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雅各伯認孫為子

第四十八章 雅各伯認孫為子

這一章是由三種傳統文件構成的,計有雅威、厄羅音及司祭卷三種,故此有些地方出現矛盾現象。例如第 10節說,雅各伯由於年老眼花,已不能看見若瑟的兩個兒子;但是第8及11節卻說,他看到了若瑟的兩個孩子。另外有些重複或重記的地方,我們不必在此盡述,也不必細究每種文件出現的地方。但是不論這三種文件混合的方式如何,它卻有一種主要的基本思想和目的,就是在說明若瑟的 兩個兒子默納協和厄弗辣因,將同雅各伯的其他兒子,具有同等的權利,都將成 為一個支派的始祖(蘇十七14-18 民一23-25)。除此之外還強調,雖然厄弗辣因是次子,卻站在長子默納協以前,處處佔了上風(創四九11-26 申三三13-17),他甚至於高出雅各伯的其他兒子之上。不過在正式的法律文件上,默納協畢竟是長子,仍然走在厄弗辣因之前(戶二六5-51, 三四23, 24 蘇十四4, 十六4, 十七1)。

經文

1. 這些事以後,有人告訴若瑟說:「你的父親病了。」若瑟遂帶了他的兩個兒子, 默納協和厄弗辣因同去。
2. 人告訴雅各伯說:「你兒子若瑟來看你。」以色列遂勉強由床上坐起。
3. 雅各伯對若瑟說:「全能者天主曾在客納罕地路次顯現給我,祝福了我,
4. 對我說:看!我要使你繁殖增多,成為一大民族;我要將這地方賜給你未來的後裔,作為永久的產業。
5. 我未到埃及見你以前,你在埃及國所生的兩個兒子,由今起應歸於我;厄弗辣因和默納協屬我全如勒烏本和西默盎一樣。
6. 在他們以後所生的子女,盡歸於你;不過在分產業時,他們應歸他們兄弟的名下。
7. 當我由帕丹回來時,在離厄弗辣大還有一段路程時,在路上你母親辣黑耳, 就在我的悲痛中死在客納罕地,我就將她葬在去厄弗辣大,即白冷的路旁。」
8. 以色列看見若瑟的兒子,就問說:「他們是誰?」
9. 若瑟回答父親說:「是天主在此地賜給我的兒子。」以色列說:「帶他們到我跟前來,我要祝福他們。」
10. 以色列因年老眼目昏花,看不清楚;若瑟遂領他們到他跟前;他就口親他們, 抱住他們。
11. 以色列對若瑟說:「連見你的面,我都沒有料到;現今,看,天主還使我見到了你的後裔。」
12. 若瑟遂由他父親膝間將孩子拉出來,俯伏在地下拜。
13. 然後若瑟又領他們兩個,右手領厄弗辣因到以色列左邊,左手領默納協到以色列右邊,到父親面前。
14. 以色列卻伸出右手,放在次子厄弗辣因的頭上,伸出左手放在長子默納協的頭上,故意交叉自己的手。
15. 遂祝福若瑟說:「願我的祖先亞巴郎和依撒格一生與之往來的天主,自我出生直到今日牧育我的天主,
16. 救我脫離一切禍患的使者,祝福這兩個孩童!願我的名及我祖先亞巴郎和依撒格的名,賴他們流傳!願他們在地上生育繁昌!」
17. 若瑟見他父親將右手放在厄弗辣因頭上,認為不對,便拿起父親的右手,由厄弗辣因頭上,移到默納協頭上,
18. 對父親說:「阿爸!錯了,這個原是長子,應將你的右手放在他頭上。」
19. 他的父親卻拒絕說:「我知道,我兒!我知道,他也要成為一個民族,他也要昌盛;但他的弟弟卻比他更要昌盛,他的後裔要成為一大民族。」
20. 那一天他又這樣祝福他們說:「以色列將以你們祝福人說:願天主使你如厄弗辣因和默納協!」他又將厄弗辣因放在默納協前面。
21. 然後以色列對若瑟說:「看,我快要死;但天主必與你們同在,必領你們回到你們祖先的地方去。
22. 現在我將由阿摩黎人手中,以我的刀劍弓矢奪得的那塊山地賜給你,使你比眾兄弟多得一分。」

