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史前史概論

第四章 史前史概論

許久以來信友基於聖經的記載,曾確實相信宇宙的形成是天主六天創造工程的結 果。但是當科學日漸昌明,人們的知識日漸進步的時候,這個六天創造世界的理 論再也不能成立。因為科學告訴我們,世界宇宙的形成是經過不知多少億萬年代 才完成的。地質學及古生物學都在清楚的告訴我們岩層的形成年代,以及動植物 在地球上生存滅亡、發展演進的過程。再說現在的氣候是後來經過數個冰河時期 的變遷和震盪才形成的。而每個冰河時期又佔據了頗為悠久的年代。冰川的變化 影響地上的氣候,直至我們地球上的氣候適合於人類居住的環境。這期間所經 過的年代,就連現在的科學家也無法完全作出一致的估計。

到了冰川時代的末期,我們的地球上才發現了人的蹤跡,有粗糙的石刀、石斧等 簡陋的器具。這是古石器時代。到了新石器時代,上述的器具較前更為精細,證 明人類文化在漸漸進步。人們開始用石器來製造簡單的用具。此時更開始了利用 打獵得來的動物的骨骼或象牙等製造日用品,例如箭、針、叉等比較精密的東西。 漸漸人們又開始有了藝術作品,例如圖案、圖晝及彫刻等。他們生活的來源是捕 魚或打獵,很相似現今猶存的原始民族的生活。

不知經過多少年代之後,人們開始馴服一些比較溫良的走獸,使牠們成為家畜, 為人們服務,例如開始耕田或拖拉東西。這一切都是人類史前史的事蹟,是完全 沒有記錄的一段歷史。金屬物品的產生,已是有歷史時代的作品;先有銅器,然 後再有鐵器。

除了上述人類的古代作品之外,學者們還發現了不少古代具有文化的原人化石。 當然所存者只剩下不太完整、甚至非常零碎的骨骼。由這些骨骼來看,似乎史前 史時代的人類,與我們現代人的身體結構及外型略有不同。是以學者咸認為中間 有一段過渡演變的時期。之後,才終於形成了我們今日的人。在這些被發現的古 代遺蹟中,我國周口店的一批「北京人」佔著非常重要的科學地位,可謂最古老 的原始人。以前則有歐洲的一些發現,例如德國的「乃翁德塔人」、「克洛瑪寧人」、 「巴力斯坦人」等。但這些文化人的時代較「北京人」為晚,是以文化更為高級。 不過關於這些原始人的存在歷史及他們的年代,是無法確定的。因為距離我們的 年代太遠了;是無歷史時代的遙遠文化。

教會的初期神學家咸認為天主造了完美的人,具有高度的文化,可以獨立生活, 發展前途。神學家的這種論調原本是非常合理的,因為他們不可能想像,仁慈全 能的天主會創造不完善的人,又令他在一個陌生、可怖、艱難的環境中去自生自 滅,因為連無理智的飛禽走獸,天主也要照顧牠們呢!但是科學家告訴我們的事實卻迥然不同,已如前述。那麼如何來使兩者互相整合?我們只可以用假設的方式來答覆這個問題,因為這是連最先進的科學家也無法做出答案的事。科學給我們證明,人的體質和構造,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有了顯著的進展。這是其他動物中沒有的事實,足見人的體質超過最高等的其他動物。另一個事實是人的文化亦在 從來沒有停止地向前演變進展,這又是任何其他動物所沒有的現象。但是更重要 的是人類的倫理道德的存在,這更是任何其他動物所不可能有的。只有具有理智 的人才能具有這些精神方面的特點。更重要以及使現代的許多科學家目瞪口呆 的,是近幾十年來人們發現了一些未開化的民族,他們的文化水準基於種種外在 的原因沒有進展,而仍存留在捕魚打獵的時代。但是這些人所崇拜的竟然是純正 的唯一神教。這個獨一無二的真神居住在天上,掌管一切世務,並且賞善罰惡。 這些民族還過著非常崇高的道德倫理生活。這又無形又證實了我們聖經中的記 載。

