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雅各伯的兒子南下埃及

第四十二章 雅各伯的兒子南下埃及

學者們咸承認本章是厄羅音卷的手筆,不過其間也有幾節是取自雅威卷的資料。 例如5, 27, 28節。不過這種差別若不仔細研讀是看不出來的,本章與四十一章密切相連,是前章繼續延伸的自然結果。

1-24節 雅各伯的兒子拜見若瑟

1. 雅各伯見埃及有糧食出售,便對自己的兒子們說:「你們為甚麼彼此觀望?」
2. 繼而說:「我聽說在埃及有糧食出售,你們下到那裡,給我們購買些糧食,叫我們好活下去,不致餓死。」
3. 於是若瑟的十個哥哥下到埃及買糧食去了。
4. 至於若瑟的弟弟本雅明,雅各伯沒有叫他與哥哥們同去,因為他想:怕他遇害。
5. 這樣以色列的兒子們也夾在前來購糧的人中,前來購糧,因為客納罕地也發生了饑荒。
6. 當時在地方上執政的是若瑟,給地方上所有人民配售糧食的也是他。若瑟的哥哥們來了,就俯首至地,向他下拜。
7. 若瑟一見他的哥哥們,就認出他們來,卻裝做生人,向他們說了一些嚴厲的話,問他們說:「你們是從那裡來的?」他們答說:「我們是從客納罕地來購買糧食的。」
8. 若瑟認出哥哥們來,他們卻沒有認出他來。
9. 於是若瑟想起了他昔日關於他們所作的夢,便對他們說:「你們是探子,前來刺探本地的虛實。」
10. 他們回答說:「我主,絕對不是;你的僕人們是來購買糧食的。
11. 我們全是一個人的兒子,我們是誠實人;你的僕人們從未做過探子。」
12. 若瑟對他們說:「不,你們前來必是為刺探此地的虛實。」
13. 他們答說:「你的僕人們原是兄弟十二人,同是客納罕地一個人的兒子;最小的現今在父親那裡,另一個已不在了。」
14. 若瑟對他們說:「我才說你們是探子;這話實在不錯。
15. 為此我要考驗你們:我指着法郎的生命起誓:如果你們最小的弟弟不到這裡來,你們莫想離開此地。
16. 你們可由你們中派一個人回去,帶你們的弟弟來,其他的人暫且拘留,以待證明你們的話是否誠實;如果不是真的,我指着法郎的生命起誓:你們必是探子。」
17. 於是在拘留所內拘禁了他們三天。
18. 第三天,若瑟對他們說:「我原是個敬畏天主的人,你們願意保全性命,應這樣做:
19. 如果你們是誠實人,叫你們兄弟中一個留在拘留所內,其餘的人可帶糧食回去,解救家中的饑荒。
20. 然後給我帶你們的小弟弟來,好證實你們的話,你們也不致於死。」他們就這樣作了。
21. 他們彼此說:「我們實在該賠補加害我們兄弟的罪,因為他向我們哀求時, 我們見了他心靈痛苦,竟不肯聽;為此這場苦難才落到我們身上!」
22. 勒烏本就對他們說:「我豈不是對你們說過:不要傷害那孩子嗎?你們卻 肯聽;看,現在要追討他的血了。」
23. 他們原不知道若瑟都聽得懂,因為在他們中有一翻譯員。
24. 若瑟就由他們前退出去哭了。然後又回來與他們交談,由他們中提出西默盎在他們眼前將他捆綁起來。

