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論

創世紀概論

Ⅰ. 名稱

希伯來文對本書的命名非常別緻,他們用本書的首字為全書的名稱,故此稱其為 「在起初」書。但希伯來人畢竟是個東方民族,像這種在西歐絕無僅有的書名例 子,在我國卻並無什麼奇特之處,蓋我國的詩經篇名,亦有先例可尋,例如,關 睢取自「關關睢鳩」,葛覃取自「葛之覃兮」。我國固有同樣的例子在先,教會卻 沒有採取希伯來人梅瑟五書中命名的方式,而是根據希臘譯本,亦稱七十賢士譯 本,作創世紀。希臘譯本的譯者在為本書命名時,更注重到本書的內容,因此稱 其為「宇宙和人類的起源」。馬相伯先生譯為「生民紀」,並加解釋謂:「記天地 之初,以引起生民也」。故此我們正確地譯作「創世紀」。

 Ⅱ. 內容和目的

本書主要的內容和目的,是在記述以色列民族的來源。它的來源與聖祖的被召是 不可分割的。但是作者不能突如其來的述說亞巴郎的被召,必須先來個導言。於是 事先記錄了一段太古史,計有十一章。作者在這裡將亞巴郎的先人筆之於書。但 因這是一段非常模糊又十分漫長的歷史,作者只能盡其所能,將民間傳說,或者 有記錄在案的幾個傳奇性的人物記載下來。這些人物好似遙遠距離間的里程碑, 給人指出一個方向。這個方向的終點便是人類的始祖,而始祖的創造者是天主自 己。作者又將人類的起源和宇宙的創造接連在一起,於是說明了宇宙間的一切有 生和無生之物皆來自全能的天主。因此創世紀自天主造天地開始,直至若瑟的死 亡為止,如此圓滿地記載了以民三大聖祖的歷史。

Ⅲ. 分析和結構

創世紀十分明顯的分成前後兩編:前編( 1-11章)是救贖史的前導,說明了宇宙 的創造及人類的史前史;後編(12-50章)是蒙召和三大聖祖的太古史。在這裡 記述了天主上智的照顧,藉此照顧,天主指引和保護了這個被蒙召的亞巴郎的 家,直至他在埃及成為一個強大的民族。

作者在前編內將亞巴郎以前千百萬年的漫長歷史,濃縮成最簡單的方式,將數個 彼此之間多少有點聯繫的歷史,湊合在一起,這些簡單又複雜、散亂又集中的歷 史共有十個,被稱為「十代」或稱十個「族譜」、「後裔」、「來歷」、「小史」(見 創 二4; 五1; 六9; 十1; 十一10; 2十一27; 二五12,19; 三六1; 三七2)。如此一來,亦很自然地將 本書的內容分成十個段落:
(一)創造天地的歷史,也是人類的來歷(一-二:4)。
(二)亞當後裔的族譜,由亞當記述至諾厄(五章)。
(三)諾厄的史蹟及洪水滅世的事蹟(六9-九29)。
(四)諾厄兒子的史蹟(十-十一9)。
(五)閃族的家譜(十一10-26)。
(六)特辣黑家族,即亞巴郎的歷史(十一27-二五11)。
(七)依市瑪耳的後代(十二12-18)。
(八)依撒格的歷史(二五19-三五29)。
(九)厄撒烏的歷史(三六章)
(十)雅各伯的歷史(三七-五十章)。

前編的五個記載,是概論人類的歷史,後編的五段則是針對以民的先祖而記述 的,也就是頗為詳盡的記載了以民三大聖祖的歷史。在上述的十段小史中,只有 四、七、九段是額外的記載,是與以民無直接關係的記載。其他的七段都是直接 與以民有關的歷史,亦就是以色列祖先嫡系子孫的歷史。這是作者的原則,就是 儘量將與以民無直接關係的歷史置之不理。例如在諾厄的後裔中只揀選了閃族, 使其他的後裔匿跡於歷史中。又如依市瑪耳的歷史,在二五12之後亦被排除,三六章之後,厄撒烏後代的歷史亦被擱置。作者的這種原則及寫作的方式,不但見於 創世紀中,而是自此之後的一切聖經作者,在寫作聖經的時候,都採取了同樣的 方式,遵守了同樣的原則。由此我們也可以確知,聖經不是一本為歷史而寫的歷 史書,它是一本以宗教為主旨的書籍,是敘述天主救恩史的書籍。