由古東方文學看人類的歷史

剛才我們看到的史前簡史,雖然是客觀的科學知識,但是如何來對這些科學發現 加以解釋,尤其是正確不誤的解釋,卻難而又難,無人有此把握。

不過為解釋這裡我們所討論的創世紀,却除了上述的考古科學挖掘出土的物件之 外,另有文件。這些文件也多少能幫助我們瞭解創世紀的記載。不過這些出土文 件較史前史的其他遺跡要晚得多了。這些文件最早也不過是耶穌降生前數千年的 著作。因此沒有資格來證實任何發生於幾萬年甚至幾十萬年前的事跡。就是著作 這些文件的民族,也都相對的是近代有史時期的民族。與史前期民族的時期距 離,簡直不可道里計,不可同日而語。雖然如此,但是誰也不能否認,這些有史 以來最古老的文件,至少可以反映些聖經作者的思想和寫作的方式。由於它們產 生在同一地區,很可能聖經的作者利用他人的寫作方式及文件的類型。當然,外 邦人的宗教觀念是完全不會被採納的,因為他們敬拜的是多神宗教,而聖經的作 者卻是唯一神教的崇拜者和維護者。雖然這些文件沒有歷史的太大價值,因為它 們富有濃厚的神話色彩,但至少告訴了我們古東方人的寫作方式。

這些考古學者所發掘的出土文件,所討論的與我們創世紀相似,是關於萬物的創 造和起源。還有腓尼基人、埃及和加色丁人的宇宙觀。這數種關於宇宙觀的著作 與希伯來人的宇宙觀雖有外表上的相似,其內容道理卻迥然不同。除了外表上相 似的宇宙觀之外,還有關於洪水滅世的文件亦相繼出土。在這些有關洪水滅世的 古代文件中,尤其有基耳加默士詩編最為顯著。僅就文字的外表類型來看,它與 聖經的描述是大同小異的。

此外,聖經關於洪水滅世前後聖祖的年歲記載,也是令人大惑不解,非常難以令人置信的。他們的壽數動輒就是八、九百歲;亞當活了九百三十歲,默突舍拉九百六十九歲,諾厄以五百歲的高齡,仍然照常生男育女等。這一切都是與科學不合,使人不能相信的壽數。有些教父固然強調古代人口稀少,生活的條件較好,空氣新鮮等,故此能活高壽。但事實上科學的證明,適得其反。人們愈來愈高壽, 是我們這時代的事,是物質文明、醫藥發達的結果。故此教父們固然有好心來支 持聖經的字面意義,但是所用的理由很難自圓其說。幸而就在這時聖經考古學 者,發現了一個加色丁人也是非常離譜的長壽記載。其中有數位國王的年歲,竟 遠遠超過了聖經的記載;不但過了千年,而且上了萬年,或者幾十萬年的都有。 試想一個人如何能夠活到幾十萬年的高壽?那麼,聖經和古代文件這些高壽記載 作何解釋?不少學者認為上述數字未具任何意義,作者也是毫不關心的隨意增 添,譯者們也因此大意地從事翻譯,致使各譯本有不同的年代出現。我們卻跟隨 少數的學者,認為作者的這種作法不是偶然和無目的的。作者主要的目的,在於 將人類史前史的這個漫長空白期間填補起來。既無歷史的根據,便只好將幾個口 傳下來的史前史時代的神話式的超人的年齡,加以離譜的增加和延長,以期將空 白填補起來。事實上作者也知道這些演染誇大的高壽是無稽之談,但這正是他們 寫作的一種方式。如此算是達到了他們由開天闢地所寫的歷史,更好說是歷史的 一種解釋方法。此外,如果我們稍加留意聖經的記載,可以發現,除了作者填補 史前史空白的目的之外,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愈是天主喜愛和祝福的人愈長 壽,其他不受上主鍾愛的人,其生命與他人相較則更短。