若瑟在埃及同司祭的女兒結婚之後生了兩個兒子,大的叫默納協,小的叫厄弗辣因。這兩個兒子以及由他們而來的兩個以民支派,在歷史上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本章所以存在的目的,好像就在於向我們說明這個事實的來歷。雖然聖經上沒有明言,但是我們可以意會得到。雅各伯基於對若瑟的特別鍾愛,因為他是愛妻辣黑耳的寵兒;又為了表示感激之情,因為他收容了全家,在埃及過着優裕的 生活,免受旱災的打擊。所以特別將他兩個兒子默納協和厄弗辣因過繼,使兩個孫子獲得兒子的名份,與其他的兒子領受祝福。由他們而來的兩個支派將在聖地佔有自己應得的土地,與其他的兒子有同等的權利。如此一來,以民的支派將不再是十二個,而是十三個,或是十四個。因為默納協支派由於分成河東河西兩個部份,多次被視為兩個支派。但是聖經上卻從來沒有作過這種說法,而常是說: 以民的十二支派。就如在新約時代常說:耶穌的十二宗徒,雖然後來又加上了保 祿。作者在這裡除了要指明默納協及厄弗辣因,這兩個在以民歷史上,尤其在民長時代如此重要的支派,雖然不是雅各伯真正的兒子,卻與雅各伯的兒子們平分秋色(蘇十七14, 十八5 民一22)。此外也願意解釋厄弗辣因在歷史上的重要性更遠遠超過默納協,究其原因,是因為雅各伯賜給了他一個特殊的祝福,這個祝福影響了他本人一生,也影響了由他而來的厄弗辣因支派。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來,作者是在以宗教的眼光和評價來撰寫以民的歷史。

若瑟得到父親病重的消息之後,便帶着兩個孩子前來看望父親,並要求父親祝福兩個孩子,好使他們也沾享上主對祖先的恩許。雅各伯非常吃力的由床上坐了起 來。首先使雅各伯憶起,在很多年以前當天主在貝特耳向他顯現時所作的恩許, 就是要使他成為一個眾多強大的民族(3節 創三五11, 12)。如今雅各伯願意使若瑟的兩個兒子,即自己的孫子默納協及厄弗辣因,成為上主恩許的繼承人,完全如同勒烏本及西默盎一樣(5節)。因為若瑟對全家作了如此大的貢獻,所以老聖祖願他在分佔福地的時候,要佔有的不是一份,而是兩份,給每個兒子一份。 按梅瑟法律,長子有權獲得雙份的產業(見申二一5-17)。那麼,若瑟在聖祖的安 排之下,變成了長子,因為他向來就是父親最鍾愛的兒子(見編上五1)。原來真正的長子是勒烏本,他卻沒有獲得長子的權利。若瑟的其他子女與這兩個兒子的名份完全不同,聖經上再也沒有提及到他們(6節)。第 7節的出現有些突然, 大概是厄羅音卷的資料,忽然提到被埋葬在往厄弗辣大路上的辣黑耳(創三五8-16, 19),也許聖祖在表示自己的願望,希望自己死後埋在辣黑耳的墓旁。但這與他明顯的希望死後被埋在瑪革培拉的祖墳中,又頗為不合(創四七30, 四九29-32)。 或者聖祖只是在提醒若瑟,他的母親如何悲傷地死亡,以及她被埋葬的地點,使他日後多紀念那個地方。聖祖每次想起辣黑耳來,總會五內大動的,因為他對她曾經一見鍾情,為了獲得她,勞苦了七年之久;為了她沒有兒子,替她難過。她在生子的時候難產而死,使他痛不欲生,這是聖祖一生不能忘懷的。

雅各伯擁抱兩個孫子,準備向他們分施祝福。若瑟便按規矩將長子默納協安置在聖祖的右邊,將次子厄弗辣因放在左邊,好使聖祖祝福時將右手放在默納協的頭 上,左手放在厄弗辣因的頭上。誰知聖祖卻將兩手交叉,故意將右手放在厄弗辣因的頭上,左手放在默納協的頭上。在旁觀禮的若瑟,覺得非常驚愕;因為這一祝福是與兩人的一生有關的,所以提示父親默納協是長子。但是聖祖雅各伯此時充滿先知精神,堅持我行我素,故意將兩個孫子的地位加以更改。聖祖的這種作為也的確影響了後來的歷史,使厄弗辣因在歷史上佔有更重要的地位,作了更大的貢獻,遠遠超過默納協。在整個民長時代以及在以民分成南北國之後,厄弗辣因這個支派一直是個舉足輕重的首領支派,它的人口最多也最強。然而默納協支派卻局限在河東一個小小地區內,人口既然不多,也不強盛,故此沒有太大的作為。此外它在河西還有一小部份人(創四九22-26 申三三13-17)。在祝福開始的時候,聖祖用三種方式來稱呼天主的聖名:引導聖祖亞巴郎及依撒格的天主,一生牧育自己的天主以及救自己脫離一切禍患的使者。雅各伯祈求這位天主祝福若瑟的兩個兒子,使他們成為聖祖們的繼承人,獲得天主的恩許。「願我的名及我祖先亞巴郎和依撒格的名,賴他們流傳!」(16節)。這句話,按學者們的意見, 是當時過繼某人時所用的最隆重的方式。通過這個儀式,被過繼的人便有權承受家業了。後來說出交叉雙手而分施祝福的原因,是因為默納協的弟弟厄弗辣因要勝過他的哥哥,比他更為強大有勢(19節)。事實上當以民分南北朝以後,厄弗辣因竟成了北國以色列的柱石。可見聖祖的祝福與人的一生及其後代有如何重大的關係!最後兩節是作者在準備由若瑟的歷史,走向出谷紀的歷史。第22節提到聖祖與阿摩黎人作戰的事。但是關於這場戰爭,除了這裡的提示之外,我們毫無所知。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