由上述的十段作者給我們排列的小史中,我們可以確定,作者完全無意給我們留 下一部有關人類及以民的完整歷史,他只是在挑選了幾個比較著名的人物,採取 了幾段比較重要的事蹟,使它們好似指路牌似的,給我們指出天主救贖人類的歷 史所走的路程和方向。創世紀所記載的這段歷史,其本身就是非常灰黯不明,並 且無甚歷史根據可作憑依的,它是人類及以民嬰兒時代的歷史。實在,套用聖奧 斯定的一句話說:「誰能清楚地記得自己嬰兒時代的歷史?」(De Civ. Dei. XV, 43)。

 Ⅳ. 著作和文件

按照在梅瑟五書概論中我們所討論過的,並且也是目前大多數公教學者所承認 的,五書文件或傳授及卷集的說法,學者們大多將創世紀著作或編輯歸於三種來 源:即雅威、厄羅音及司祭文件的組合;除此三個主要文件之外,也還有些片段 零亂的記述,是不屬上述任何一種的文件。我們再次重複的說,上述所說的三種文件,毫無否認梅瑟是其主要作者的意思,相反地,我們絕對承認梅瑟是五書的主要作者,自然也就是創世紀的作者。但是另一方面基於下述種種理由,我們不得不承認,梅瑟的著作是透過數種不同的源流,經過許多世紀的整修,透過許多人的合作,又由不少的人參與過編輯工作,才終於有了現在已是一成不變的形 式。

在討論五書概論時,我們已經頗為詳盡清楚的指出,為什麼學者們一致主張五書 是有其古來源流傳授的理由,在這裡不妨再簡述一下:主要是基於天主聖名的不 同用法,有時是雅威,有時是厄羅音,而且不是隨意而為的結果;其次是為數不 少的重複記述,即一事兩記或甚至於數記;再其次是所用文筆之大異其趣,即文 體之不同類型。例如:雅威傳授具有平民化的風格;厄羅音傳授比較自然且更有 思想;司祭傳授則比較生硬造作。

雅威傳授佔據創世紀的大部份,包括了人類歷史的史前史及聖祖們的太古史部 份,因此它是形成創世紀最重要的一個傳授或文件。它的文體,別具風格,坦白 誠摯,多采多姿,富想像力,符合一般平民百姓的水準,使人讀來覺得津津有味。 它雖然極力衛護天主至高無上的尊嚴,例如天主的全能、善良、正義等;但每當 述說天主與人類往來時,總是愛用人皆喜愛的擬人說法。此外這一傳說文件的作 者還善於以民俗的方式來解釋人名或地名的意義;他也偏向於牧民的生活。此一 文件的定型記載,似乎應在以民君主政權之始。

雅威傳授很清楚地將上主對人類歷史的計劃描寫出來,尤其是自人類之始至若瑟 死亡的這段中間的漫長歷史。作者特別強調,天主如何以其明智的照顧準備了被 選的以民。

厄羅音傳授是個比較殘缺不全的文件,它根本就沒有顧及人類歷史的開端,而直 接由天主與亞巴郎往來的事蹟,作為記事之始。它的特點是慣用厄羅音來指示天 主的聖名,不注重歷史先後的次第以及上下文的連貫。不愛用擬人法來描述上主 對人類歷史的干預,因此在這裡完全沒有天主顯現與人的記載,而是天主藉夢境 和神視來向人傳達自己的旨意,再不然就是藉著「上主的天使」(創 二八12; 三二2)。 它所顧慮的是如何來維持天主至高無上的尊嚴。對於倫理道德的問題,表示非常 嚴格苛求的態度。因此有些學者認為這個傳統文件的作者,深深受了公元前九至 八世紀間先知們宣傳的影響,也就是在這個時期完成了定型的文件。

