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常年期 第十六週 星期四

我的人民離棄了我這活水的泉源,卻為自己挖掘了不能蓄水的水池。

讀經一:耶二1-3 7-812-13

上主的話傳給我說:
「你去!向耶路撒冷大聲疾呼說:上主這樣說:我憶起你年輕時的熱情,你訂婚時的戀愛;那時你在曠野裡,在未耕種的地上追隨了我。
3   以色列成了上主的聖民,成了他收穫的初果,凡吞食她的,都要有罪,災禍必要因此降在他們身上 ─ 上主的斷語。

我引你們進入了肥沃的土地,吃食其中的出產和美物;但你們一進來,就玷污了我的土地,使我的產業成了可憎之物。
司祭們也不問一問:『上主在那裡?』那些管理法律的,不認識我了;那些為人牧的,叛離了我;先知們也奉巴耳講預言,追隨無能的神祇。

12  諸天!你們對此應驚駭戰慄,大為驚異 ─ 上主的斷語,
13  因為我的人民犯了雙重的罪惡:他們離棄了我這活水的泉源,卻給自己掘了蓄水池,不能蓄水的漏水池。」

釋義

耶肋米亞第一篇講話(二1-19)是在耶路撒冷說的,而且是「大聲疾呼」,使人人都聽見。他對歷史的判斷和歐瑟亞相似;對他而言,曠野時期是對天主保持忠實的時期,對西乃山盟約忠實的時期。那時候,以色列人完全信賴天主,而雅威幫助祂的人民。但當他們進入「流奶流蜜」的客納罕地後,很快就敗壞墮落,轉身叩拜當地的神明巴耳。其中,人民的領導者 ── 司祭、經師、先知、國王 ── 尤其應負最大的罪責。因此,雅威把這個民族交給他們的敵人,人們還該驚訝嗎?但是,真正讓人難以理解,無法忍受的是:一個民族竟然離開對他們行了一切好事的神!今日的讀者也許不認為這情形太難忍受;我們在新約的歷史中也看見類似的事,甚至已經習以為常。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