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若瑟表明身份

第四十五章 若瑟表明身份

若瑟的這段充滿戲劇性的歷史,終於達到了它的高潮。若瑟十分和藹的向弟兄們表露自己的身份,並要求他們回家將年老的父親雅各伯接來埃及居住,以安享天年。法郎和埃及舉國上下都知道了這個消息,並替若瑟高興;法郎還派專車去客納罕地迎接雅各伯及其全家。若瑟賜給他的弟兄們大量的禮品。雅各伯不能相信兒子們說的話,過了許久才如大夢初醒,決意要去埃及見自己多年不見的兒子若瑟。本章的文筆雖有些小小的重複,但無傷大雅,是雅威卷及厄羅音卷混合而成的一篇記錄。全篇一氣呵成,故不宜分段。

經文

1. 若瑟在眾侍從前不能再抑制自己,就喊說:「叫眾人離開我出去!」這樣,若瑟使兄弟認出自己來時,沒有別人在場。
2. 他便放聲大哭,埃及人都聽到了,法郎朝廷也聽到了。
3. 若瑟對兄弟們說:「我就是若瑟,我父親還在嗎?」他的兄弟們不能回答,因為在他面前都嚇呆了。
4. 若瑟又對兄弟們說:「請你們近前來。」他們就上前去。若瑟說:「我就是你們賣到埃及的弟弟若瑟。
5. 現在你們不要因為將我賣到這裡便自憂自責;這原是天主派遣我在你們以前來,為保全你們的性命。
6. 地方上的饑荒才過了第二年,還有五年,不能耕種,不能收割。
7. 天主派遣我在你們以前來,是為給你們在地上留下後裔,給你們保全多人的性命。
8. 所以叫我到這裡來的並不是你們,而是天主;是他立我作法郎之父,作他全家的主人,作全埃及地的總理。
9. 你們急速上到我父親那裡,對他說:你的兒子若瑟這樣說:天主立我作了全埃及的主人,請你下到我這裡來,不要遲延。
10. 你和你的兒孫,以及你的羊群牲畜,並你一切所有,都可住在哥笙地,離我不遠,
11. 我好在那裡奉養你,免得你和你的眷屬,並你一切所有陷於貧乏,因為尚有五年饑荒。
12. 看你們和我的弟弟本雅明都親眼見到,是我親口在對你們說話。
13. 你們要將我在埃及的一切光榮,和你們親見的一切,都告訴我父親,儘速帶我父親下到這裡來。」
14. 說畢,便撲在他弟弟本雅明的頸上哭起來了,本雅明也伏在他頸上哭泣。
15. 然後與眾兄弟親吻,抱着他們痛哭。這以後,他的兄弟們纔敢與他交談。
16. 法郎朝廷聽說若瑟兄弟來了的消息,法郎和他的臣僕都很高興。
17. 法郎便對若瑟說:「你對你的兄弟們說:你們應這樣做:備好牲口,立即往客納罕地去,
18. 接你們的父親和家眷到我這裡來,我願賜給你們埃及地最好的出產,使你們享受本地的肥物。
19. 你再吩咐他們說:你們應這樣做:從埃及帶些車輛去接你們的子女和妻子, 並把你們的父親接來;
20. 不要顧惜你們的物品,因為全埃及地最好的出品都歸你們享用。」
21. 以色列的兒子們就這樣做了。若瑟依照法郎的吩咐,給了他們一些車輛和路上用的食糧;
22. 又給了每人一套新衣,至於本雅明,卻給了他三百銀錢和五套新衣;
23. 同樣,給他父親送去十匹公驢,滿載埃及最好的出品,十匹母驢,滿載糧食麵餅,和為父親路上用的食品。
24. 隨後打發他的兄弟們走了;當他們離別時,對他們說:「路上不要爭吵!」
25. 若瑟的兄弟們由埃及上到客納罕,他們父親雅各伯那裡,
26. 告訴他說:「若瑟還活着,而且做了全埃及國的總理。」雅各伯聽了心中淡然,並不相信。
27. 及至他們將若瑟對他們所說的話,全講給他聽,他又看了若瑟打發來接他的 車輛,他們的父親雅各伯的心神才甦醒過來。
28. 以色列於是說:「只要我兒若瑟還在,我就心滿意足了;在我未死以前,我該去見他一面。」

