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主日

「空墳」:復活的記號 【福音:若二十1-18】

1一週的第一天,清晨,天還黑的時候,瑪利亞瑪達肋納來到墳墓那裏,看見石頭已從墓門挪開了。
2於是她跑去見西滿伯多祿和耶穌所愛的那另一個門徒,對他們說:「有人從墳墓中把主搬走了,我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那裡了。」
3伯多祿便和那另一個門徒出來,往墳墓那裏去了。

4兩人一起跑,但那另一個門徒比伯多祿跑得快,先來到了墳墓那裏。
5他俯身看見了放著的殮布,卻沒有進去。
6隨著他的西滿伯多祿也來到了,進了墳墓,看見了放著的殮布,
7也看見耶穌頭上的那塊汗巾,不同殮布放在一起;而另在一處捲著。
8那時,先來到墳墓的那個門徒,也進去了,一看見就相信了。
9這是因為他們還不明白,耶穌必須從死者中復活的那段聖經。

10然後兩個門徒又回到家裏去了。
11瑪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邊痛哭;她痛哭的時候,就俯身向墳墓裏面窺看,
12見有兩位穿白衣的天使,坐在安放過耶穌遺體的地方:一位在頭部,一位在腳部。

13那兩位天使對她說:「女人!你哭什麼?」她答說:「有人把我主搬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那裏了。」
14說了這話,就向後轉身,見耶穌站在那裡,卻不知道他就是耶穌。

15耶穌向她說:「女人,妳哭什麼?你找誰?」她以為是園丁,就說:「先生,若是你把他搬走了,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那裏,我去取回他來。」
16耶穌給她說:「瑪利亞!」她便轉身用希伯來話對他說:「辣步尼!」就是說「師傅。」
17耶穌向她說:「你別拉住我不放,因為我還沒有升到父那裏;你到我的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我升到我的父和你們的父那裏去,升到我的天主和你們的天主那裏去。」
18瑪利亞瑪達肋納就去告訴門徒說:「我見了主。」並報告了耶穌對她所說的那些話。 

  • 經文分析

按照甲年的主日感恩祭典,復活主日的福音選自若望福音二十章1-9節。這種選經方式並不理想,因為二十章1-9節只是一個關於「空墳」的故事,而真正的耶穌復活「顯現」的故事,發生在10-18節的經文中。更令人訝異的是,這一段發生在瑪利亞瑪達肋納和復活主之間的感人故事,竟然在整年的主日福音中都未被選讀。這種情形對天主教基督徒而言是相當大的損失。因為大多數天主教基督徒仍未養成直接閱讀聖經的習慣,一般信友對天主聖言的認識,主要仍來自於主日彌撒中的讀經。因此我們建議在復活主日感恩禮儀中誦念福音時,最好能一直讀到第18節,俾能使大家得到一個完整的復活和顯現的故事。

  • 復活清晨的事件

若望報導了耶穌死後第三天清晨發生的事件,他把瑪利亞瑪達肋納、伯多祿和耶穌的愛徒三個見證人對復活的經驗交織在一起。首先是瑪利亞瑪達肋納發現了那個空墳,急速的將這情形告訴了伯鐸和耶穌的愛徒。她所說的話顯示出她對「空墳」的瞭解:「有人從墳墓中把主搬走了!」兩位門徒一聽說這事,便毫不耽誤地立即向墳墓跑去。耶穌所愛的那位門徒不僅腳程比伯多祿快,先抵達了墓地,他也是第一個相信的人。伯多祿雖然晚到,卻是第一個進入空墳的人。他看見殮布和捲著的汗巾,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對讀者而言,沈默的殮布和捲著的汗巾正是反對耶穌的屍體被偷的強烈證據。

  • 「空墳」:復活的記號

若二十1-9是一個關於「空墳」的故事;每一位福音作者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報導這個內含耶穌復活的喜訊的故事。但是這並不是說「空墳」是復活的證明;瑪利亞瑪達肋納關於空墳所說的話,便說明了這一點。「空墳」是一個記號、一個戰勝的紀念品,這個記號給人指出復活的基督。和對觀福音相較,若望福音提到門徒們在空墳中發現了殮布和汗巾,更是加強了這個記號。藉著殮布和汗巾,作者一方面表示瑪利亞瑪達肋納最初對空墳的瞭解是不正確的,另一方面也使讀者想起拉匝祿的故事。當耶穌把拉匝祿由墳墓中喚出時,他身上仍被殮布和汗巾所纏繞。這表示拉匝祿復活了,但仍會再死;然而耶穌的復活則是進入永遠的生命,再也不會死亡。

  • 瑪利亞瑪達肋納:第一個看見復活主的人

若二十10-18接著敘述:伯多祿和耶穌的愛徒隨後又返回住處,因為生命的奇蹟尚未穿透他們的心。瑪利亞瑪達肋納卻留在墳前哭泣,並向空墳探望。她的愛與堅持得到了回報,成為復活的主第一個顯現的對象。但是,最初瑪利亞瑪達肋納雖然看見復活的基督並和祂說話,卻沒有認出祂來;直到耶穌叫她的名字時,她才認出祂來。這使讀者想起有關善牧的經文:善牧「按著名字呼喚自己的羊,並引領出來。」(若十3)耶穌對她說話時,稱天父為「我的父」和「你們的父」。在此之前,耶穌只是預言要回到「父」那裡去(若十四12、28;十六10、28),或回到「派遣他者」那裡去(若七33;十六5)。如今在這個預言實現之時,耶穌的父也成為信祂的人的父,因此祂也稱門徒們為「我的弟兄」。這就實現了若望福音序言中的話:凡接受耶穌並相信祂的名字的人,祂要使他們成為天主的子女(參閱:若一12)。

  • 綜合反省

綜合言之,今日的福音告訴我們:復活的信仰不是來自證明,復活的信仰不能證明也不待證明。空墳不是復活的證據,而只是一個記號,一個指向復活喜訊的記號。這個記號的意義原本相當隱晦,只有當復活的主親自顯現(啟示自己)時,空墳才成為一個會說話的記號,告訴吾人那位被釘者已經復活,而且帶著肉身返回到父的光榮中。

此外,在若望福音的報導中,有兩個對今日的教會結構十分具有啟發意義,應該特別被重視並且再深入反省的事實:第一個相信復活的人並不是伯多祿,而是耶穌所愛的那位門徒;而第一個看見耶穌顯現,並被派遣去為復活作見證的更不是任何一個門徒(男人),而是瑪利亞瑪達肋納 ── 一個「女人」。

(筆者註:禮儀年甲、乙、丙三年復活主日的福音選讀都是同一篇福音。)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