司祭傳授被稱為梅瑟五書的支架,也就是五書的大綱。這個大綱將人類的宗教生 活分成四個時代,即造化的時代,諾厄時代,亞巴郎時代及梅瑟時代。而這四個 時代又正好面對天主同人類及選民所訂立的四個盟約。它的文筆使人讀來覺得枯 燥無味,富於抽象觀念,又好利用既成的格式,喜愛撰寫族譜年鑑一類的東西,缺乏想像力,極力保護上主天主至高無上的尊嚴,並按照不同的年代,以不同的名稱來呼號天主的聖名。例如在聖祖時代之前稱厄羅音(天主),聖祖時代稱厄耳沙達依(全能者),當天主與以色列往來時,則稱天主為雅威(上主)。它的編 輯時代應在充軍期間。當然它是個源遠流長的文件,其中很多古老的東西是直接 從梅瑟時代流傳下來的。保存這個文件的家族是肋未人,殆無疑義。

上面是構成創世紀的三個主要傳授或文件。至於它們什麼時代被編輯在一起而構 成目前我們所有的創世紀,卻是個未知之數。不過我們可以確定,它的最後編輯 一定在充軍之後才完成的。有人更具體的主張,雅威傳授及厄羅音傳授於君主政 權時代,業已合併;其後更成為融會貫通的文件,按照司祭傳授來判斷,似乎是 在厄斯德拉時代。不過這只是一種推測之說,不必盡信。

附錄:關於創世紀的作者

讀者在閱覽本書時,可以清楚地看到,筆者關於創世紀作者的問題固然絕對主張 梅瑟是本書的作者,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三種卷集的說法,是有重要價值的學說。 筆者認為二者並不互相矛盾,卻是可以相輔相成的解經方式。一九八一年的十月二十八日,耶路撒冷郵報忽然刊出一個驚人的消息,似乎將前人研究的結果完全 推翻,三卷集的說法更完全不能成立。消息說,以色列海法大學的聖經教授猶大 辣達依,基於五年利用電腦刻苦研讀創世紀的結果證明,該書只有一位作者梅 瑟,卷集的說法是不能成立的。消息謂,辣達依將本書的兩萬字句裝入電腦中分析,結果是百分之八十二的成分證明該書只有一位作者,而不是三位作者、三種 卷集或謂三種傳授。這個突如其來的驚人消息,是否屬實?聖經的文體類型、歷 史演變、文字變遷等,是否可以用電腦來加以控制和分析?筆者認為仍有待事實 的證明。在目前的狀態下,我們仍可放心的跟隨卷集之說,是更為合理的解經途徑。

V. 歷史性

前面我們說過,創世紀可以清楚的分成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史前史,第二部份 則是有關聖祖們的太古史。史前史是一部十分廣闊渺茫的歷史,其間作者提到幾 個歷史性的傳說人物,記載了幾件完全無法考證的史事,頗使我們無所適從。但 是有關亞巴郎的歷史,卻完全不同,因為當時是有記錄的歷史時代。尤其考古學 關於這個時代,給我們作了頗為確實詳盡的報告。藉著考古學不斷獲得的新發 現,目前我們對聖祖時代的歷史背景及生活狀態,已有確切的認識。

