迫害耶路撒冷教會的事;除宗徒外,眾人都逃散到猶太和撒瑪黎雅鄉間。 2虔誠的人共同埋葬了斯德望,也為他大哭了一場。 3掃祿想摧毀教會,進入各家,連男帶女都拉去,押到監裡。(宗八1-3)

宗徒大事錄六、七章記載斯德望為主作證,傳揚福音的事蹟,緊接著第八章則記載斐理伯的事蹟。由於教會受到迫害,福傳隨著斐理伯的宣講從耶路撒冷向外擴張到達撒瑪黎雅。

斯德望殉道時,證人將衣服脫下放在保祿(掃祿)腳前,當時掃祿尚未真正認識主耶穌基督,悔改的時機未到。掃祿是熱忱的法利塞黨人,正義凜然地要為捍衛猶太人的信仰,積極地迫害信仰基督的人,大動作地到他們的家裡,把人押走入監獄。

斐理伯在撒瑪黎雅傳教

4那些逃散的人經過各處,宣講真道的喜訊。 5斐理伯下到撒瑪黎雅城,給他們宣講基督。 6群眾都留意斐理伯所講的話,都同心合意地聽教,並看到了他所行的奇蹟。 7因為有許多附了邪魔的人,邪魔從他們身上大聲喊叫著出去了。有許多癱瘓和瘸子也被治好了。 8為此,那城裡的人皆大歡喜。(宗八4-8)

耶穌的門徒被公議會追捕,他們往外逃散時,將福音如同撒種子般,快速地往外播種。斐理伯是所選出的執事之一(宗六5),在斯德望殉道後,由於信主耶穌的人受到迫害,斐理伯也往外逃,他一方面逃,一方面宣揚主基督。斐理伯從耶路撒冷下到北部撒瑪黎雅,隨著宣講同時有奇蹟出現、驅除附魔,使撒瑪黎雅城的人歡喜不已。

撒瑪黎雅人他們信仰梅瑟五書,曾經在革黎斤山擁有自己的聖殿,卻又混雜了其他偶像崇拜,一向為猶太人所輕視。然而基督福音的風從耶路撒冷吹向世界各地,萬民皆是福傳的對象。

西滿術士

9有一個人,名叫西滿,曾在這城中行過邪術,使撒瑪黎雅的百姓驚服,並稱自己是一位大人物。 10所有的人,從上到下,都聽從他,說:「這人就是那稱為神的大能者。」 11他們聽從他,是因為他很久以來,就用邪術使他們驚服; 12但當他們信服了那傳報天主的國,和耶穌基督名字的斐理伯時,男女就都受了洗, 13連西滿自己也信服了。他受洗以後,常隨從斐理伯;他看到所顯的奇蹟和大能,稱奇不止。(宗八9-13)

西滿在撒瑪黎雅城中頗有名氣,因為他有行邪術的能力,因此人們基於害怕,長久以來聽從他。當斐理伯來到此城宣揚耶穌基督與天國,人們也信從了他。這兩人都能行出奇蹟異能,不過前者依靠邪惡的勢力,後者依靠主耶穌基督的名字行使能力。西滿也受洗,不過他總是注目著奇蹟,而不是真正信仰耶穌基督的福音。

伯多祿與若望視察撒瑪黎雅

14當時,在耶路撒冷的宗徒,聽說撒瑪黎雅接受了天主的聖道,便打發伯多祿和若望往他們那裡去。 15他們二人一到,就為他們祈禱,使他們領受聖神, 16因為聖神還沒有降臨在任何人身上,他們只因主耶穌的名受過洗。 17那時,宗徒便給他們覆手,他們就領受了聖神。 18西滿看見藉宗徒們的覆手,賦給人聖神,遂獻給他們銀錢, 19說:「你們也把這個權柄交給我,為叫我無論給誰覆手,誰就領受聖神。」 20伯多祿卻向他說:「願你的銀錢與你一起喪亡!因為你想天主的恩賜可用銀錢買得。 21在這事上,你沒有股,也沒有分,因為你在天主前心懷不正。 22所以,你該回心轉意,擺脫你這個惡念,祈求主,或者可給你赦免你心中的妄想, 23因為我明知你心懷苦毒,並在邪惡的束縛中。」 24西滿回答說:「請你們為我祈求主,好叫你們所說的,一點也不要降在我身上。」 25二宗徒既作了證,並宣講了主的聖道,就返回耶路撒冷,一路在撒瑪黎雅人的許多鄉村中,宣講了福音。(宗八14-25)

