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雅各伯的祝福

第四十九章 雅各伯的祝福

雖然人們慣將本章說成是雅各伯對眾子的祝福,好似聖祖對每位兒子都頒賜了一個祝福。其實不然。真正的祝福只限於若瑟一人,猶大只是受了「讚揚」,而沒有被祝福。並且勒烏本、西默盎及肋未,所受的竟是責備。本章的文筆非常奇特, 幾乎在本書中沒有相似的篇章。是以學者多認為它與我們至今所認識和多次提及的傳統文件無關,即雅威、厄羅音及司祭卷。是本書最後的編輯,不知從什麼地方採取了這部份資料加插在這裡的。章內所敍述的有不少具體的歷史事實。例如西默盎、肋未,則步隆及依撒加爾等支派,很明顯的已定居在巴力斯坦,是事後作者根據已存在的事實所作的描寫。因此本章的內容雖外表看來似乎是針對着聖祖的兒子所發,但與每個兒子的本身卻毫無影響,而是對其後代各支派的描述。 本篇雖然用了預言的口氣,卻都是些事後的紀錄。這並不是說它完全與雅各伯聖祖無關。我們必須要承認基本上聖祖的確作過這樣的祝福,即在臨死之前向兒子們作了吩咐和留下了遺囑。這是每位將死的聖祖及一大家族之長都必定要作的 事。我們可以相信有這樣一個核心祝福的存在,它現在的形式,卻已是被人加添修正過的。是後期的編輯者針對他當時的歷史情形所加添描述的。

那麼,我們會很自然的問,它目前的形式是在什麼時候產生的?這是個不太容易解答的問題,學者們的意見也各有出入。大致說來,它的內容背景,是屬於民長時代的,就是當聖地已被佔領,各支派也已有了自己的土地之後的事。不過也有些成份是更為晚代的加添。例如對猶大的另眼相看(10節),應是君主政權時代的產物。更具體的說,是達味建立王朝時代的記錄。此外更有些社會的生活背景是更晚的時代,是依撒意亞及火木該亞先知時代的產品,因為與他們的演講內容甚為相似。但是綜觀全篇記述,應主要是針對民長紀時代的背景所發。是在描述以色列各支派雖然已在聖地定居下來,但是仍未忘記他們原是由半遊牧民族的社會轉變過來的。雖然定居了,可是仍未忘記他們自由自在,不受任何約束而輾轉於曠野時代的那種自由。所以是以民社會的過渡時期。既然是過渡時期,便必然會發生一種混亂的現象,各支派抱着閉關自守,各掃門前雪的自私現象,彼此完全不能團結禦敵,結果不時受到當地客納罕人的侵襲騷擾。只有到實在不得已的 時候,才至多有三個支派聯合起來,抵抗外侮。但是危機一過,又是一盤散沙, 仍舊過其毫無組織的散漫生活。這也就是民二一25所說的:「那時在以色列沒有君王,各人任意行事」的狀態。這種無政府的散漫狀態,被人以生動活潑的筆調, 以優美詩歌的體裁在這裡描寫的淋漓盡致。

雅各伯對兒子的發言也頗有秩序。就是按照他們生來的身價,以及他們誕生的先後(創29及30章)。如此先是肋阿的六個兒子,接着是婢女的四個孩子,最後才是辣黑耳的兩個兒子。雅各伯聖祖對自己的每個兒子都是深知熟悉的,知道他們的弱點,也曉得他們的長處所以如今以聖祖的尊貴身份,以「知子莫若父」的態度,以心理學者的角度,向每位兒子做出他最後的遺囑;又以先知的身份,預言每位兒子的未來命運和遭遇。後期的人們更以比較具體和有趣的描述充實了聖祖的這篇寶貴遺囑。

1-4節 責備勒烏本

1. 雅各伯叫了他的兒子們來說:「你們聚在一起,我要將你們日後所遇到的事告訴你們。」
2. 雅各伯的兒子!你們集合靜聽,靜聽你們父親以色列的話:
3. 勒烏本,你是我的長子,我的力量,我壯年的首生;你過於暴躁,過於激烈,
4. 沸騰有如滾水。你不能佔據首位,因為你侵犯了你父親的牀笫,上去玷污了我的臥榻。