關於人類史前史的記載,雖然創世紀告訴我們的很少,也十分模糊不清,但是創 世紀的記載與其他的記載比較起來,卻遠過之而無不及。世間一切民族,都有史前史的傳說或紀載。但是就連世間文化最高尚的民族,關於史前史的紀載,也只是充滿神話、幻想、可笑、幼稚的紀載,是些神明或半神半人的怪物彼此打架鬥爭的紀載。然而以色列民族雖然文夏低落,國勢衰弱,民族弱小,但對這段空白得人類開端的歷史,卻以最簡單具體的方,用有血肉、籍貫、姓名的人物填補了起來,這是其他任何民族所作不到的,就連我們文明古國的中華民族亦不例 外。以民以這種單純的方式給我們傳授了高度的宗教神學,以及使人驚奇的倫理道德。關於這段歷史的記載,首先我們要知道,它不是普通的歷史,是以絕不可 能以普通的眼光和角度來評斷它的歷史性。它是純粹以宗教觀點作出發的歷史。 宗座聖經委員會也明白的承認:「創世紀前十一章的文體和記載是非常模糊不確 的。它的文學類型是完全獨特怪異的,世間找不出第二種類似的文體來。所以我 們絕對不可以現代研究文學的眼光來衡斷它的類型。甚至於關於它的歷史性我們 也不可作全部性的決斷,承認它是真正的歷史,或完全否認它的歷史性。就算是 我們否認創前十一章的歷史性,問題並沒有解決,因為現代高度精密的科學,至 今仍未能合理的解決創書前十一章所論及的有關人類歷史起源的難題。所以目前 解經學的當務之急,是竭力去研討一切與這段史前史有關的文學、科學、歷史、 文化及宗教的問題,然後再去研讀古東方民族的文學、心理學、他們表達事物的 方式,以及對真理認識的程度。總之,為解決這十一章的史前史問題,必須要合 理、客觀、冷靜的來研討一切與此有關的問題。只有如此,才可以使我們更能明 瞭創前十一章所論及的無法解答的難題。直接了當的來否認它的任何歷史性,是 很危險的作法。因為很可能它是在以單純、具體、平民化的方式來給我們報告深 奧和基本的真理,因為當時的聽眾也是文化低落、思想幼稚單純的民族」。

由上所述,我們知道創一至十一章是一段非常特殊的歷史,但是著作這個歷史的 人所有的歷史觀念,卻與我們現代人的歷史觀念迥然不同。著作歷史的技術可說 是我們近代人的發明,就是一定要作客觀、忠實又按照地理和時間的先後,有條 不紊的去記錄,這是任何著作歷史的人所必須遵守的技術原則。但是在古代,比 如在希臘和羅馬帝國代,寫作歷史曾經只是藝術而不是技術。既然是藝術,作者 便必須具有想像力,並且要自由地運用他的幻想力去創作歷史。這樣一來,他們 寫的歷史與我們現代的歷史就要大異其趣,甚至於背道而馳了。那麼,創前十一章的歷史,就是按照古人的方式寫成的歷史,並且所用的想像力可能比任何地方 都大且多;只是在傳授神學的思想上,作者的確保守了歷史性的基本真理。甚至 於我們可以更進一步的強調,作者還利用了外教神話的文學外衣,裝飾了自己的 著作,當然作者毫無相信神話的意思,只不過用來作表達的方式。還有在這裡有 些外表上看來是真正的歷史,或者至少用了歷史方式,來表達要說的話,但事實 上作者在解說一種宗教的真理,而不是在寫作客觀的歷史。有時聖經的作者所敘 述的事蹟,與古東方的歷史背景有關,或者有相似的記載,例如洪水的記載。但 是作者的觀點與其他民族的觀點卻大不相同。聖經的作者所強調的支持的,常是 唯一真神的宗教,以及高度的倫理觀念,旨在薰陶和教導以色列子民。這是古代外教作者所完全沒有的觀念。雖然聖經作者的目的不同,但他仍是他生活時代的人,脫離不了他時代的約束,不能不利用當時人們所慣用的表達方式。因此,我們在研讀聖經時,必須要瞭解什麼是宗教的真理,什麼是表達這個真理的方式。如此一來,當我們閱讀和研討創世紀中雅威文件時,我們才知道它的作者是個生動活潑、富於幻想、愛用擬人法的人。因此我們不必太注意作者的這些特長,而 去探討他給我們教導的真理。

另一件值得我們注意的事是,作者生活在距今數千年前的時代,而書寫的又是關 於人類和宇宙起源的歷史,這是個非常模糊渺茫的歷史,是無任何憑依可作考據的歷史,於是作者只能利用他當時的社會上現有的情況,去描寫開天闢地時代的情形。如此我們在聖經上看到人類之初,便有兩種生活的古老方式:加音是農民, 亞伯爾是牧人。但這是作者生活時代的情形,而不是原始的情況。事實上考古學 者告訴我們,農牧業的出現時代是新石器時代的事,而比這更早的人類過的是打 獵及捕魚的生活。另一個例子是,作者謂加音的一位重孫,開始了製造鐵器的技術。但事實上,鐵器的出現,只是公元前第十二世紀的事。由此可知,雖然聖經 的作者,好似斬釘截鐵的在告訴我們一些歷史的事蹟,但我們不能按字解釋,卻 要作出相當的保留,更要去瞭解作者生活時代的背景,然後再從這背景中去解釋 作者的意義及寫作的目的。在這裡按字去解將是最不明智的作法,因為那是曲解 聖經。我們首先應當在這裡發掘的,是作者要給我們講解的神學思想,而不是去探討科學式的客觀歷史。