亞當及厄娃的家族

在第一次的創世紀記錄中,作者說天主祝福了原祖二人,令其生育繁殖,充滿大 地(創一28)。但在雅威文件上卻說,天主給亞當造了一個伴侶,亞當非常高興, 稱她為女人,因為是自己的骨肉(創二18-23)。到了創三20卻說亞當給自己的 伴侶改了名字叫厄娃,意謂「眾生之母」,亦即自己子女的母親。由此可知天主 造一男一女的目的就是為使二人生男育女,二人相輔相成,負起生活的重擔來。 作者在這裡也有意指出,物質的文明與宗教的熱誠是成反比的。事實上,這種情 形發生在任何時代,尤其是在我們的時代,更為顯著,物質愈文明,道德愈腐敗 低落。

本章可分三個部分來討論:(一)加音殺弟弟亞伯爾(1-16節);(二)加音的後 代(17-24節);(三)舍特的後代(25, 26節)。

1-16節 加音殺亞伯爾

1. 亞當認識了自己的妻子厄娃,厄娃懷了孕,生了加音說:「我賴上主獲得了一 個人。」
2. 以後她生了加音的弟弟亞伯爾;亞伯爾牧羊,加音耕田。
3. 有一天,加音把田地的出產作祭品獻給天主;
4. 同時亞伯爾獻上自己羊群中最肥美而又是首生的羊他上主惠顧了亞伯爾和他 的祭品,
5. 卻沒有惠顧加音和他的祭品;因此加音大怒,垂頭喪氣。
6. 上主對加音說:「你為甚麼發怒?為甚麼垂頭喪氣?
7. 你若做得好,豈不也可仰起頭來嗎?你若做得不好,罪惡就伏在你們前,企 圖對付你,但你應制服它。」
8. 事後加音對他弟弟亞伯爾說:「我們到田間去!」當他們在田間的時候,加音 就襲擊了弟弟亞伯爾,將他殺死。
9. 上主對加音說:「你弟弟亞伯爾在那裡?」他說:「我不知道,難道我是看守 我弟弟的人?」
11. 你現在是地上所咒罵的人,地張開口由你手中接收了你弟弟的血,
12. 從此即使你耕種,地也不會給你出產;你在地上要成個流離失所的人。
13. 加音對上主說:「我的罪罰太重,無法承擔。
14. 看你今天將我由這地面上驅逐,我該躲避你的面,在地上成了個流離失所的 人;那麼凡遇見我的,必要殺我。」
15. 上主對他說:「決不這樣,凡殺加音的人,一定要受七倍的罰。」上主遂給 加音一個記號,以免遇見他的人擊殺他。
16. 加音就離開上主的面,住在伊甸東方的諾得地方。

厄娃是「眾生之母」已開始成為事實。生了第一個兒子,並給他起名叫加音。母 親給兒子起名字的事在創世紀中屢見不鮮,尤其見於厄羅音及雅威文件中。在司 祭文件中則照慣例是父親給孩子起名字。厄娃確認自己由天主獲得了恩賜,故給 他起名叫加音(1節)。事實上加音一名的來源按字意應是「鐵匠」,而他的後代 也的確是鐵器的發明和利用者。前者聖經對加音一名的解釋只是民俗的說法,與 事實不完全相合。聖經慣用「認識」這個動詞來指示夫婦行房的事,這是一種避 諱委婉的說法,有經驗及嘗試的意思。