最後的一位編輯將年老的聖祖描寫成已不久人世,所以將兒子們叫到跟前來,以詩歌的體裁,向他們報告各支派的未來,描述了這些由自己的兒子產生的支派, 在民長的混亂時代所處的環境。雅各伯在這裡儼然成了上主的一位先知,用先知的口氣報告兒子們「日後」所遇到的事(1節)。這裡所說的「日後」,當然不是先知們所說的默西亞即將來臨之前的那段時代,而是指以民進入福地,在那裡分地而居的那段初期的危機時代。當然這也可能說成是默西亞的遠期時代,是默西亞準備時代的開始。聖祖要講的既然如此重要,所以提醒兒子們要注意傾聽父親所要說的話(2節)。這是聖經上屢見不鮮的要人注意傾聽的方式(依一十章二八14, 三二9, 三四1 耶七2)。

聖祖的首生子是勒烏本。當然他按理應獲得最好的祝福及雙倍的家產。但是他曾犯了很大的過錯,是罪不可饒的過錯,所以他的長子名份被父親剝奪了。「你是我的力量,我壯年的首生」(3節)。他本來應代表父親來治理一切,因為他比任何人更具有父親的特徵(見申二一17 詠七八51, 一零五36)。但是他過於暴躁激烈, 猶如滾水,未能管制和約束自己的情慾,竟染污了父親的臥榻,與父親的妾作出 了亂倫的醜事(創三五22)。遺囑上沒有說明勒烏本及其支派的未來命運如何,但是已可意會得到,他已失去了首生子的特權,他不能管理其他的支派,也不會獲得雙倍的土地。這個支派定居在約但河東岸,阿爾農河的北部地區(蘇十三13-23)。它未能有什麼作為,也未能大事發展,因為他不時受到周圍摩阿布人及阿孟人騷擾和欺凌。德波辣在她的凱旋歌中,曾責斥這個支派,因為它為了以色列民族的獨立自衛,未出一兵一卒,未作出任何貢獻(民五15, 16)。在梅瑟的祝福中曾希求這個支派不要減小,足證它曾是個苟延殘喘、奄奄待斃的支派(申三三6)。它這種奄奄一息、毫無生氣的狀態,按編上五1的記載,就是聖祖雅各伯詛咒的結果。

5-7節 責備西默盎和肋未

5. 西默盎和肋未實是一對兄弟;他們的刀劍是殘暴的武器。
6. 我的心靈決不加入他們的陰謀,我的心神決不參與他們的聚會;因為他們在盛怒下屠殺了人,任意割斷了牛的腿筋。
7. 他們的忿怒這樣激烈,他們的狂暴這樣兇狠,實可詛咒!我要使他們分散在雅各伯內,使他們散居在以色列中。

聖祖對西默盎及肋未也大表不滿,因為這兩個兒子曾經以欺騙詭詐的方式殺了舍根的城民(創三四章)。他們玩刀弄劍、專事殺人(5節);他們太過殘暴。是以聖祖的心神決不能參與他們的聚會(6節)。他們不但殺了舍根的人民,甚至連牲畜也沒有放過,將牛的腿筋割斷,使牠們成為廢物,這是當時搶劫成性的野蠻 民族所慣用的報復手法(蘇一一6, 9 撒下八4)。因此他們是可詛咒的,並且在客納罕將不會有固定的居地。事實上也果然如此。西默盎在理論上雖然佔據了巴力斯坦的南方地區,但它的土地漸漸盡被劃歸猶大支派(蘇一四6-16),它的城市也被視為猶大城市(蘇一五26-32, 42)。還有西默盎在德波辣的凱歌中,以及在梅瑟的祝福中根本就沒有被提及,足見它當時已微小衰弱得不足道及(民五章 申三三章),或者根本已不復存在。肋未支派沒有自己的土地,是分佈在巴力斯坦各處的一個支派。這裡完全沒有提到它作為司祭支派的榮耀和重要性,這是後來的事。它在宗教上佔據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是這裡卻將它描寫成一個可憐的討乞 者,因為它沒有自己的土地,只好依靠別人的憐憫而生活。因此它沒有土地並不是因為上主是他們的產業,卻因它受了聖祖的詛咒和上主的懲罰(申一二12, 18, 19, 一四27, 29, 一六11, 14, 二六11, 13)。詛咒和懲罰的原因,是因為他和西默盎一樣,以欺詐的方式,殺害了舍根無辜居民。但是在梅瑟的祝福詞上,肋未的處境就完全不同了。在那裡它以光榮的司祭特權支派出現(申三三8-11)。

