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本雅明被控偷竊

第四十四章 本雅明被控偷竊

本章很自然是前一章的延續,繼續陳述雅各伯的兒子們在第二次前往埃及購糧時所遭遇的事。故此亦如前篇是雅威卷的手筆,活潑生動,趣味橫生,使人讀來不忍釋卷。在這裡代表弟兄們講話的是猶大,而且他的話與前此所記載的並沒有矛盾的地方。本篇的記載,可說是一氣呵成,引導人漸漸走入下一章的高潮,是若瑟生命史的頂點,故此全章沒有分段的必要。

經文

1. 然後若瑟吩咐自己的管家說:「將糧食裝滿這些人的布袋,他們能帶多少,就 裝多少;將每人的銀錢仍放在他的布袋口處,
2. 再將我的銀杯和那最年幼購糧的銀錢,一併放在他的布袋口處。」管家就照若瑟吩咐的話做了。
3. 清早天一發亮,就遣送這些人帶着他們的驢走了。
4. 他們出了城,還不很遠,若瑟就對他的管家說:「你起身去追趕那些人,追上他們,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以惡報善?
5. 為甚麼偷去我的銀杯?這杯是我主人為飲酒為占卜用的啊!你們作的實在不對!」
6. 管家追上他們,就對他們說了這些話。
7. 他們回答說:「我主怎麼說些這樣的話?你的僕人決不敢做這樣的事!
8. 你看!我們在布袋口所發現的銀錢,還從客納罕地帶回來給了你,我們怎能偷你主人家的金銀呢?
9. 在你僕人中,不論在誰那裡搜出來,誰就該死,並且我們都該作我主的奴隸。」
10. 管家答說:「也好,就照你們的話做;只是在誰那裡搜出來,該該作我的奴隸;你們其餘的人可自由離去。」
11. 於是他們各人急忙將自己的布袋卸下,放在地上,各人打開自己的布袋。
12. 管家便一一搜查,從年長的開始,到年幼的為止;結果那杯在本雅明的布袋 裡搜了出來。
13. 他們遂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各人又使驢馱上重載,回城裡去了。
14. 猶大和他的兄弟們進了若瑟的家,若瑟還在那裡,他們就在他面前俯伏在地。
15. 若瑟對他們說:「你們作的是什麼事?難道你們不知道像我這樣的人會占卜 嗎?」
16. 猶大答說:「我們對我主還能說什麼?還有什麼話可說?我們如何能表白自己?天主已查出了你僕人們的罪惡。我們和在他手裡搜出杯來的,都應作我主的 奴隸。」
17. 若瑟答說:「我決不這樣做;在誰手裡搜出杯來,誰就該作我的奴隸;至於你們,都可平安上去,回到你們父親那裡。」
18. 猶大近前對若瑟說:「我主,請原諒,容你僕人向我主進一言,請不要對你僕人動怒,因為你原與法郎無異。
19. 我主以前曾問僕人們說:你們還有父親或兄弟嗎?
20. 我們曾回答我主說:還有老父和他老年生的幼兒;他的哥哥死了,他母親只剩下了他一個;為此父親非常疼愛他。
21. 你就對你僕人們說:將他帶到我這裡來,我要親眼看看他。
22. 我們即對我主說:孩子是不能離開他父親的;如果離開了,他父親必會死去。
23. 你對你僕人們說:如果你們的小弟弟不同你們一起下來,你們休想再見我的面。
24. 我們一上到你僕人,我父親那裡,就將我主的話告訴了他。
25. 後來我們的父親說:你們再去給我們買點糧食來。
26. 我們答說:我們不能下去;除非我們的小弟弟同我們一起,我們才下去;因為我們的小弟弟不同我們一起,我們不能見那人的面。
27. 你的僕人,我的父親就對我們說:你們知道,我的妻子給我只生了兩個兒子:
28. 其中一個離開我出去,我猜想,他是被猛獸撕裂了,到現在,再沒有見到他。
29. 如今你們連這一個也要由我面前帶走;倘若他遇到甚麼不幸,你們就要使我這白髮老人在悲痛中下到陰俯了!
30. 現在,如果我回到你僕人,我父親那裡,孩童沒有與我們在一起,——他原與這孩童相依為命,——
31. 他一見孩童沒有與我們一起,就必死無疑;那你的僕人們就要使你的僕人, 我們的父親帶着白髮在憂苦中下入陰府了。
32. 況且你的僕人曾在我父面前為孩童擔保說:如果我不將他帶回來交給你,我 終生在我父前負罪。
33. 現在請讓你的僕人留下,代替孩童給我主為奴,讓孩童跟他哥哥們回去。
34. 如果孩童不與我在一起,我怎能上去見我父親?我怕看見我父親遭到不幸!」