中東地區是每過幾年便會發生一次饑荒的,饑荒的原因大都是由於天旱不雨,致使赤地千里,毫無出產。這種災害在亞巴郎時代發生過,在依撒格時代又重新出現,致使兩位聖祖不得不南下謀生。因此埃及便成了歷來逃避饑荒的好去處,它是當時著名的魚米之鄉(見創一二9; 二六2)。亞巴郎的確去過埃及;依撒格雖然準備去埃及避難,但到了埃及的北方邊界上,天主向他勸告不要去埃及。如今雅各伯根本就沒有意思動身南下,只是打發他的兒子們去購買食糧充饑。遠在聖祖依撒格的時代,便開始長期居住在貝爾舍巴地方,在那裡務農,雅各伯大概追隨了父親的榜樣,從事定居的生活;因此舉家搬遷的事,已愈來愈感困難(創三七7, 8)。 遍地的饑荒,日趨嚴重,聖祖的家族開始受到它的煎熬。聖祖不能使自己偌大的家族坐以待斃,便打發兒子們同別人一樣南下埃及購買食糧。為了搬運更多的食糧,兒子們總動員,以求人多勢眾,路上彼此照顧,也比較安全可靠。如此十個兒子動身上路,只有本雅明留在家中陪伴年老的父親。這是因為若瑟的悲慘結局使老人家記憶猶新。既然已喪失了自己愛妻辣黑耳兩個兒子中的一個,如今無論如何,不要小本雅明離家外出,以防不測(創 三五18)。這批來自亞洲地區屬閃族 血統的希伯來人,順利的來到埃及,而且很快便見到「當時在地方上的執政者」(6節),這人便是若瑟。本來當時天天有成千上萬的饑民前來埃及購買食糧, 若瑟是不可能一一接見的,但是他心裡有數,知道在客納罕地居住的哥哥們早晚有一天會前來購糧的。所以很可能若瑟已吩咐手下人員,將一切來自客納罕地的災民領到他跟前來,他要親自接見。他是地方的執政者,只要他有命令,手下人 是一定照辦的。果然,哥哥們來了,若瑟一眼便認出了他們。如今見他們自動俯伏在地向自己叩首致敬,不期然的想起自己多年前所作的夢,現在完全按字應驗了。就是他夢見麥綑和日月星辰向自己叩首的奇夢(創三七7, 9)。若瑟雖見到自己遠道而來的哥哥們,卻不動聲色,不將自己的身份表露,以視察他們的心意和態度。所以表示了完全不信任的態度,向他們嚴詞責問,且將他們當作偵察埃及虛實的探子看待。若瑟的這種論調是有歷史根據的。原來就在埃及的東方邊沿上,居住着許多兇悍殘忍的遊牧民族。由於那裡是荒涼不毛之地,是乾旱的曠野高原區,可說是毫無出產,百姓都靠劫掠為生,尤其對富饒的埃及更是垂涎三尺, 不時乘間竊發,向埃及作出打家劫舍的勾當,這是埃及感到非常頭痛的事。因為對他們防不勝防,又因他們行動快速簡捷,稍有不慎,便會被他們乘虛而入。但是這些曠野子民,也不是盲目行動,事先他們必打發探子前來偵察一番,然後作出周密詳盡的計劃再付諸行動,幾乎是百發百中。埃及為了防患於未然,在東方邊界上修築了一道佈滿防禦工事的長城,常有軍人駐守。若瑟利用這種具體的形 勢來責問自己的哥哥們,好套取他們口中的消息。受偵訊的人據實以報,謂自己兄弟十人,來自一個家庭,是忠厚老實的人家,絕無其他不利於埃及的心思。這正是若瑟願意知道的家庭消息。但是他意猶未足,再加追問,步步緊逼。既然他們說還有一個小弟弟在家,那麼若瑟就令一個人回家將弟弟帶來,以證所言不偽;而其他的人,都必須下在獄中等候弟弟的到來(19節)。大人既有命令,客納罕地來的一批無名小民,只有照辦無誤。但是三天之後,若瑟令他們只留下一個人等候弟弟的到來,其他的人可以立即運糧回家,以救燃眉之急(20節)。至此兄弟們的良知發現,彼此承認以前對弟弟若瑟所為之不當。如今天主的報應終於來到自己的身上,實在是罪有應得。勒烏本更是振振有詞,回憶當日自己曾決心要拯救弟弟,但大家裝聾作啞,固執於惡,「看,現在要追討他的血了」(22 節)。他們說這話的時候,若瑟在場,當然完全聽懂了他們的話,他們卻認為若瑟不懂他們的希伯來語,因為若瑟在透過翻譯官向他們偵詢。至此若瑟眼中的淚水就要奪眶而出,只得暫避一下,痛哭一場,然後擦乾眼淚,再出來相見。並指出叫西默盎留作人質,因為他在勒烏本之後排行第二。若瑟沒有指明叫老大勒烏本留下作人質,一定是為了報答他的好心,因為他當日曾有意營救自己;同時命人當眾將西默盎捆綁起來,給他弟兄作了一次教訓。