8-12節 猶大得天獨厚

8. 猶大!你將受你兄弟的讚揚;你的手必壓在你仇敵的頸上;你父親的兒子要向你俯首致敬。
9. 猶大是隻幼獅,我兒,你獵取食物後上來,屈身伏臥,有如雄獅,又如母獅, 誰敢驚動?
10. 權杖不離猶大,柄杖不離他腳間,直到那應得權杖者來到,萬民都要歸順他。
11. 他將自己的驢繫在葡萄樹上,將自己的驢駒拴在優美的葡萄樹上;在酒中洗自己的衣服,在葡萄汁中洗自己的外氅。
12. 他的雙眼因酒而發紅,他的牙齒因乳而變白。
在這之前的數個兒子中,沒有一個值得受聖祖的讚揚,是以也沒有一個獲得光明前途的保證。但是輪到猶大的時候,立刻使人有別開生面的舒適感覺。聖祖一開始便以驚嘆的口氣說:「你就是猶大」(8節)!口氣與前迥然不同。「你將受讚 揚」一句與「猶大」一名,在原文上十分相似。因此作者在這裡的說法,多少有點玩弄字眼之嫌。他的弟兄們要讚揚他,就是要承認他傑出的領導地位,尤其是當他日後對敵人步步緊逼、節節勝利的時候,更使其他的支派不能不對他另眼相 看(見出二三27 約一六12 詠一八41)。猶大支派的特殊地位,在達味及撒羅滿國王的時代更為顯明。因為尤其在這個時代,以民在猶大支派的領導之下(達味及撒羅滿),使周圍的敵人皆抱頭鼠竄,只有向以民稱臣進貢,甘拜下風。這裡所說的敵人,當然是指以民的世仇,即阿蘭人、培肋舍特人、厄東人、摩阿布人及阿孟人。所以猶大正如聖祖所說,猶如一隻獅子,在獵取到食物之後,爬上高處, 在那裡安靜的享受牠的獵獲物,沒有任何人敢驚動騷擾牠(9節)。又猶如一隻 母獅,陪着牠的幼獅,無人敢走近牠,更無人敢觸動牠。同樣的說法,巴郎也用在全以色列的身上(見戶二四9)。

猶大還被說成是一位國王,他將雙手捧着權杖,坐在寶座上,「權杖不離開他腳間,直到那應得權杖者來到」(10節)。權杖是權力的象徵。除了在政治上猶大要統治其支派他之外,他的地區,也是富有的,到處是葡萄園和牧羊的草地。他可以隨處將自己的驢繫在葡萄樹上,並在葡萄酒中洗自己的衣服。他的雙眼因喝葡萄酒而發紅。不但有大量的葡萄園和葡萄,酒而且還有成群的牲畜,他的牙齒因乳而變白(11,12節)。這種物質豐富,歌舞昇平的美好時光,也正是先知們關於默西亞時代的預言(見亞九13 依二五6),而這些先知都是公元前八世紀的人 物。

有不少學者認為第10節是後人加添的註解,就是後期的一位編輯者按照自己時代的情形,來解釋雅各伯富有預言性質的遺囑。前面我們已經說過,本遺囑的歷史背景頗與民長時代的社會情形相符合。而本節似乎是更晚期的作品,就是正當猶大支派藉着達味和撒羅滿的稱王執政如紅日中天的時代,作者還加上這一句解釋。這句的背景,又與依撒意亞、亞毛斯和米該亞先知時代的背景相同。二者用了同樣的方式來描述默西亞時代的光明前景。因此許多猶太經師及教會的學者和教父們,大都支持這裡具有頗為濃厚的默西亞時代的預言。教父們將默 五5及這裡所說的猶大的雄獅貼合在勝利的基督身上。這裡還說「萬民都要歸順他」,都俯伏在他的權杖之下,聽從他的命令。猶大直到真正掌權的那一位來到的時候, 要暫時掌權管理以民的各個支派。作者雖然沒有說明誰是掌權的那一位,但有頗為強烈的暗示,是默西亞。而默西亞要出自猶大,因為如非出自猶大,作者定會指明出於那個支派。事實上猶大也的確一直在掌握着以民的權柄。是猶大支派在不斷的治理着以民,直至公元前五八六年的充軍時代。充軍之後,猶大支派仍然 在以民間高居首位,舉足輕重。因為全以民一心所嚮往的聖殿就在他的區域內。那時的耶路撒冷仍是以民的宗教中心。由此可見關於默西亞的預言,愈來愈明朗化,愈來愈將範圍縮小集中在猶大一個支派。創三15曾言女人的後裔要戰勝惡魔;創九26指明上主的祝福落在諾厄一人身上,他是人類的第二位始祖。創一二3亞巴郎成了天主祝福的對象,接着有依撒格及雅各伯承繼了天主的祝福,如今又只有一個由雅各伯而來的十二支派之一,是天主所特別揀選的,並且第一次發表天主的祝福要由這個猶大支派出生者的一人身上,就是要來的那位真正的執 者。他要出生於猶大支派的達味家族(撒下七11-17),並且要誕生在猶大境內的白冷城(米五3)。如此對默西亞的預言是愈來愈具體化。