以後厄娃又生了亞伯爾,但是對亞伯爾的命名卻沒有任何解釋。意謂「兒子」, 也有「氣息」之意。作者關於亞當的兒子只提到了加音、亞伯爾和舍特。但聖經 卻明明記載,他還「生了其他的兒女」(創五4)。這在說明聖經的作者只注重幾 個與天主的救援史有關的人物,而加以記載,其他無關緊要的人一概不提,或者 一點即過。再說作者無意著作全人類的整個歷史,這不是他的使命,是以他只記 載了幾個比較重要的人物,藉著他們將人類漫長無邊的歷史連接起來。這是人類 的史前史,是非常虛無縹緲的口頭傳說,並且攙雜著許多神話,使人很難分辨孰 是孰非。尤其是關於許多民族來歷的傳說,更使人難以確定。聖經的作者在這些繁雜不確的傳說之前,也只好照錄如儀,不加分辨。不但如此,由於作者生活在距今數千年的古老時代,對歷史寫作完全沒有我們現代人的歷史觀念,所以多次魚目混珠的江許多太古時代的東西、風俗、人情等,按照自己時代的情形來加以描述。為此作者將亞當的兩個兒子的生活方式,按照自己時代的維生方式來加以說明:一個畜牧,一個務農(2節)。事實上科學告訴我們,農業的出現,是新 石器時代的事,絕不會在太古時代就已出現;當時人們是以打獵來謀生的。因為 務農的生活已是定居的高尚一等的生活。作者對兩種生活方式並不同等待遇,很 明顯地他偏愛畜牧的生活。因為那是更單純簡樸的生活,也是使人更加依賴天主 照顧的生活。的確,在客納罕地居住的那些民族,生活都要奢華墮落的多,是先 知們不斷攻擊的對象,也是先知們不斷渴望恢復曠野遊牧生活的原因(見耶三五1-17 歐二16)。作者為表示自己的愛好,謂加音用五榖所奉獻的祭品沒有受到 天主的接納,亞伯爾用牲畜的祭獻卻十分中悅了上主。我們知道按梅瑟法律的規 定,牛羊牲畜之祭是以民宗教中的主要祭品,是祭獻的中心。五榖果食和油麵只 是非常次要的祭獻,是可有可無的附屬祭品(肋三9-11, 14-16)。很可能作者就 在這種影響之下,寫出了加音及亞伯爾的事蹟。因此我們可以確定,對聖經的作 者來說,歷史不完全是本身和客觀的事實,根本就是些竹頭木屑的瑣事,最重要 的是宗教道理及倫理道德的傳授。

考古學及人文學告訴我們,最初的人類原是以捕魚及狩獵為生,如不能果腹時, 便去尋找野生的果實或地上自生的可食植物。目前仍有這種未開化的民族,過著這樣的生活。但是人類逐漸繁殖增多,人們的知識也漸被多方利用。到了新石器 時代,自然的野生食品已不敷應用,於是人們開始耕田及飼養家畜。我們的作者 就將這種以民定居巴力斯坦之後的務農和飼養家畜的生活方式,作為人類一開始 就有的生活方式。事實上中間隔離了何止幾千萬年代。向天主奉獻祭品表示對神 明的崇拜,是人的本性,自人類開始的時代就已存在。人很自然的將比較美好優 良的物品奉獻給神明,以示誠心。但這些祭品也應當是人力所及的物品,因此我 們可想像在人類之始,人們向天主所奉獻的,定會是狩獵或捕魚得來的上等美好 的部份,或者是地上的出產,猶加今日尚存的未開化民族所作的一樣。

再說作者偏愛牧童生活的原因,很可能是基於聖祖們原都是牧羊人,而不是農夫 之故。作者認為牧人們的宗教生活更為熱忱,倫理道德亦更為高尚。因此說亞伯 爾的祭品蒙受悅納,而加音的祭獻卻遭到了拒絕。聖保祿強調亞伯爾受悅納的原 因,是因為他活潑的信德(希十一4)。作者卻沒有說明,為甚麼一種祭品悅樂了 天主,而另一種卻沒有,更沒有說出天主如何向亞伯爾表示了自己的鍾愛。五書 上不憚其煩的重複,天主對那些守法,就是對天主奉令維謹的人,要特別祝福他 們的工作,使其有所收穫,絕對不會徒勞無功;對不守法的人卻不施以祝福(肋二六3,4 申二八1,2)。當加音見到亞伯爾因天主的祝福而富裕,自己卻在貧困作難 的時候,便心生嫉妒,憤怒填膺,臉面上表現出兇殺之氣。結果作出違犯法紀,傷 天害裡的壞事,從事了人類的第一次兇殺惡行。天主事先向他教導,質問加音的良心。作者模擬天主與加音的一段對話,勸加音心地正直,不要為非作歹。天主向垂頭喪氣的加音表示了莫大的關心和同情。加音內心的鬪爭畢露無遺。天主向他開啟指導:「你為什麼發怒?為什麼垂頭喪氣?你若作得好,豈不也可以仰起頭來?你若作得不好,罪惡就在你的門前,企圖對付你,但你應制服它」(6,7節)。這完全是良心的自然呼聲,是每人犯罪後都有的經驗。作者卻將它放在天 主的口中,使其更具體的表現出來。