直到現在若瑟堅持自己埃及首相的身份,沒有向弟兄們暴露真情。一方面為試探弟兄們,使他們為出賣自己的過失,受點小小的委屈;另一方面也是願意看看他們的心意和態度,是否有所改變。但是骨肉之情,畢竟是最親密的關係。如今若瑟已到了不能再堅持首相身份的地步,於是令手下的埃及人出去,好能自己與弟兄們獨處,以表露自己的真正身份。「我就是若瑟」,這句話為他們的弟兄們來說,應好像晴天霹靂,使他們瞠口結舌、震驚不已。這也使他們立刻想起自己過去所作的惡行,那一幕出賣無辜的弟弟的情景,非常明顯地出現在他們眼前,使他們羞愧得無地自容,不知所措。他們曾經譏笑惱恨的若瑟,那個善作奇夢的若瑟, 就在那裡站在他們的面前,偉大、高貴、顯赫、權威,是全埃及的首相,法郎的副手。如今他們確實知道若瑟的夢境不是可笑的幻想,而是真正事蹟的預兆。他 們自己真正就在那裡跪在若瑟的面前向他叩拜致敬,那個預兆真正實現了,成了事實。但是那位若瑟站在那裡非但沒有生氣、抱怨、斥責,卻和顏悅色的向他們 表示最大的親切慈愛。在弟兄們的心目中,如今有權有勢的弟弟本應大發雷霆、 怒目橫眉地向他們指摘咆哮的,因為他們實在罪有應得,無臉見人的。但是出乎意料之外,若瑟竟對他們那麼慈祥,不但沒有懲罰他們,卻擁抱他們、口親他們、 問他們好、詢問父親如何如何等家庭瑣碎事項。其情其景,實在令人感動,使人驚心動魄的一幕。若瑟非常明瞭弟兄們如今矛盾內疚的心情,所以為了減輕他們心裡的負擔,完全沒有歸罪於他們,卻說這一切是出自天主的安排 (見依二二21 艾一三6 谷一一32);是天主自己要自目前的饑荒中拯救他們,所以才預先打發若 瑟來到埃及。我們可以想到,當若瑟講話的時候,他的哥哥們定是誠惶誠恐的在垂頭靜聽,不敢抬頭正視一下自己的弟弟,因為自覺實在太對不起他了。若瑟繼續鼓勵安慰他們,使他們忘卻過去的一切,所以請他們再回客納罕地,向父親報告他仍然活在人間的好消息,並請父親全家搬來埃及,以躲避那愈來愈烈的饑荒。若瑟給父親全家安排好了一個富庶的地方,名叫哥笙(10節)。在這裡若瑟的弟兄們可以安居樂業,牧放自己的羊群(亦見創四六28-34, 四七1, 4, 6, 27, 五十8)。 哥笙在什麼地方?學者意見不一,要者有二,其一是在尼羅河三角洲的東北部塔尼斯;其二是在較南方的突米拉特谷。前者的說法較為正確,在這裡雅各伯的家族生活了四百三十年,變成了一個強大眾多的民族(見出一7, 八18, 九26)。

至此若瑟再也不能自持,便撲向自己的弟兄,熱淚盈眶的擁抱他們。輪到他的親弟弟,即同父同母的本雅明時,若瑟抱住他的頸哭了起來,用力擁抱並口親他。 這個重大突出的新聞,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宮廷。法郎聽說之後也非常高興,支持若瑟的建議,使雅各伯全家搬來埃及居住。如果我們承認埃及目前這一朝代,就是屬閃族的希克索斯人所建立的王朝,那麼便很容易瞭解,為甚麼法郎對若瑟、 雅各伯及其全家表示了如此巨大的好感和關懷。不然,就比較有點使人大惑不 解,因為純粹的埃及人向來是卑視亞洲人的,尤其是客納罕地的諸亞洲民族。法郎不但歡迎聖祖舉家南下,而且還命令出動幾部搬運貨物的車輛供他們使用。最後,若瑟與弟兄們辭別,打發他們上路,快些回去將父親接來埃及。臨行還囑咐他 們「路上不要爭吵!」是說不要為了從前出賣自己的事,舊事重提,爭論是非。 言外之意是說,若瑟本人已寬宏大量的饒恕了他們(24節),故此他們也應將往事忘掉。若瑟本人對現實非常滿意,認為這一切皆出自天主的安排和照顧。如今所希望的是父親儘快的搬來與他同住。

聖祖雅各伯的兒子們,懷着愉快的心情回到客納罕地去,將一切向父親陳述。年老的雅各伯對自己愛兒若瑟的事,早已心灰意冷,且逆來順受,聽天由命了。如今突然聽說若瑟不但沒有死,而且生活的這樣好,成了埃及的名人,是埃及帝國的宰相,這一切太過突如其來了,使他無法相信,不知是夢是真。在看到若瑟打發來的車輛時,才大夢初醒;醒來之後,第一個希望,也是惟一的願望,是快去埃及看看他那失而復得的愛兒:「只要我兒若瑟還在,我就心滿意足了;在我未死之前,我該去見他一面」(28節)。一道曙光突然在雅各伯的面前出現,使他的生命充滿了希望,他的心靈充滿了喜樂;他已心滿意足。這一來使本已是暮氣沉沉、老態龍鍾,幾乎行將就木的雅各伯,突然又生氣勃勃好似年輕了許多。我們還記得當初當他聽到若瑟被野獸吞食的消息之後,他是那麼痛苦難過,竟大聲哀嘆:痛哭流涕,如喪考妣。那時作者淋漓盡致的描寫雅各伯痛苦悲哀的處境, 就是給後來興高采烈充滿希望和愉快的情景作了伏筆(見創三七33-35)。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