25-38節 雅各伯的兒子回家

25. 若瑟遂吩咐人將他們的布袋裝滿了糧食,將各人的銀錢仍放在各人的布袋 內,並且還給了他們途中所需要的食物;人就對他們這樣做了。
26. 他們將購得的糧食馱在驢上,就從那裡起身走了。
27. 到了客棧,他們中一人打開了布袋拿料餵驢,看見自己的銀錢仍在布袋口,
28. 遂對兄弟們說:「我的銀錢退回來了;看,仍在我的袋裡。」他們心驚起來, 彼此戰慄地說:「天主對我們所作的,是怎麼一回事。」
29. 他們回到客納罕地,他們的父親雅各伯那裡,將所遇見的事全告訴他說:
30. 「那地方的主人對我們說了一些嚴厲的話,將我們視作刺探那地方的人。
31. 我們對他說:「我們是誠實人,決不是探子;
32. 我們原是兄弟十二人,同一父親的兒子,一個已不在了,最小的現在同我們 的父親在客納罕地。
33. 那地方的主人對我們說:為叫我知道你們是誠實人,你們兄弟中一人留在我這裡,其餘的人帶糧食回去解救家的饑荒;
34. 然後將你的弟弟給我帶來,那時我才能知道你們不是探子,確是誠實人,我將你們的兄弟還給你們,你們可在這地方自由行動。」
35. 當他們倒自己的糧袋時,不料各人的錢囊仍在各人的袋內。他們和他們的父親,一見錢囊,都害怕起來。
36. 他們的父親雅各伯對他們說:「你們總是使我喪失兒子:若瑟不在了,西默盎不在了,你們還要帶走本雅明!這一切都落在我身上!」
37. 勒烏本對他父親說:「如果我不將他給你帶回來,你可殺死我的兩個兒子; 只管將他交在我手裡,我必再還給你。」
38. 雅各伯答說:「我兒子不能和你們一同下去,因為他哥哥死了,只剩下了他獨自一個;如果他在你們行的路上遇到甚麼不幸,那你們就要使我這白髮老人在憂苦中降入陰府了。」

回家的弟兄只剩下九人,一路上無話可說,且各懷心事,惴惴不安。到了客棧休息時,一人打開自己的糧食袋子,竟發現購糧的銀錢仍被放進袋內,大吃一驚, 懼怕慌張的心情油然而生,因為百思不得其解,天下那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能夠買到糧食充饑已是大幸了,竟然不收糧錢,那真是太離譜了,這是甚麼意思?主 人有什麼目的?他們不放心的原因,是因為必須還要再回埃及,領本雅明去見那裡的主人,以拯救作人質的西默盎。前途是凶是吉?實在是個未知數。其實這是若瑟手足之情暗地的表現。但是若瑟的好心卻增添了他們的疑慮,以前人家拿他們當探子,如今是否有意把他們當小偷?這種疑心實在使他們坐立不安。到了家中向父親報告一切,謂那位埃及的執政者如何疾言厲色的向他們追問,認為他們是探子;又叫一個人留下作人質,等本雅明去埃及,以證他們所言非假。雅各伯一聽,心中大驚,不願叫本雅明離家外出,免得使他如他哥哥一樣遭邁不測。又是長子勒烏本出面講話,向父親保證本雅明定會平安歸來的;並將自己的兩個兒子交出來作為人質。但在創四三9卻是猶大出來擔保本雅明的無恙。雅各伯強調如果本雅明也遭到不測,「你們就要使我這個白髮老人在憂苦中降入陰俯了」(38 節)。當他們將買來的糧食倒出來的時候,發現每人的錢囊都在袋子中皆還封未 動,更使他們害怕起來,也使他們的父親聯想到前途的確是凶多吉少。老人家以為若瑟已死了,西默盎又成為人質,落在人家的手上,如今再帶去本雅明,那老人家將完全失去人生的樂趣。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