可惜加音不理天主的呼聲,不重視良心的斥責,不管天主阻止他犯罪的企圖,竟 一意孤行地作出愚蠢的事。邀請弟弟亞伯爾到田間。這種邀請非常奇怪,莫非他 們已居住在村莊或城市中?而事實上當時只有他們兄弟二人及父母親!作者不 顧歷史客觀背景的作風,又一清楚的表現。同樣在第 14節所說的:「那凡遇見我 的,必要殺我」,是同樣不合事實的漏洞說法。因為加音這裏所暗示的,是盛行 於古代各遊牧部族中的報復律,梅瑟法律也有同樣的規定。就是某人被人所殺, 他最近的親屬有權對兇犯實行報復律。就是要追尋兇犯,不論在那裏遇見了他, 就可以將其就地正法。但當時亞伯爾除了父母之外,並沒有甚麼親人來替他報 仇。是以作者將後期的社會生活狀態,很自然的搬到太古時代的社會中去,是我 們現在的人完全不能作的事。

加音終於不顧一切,實行了他的兇殺意圖,以殘酷的手段殺死了弟弟亞伯爾。天 主事前已向他提醒,藉著他的良心警告他不要干犯天主的法律。如今他既然昌大 不韙,天主是不會放過他的,所以立即向他聲討。這是天主的嚴正法律:任何殺 人的人,要受天主的懲罰,他的血也要被傾流,因為他殺了按天主肖像所造的人 (創九6)。因此作者說,亞伯爾的血由地上向天主喊冤,要求報復(10節)。其 實這只是加音良心的呼聲和斥責,他為了逃避這個不斷斥責的聲音,離開了他犯 罪殺人的地方,流亡他方,免得觸景生情,受良心的責備。所以自此他要流離失 所,東奔西走,無以為家。事實上當時世界上還沒有人,誰能來殺他?這完全是 作者時代的歷史背景,當時的殺人犯東逃西竄,惶惶不可終日,因為任何時刻都 會受到人們的懲罰。這種習俗是遊牧和半遊牧部落所共有的,因為當時這些部落 飄泊不定,沒有任何社會治安組織,只有假自己之手來替親人報仇。希伯來人知 道被兇殺者的血用土加以掩蓋,免得它的呼聲上達於天(見約十六18 依二六21 則二四7,8)。血是生命的象徵,只有天主自己才是生命的主宰。加音因此成了可咒 罵的人,從此喝過義人之血的土地對他再也不友善對待,不再給他出產果實。因 此他只好各處奔走,逃避報復,逃開那兇殺之地,意即企圖忘掉被殺的弟弟亞伯 爾。這完全是人心理反應的逼真描述;這也是雅威文件的特點,與厄羅音文件大 異其趣,已如前述。

加音在鐵證如山的情形之下,只有自訟自承,知道罪有應得。但是抱怨罪罰太重: 「我的罪罰太重,無法承擔」(13節),因此希望遠走高飛到全無人煙的曠野中 去,因為人人都要殺他。但是天主卻不願人們實行盲目的報復,因此警告說:「凡 殺加音的人,一定要受七倍的罰」(15節)。這是天主對古代報復律所表示的不 滿,而有意加以限制。為了更明確的表示天主對加音的保護,作者說天主在他的 額上作了個記號,使人一見就知,不敢動手殺人。至於天主作了甚麼記號?我們 不得而知。聖熱羅尼莫說,是加音全身打顫的記號,但不必盡信。作者主要的用 意是說,天主不願人們妄用復仇的法律,免得永無止境的亂殺下去,所以天主保 護了加音。這種無限制的兇殺是可能的,而且也確有其事。就如拉默客狂語所說: 「加音受罰是七倍,殺拉默客是七十七倍」。這樣連環報仇下去,那裡還有寧日? 這是天主所不能容許的。