但是,到了創第十二章,當作者給我們敘述亞巴郎及其他聖祖們歷史的時候,情 形就大有改觀了。因為自此開始已有了確切不移的歷史記錄。利用這些經過科學 證實的聖經之外的記錄,我們可以與聖經的記載作比較,便可以輕而易舉的發 現,聖經所說與客觀的歷史是否符合。聖祖們生活的時代背景已被考古學者清楚 詳盡的刻劃出來。也正是藉著這種科學的考證,使我們正確的瞭解到聖祖們的歷 史之外,還將許多以前幻想可笑的有關聖祖們的說法,完全推翻,使其不攻自破。 例如委耳豪森曾經倡導膾炙人口的理論,認為聖祖們事實上只是些幻想式的夜間 的幻像,並不真正存在。目前沒有任何人再敢作此說。因為委氏的理論,才是真 正的幻想,而聖祖們卻是些有血肉的真人,是確實存在過的歷史人物。因為關於 聖祖們的歷史記載,完全符合公元前兩千年代的歷史情況。另有人說聖祖們不是 指個體而言,而是指民族全體行動而言。如此聖祖們的遷移,代表著當時各個民 族的大遷移運動。這種學說也曾輝煌於一時,目前亦不復存在,因為在古東方人 的腦海中,一族之長,固然多次代表著整個民族或部落,但是這種說法並不是在 指明它的族長是不存在的幻想人物。這種理論用在亞巴郎、依撒格等聖祖的身上 亦然。換句話說,他們的確是曾經存在的歷史人物,而不是有名無實的民族代表。 亞巴郎聽主聖命舉家遷移的時代,十分相似公元前一八零零年開始的各民族大遷 移運動。此時有許多民族自北方向南方搬遷。亞巴郎過的是半遊牧式的生活,很可能就是這個時代向著南方的巴勒斯坦搬遷。如此聖祖開始與一些非閃系語言的民族往來。例如舍根的曷黎人、赫貝龍的赫特人等。未來在聖經釋義中,我們會更清楚並按部就班地來討論這些與歷史和風俗民情有關的問題。

Ⅵ. 神學思想和宗教倫理

如果我們說全部聖經是神學的根源和基礎,那麼,創世紀對這種說法尤其當之無 愧。因為這本書中的神學觀念和宗教訓誨特別的豐富,它簡直成了以色列民族神 權政體的基礎。今揀其犖犖大者陳述如下:

(一) 唯一真神: 這位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的真神,是宇宙間一切及人類的造主。 他以自己的全能、全知的特性,創造了一切,並依照自己的正義、仁慈、聖德和 真理而行動。
(二)天主不但造生了第一個人,還特別照顧了他,將他安置在地堂中,還給他一個相稱的伴侶。
(三)天主所造的人,是有理智、願望,尤其是有自由的人。所以天主願意接受他自由意旨的奉獻,便試探了他,看他是否自動的願意聽從天主的命令,服事 天主。
(四)原祖失足跌倒之後,天主向有罪的人類宣佈未來的救援,把人類重新建立起來,將騙人的惡魔重新打倒。這個救恩的預許,漸次具體的在諾厄、亞巴郎 及雅各伯的身上顯示出來,就是天主特別祝福了他們,並且向他們建立了特殊的盟約。
(五)天主固然是仁慈的,但也是正直公道的天主,他不能容忍罪惡,所以打發了可怕的洪水之災,懲罰了犯罪的人類。
(六) 但是天主為使他預許的拯救得以實現,沒有將全人類消滅淨盡,卻使一 個聖善的家庭倖免於難,為使他的後代中產生出選民來。因天主此同諾厄建立了盟約,這個盟約就是人類將要得救的保障,證明天主不會將犯罪的人類棄置不顧, 讓其喪亡。
(七) 天主的恩許及天主拯救人類的計劃,在諾厄的兒子閃的身上得以具體的 實現,尤其是藉著閃的後代亞巴郎,天主降福了整個人類。這一點使人想起天主在地堂中對全體人類所作過的許諾,就是天主所報告的原始福音。
(八)藉著天主同亞巴郎所建立的盟約,天主與人類開始了特殊密切的交往。 這個密切關係的中間人,是聖祖們,和由他們而產生的聖潔國民—以色列民族。就是藉著這個民族,人類的救星默西亞要降來人世。
(九)這位以洪水懲罰人罪,以天火毀壞索多瑪等罪惡城市的天主,固然是鐵 面無情實行正義的天主,但他也是慈悲為懷的天主。他甚至於願意寬恕必要懲罰的罪惡城市,因為他的朋友亞巴郎在從中祈求。但可惜在那惡貫滿盈的城市中, 竟連十個善人都沒有找到。聖祖們的天主也是其他各民族的天主,他降福一切聖 善立功的民族,卻懲罰一切為非作歹的百姓。