13節 則步隆的命運

13. 則步隆將居於海濱,成為船隻停泊的口岸,與漆冬毗連。

這裡的預言將則步隆支派置於海濱。是距離漆冬或者腓尼基不遠的海濱之區。但是按蘇一九10-16它的地區好似更向內陸地區,就是居於阿協爾及納斐塔里之間, 西有海法,東有加里肋亞湖。也許它在北方有一段窄長的地帶直達海濱。

14, 15節 依撒加爾的懶惰

14. 依撒加爾是匹壯驢,臥在圈中;

15. 他覺得安居美好,地方優雅;便屈肩負重,成為服役的奴隸。

依撒加爾得天獨厚,佔據了加里肋亞南方位於厄斯德隆平原中的一片肥沃富庶土 地。他可以不用太過勞苦而獲享富裕的生活。但是他生性懶惰,雖然生來強壯猶如一頭壯驢,卻愛好安逸平靜的生活,沒有進取心。整天「臥在圈中」。因為他隨遇而安,知足常樂,所以甘願「屈肩負重,成為服役的奴隸」(15節)。意思是說,他們甘願與客納罕人合作,給他們服役。事實上南北通商的交通大道通過他們的境域,他們甘願給商人們負重運送貨品。在梅瑟的祝福詞上說,依撒加爾和則步隆吸取外邦人的財源而致富(申三二19)。所指就是這種向外邦商人出賣勞力而致富的事。

16, 17節 丹的欺詐

16. 丹將如以色列的一個支派,衛護自己的人民。

17. 丹必似路邊的長蟲,道旁的毒蛇,咬傷馬蹄,使騎士向後跌下。

丹要「衛護自己的人民」。作者將「丹」一名的意義,「衛護」和「審斷」來說明他的前途命運。學者們認為作者在這裡想到了三松民長的事蹟。他出生於丹支及厄弗辣因三個支派之間(見蘇一九41-46)。由於土地窄小,故不能如其他支派 一般作自由的發展。為了補救他先天的地理缺陷,它利用欺詐惡計,來「咬傷馬蹄,使騎士向後跌下」(17節)。其實詭計和欺騙之本身,就是弱者的自衛武器。 就如一條蛇雖然弱小無力,卻能「咬傷馬蹄」,使人仰馬翻。這裡所說的壯馬和 騎士是培肋舍特人。三松面對這個強敵,只好以詭計來取勝。此外也許丹支派還同這個強大的民族發生過其他的戰爭或磨擦,而小小的丹支派只有以計取勝。歷史證明丹支派既微小又衰弱,實在不是培肋舍特人及阿摩黎人的對手。敵人步步緊逼,這邊只有節節後退,而轉移陣地,向着巴力斯坦的北方發展。結果定居於加里肋亞湖的北方及約但河發源地的南方之間;並在拉依士城的廢墟上建立了自 己的丹城(民一八章)。自此成了北方的一個支派。但是由於它微不足道,故此多次在聖經的族系譜表上,竟未將它列入。

18-21節 加得、阿協爾和納斐塔里

18. 上主!我期待你的救援!
19. 加得要受襲擊者襲擊,但他要襲擊他們的後隊。
20. 阿協爾的食物肥美,將供給君王的佳餚。
21. 納斐塔里是隻被釋放的母鹿,發出悅耳的歌詠。