 

作者的目的是在改正當時無法無天的殺人事件,多次假手親人復仇之名而妄殺 人。作者強調,只有天主才是人生命的主宰。天主在這裏懲罰加音的方式,也不 過是令他不斷受良心的譴責,而東奔西跑的毫無定處,更無安寧之日。作者也強 調天主對罪人的仁慈和寬恕,鼓勵人要回心轉意,歸向上主。作者用如此簡單平 民化的方式,陳述了一段非常高深的宗教奧理:天主雖然是公義的,對人所犯的 罪必定加以懲罰,但是在懲罰之時,也表現了天主無限的仁慈,他同時伸出援助 的手,引人走向悔改從善的道路。同樣在對人的祭品上,作者亦在教導我們,只 有祭獻的本身,還是不夠;天主是否悅納端看人內心的情意如何。天主不悅納加 音的祭獻,是因為加音的內心不如亞伯爾那樣善良可愛。這個觀念也是後期的先 知不斷向以民苦口婆心勸導和提醒的主要教導。

加音終於沒有接受天主仁慈的勸導,而離開了他久居之地,走向「伊甸東方的諾 得地方」,並居住在那裏,目的是為了躲避上主的面(16節)。諾得是甚麼地方? 不得而知,但諾得一詞在希伯來文上有盲目奔走的意思。因此有人謂自此加音便 離開了家在外飄泊遊蕩,惶惶不可終日。有不少學者認為加音是刻尼人的祖先。 這是個位於聖地南方及西乃曠野的遊牧民族,他們慣將顏色不同的圖案畫在身 上。這可能與天主給加音所作的記號有關。

17-24節 加音的後代

17. 加音認識了自己的妻子,她懷了孕,生了哈諾客。加音建築了一座城,即以 他兒子的名字,給這城起名叫「哈諾客」。
18. 哈諾客生了依辣得;依辣得生了默胡雅耳;默胡雅耳生了默突沙耳;默突沙 耳生了拉默客。
19. 拉默客娶了兩個妻子:一個名叫阿達,一個名叫漆拉。
20. 阿達生了雅巴耳,他是住在帳幕內畜牧者的始祖。
21. 他的弟弟名叫猶巴耳,他是所有彈琴吹簫者的始祖。
22. 同時漆拉也生了突巴耳加音,他是製造各種銅鐵器具的匠人。突巴耳加音有 個姊妹名叫納阿瑪。
23. 拉默客對自己的妻子說:「阿達和漆拉傾聽我的聲音,拉默客的妻子,靜聆 我的言語:因我受傷,殺了一成年;因我受損,殺了一青年;
24. 殺加音的受罰是七倍,殺拉默客的是七十七倍。」

加音執迷不悟,逃避天主的面容,離開了其出生之地,走向諾得地方,去過其流 浪的生活。作者給我們報告了他的後代,並將物質的文明與加音的後代連接起 來。這裡僅短短的幾句話,就將人類一段漫長的歲月和歷史交代了過去。由史前 史的時代一下子跳到鐵器時代。這個時代在聖地的出現,正好是公元前十二世紀 左右的事。作者完全無意也無意給我們陳述人類的全部歷史,所以他僅將古代口 傳的幾個傳奇式的人物和事蹟加以記錄,就算滿全了自己的責任。不過作者的用 意頗為明顯,就是在說明:物質的文明及定居的生活使人陷入罪惡,遠離天主; 但是遊牧的生活卻導人於善,使人更親近天主。作者所指很可能就是以民甫進聖 地所見到的,當地居民的高度文化,及他們的奢華生活,因此有感而發。

