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諾厄的後代

第十章 諾厄的後代

洪水過去之後,大地一片荒涼,天主在祝福諾厄及他的三個兒子之餘,命令他們 要生長繁殖(創九1),重新充滿大地。天主這個命令的實現,給了作者寫作第十 章的機會。作者在這裡的用意就是在說明,果然人類再度佈滿大地。故此學者多 稱本章為古代民族分佈圖。在這裡兩種文件的混合並立,清楚可見。就是活潑生 動的雅威卷及呆板冷靜的司祭卷。本章基本上所利用的是司祭卷,雅威卷較少, 只偶然出現。古代的民族由於交通不便,知識缺乏,對外族所知者甚少,故此亦 大都沒有興趣討論其他民族的事蹟。只有後期的希臘人,基於好奇及求知的欲 望,曾儘量走遍天下,以求認識其他民族的風俗和習慣,藉此更能誇耀自己高度 的文化,視他人為蠻夷。因此聖經在這裡所記錄的這個古代民族表,可說是絕無 僅有的一個古代文件。就連向來被稱為文明古國的埃及和巴比倫,都未曾出現過 類似的文件。作者在這裡視諾厄為全人類的第二始祖,大水後的一切民族都是由 他而來的。不過,如果我們注意一下這個民族列表的內容,我們會發現作者只記 載了白種及黑種民族,我炎黃子孫,竟榜上無名,更提不到印第安人了。由民族 的分佈,我們可以斷定作者的地理知識,只限於近東地區,因此是非常狹窄有限的 地域。對其他許許多多的民族及比較遙遠的地區,作者一無所知。

就如我們說過,作者著書的首要目的不是寫歷史也不是地理知識,更不是科學文 化,卻是為了宗教和神學的目的,在這裡亦不例外。在一切的民族中,作者特別 注意到以色列要居住的地區,以色列的地位和價值。天主在這許多的民族中惟獨 揀選了以色列作為自己的「首生子」(見出十九4, 5)。在這之後又三番五次地向聖 祖們重複:世間一切的民族都要因以色列而得享天主的祝福(創一二21)。同樣的 這個觀念亦多次見於先知們的著作中;聖保祿亦然(宗十七26)。

本章的民族列表雖然不是科學的作品,卻也有不少為人類科學非常有用的消息。 作者為記述這個民族名單所用的方式,是聖經中屢見不鮮的族譜方式(見創三六章 編上一、二章)。民族與民族之間的親屬關係,大都來自語言的同一系統、地區 的接近,或人種的相似等。因此在這些族譜上所說的「生」,即某人「生」了某 人,要採取較為廣闊的意義,不可按字意作狹意的解釋。我們可以想像作者曾費 了不少心血,將一些非常古老的遺傳名單,加以分門別類的整理,而作成相當可 觀的民族分佈圖,雖不是盡善盡美,卻也算是差強人意。

1-5節 耶斐特的子孫

1. 以下是諾厄的兒子閃、含、和耶斐特的後裔。洪水以後,他們都生了子孫。
2. 耶斐特的子孫:哥默爾、瑪哥格、瑪待、雅汪、突巴耳、默舍客和提辣斯。
3. 哥默爾的子孫:阿市革納次、黎法特和托加爾瑪。
4. 雅汪的子孫:厄里沙、塔爾史士、基廷和多丹。
5. 那些分佈於島上的民族,就是出於這些人:以上這些人按疆域、語言、宗放 和國籍,都屬耶斐特的子孫。

司祭文卷因為是比較客觀冷靜死板的記載,所以族譜一類的東西多見於這個文 中。作者先按照慣例的次第,說出諾厄三個兒子的名字(見創五32; 六10; 七13), 將耶斐特放在最後。但是如今在開始陳述他們的後代子孫時,卻由此最後一人開始。 這種作法的原因可能是由遠而近的既定原則。這種原則可能是根據兩個事實,就 是作者的注意力自始至終集中在以色列民族身上,此一觀念貫徹全部聖經。如今 所論及的是以色列的祖先,是以作者先由距離以民地區和血統較遠的民族開始, 漸漸退縮至以色列民族的祖先亞巴郎。

