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十七主日

增餅奇蹟 【福音:若六1-15】

那時候,
1耶穌往加里肋亞海,即提庇黎雅海的對岸去了。
2大批群眾,因為看見他在患病者身上所行的神蹟,都跟隨著他。
3耶穌上了山,和他的門徒一起坐在那裡。
4那時,猶太人的慶節,即逾越節,已臨近了。
5耶穌舉目看見大批群眾來到他前,就對斐理伯說:「我們從那裡買餅給這些人吃呢?」
6他說這話,是為試探斐理伯;他自己原知道要作什麼。
7斐理伯回答說:「就是二百塊『德納』的餅,也不夠每人分得一小塊。」
8有一個門徒,即西滿伯多祿的哥哥安德肋說:
9「這裡有一個兒童,他有五個大麥餅和兩條魚;但是為這麼多的人這算得什麼?」
10耶穌說:「你們叫眾人坐下罷!」在那地方有許多青草,於是人們便坐下,男人約有五千。
11耶穌就拿起餅,祝謝後,分給坐下的人;對於魚也照樣作了;讓眾人任意吃。
12他們吃飽以後,耶穌向門徒說:「把剩下的碎塊收集起來,免得蹧蹋了。」
13他們就把人吃後所剩下的五個大麥餅的碎塊,收集起來,裝滿了十二筐。
14眾人見了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人確實是那要來到世界上的先知。」
15耶穌看出他們要來強迫他,立他為王,就獨自又退避到山裡去了。

【經文脈絡】

 根據常年期乙年主日福音選讀的邏輯,絕大多數的基督徒應該會期待在這個主日聆聽馬爾谷所記載的「增餅奇蹟」(谷六35-44)。但事實上,從第十七到廿 一 主日的福音選讀再次跳出馬爾谷福音,連續五個主日,信友在感恩禮中聆聽若望福音第六章的內容。這個更動同時含有形式上和內容上的原因:就形式而言,三部對觀福音所記載的「增餅奇蹟」十分相似,瑪竇的版本已在甲年誦讀過,因此在乙年的福音選讀中,省略了馬爾谷所記載的增餅故事,而代之以若望的版本;就內容而言,若望福音第六章不止敘述了「增餅奇蹟」,更由此而發展出耶穌的「生命之糧」言論。在這個主日我們聆聽增餅的故事,接著我們將連續四個主日聆聽耶穌的「生命之糧」言論。

 「贈予奇蹟」

 基本上「增餅奇蹟」的類型屬於「贈予奇蹟」,贈予奇蹟有兩個基本特徵,首先是關於這個奇蹟過程的報導十分模糊,讀者難以知道這個奇蹟發生的詳細過程;其次,這個奇蹟根本上來自於行奇蹟者的主動意願。若望所記載的增餅故事,明顯地被表達出上述的第二個特徵。就文學形式而言,這段敘述可分成三段:奇蹟的準備 (1-9)、宴會(10-13)和群眾的反應(14-15)。

 提庇黎雅海

 事件發生在「加里肋亞海」的岸邊,福音指出這個海也叫做「提庇黎雅海」(1)。這是由於黑洛德安提帕任本地的分封侯時,於主曆26年在這個海邊建築了一個新城市作為行政中心,並為了討好當時的羅馬皇帝提庇黎雅,而以他的名字為此城命名,因此,人們也稱這個海為提庇黎雅海。

 對奇蹟的批判

 福音敘述大批群眾跟隨耶穌到了海的對岸,原因是他們看見了耶穌所行的神蹟(2)。這個簡短的敘述反應出若望福音對於奇蹟追求者一貫的批判態度,說明耶穌行奇蹟的目的在於使人得到生命(若廿30-31),如果人們只為追求奇蹟而跟隨耶穌,便是根本沒有明白奇蹟的意義,自然也無法達到真正的信仰(參閱:若二 23-25)。

 新「逾越節」

 故事發生的時間在逾越節臨近之時,地點則是在一座山上(3-4),這些情景投射了梅瑟曾經舉行的逾越節,如今被基督徒的逾越節所取代。整個事件完全出於耶穌的主動,耶穌對斐理伯的問話只是為了考驗他的信德(5-6),經文中也完全沒有提到在場的群眾面臨著飢餓威脅的困境(比較:谷八3),斐理伯和安德肋二人所說的話更是增強了這個奇蹟的重要性(7-9)。安德肋所提到的「大麥餅」符合現實情況,因為這是當時窮人的飲食,但是也使人想起舊約中厄里叟所行的增餅奇蹟(列下四42-44)。這些關連使人看出耶穌超越舊約中的一切先知。

 歡宴的奇蹟

 耶穌要求群眾們坐下,福音作者提到在那個地方有許多青草(10),這個圖像賦予整個餐會一種慶典的歡樂氣氛,也許反映了詠二三2。耶穌就如每一個猶太的正式餐會一樣,以主人的身分說出感恩和祝福的話語(11)。雖然經文並沒有提到「擘餅」,但是由若六52-59經文,可以看出這段話仍應被當作感恩禮來了解。耶穌「自己」把餅分給了群眾,完全沒有門徒介入(參閱:谷六41),祂讓眾人按各自的需要任意飽餐。之後,耶穌按猶太餐會的習慣,吩咐門徒「把剩下來的碎塊收集起來,免得糟蹋(腐壞)了」(12),這一點顯示,這些被分給群眾享用的餅應該是一個存留到永遠的飲食的預像(參閱:若六27)。原有的材料只是五個大麥餅,被收集的碎塊卻遠超過此數,滿滿十二筐的碎塊證明這是一個奇蹟,顯示了耶穌的大能;同時「十二」也反應出門徒的數目,也許是每一個人收集了一筐。

 反應

在場的群眾從所經歷到的這個奇蹟,認為耶穌就是「那要來到世界上的先知」(14;參閱:申十八15-18)並因此願意把祂立為默西亞君王。耶穌所行的奇蹟當然表達出祂的末世性救援角色;但是,群眾把耶穌擁立為默西亞王的願望,則是嚴重誤解了祂的救援角色。耶穌拒絕被推舉為政治性的君王,以具體的行動抗議這個誤解,「獨自退避到山裡去了」(15)。

 【綜合反省】

這一段增餅奇蹟的故事當然是以基督論為中心,整段故事主要顯示出兩個彼此對立的概念:一方面是耶穌豐富的、毫無限度的贈予,另一方面則是人們誤解祂行奇蹟的真正意義,只希望擁護祂成為一個賜予日常飲食的君王。這兩個對立的概念顯示出兩個奧秘:天主無限的愛,往往逼迫耶穌進入更大的孤獨;而另一方面幾乎每一次這樣的獨處,都引出天主更大的自我啟示。我們在接下來的幾個主日便要看見這偉大啟示的內容,也就是「生命之糧」言論。從這一段記載,我們看出來失敗、孤獨以及無限的愛情,都表達出天主毫無保留、更大的愛以及更大的主權。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