由於斐理伯在撒瑪黎雅城宣講的成果豐碩,尚留在耶路撒冷的宗徒知道此事,由伯多祿與若望前來撒瑪黎雅為人覆手祈禱,使信主的人領受聖神。西滿被伯多祿與若望的覆手方式迷住了,想要用錢買這個覆手權,殊不知一切權柄來自於天主自由的授與,不是人可用交易的方式取得。透過伯多祿的說明,西滿終於瞭解覆手的真義。二位宗徒完成了任務,再次返回耶城,沿途宣講福音。

厄提約丕雅的太監受洗

26上主的天使向斐理伯說:「起來,往南行,沿著由耶路撒冷下到迦薩的路走,即曠野中的那條路。」 27他就起來去了。看,有個厄提約丕雅人,是厄提約丕雅女王甘達刻的有權勢的太監,也是她寶庫的總管;他曾來到耶路撒冷朝聖。 28他回去的時候,坐在車上誦讀依撒意亞先知。 29聖神就向斐理伯說:「你上前去,走近這輛車子!」 30斐理伯就跑過去,聽見他誦讀依撒意亞先知,便說道:「你明白所誦讀的嗎?」 31他答說:「若沒有人指教我,怎麼能夠?」於是,請斐理伯上車與他同坐。 32他所誦讀的那段經正是:『他如同被牽去宰殺的羊,又像羔羊在剪毛者前緘默,他也同樣不開口。 33在他屈辱之時,無人為他申辯。誰能描述他的後代呢?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被奪去了。』 34太監向斐理伯發言說:「請你說:先知說這話是指誰呢?是指自己或是指別人?」 35斐理伯便開口,從這段經文開始,給他宣講了耶穌的福音。 36他們沿路前行的時候,來到了一個有水的地方,那太監就說:「看,這裡有水;還有什麼阻擋我受洗呢?」 37【斐理伯答說:「你若全心相信,便可以。」他答說:「我信耶穌基督就是天主子。」】 38他就命車停住,斐理伯和太監兩人下到水中,斐理伯給他付了洗。 39當他們從水中上來的時候,主的神把斐理伯提去,太監就再看不見他了。他就喜喜歡歡地往前行自己的路。 40斐理伯卻出現在阿左托,以後經過各城,宣講福音,直到凱撒勒雅。(宗八26-40)

天主的天使啟示斐理伯到往迦薩的路上,並引導他接近一位厄提約丕雅人,是女王甘達刻的有權勢的太監。他去了耶路撒冷朝聖,回程時正在讀依撒意亞先知書,在聖神引領下,斐理伯為他解釋舊約依撒意亞先知所說的,正是默西亞耶穌,並對他宣講耶穌的福音。如此使這位太監豁然開朗,當下願意受洗。之後天主將斐理伯帶到另一個城市阿左托,繼續沿途宣講福音,直到凱撒勒雅。

舊約申命紀、肋未紀曾規定「凡外腎受傷或被閹割的人,不得進入上主的集會」(申二三2)「凡身上有缺陷的,不得前去向天主奉獻供物…」(參考肋二一17-23),之後在依撒意亞先知又預言了天主的救恩到時,將解放身體有缺陷的人的限制:「對那些遵守我安息日,揀選我所悅意的和固守我盟約的閹人,我要在我的屋內,在我的牆垣內,賜給他們比子女還好的記念碑和美名,我要賜給他們一個永久不能泯滅的名字。」(參考依五六3-5)對於這位太監而言,預言竟然具體實現在他身上,得到了釋放與自由,他的確歡喜不已。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