誰也會立刻發現這裡有關時間上的大矛盾:作者沒有向我們報告加音的妻子是那 裡來的,也沒有說過亞當有過女兒,竟忽然間說加音開始修蓋起城市來了;並稱 它的名字為哈諾客,是他兒子的名字(17節)。這裡所說的城,只是指一家人所 居住的小型村莊而言。不過這也間接在說明,物質的文明,定居的生活,是罪惡 的淵源,而這一切皆來自惡人加音的後代。

由考古學中,我們知道最初的人類所住的地方,大都是自然的山洞,而不是人所 蓋的房屋。在這些山洞中留下了不少原始人們生活的遺跡,供後人參考研究。先 人居住山洞的原因,理由不外是預防野獸對人的襲擊,抵禦天氣的冷。但是在氣 候溫暖的地帶,他們慣在河邊或比較僻靜安全的地方,修蓋簡單的房舍。這些聚 集在一起的簡陋房舍,古人稱為「城」。這大概就是加音時代所修蓋的城。加音 的兒子叫哈諾客,此名在原文上的意義是「奉獻」,無疑地這與宗教有關,是古 人每修建城市時對神明所作的奉獻之禮。

加音的後代有七個名字,這個七字大概不是偶然的,因為七是完備的象徵數字。 因此這裡所說的加音生了哈諾客的「生」字,不可按字意而講。在這些後代中有 一位特別引人注目,因為他開創了一夫多妻制的先河,這與天主造人的原意不 合。這種制度是造成家庭不睦的原因。全部聖經的作者幾時提到這種多妻制的家 庭,總是在字裡行間表現了不滿的情緒,說明這種家庭不會幸福(見創一8,9 二九31,32 撒上一6)。雅巴耳是居住在帳幕中的人,並且是遊牧民族的始祖。這可 能是加音後代的一個分支,非常出人意料之外的竟出現了一批遊牧民族。他們居 住在聖地的山區及約但河東的高原地帶,以遊牧為生。猶巴耳是音樂家的始祖, 他的後代中有些是彈琴吹簫的人。突巴耳加音也是位著名的加音後代,是製造各 種銅鐵器的始祖。有人認為這裡所說,是幾種遊牧民族的特殊生活方式。他們趕 著羊群,吹著牧笛,到處游牧,經過高原村莊時,便將他們隨身袋來的銅鐵器賣給村民。因此作者在這裡將這三種生活特徵:遊牧、音樂、鐵匠相提並論。

作者再次清楚的說明,那些物質文明及過定居生活的民族,遠離天主,且對天主 不尊敬,更不害怕天主,拉默客的生活,就是個明證。物質文明就是打打殺殺的 原因。誠然,考古學者發現最早的銅鐵器,幾乎都與武器有關。

第一個實行一夫多妻制的拉默客,基於他兒子突巴耳加音的成就,而揚眉吐氣, 目空一切,唱出了人類有史以來第一首舞劍歌:「因我受傷,殺了一成年;因我 受損,殺了一青年;殺加音的受罰是七倍,殺拉默客的是七十七倍」(23,24節)。 這也是聖經中的第一段抒情詩,且非常合乎希伯來文的音韻,是一首崇拜暴力的 詩歌。

他由於自己的兒子發明了鐵器的製造法,而自高自大,目中無人,高傲的宣佈, 他要以刀劍來替自己的家人復仇。這是曠野中以暴力復仇的明證。由拉默客的口 氣看來,大有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氣魄,完全是妄用暴力的作法。因此梅 瑟後來所制定的同態復仇律,在人類的歷史上已向文明的社會邁進了一大步,限 制了人們兇殺的傾向。拉默客是第一個殺人犯,是加音的後代;在作者的眼光中, 必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自然結果。他以七十七倍的方式來還報於人,耶穌卻教導 我們寬恕仇人要有「七十個七次」的氣概(瑪十八22)。至此加音的後代在族譜上 結束了。他們是物質文明,社會進步,也是兇殺作惡違法犯紀者的代表,與舍特 的後代適得其反。舍特的後代只注重敬禮天主,遵守天主的誡命,對物質文明卻 漠不關心。

25, 26節 舍特的子孫

25. 亞當又認識了自己的妻子,她生了個兒子,給他起名叫舍特說:「天主又賜 給了我一個兒子,代替加音殺了的亞伯爾。」
26. 舍特也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厄諾士。那時人才開始呼求上主的名。