作者再次玩弄字眼。本來加得一名,在創三十11解釋為幸福,但在這裡卻使之與 「襲擊」相連。加得支派定居於約但河東地區的北方,不時受到數種敵對民族的 襲擊,尤其是米德楊人、阿孟人及許多其他曠野中的牧民。他們不斷前來打擊、 劫掠,使加得人只有反擊自衛,以圖自保。這種連年戰爭的形勢,使加得出了不 少傑出的戰爭勇士,曾參與達味的軍隊,使其百戰百勝(編上二一8-15)。它的戰 士不但機智多謀,能隨機應變,並且行動迅速敏捷,穿山越嶺猶如羚羊。他們尤其會使用技巧來佈置戰地,使敵人進入陷阱,而他們便乘機由後面襲擊,使敵人後隊潰不成軍。它的民長依弗大就是用計策打敗了強悍的阿孟人(民一一27-33)。

阿協爾一名的意思與加得同,有「幸福」之意(創三十10-12)。這個名字在辣市沙木辣亦曾出現,是加得的親兄弟。這個支派的地區位於納斐塔里支派之西,沿 地中海自加爾默耳之南,北至漆冬城(蘇一九24-31)。處在兩個外邦敵人之間, 即培肋舍特人和腓尼基人之間。他土地肥沃,生產豐富,所以他「食物肥美」, 且給君王進獻佳餚(20節)。按梅瑟的祝福,他要在「油中洗腳」(申三三24), 並將吃不完的食糧出賣給腓尼基人。
納斐塔里被稱為「被釋放的母鹿」(21節),自由自在,令人喜愛。但是學者們無法解釋這個具有預言性質的遺囑。他所居住的土地肥沃,位於加里肋亞的平原 中。在德波辣女先知兼民長時代,納斐塔里和則步隆兩個支派曾是戰場上的勇士 (民四6, 10, 五18)。梅瑟曾祝福他說,它充滿恩寵和恩賜( 申三三23)。

22-26節 祝福若瑟

22. 若瑟是一株茂盛的果樹,一株泉旁茂盛的果樹;枝條蔓延牆頭。
23. 弓手令他苦惱,向他射擊,與他對敵;
24. 但他的弓仍舊有力,他的手臂依然靈活;這是因為雅各伯的大能者之手,因 了以色列的牧者和磐石之名;
25. 這是因為你父親的天主扶助了你,全能者天主,以天上高處的祝福,以地下深淵蘊藏的祝福,以哺乳和生育的祝福,祝福了你。
26. 你父親的祝福,遠超過古山岳的祝福,永遠丘陵的願望;願這些祝福都降在若瑟頭上,降在他兄弟中被選者的額上。

若瑟在這裡代表默納協及厄弗辣因,來領受父親的祝福,這是最為大方慷慨的祝福,較猶大所領受的遺囑有過之而無不及。首先是說厄弗辣因及其支派,他將興隆昌盛,子女眾多,如茂盛的果樹。因為他就生長在水泉之旁。他被敵人四下圍攻,卻毫不氣餒,且奮勇戰鬥。這裡不是說若瑟受兄弟們的攻擊(創三七及三九章),而是說厄弗辣因支派,不時受到周圍敵人的攻擊(蘇一七14-18 民六-九章 一二1-6)。但是每次他皆能化險為夷,而且大獲全勝,因為他手臂有力,是雅各伯的大能者之手在幫助他。這位大能者是以色列的牧者和磐石(24節)。天主除了 賜給他勇力之外,還賞賜他土地肥沃,年年豐收;因為有不缺的雨水按時下降, 還有地下的泉水不斷的湧出供他利用。除了土地的大量生產外,天主還賞賜他成 群的牛羊牲畜以及眾多的後代。聖祖祈求這一切的祝福(只有這裡賜與若瑟的才是真正的祝福),完全降落在若瑟的頭上,因為只有他是兄弟中的被選者(27 節)。若瑟因為救了全家人的性命,不致受饑餓而死亡。因此他就好比是兄弟們中的被選者,是兄弟們的首領。作者在這裡好似在暗示,厄弗辣因要掌握全以民的大權;事實上也的確是厄弗辣因這個支派,在以民長久的歷史上,發生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因為它有財有勢,又人力眾多,所以在以民的克難時期,尤其在民長時期,這個支派多次拯救了全民安渡難關。到了撒羅滿死後,以民一分為二。 南有猶大,北有以色列。此時厄弗辣因支派又成了北國的核心支派。不論在政治 上或宗教上都曾發生莫大的作用。雅各伯的這段預言,主要是針對厄弗辣因支派而發。