這裡所指出的子孫名字,看來似乎是個人的名稱,但實際上不少卻是民族的名 字。而這些民族名稱又多與他們所居住的地區名有關或相同。但要想證實這些民 族的歷史,卻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哥默爾民族位於小亞細亞的北方,此名曾見於 楔形文件,似乎就是則三八6所說的哥默爾民族。瑪哥格也是個北方的弱小民族 (則三八2; 三九6),可能曾出現於阿瑪爾納文件中。瑪待民族數次見於聖經中的記 載,曾是個舉足輕重的民族(列下十七6; 十八11 依二一2等);他們的地域位於亞述 的東方山區,以厄克巴塔納為首都。雅汪所指的希臘,或者更具體地說是希臘人 的一個支族約尼克人,他們也居於里狄雅沿海之濱,也就是小亞細亞的西邊沿海 地區。於公元前五四七年為波斯人所消滅。突巴耳是基里基雅附近的一個民族, 數次為聖經所提及(依六六19 則二七13; 三二26; 三八2; 三九1),也就是屬赫特民族的 提帕耳人,或亞述民族的塔巴耳人。默舍客是本都地區的民族,靠近黑海居住。 提辣斯是愛琴海中的一批海盜民族,是希臘民族的一個分支。以上是耶斐特所生 的兒子,或由其子所產生的民族。

作者只提到耶斐特第一及第四個兒子的後代。哥默爾的後代:阿市革納次是歐洲 中部的民族,只一次出現於聖經(耶五一27),亦見於亞述及希臘文件中。黎法特 (編上一6)是個微不足道的民族。托加爾瑪是敍利亞北方的一個民族,曾於敍 利亞、赫特文件及聖經中出現(則二七14; 三八6)。

雅旺的後代:厄里沙有人認為就是塞浦路斯島,曾於聖經中出現(則二七7);另 有人主張是巴比倫及赫特文件中的阿拉西雅人。塔爾史士是西班牙西南方的一個 土成市和民族名,多次於聖經中出現(列上十20 依二16 耶十9 詠七二10)。基 廷數次見於聖經(戶二四24 依二三1, 12 耶二10),是塞浦路斯島的一個沿海地區名。 多丹是洛多海島上的居民。
耶斐特的上述後代子孫及他們所產生的民族,佔據了一片相當大的地區,這個地 區主要是小亞細亞的北部和西部,一部份居於地中海沿岸(見依十一11 則二六18; 二七3, 6, 7)。

6-20節 含的子孫

6. 含的子孫:雇士、米茲辣殷、普特和客納罕。
7. 雇士的子孫、色巴、哈威拉、撒貝達、辣阿瑪和撒貝特加。
8. 雇士生尼默洛特,他是世上第一個強人。
9. 他在上主面前是個有本領的獵人,為此有句俗話說:「如在上主面前,有本領 的獵人尼默洛特。」
10. 他開始建國於巴比倫、厄勒客和阿加得,都在史納爾地域。
11. 他由那地方去了亞述,建設了尼尼微、勒曷波特城、加拉
12. 和在尼尼微與加拉之間的勒森(尼尼微即是那大城)。
13. 米茲辣殷生路丁人、阿納明人、肋哈賓人、納斐突歆人、
14. 帕特洛斯、加斯路人和加非托爾人。培肋舍特人即出自此族。
15. 客納罕生長子漆冬,以後赫牡寸、
16. 耶步斯人、阿摩黎人、基爾加士人、
17. 希威人、阿爾克人、息尼人、
18. 阿爾瓦得人、責瑪黎人和哈瑪特人;此後,客納罕的宗族分散了,
19. 以致客納罕人的邊疆,自漆冬經過革辣爾直到迦薩,又經過索多瑪、哈摩辣、 阿德瑪和責波殷,直到肋沙。
20. 以上這些人按疆域、語言、宗族和國籍,都屬含的子孫。