面對這些對人生如此基本重要的道理,世間一切先進的文明古國,例如埃及、巴 比倫、希臘、羉馬,乃至我們的中國和印度,給我們作了什麼貢獻?只是說些幼 稚可笑的鬼神迷信之說,再不然就是些物質或走獸變成神明的化身,或者是大自 然界力量經過人們的捏造所變成的神明,例如風、雨、太陽和月亮等。再不然就 是些經由人手所製造的偶像。對這些邪神偶像的敬禮,不但是自欺欺人愚不可及 的蠢事,而且加摻着許多違犯倫理道德的色情勾當。當然在上述民族中不乏賢明之士,他們雖然避免了上述可笑的錯誤、醜怪思想和行為,但所得到的也只是真 正宗教的一點皮毛,且是在經過長久苦心孤詣的鑽研之後才得到的。但是,創世紀卻開門見山,對宗教的真理,一開始便登堂入室,向我們作了既簡單又清楚堅 決的講述。

至於聖祖們的倫理問題,我們應當注意,聖祖們固然堪作我們聖德的模範,但是 他們的一些行為,卻與我們現今福音的倫理的教導互不相容,例如聖祖們所實行 的一夫多妻制便是其一。我們主要應注意的,應是他們堅強不移的信德。他們在 磨難中的忍耐及恆心,以及他們徹底的服從精神,例如對依撒格的祭獻;此外他 們知恩報德的心情以及他們的正直磊落,和對待親人及貧苦人的愛心等,都的確 是非常值得我們效法的行為,他們都是些非常出類拔萃的聖人。無怪乎耶穌謂他 們將要在天國中坐席(瑪八11)。我們不要忘記他們生活的規範是天主自己啟示給他們的。天主沒有自開始便將最高尚的理想,及高深的道理啟示給他們,而是 猶如一位明智者且富有經驗的導師,來教導小孩子一般,循序漸進,先教他們簡 單的常識,然後才教導他們高深的理論。耶穌自己也說過,由於他們「心硬」, 梅瑟才准許他們離婚(瑪十3)。最主要的是,聖祖們按照自己知識之所及,完 全跟隨天主的聖意,遵照天主的教導而度過了聖善的生活。

VII.聖祖時代的宗教觀

如今讓我們來更進一步察看一下,聖祖時代的宗教是甚麼樣的情形。

(一)聖祖宗教的基礎: 不言而喻,聖祖們宗教的基礎在於天主自己。他是至高無上的神明,是全能的天主(創十七1-6; 四三14; 四九25),是依撒格所敬畏的天主(三一42, 53),是「雅各伯 的強有力者」(四九24)。他高居在天上,支配世間的一切(十九24; 二四7)。他固然特別是以民的天主,但是他的權威遠達於各民族,尤其那些與以民往來的民族, 天主都加以干涉,例如埃及(十二、二二章)。

聖祖們的天主是至聖、至義、至仁慈的天主(見十八20; 十九29),他喜愛善人,卻懲罰惡人,並且絕不顧情面。在這方面,完全沒有希伯來人或非希伯來人之分 (四二22; 二十5, 6; 三九9)。他與其他的民族亦有往來(三十27, 三一7-13)。甚至於也保 護非希伯來人的民族(二十7)。

