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若瑟獄中解夢

第四十章 若瑟獄中解夢

本章的資料,大致說來屬厄羅音卷。這是學者們的公見。其理由是:一來此處多用厄羅音來指示天主的聖名,二來作者多用夢境來預報未來的事,這是厄羅音卷的特色。不過無可否認的是,其間也有些節句是雅威卷的手筆。至於是那些節句及如何分辨,學者們意見紛紜,莫衷一是。

經文

1. 這些事以後,埃及王的司酒及司廚得罪了他們的主人埃及王。
2. 法郎於是對那兩個內臣,司酒長和司廚長發了怒,
3. 將他們囚在衛隊長府內的拘留所內,若瑟被囚禁的地方。
4. 衛隊長將他們交給若瑟,若瑟就照管他們。他們在拘留所內過了一些時日,
5. 那兩個被囚在獄裡的埃及王的司酒和司廚,在同一夜裡,各作了一夢;每人的夢都有它的意義。
6. 早晨若瑟到了他們那裡,見他們面有憂色,
7. 便問那與他同在自己主人府中監獄裡的法郎內臣說:「為甚麼你們今天面帶憂色?」
8. 他們回答說:「我們各作了一夢,沒有人能夠解釋。」若瑟對他們說:「解夢不是天主的事嗎?請你們講給我聽!」
9. 司酒長就將自己的夢講給若瑟聽,對他說:「我夢見在我面前有株葡萄樹。
10. 樹上有三根枝子,剛發芽,就生出了花朵,花朵結了熟葡萄。
11. 我手拿着法郎的杯,將葡萄擠在法郎的杯中,將杯遞在法郎的手內。」
12. 若瑟對他說:「這夢的意義就是:三根枝子是指的三天。
13. 三天以內,法郎要高舉你,恢復你的職位;你仍將杯放在法郎的手中,像先前作他司酒時一樣;
14. 但是,當你得志時,請你記得我,望你對我施恩,為我告訴法郎,救我出離 這監牢;
15. 因為我不但是由希伯來人地被拐來的,而且在這裡我也沒有做過什麼使他們將我放在這地牢裡的事。」
16. 司廚長見他解得吉祥,便對若瑟說:「我也作了一夢,夢見在我的頭上有三筐白餅。
17. 最上面的筐內,有為法郎預備的各種食物,有飛鳥來啄食我頭上筐裡的食物。」
18. 若瑟回答說:「這夢的意義就是:三筐是指三天。
19. 三天以內,法郎要高舉你,將你懸在木架上,飛鳥要來啄食你的肉。」
20. 第三天,適逢法郎的生日,法郎為群臣擺設了盛宴,在群臣中將司酒長和司廚提出來,
21. 恢復了司酒長的司酒職,再將杯放在法郎手中;
22. 至於司廚長,卻被懸掛起來,正如若瑟對他們所解釋的。
23. 司酒長卻沒有記得若瑟,竟將他忘了。

夢境在古代人們的腦海中,具有莫大的意義。它多次指示人生未來的遭遇。我們 已見到若瑟所作的夢,曾在家庭中激起了不安和煩惱,而終於使他陷入絕境,來到舉目無親的埃及(創三七章)。其實就在我們所處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科學昌明、技術正在突飛猛進的今天,夢境尤其在我國一般平民百姓的心目中,仍未失去它的影響力。求神問卜、解夢占卦的事,仍然到處皆是。夢境在古代人們心目中的魔力,較我們的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在當時解說夢境成了一種專門的技術和學問。這是巴比倫和埃及的學者所竭力追求的知識。於是天主就利用當時人們的心理,賞賜若瑟解釋夢境的技能,並在天主的安排之下,若瑟解夢的對象又是些政府的高級官員,這就無形中為若瑟舖設了日後飛黃騰達的道路。

新近被投入獄中的犯人們,有法郎宮廷的兩位重要官員;一個是司酒長,就是主管法郎酒庫,並在宮殿中給法郎斟酒的官員,這是個非常機密重要的職位,因為在古時曾有不少國王死於司酒長的毒品之下,所以必須是國王最親信和依賴的人,才能克盡這個職務;另一個官員是司廚長,基於同樣的理由,這個人也是宮廷中的機密要人。因為這兩位犯人的職位很高,所以獄長特別派了若瑟來照顧他 們。就是作他們的親信侍從。由這一點我們對古代埃及監獄的組織,也可以略知 一二。例如特別的高級犯人在獄中也要受到特別照顧的。這兩位高級要人,一旦失寵,自然心中恐慌不安,終日憂心如焚,顧慮到自己未來的前途。就在這種心理的壓力之下,各人作了一個夢,卻不知夢境的意義。因此更加焦心苦慮,愁眉苦臉。夢境的內容是:一個將葡萄汁擠在法郎的杯中,另一個卻夢見空中的飛鳥將他筐中的食物吃掉。按希臘歷史家赫洛多托的記載,當時埃及建有不同的學 校,專門傳授解夢的技術。埃及人深信夢境是指示人生未來的遭遇的不二法門, 所以求夢解夢的人非常之多。這種情形也發生在巴比倫的加色丁人中間。若瑟自動獻技替兩位官員解夢,因為他相信天主的神在他身上,只有天主才能給人解夢 (8節)。若瑟全心依賴天主,所以就放心大膽的給兩位官員解釋了夢境:三天以內司酒長將恢復原職,司廚長卻被懸屍示眾(15, 16節)。若瑟請求司酒長在復職後,不要將自己忘掉,因為他是無辜入獄,又是被人由希伯來人地區販賣而來埃及的可憐人(15節)。這裡所說的「由希伯來人地」是一種時間上的矛盾說法。因為當時希伯來人還只是個半遊牧的家族,還沒有自己的土地,更沒有正式 獨立的政權,因為還不是一個國家。這大概是後期的作者或編輯者將自己時代的以民處境,移植到聖祖的以民初創時期之誤。不過這種矛盾現象在聖經上,尤其在五書中是層見疊出,屢見不鮮的。若瑟對兩個夢境解釋果然完全言中。事實證明司酒長在法郎的慶典上被復職,司廚長卻身首異處。司酒長得以復職,自然是興高采烈,得意洋洋,完全將給他解夢的、仍然身陷獄中的若瑟忘到九霄雲外了。 雖然事先若瑟曾向他請求,並向他坦白地說明了自己的身世,仍然未能使他牢記 在心,這是人們心理的自然反應,是「樂而忘憂」的必然結果。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