含有四個兒子:雇士、米茲辣殷、普特和客納罕。雇士:由於他的一位後代是巴 比倫的尼默洛得,故此有人認為雇士就是久居巴比倫的一批強悍民族,數見於聖 經(依十一11; 二十3-5 約二八19等),但學者的說法甚不統一;另有人謂應是厄提 約丕雅的祖先。米茲辣殷在聖經中層見疊出,是埃及地區和人名,亦出現於楔形 文件中。普特見鴻三9,就是現今的索馬里亞,位於紅海之濱。客納罕是巴力斯 坦地區的民族,以色列人由他們手中奪取了天主所預許的福地。

雇士有五個兒子,組成後來的五個民族。這些民族大都居於阿剌伯半島。五個兒 子中的兩個,即舍巴和哈威拉,亦見於閃的後代中(二一25-29節),其原因我們 無法知悉。舍巴數次見於聖經(詠七二10 依四三3; 四五14),它居於阿剌伯半島的 甚麼地方,無法證實。哈威拉亦是阿剌伯半島的居民(二11節)。撒貝達只在此 一次出現,是阿剌伯半島南部的居民。辣阿瑪(則二七22)亦是半島的南方居民。 撒貝特加與前數民族居於同一地區。在上述雇士的兒子中,辣阿瑪有兩個兒子, 即舍巴(列上十1, 2, 10 依四十6 則二七22; 三八13 詠七二10等),位於阿剌伯半島 的西北地區。另一個兒子是德丹,此名亦見於聖經(創二五2, 3 依二一13, 14 則二五13; 二七20; 三八13),居於半島的厄拉綠洲地帶,是個知名的部落。

至此是單調枯燥的人名陳述,在這裡卻忽然出現了兩節( 8, 9節)有趣的記載, 是與上下文頗不和諧的體裁。故此學者認為是雅威文件的出現。尼默洛得是以前 未曾提及過的雇士的兒子(8節),是亞述地區的一個民族(米五5),有人認為 他就是巴比倫神話中的基耳加默士,是位英雄人物,為厄勒客城人,被巴比倫人 尊為戰爭及狩獵之神。是亞述眾國王的代表,具有一切亞述國王應有的優點,即 是強人,又是出色的獵人。他克服了巴比倫,在那裡建立了自己的國家。因為他 是強而有力的國王,是歷史上的知名之士。故此不少學者將他與哈慕辣彼國王相 提並論。他的國土擴展至巴比倫東南的厄勒客,是古代最重要的名城之一。阿加 得也成了他的領土之一。阿加得是敘默爾文化的繼承者。這些都是史納爾地域的 名城重鎮。尼默洛得更繼續向外發展,除了亞述,在那裡建立立了四座重鎮:尼 尼微是聖經中的知名大城,它奢華淫亂,犯罪多端(納三3; 四11鴻 三1)。後來在 亞述王散及黑黎市時代(公元前第八世紀),成了亞述帝國的首都。這裡有國王 亞述巴尼帕耳所建立的著名巨大的圖書館,為近代的考古學者所發現。尼尼微位 於底格里斯河的東岸,面對現今的莫蘇耳城,皆位於伊拉克境內。勒曷波特城, 是尼默洛得在亞述地區所建的第二座城,但它的位置卻至今未能發現。加拉城在 楔形文件上被稱為加耳胡城,亦位於底格里斯河的東岸,在亞述之南。勒森城 的位置和歷史,至今無法證實。

雇士的第二個兒子名叫米茲辣殷,他有七個後代,且都是不同民族的創始者:路 丁人,聖經上稱他們是埃及法郎的助手(耶四六9 則二七10; 三十5),是小亞細亞地 區人。阿納明人,除了這裡的消息之外,我們對這個民放毫無所知。肋哈賓人, 就是聖經上所說的利比亞人(編下十二3;十六8 鴻三9等)。納斐突歆人,大概是 埃及地區的一個民族,位於尼羅河三角洲地帶。帕特洛斯人是帕特洛斯地方人(依十一11 耶四四1, 15 則二九14; 三十14)。加斯路人,不知何許民族。加非多爾人,按 一些古譯本及教父的意見是卡帕多細雅的居民;但現代的學者,多主張他們是克 里特島的居民的一個分支(耶四七 亞九7)。這些人多次在聖經上出現,曾是以色 列民族多年以來的敵人。