(二)聖祖宗教中的倫理和敬禮
1. 倫理: 前面我們說過聖祖們具有崇高的倫理道德,卻有時與我們福音時代的 倫理觀念不合。當天主與亞巴郎訂立盟約時,沒有給他許多必須遵守的繁文縟節 似的規定,而只是對他說:「你要在天主面前行走,作個成全的人」。這個命令不 但亞巴郎自己要遵守,而是他整個的家族都當謹遵不違(創十八19)。天主要求亞 巴郎絕對的聽命,有時是非常艱苦的命令,例如天主叫他離開本家本族,去到一 個遙遠陌生的地方生活。果然亞巴郎從來沒有違背過天主的命令,一切照行無誤, 雅各伯聖祖亦然。他雖然長期生活在外教親戚的家中,卻沒有染上舅父拉班敬拜 邪神的惡習。相反的,他命令辣黑耳將帶來的一切偶像都放棄,且加以埋葬。天 主藉着對罪惡的懲罰,使聖祖們知道天主是疾惡如仇的天主,他從不放過任何過 犯(十九5; 三八10; 四二21)。

由聖祖們所修的崇高聖德上,我們也可以看出來,聖祖們的宗教是如何的崇高。 例如:亞巴郎以慷慨和慈愛來對待他人(十三8);為索多瑪求情(十八25);依撒格 的聖德搏得了國王和人民的尊敬(二六11, 29);雅各伯特別敬禮天主,為上主修 建了不少的石柱和祭壇(二八19; 三五14);向天主許過願(二八20-22);一心依賴了 天主(四九18);雅各伯的兒子也都是虔敬的人(三七22; 四二22; 四四18; 五十15-21); 尤其若瑟的貞潔(三九8)又對父兄的愛心和寬恕(五十14-21),更是非常膾炙人口 的聖德。

由聖祖們的過犯上,我們也可以看出來其宗教的崇高。例如多次所遭遇的不幸被視為上主的懲罰(十二13; 二十2; 十二19; 二十9);雅各伯曾經說謊(二七6);西默盎和肋未實施了殘酷的報復行為(三四7-26);勒烏本犯了亂倫的醜行(三五21; 四九3); 弟兄們陷害若瑟(三七章);猶大和塔瑪爾的姦淫(三八12)。聖經明言這些都是罪過及惡行,足證他們對宗教具有非常大的敏感。對於這些罪惡的懲罰,聖經上雖 然沒有明言,但字裡行間卻表示天主的確懲罰了他們。例如:黎貝加痛失愛子 (二七42-45);雅各伯隻身逃難遠方,受拉班的欺壓剝奪(二九23; 三一7, 41);懼怕厄撒烏的報復(三二7);後來又因諸兒子的事端受了不少苦難等。

2. 敬禮: 創世紀中有不少的地方記載了聖祖對天主的敬禮(十二7, 8; 十三8; 二二9, 14; 二六25; 三一54; 三三20; 三五1, 7)。主持祭獻的人在舊約時代,普通說來是家長, 例如雅各伯(三一54; 三三20; 三五7)。但是在創十四章中亦提到由司祭所主持的祭獻, 即耶京的司祭和君王默基瑟德。至於敬禮的儀式,創書亦有所提及:主要的是祈 禱(十八23; 二十7,17; 二四12-14; 二四26; 二五21; 三十17, 22; 三三10-13; 四九18)。此外有起 誓,例如厄里厄則爾在天主面前起誓(二四2);還有許願,例如雅各伯向天主許 願(二八20-22)。祝福也是一種宗教的儀式,默基瑟德祝福亞巴郎 (十四19);依撒 格祝福雅各伯 (二七28),厄撒烏(二七29); 雅各伯祝福兒子們(四八15, 16; 四九章)。 當然,宗教最隆重的儀式是祭獻,例如加音及亞伯爾的祭獻(四3);還有全燔祭 (八20, 21; 二二2)。最後,割損對希伯來人亦成了一種宗教的儀式。它是天主與亞 巴郎及他的子孫建立盟約的標誌(十七9-14, 23-27)。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