作者在本章內頗為詳盡的描述了亞伯爾的無辜被殺,以及從事犯罪和物質文明的 亞當的後代之後,在結束本章記述之前,還簡短的記載了舍特的歷史。舍特是天 主賞賜給亞當的第三個兒子,來代替被殺的亞伯爾。在這裡又是厄娃給兒子起名 字。舍特殆的解釋是「賞賜了」,意即天主又賞賜厄娃一個兒子。舍特後來也生 了兒子名叫厄諾士,意即「男人」。歷史上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與厄諾士的名 字相連,是有關宗教和倫理的大事。就是他開始了呼號天主的聖名,對天主實行 了敬禮。其實在這之前,亞伯爾同加音亦曾向天主奉獻過祭品。但這裡所說,應 是指某種更為隆重認真的形式而言(見創一二9; 一三4; 二六25; 三二20),即是修建一 座固定的祭壇向上主按時奉獻祭品。作者在這裡很自然地稱天主為上主,這一點與歷史的次第又有不合,因為「上主」一名是天主第一次以隆重的方式報告給梅瑟的名字,是多年之後的事。作者不重年代的事實,又一例證。

本章表面雖然只是在陳述一樁殺人的往事,及一個家族的繁榮,但骨子裡卻具有 一篇非常重要的倫理教導:人開始對天主違法犯紀之後的自然結果,是人與人之 間的鬪爭。這個事實正好相反全部法律的基礎,就是愛天主在萬有之上及愛人如 己的誡命(瑪二二40)。由於原祖的犯命,罪過進入了人間,兇殺進入了社會。天 主雖然預先警告了罪犯,兇殺仍然出現。天主替無辜的犧牲報了仇,對兇犯卻施 展了無限的仁慈。

時間矛盾的地方,在所難免,不必大驚小怪,因這正是古人寫歷史的特點,何況 我們的作者根本就沒有意思,來給我們貢獻一部科學化的人類歷史。他的主要目 的是宗教倫理方面的,要寫的是人類救恩的歷史。所以在這裡作者將人類歷史的 開端以自己當時所處社會的情形來加以記載,因為他自己所知也寥寥無幾。就連 最初人們所講的語言是甚麼,作者也毫無所知,只好將他們看成講希伯來文的人。 其實希伯來文只不過是客納罕地的閃系民族的一種方言,其形成的年代,相當遲 後,絕不是原祖所講的語言,殆無疑義。原祖的兩個兒子,一個放羊,一個務農 的說法,也不合歷史,因為這期間相差可能有數千萬年之久。關於物質文明的描 述,在時間上更是漏洞百出。亞當的一個曾孫子,竟已開始了銅鐵器的製造。事 實上銅器最早出現的時代只是公元前三千年的事,鐵器更晚,是公元前一千二百 年左右。其間相差何止十萬八千年!因此我們可以斷定,聖經的作者所寫的歷 史,絕對不是我們現代人所說的歷史,因此也就完全不能用我們現代人的尺度來 衡量它的真實性的價值。

作者站在宗教的立場上,有意給我們說明:犯罪之後的人類,決意要走自己的路, 就在這十字街頭,人類分成了兩種,一種是放蕩不羈、背棄天主、放棄倫理道德、 忘卻宗教的人,他們向著物質文明的方向發展,結果距離天主愈來愈遠,其生活 之墮落亦每況愈下。另一種是奉公守法、熱心事主、謹遵倫理道德、誠信宗教的 人。這些人是舍特的後代,前者則是加音的後代。

外教民族的邪神,親自教導其百姓物質文明的進步。例如瑪爾杜克親手修建一座 城,給他的崇拜者居住,我們的聖經作者卻將一切歸功於人本身的理智和技巧, 是人自己去創造和改善社會的生活,與神明完全無關。其結果是人類背棄了天 主,且變本加厲,至使天主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打發了洪水的災難,懲罰了作 奸犯科的人類。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