在客納罕的後代中共列舉了十一個名字:漆冬,曾於阿瑪爾納文件中出現,是腓 尼基地區的古城,在聖經上常與提洛相提並論(依二三4 則二八20)。這個名字有 時代表腓尼基人(民十八7 列上五20; 十六31)。赫特人(創十五20; 二三5, 10, 18, 20等),是聖經上屢見不鮮的民族。他們發源於敘利亞北部的巴格斯考,距土耳其 的蕃湖不遠,是目前考古的勝地。耶步斯人亦數見於聖經(創十五19-21 申七1 蘇九1),他們同赫特人及阿摩黎人原居於聖地的山區地帶(戶十三19),並且佔據 着耶路撒冷;它直至達味時代才落入以民手中(蘇十五8, 43 列下五6等)。阿摩 黎人(創十五21 則十六3等),在亞述巴比倫的文件上被稱為阿幕魯人,他們居住 在幼發拉的河的西部地區。基爾加士人(創十五21 申 七1 蘇三10),居於腓尼基 地區。希威人是在聖經上不時出現的民族,大概是遊牧民族,故此於不同的地點 出現。例如舍根(創三四2)、基貝紅(蘇九3)、厄東(創三六2)、赫貝龍(蘇十一3)。 阿爾克人,他們原居於特黎頗里附近的一個名叫阿加的地方,目前已是一片廢 墟。息尼人在楔形文件上被稱為息雅奴人,是居住在腓尼基海岸的一種民族。阿爾瓦得人,向來是距腓尼基海岸不遠的一個阿爾瓦得小島的居民,亦出現於阿瑪爾納文件中,以及亞述 的年鑑上。責瑪黎人是蘇木爾城的居民。哈瑪特人是哈瑪達地方的居民,屢見於 聖經(列下十四28; 十八34; 十九13等);也是亞述帝國所征服的一個重鎮(列下十四28; 十八34 依三八13 亞六2)。以上是客納罕所生的後代,他們滋生繁殖,移民他方, 所佔據的地區由中間的漆冬開始(15節),直至革辣爾(創二十1; 二六4, 6等),再 向迦薩的東南及貝爾舍巴的西部地區發展;迦薩自古以來就是個重鎮,可說見於 一切古代文件之中,它位於雅法的南方約七十公里處,曾是培肋舍特人的五個首 都之一(民六4, 21 撒上六17)。索多瑪、哈摩辣、阿德瑪及責波殷諸城,皆位於 死海的東南沿岸上。至於肋沙,卻是個不太容易確定的地區。有人謂就是蘇十九47 所說的肋笙地方,為丹支派的人所佔領。它好似位於巴力斯坦東北的某一地區。 如此作者陳述了客納罕及他的子孫所居住的地區,及說明了它境內的重鎮和所有 的邊界。

21-32節 閃的子孫

21. 耶斐特的長兄,即厄貝爾所有子孫的祖先閃,也生了兒子。
22. 閃的子孫:厄藍、亞述、阿帕革沙得、路得和阿蘭。
23. 阿蘭的子孫:伍茲、胡耳、革特爾和瑪士。
24. 阿帕;革沙得生舍拉;舍拉生厄貝爾。
25. 厄貝爾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名叫培肋格,因為在他的時代世界分裂了;他的 兄弟名叫約刻堂。
26. 約刻堂生阿耳摩達得、舍肋夫、哈匝瑪委特、耶辣、
27. 哈多蘭、烏匝耳、狄刻拉、
28. 敖巴耳、阿彼瑪耳、舍巴、
29. 敖非爾、哈威拉和約巴布:以上都是約刻堂的子孫。
30. 他們居住的地域,從默沙經過色法爾直到東面的山地:
31. 以上這些人按疆域、語言、宗族和國籍,都屬閃的子孫:
32. 以上這些人按他們的出身和國籍,都是諾厄子孫的家族;洪水以後,地上的 民族都是由他們分出來的。