27節 本雅明掠奪成性

27. 本雅明是隻掠奪的豺狼:早上吞食獵物,晚上分贓。

本雅明支派是個英勇善戰的支派,它不但抵抗了摩阿布的攻擊(民三15-30, 五14),更擊退了其他支派及諸客納罕人的侵擾。他們最善於利用弓箭,能左右開弓,且百發百中,是了不起的戰士(民一九、二十章)。其後他們還不時與強悍的培肋舍特人作戰,獲得不少的戰利品;使其他支派的人士,不能不另眼相看。它不但豪勇善戰,而且嫉惡如仇(撒上二二7 撒下一21, 22 編上八10, 一二2 編下一七17)。它被雅各伯稱為「一隻掠奪的豺狼」(27節)。的確,它居住的地方就叫 作「袋狼山谷」(撒上一三18)。這個支派雖然人口不多,卻作了不少的貢獻。除了它慓悍善戰,替以民打敗了不少敵人之外,還出了一位民長,即厄胡得民長(民三15-20),及第一位君王,即撒烏耳國王(撒上一十21)。

28-33節 雅各伯的最後囑咐

28. 以上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以及他們的父親對他們所說的話。他祝福了他們, 以適合每人的祝福,祝福了他們。
29. 以後雅各伯又囑咐他們,對他們說:「我快要歸到我親族那裡去,你們應將我葬在赫特人厄斐龍田裡的山洞裡,與我的祖先在一起。
30. 這山洞是在客納罕地,面對瑪默勒的瑪革培拉的田內;這塊田原是亞巴郎由赫特人厄斐龍買來作為私有墳地,
31. 在那裡葬了亞巴郎和他的妻子撒辣,在那裡葬了依撒格和他的妻子黎貝加; 我也在那裡葬了肋阿。
32. 這塊田和其中的山洞,是由赫特人買來的。」
33. 雅各伯給他的兒子們立完遺囑以後,便將腳縮到床上,斷氣而死,歸到他親族那裡去了。

第28節明言,雅各伯聖祖這篇遺囑與他兒子的本身並沒有直接的關係,是針對由他們而產生的十二個支派的前途所說的。因此學者咸認為其中大部份的資料, 是經後期的某一位編輯,針對其當時的情況,以及他所知道和見到的十二支派的 千秋所增添的陳述。就如前面所說,這篇遺囑並不盡是祝福。真正的祝福,只賜給了兩個兒子,即猶大和若瑟。並且猶大的祝福還不是十分明顯的,只說他應受讚揚。雅各伯的最後這段吩咐,與全篇的文章互相吻合,與它的歷史背景也無多大出入。聖祖提到自己的祖墳是在赫貝龍附近,瑪默勒對面的瑪革培拉山洞中。 這個山洞是他祖父亞巴郎由赫特人厄斐龍的手中購買過來的。這與創二三所記載的完全吻合。雅各伯表示死後願意同他的祖先葬在一起,即同亞巴郎、依撒格、 撒辣、黎貝加和肋阿合葬一起。這裡作者給我們報告了一個前所未知的消息,就 是黎貝加及肋阿也已葬在赫貝龍地方。說完這些話之後,聖祖雅各伯便「歸到他 親族那裡去了」(33節),即與世長辭了。按希伯來人的觀念,回到地下的陰間去,在那裡所過的是暗淡淒涼的生活,那裡暗無天日,既無享受,但也沒有明顯的痛苦,過的是陰影般的生活。雅各伯的死亡已不是如他所預先覺到的,將是個痛苦無望的生活,因為他的愛子若瑟已不在人間了。相反的,如今他可以平安幸福的去世。他不但享受了高壽,而且確知若瑟不但沒有死,且在埃及飛黃騰達, 享受着榮華富貴;他本人也已是兒孫成群,如今都圍繞着病榻在給自己送終,他可以安心地去了。因為他已確知天主對他的祖先和他自己所作的許諾定會實現的,且如今已開始在兌現,這使他的心靈充滿幸福、光明和希望,他就要抱着這個希望平安的撒手人寰,且死可瞑目了。他這種希望的保證,就是他的愛子若瑟, 他是全家族的保障。天主既利用他偉大的上智,安排若瑟來到埃及,給自己家族預備生存發達的環境,天主一定也會將他們從這外邦區域領出去,進入上主的許地客納罕,成為那裡的主人。雅各伯在埃及住了多久?有兩種傳授,其一是頗為短暫便死去了(見創 三七35, 四二38, 四三27,28, 四四22, 29, 31, 四五9, 13),另一種傳說卻是又在埃及生存了十七年才死去,享年一百四十七歲(創四七28)。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