若瑟雖然以宴席款待了他的兄弟們,但是他試探他們的計劃還沒有完畢,好似他在故意與他們為難,而且使他們一次比一次的更為難,以賠補過去對自己不住的地方。若瑟乃是埃及的宰相,高高在上,鐵面無情。他的管家惟命是從,與若瑟合作無間,完全執行主人的計劃。本雅明是無辜的孩子,卻被控告偷了宰相的酒杯。這是罪大惡極的過犯,被罰終身為奴已算是僥倖了。就算是被處死刑,也是無話可說。其實這是若瑟故意設下的陷阱。他事先令管家將銀錢放入每人的袋中,又將自己的酒杯放入最小弟弟本雅明的口袋中。當他們啟程後不久,就令人急起直追。追上之後,要疾言厲色的責斥他們,為什麼膽敢偷主人的酒杯,那是「為占卜用的」(5節)。埃及人同後期的希臘人一樣多用酒杯來占卜,但是巴比倫人卻用來玩魔術,就是將水注入杯中,再放上幾滴油,以觀油紋的形色和變化, 如此作出或凶或吉的解釋。這裡所說若瑟用酒杯來占卜的事,可能不是事實,而 只是管家自己編造的話,用來說明罪行嚴重,因為那是埃及宰相的杯子。不但用來喝酒,還用來占卜呢!意思是說,宰相既然會占卜,便會知道他們偷竊的過犯, 是隱瞞不了的。但是雅各伯的兒子們異口同聲的說,自己無罪,絕不會偷主人任何東西的,管家如果不信,可任意搜查。管家果然開始作嚴密的搜查,結果在本雅明的口袋中查了出來。這一來使大家目瞪口呆,無話可說,因為事實勝於雄辯。 於是他們成了盜賊,而且是一批毫無廉恥的人。主人待他們如此大方,他們非但無知恩報愛的心情,卻枉費主人的好意,那真是太豈有此理了!於是大家無話可說,只好猶如喪家之犬,垂頭喪氣的跟着管家重新回城,聽候埃及宰相發落。但這時大家已拿定主意,就是全體都變成奴隸,也要營救小弟弟,使他回家去同老父團聚。這般實在對父親和弟弟真誠的愛情在這一次畢露無遺,致使若瑟大為感 動,終於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這是後話。

且說當他們回城進入若瑟的家門時,若瑟正在門口等着呢!一見面若瑟便毫不客氣的責斥他們的不義和無情,竟對自己作出如此無良心的事來。為了使他們更覺 驚慌失措,還向他們說:「難道你們不知道像我這樣的人會占卜嗎?」(15節) 當時的百姓認為一切高官顯貴都會占卜。至此眾兄弟見宰相怒氣沖天,自己又無法辯解,全體便俯伏在地向若瑟叩首,再次應驗了若瑟先前作的奇夢,就是弟兄們都向他叩首致敬(創三七1-11)。此時猶大挺身而出,仗義執言,向宰相解釋家中的一切,以及小弟弟必須要回家去的重要性,並說明甘願全體作宰相的怒隸, 但本雅明必須要回家去(16節)。毫無疑問,在猶大說這話的時候,自己一定在想,自己和其他的弟兄們都理當受懲罰,因為此都參與了出賣弟弟若瑟的罪行, 惟有本雅明無罪,因為當時他還很小,且不在場,故此無論如何,他應回家去, 一來為了安慰父親,二來他不應無辜受累,其他的弟兄都罪有應得,甘願作奴隸, 以贖前罪。此外猶大向父親所作的許諾是必須完成的,他有責任來保護本雅明的安全。這個責任不只是一種外表的說話方式,而是真出自他良心上的莫大負擔, 是會招致父親的詛咒的。就是因為這個緣故,猶大在這裡使出了他渾身的解數, 拿出他最大的膽量來向埃及宰相解釋一切,而且他滔滔不絕的講出了心中至誠的 言語,深深的表現了他對父親的孝敬,對弟弟本雅明的愛護,這不能不使若瑟深受感動。若瑟絕對不忍使多年不見的老父心中難過,更不忍使自己惟一的親弟弟來受罪的。這篇感人的講話,預備了下一步的高潮,終於使若瑟再也不能隱瞞, 公開揭露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就是他們的弟弟若瑟,是他們出賣給依市瑪耳人的若瑟。不過,這是下一章的資料。不少學者說,若瑟向兄弟們揭露自己身份的那 一時刻,堪稱為人類有史以來文學史上最精彩動人的一頁。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