作者在述說閃族的歷史之前,先作了一個簡單的引言,謂閃是厄貝爾一切子孫的 祖先,又是耶斐特的長兄(21節)。有人謂本章的2-23節是司祭文件的傳授,21, 24-30卻是雅威文件的風格。閃雖然是諾厄的長子,卻被作者置於最後,目的是 直接給我們道出以色列子民地始祖亞巴郎地祖先;如此順序下去,就完全是以民的歷史。而其他一切的民族將完全被淘汰而去。21節中的厄具爾就是希伯來民 族的前身,是亞巴郎的別名(創十四章),也是埃及人對以色列人的稱呼(創三九14, 17; 四一12 出一16; 二6)。有人認為厄貝爾(希伯來)同哈比魯一名有關,按阿瑪 爾納及埃及文件哈比魯原是客納罕地的遊牧民族,他們強悍善戰,到處擾亂定居 民族的安寧;曾被赫特人用為僱傭軍人。但是經後代學者的證實,這些哈比魯人 不可能是希伯來人的祖先。因為時代及他們活動的地區都有太大的差別。他們於 公元前二十世紀出現於小亞細亞,十六世紀於幼發拉的河的東岸,到了十一世紀 卻活動劫掠於西乃曠野。既然上述的意見已被否認,於是有人退而求其次。認為 希伯來人原是哈比魯民族的一個支派或部落。因為哈比魯的意思就是連合、聯盟 之意,故此是哈比魯的聯盟民族。但是希伯來民族的來歷還未被解決,究竟誰是 希伯來人?因為沒有科學的歷史證據,學者便以民俗傳統來加以解釋,認為他們 是此處厄貝爾(21節)的後裔。厄貝爾的意思是「彼方」的人,就是來自幼發 拉的河彼岸的人(創十五18; 二一21 出 二三21)。因此蘇二四2, 3謂:「從前你們的祖 先亞巴郎……住在大河那邊事奉別的神明,我將你們的祖先亞巴郎從大河那邊召 來,領他們走遍客納罕全地」。因此希伯來(厄貝爾)一名,很可能就是指來自 幼發拉的河那邊的人而言;而且原來不是只指一個民族,卻是一切由河那邊過來 的民族而言。不過這個普通的名詞,漸漸失去它廣泛的意義,而成為一個民族的 專用名詞。

閃的子孫中有厄藍,這個民族和地方名,位於美索不達米亞的東部地區。他們過 去與閃語系的民族過從甚密,因此在這裡被劃成閃的子孫。他們是屬於印度伊朗 種的民族,在楔形文件上載有關於他們的記錄。亞述也屬於閃語系,具有閃族的 文化背景,不過他們在歷史上卻受過不少含族文化的影響;所居住的地區在底 格里斯河的東岸。阿帕革沙得是個仍未被證實的民族,是以關於它的來龍去脈我 們毫無所知。路得的歷史亦不太清楚,有人認為他們與含族的路丁人(13節) 同為一個民族。又有人謂他們與路丁人無關,是向來定居於幼發拉的河及底格里 斯河中間北部地區的民族。阿蘭是遊牧於敘利亞及阿剌伯曠野之間的民族;所講 的語言屬閃語系西部的方言,與客納罕語相似,而客納罕語又是希伯來及腓尼基 語文的母語。到了公元前一千多年,這個民族受到敵人的攻擊,而紛紛逃亡至幼 發拉的河及西部地區而被分散。阿蘭有數個兒子:伍茲屢見於聖經(創二二21; 三六28 約一1 耶二五20),大概是居於依杜默雅及阿剌伯半島的一個民族。但另有 人卻認為他們原居於巴力斯坦的東北地區。胡耳也許就是胡肋,是約但河的發源 地,但這只是無憑無據的臆測。革特爾也許就是革蘇爾的別名,但其來歷不詳。 瑪士也是個非常模糊的民族和地區,學者的解釋僅是聊勝於無的說明,不足為 信。阿帕革沙得按聖經的記載是舍拉的父親(24節),舍拉又是厄貝爾的父親。 關於前面兩人,我們一無所知。關於厄貝爾見 21節。

厄貝爾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培肋格。但是培肋格究係何人及指何地區而言?則不得而知。有人謂是美索不達米亞的一個地區,但又有人謂是阿剌伯半島東北靠近波斯灣的地區和民族,實情如何?無人確知。至於這個名詞的民俗解釋,聖經認為它與「分散」、「分裂」有關(25節);是說在他的時代世界人類開始了分散、 移民的行動。約刻堂是厄貝爾的第二個兒子,學者認為此名與阿剌伯半島的卡堂 民族有關,事實上亦非不可能。因此緊接着記述了他的後代,都是些南方的阿剌 伯民族。

阿耳摩達得是個不能證實的地區。舍肋夫則可能同哈匝瑪委特同是現今也門的哈 得辣慕特地方。耶辣有人認為同阿剌伯語的耶辣克同意,即「月亮神」之謂。哈 多蘭是個不詳地方。烏匝耳可能是也門的阿匝耳地方。狄刻拉無法證實。敖巴耳 也許是也門的阿比耳。阿彼瑪耳,不知其詳。舍巴亦見於含的後代中(7節), 大概就是也門的舍巴人。敖非爾雖屢見於聖經(列上九28 約二二24 依十三12等), 卻不能確定其歷史,據傳說是盛產黃金的地方。哈威拉亦見於含的後代中(7 節),約巴布被視為厄東的國王(創三六33, 34),另一個同名的人則是瑪冬的國王 (蘇十一1)。以上所述都是約刻堂的子孫及他們所居住的地區。作者雖然給我們 指出了他們居住地區的界限,卻仍然使人不知道適從,不敢確定。他們開始向外 發展的中心地點是默沙。默沙使人想到波斯灣一個名叫默色內的地區,聖經稱其 為瑪薩(創二五14 箴三一1),或者是亞述年鑑所記載的,位於阿剌伯半島東北部, 靠近波斯灣的一個地方。他們向色法爾發展。色法爾好似是也門的一個地名;「直 到東面的山地」(30節)。這又好似是上述諸民族的東方邊界。可惜這個地區完 全無法證實,故不能確定。

最後兩節(31, 32)是雙重的結論。第一個結論是關於閃語系的諸民族所作的, 第二個則是關於全世界、全人類的民族分佈所寫的。這第二個結論是說世間一切 的民族,都是由諾厄的三個兒子來的。其實這種說法已見於前(9, 19節),因此 是重複的說法,是兩種不同傳統的明證。

由本章所述,我們注意到,作者在陳述世界各民族的來歷時,強調他們皆來自諾 厄及他的三個兒子,因此將諸民族之間的關係,描寫成家族親屬的關係。而且除 了尼默洛得一名之外,其他一切的民族名字,都同時是他們所居住的地區名。這 個民族列表是個平民化的傳統說法,因此與科學無關。所以也就不必見怪,雖然 我們確知客納罕是閃語系的民族,作者在這裡說他們是含的後代。厄藍雖然屬伊 朗印度種族,在這裡卻成了閃的後代。由此可知,在述說民族的分佈時,作者更 注重各民族的地理位置,而不太重視他們的血統關係。至於這裡所描述的地理觀 念,大致說來是頗為正確無誤的。作者記述了約七十種民族,可惜有些頗為重要 知名的民族,作者竟完全沒有提及。例如:阿瑪肋克人、摩阿布人、厄東人及阿 孟人等就是。其原因可能是因為這些民族的形成時代較為遲後之故。作者將全類說成來自一個始祖,足證他的大同觀念是頗為強烈的。這是在其他任何民族文化中所沒有的現象。以色列民族負有面對全人類重大使命,此即一例證。埃及人 、希臘人、羅馬人,甚至於我們中國人,向來視非我種族的民族為化外的野蠻 民族,是番人,是鬼子。但是惟有以色列民族基於上主對他們的特別宗教啟示, 視全人類為同出一源的姊妹之邦。它們的中心是上主天主,因為只有他是惟一的 真天主。雖然如此,以色列的作者亦顯明的指出了天主救恩計劃的淘汰原則。一 切與上述計劃沒有直接關係的民族都被作者淘汰。

綜觀上述,我們可以說,各民族的分佈是:北有耶斐特的後裔,南有含的後裔, 在二者之間有閃的後裔。因此作者主要是根據地理的形勢而分佈了古代民族所居 住的地區。既有這種事先規定的原則,自然在陳述上會有些矛盾及不合事實的現 象,已如前述。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