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東方國王的入侵

第十四章 東方國王的入侵

在這裡對亞巴郎的描述,突然之間,判若兩人。他忽然變成一個強悍善戰的人, 而且百戰百勝。作者的文筆也與前大不相同;這裡是非常細緻有序的描述,並且 對地理和歷史的陳述也是井井有條,絲毫不亂,儼然就是一位古代歷史學者的手 筆。這種突如其來的筆法,與前者大不相同。既不是雅威卷,又不是厄羅音卷, 更不是司祭卷的作品。於是學者們只好另謀他途,認為這是一篇古老的獨立記 載,為作者所採納,且安插在這裡。作者應是一位活潑及富於想像的人。只是他 沒有注意到,這樣描繪亞巴郎的方式,對具有慷慨、犧牲、大方、聽命、信賴、 忠實的亞巴郎,似乎是扞格不入的(見十三、十九、二二章)。不過作者所描述的歷史 背景卻是非常客觀的。尤其在亞巴郎時代的中東地區,如此搶劫的情形,簡直是 家常便飯。作者就正是願意表示,天主如何在如此嚴重危急的關頭,對他所寵愛 的僕人亞巴郎作了特殊的幫助和照顧及保護。天主使他臨陣不畏,奮起直追,並 且凱旋而歸。

1-16節 拯救羅特

1. 那時史納爾王阿默辣斐耳,厄拉撒爾王阿黎約客,厄藍王革多爾老默爾,哥 因王提達耳,
2. 興兵攻擊索多瑪王貝辣,哈摩辣王彼爾沙,阿德瑪王史納布,責波殷王舍默 貝爾及貝拉即左哈爾王。
3. 那些王子會合於息丁山谷,即今日的鹽海。
4. 他們十二年之久隸屬於革多爾老默爾,在十三年上就背叛了。
5. 在十四年上,革多爾老默爾率領與他聯盟的君王前來,在阿市塔特卡爾納殷 擊敗了勒法因,在哈木擊敗了組斤,在克黎雅塔殷平原擊敗了厄明,
6. 在曷黎人的色依爾山擊敗了曷黎人,一直殺到靠近曠野的厄耳帕蘭;
7. 然後回軍轉到恩米市帕特,即卡德士,征服了阿瑪肋克人的全部領土,也征 服了住在哈匝宗塔瑪爾的阿摩黎人。
8. 索多瑪王哈摩辣王,阿德瑪王,責波殷王和貝拉即左哈爾王於是出來,在息 丁山谷列陣,
9. 與厄藍王革多爾老默爾,哥因王提達耳,史納爾王阿默辣斐耳和厄拉撒爾王 阿黎約客交戰:四個王子敵對五個王子。
10. 息丁山谷遍地是瀝青坑;索多瑪王和哈摩辣王逃跑時都跌在坑裡;其餘的人 都逃到山裡去了。
11. 那四個王子走了索多瑪和哈摩辣所有的財物和一切食糧,
12. 連亞巴郎兄弟的兒子羅特和他的財物也帶走了,因為那時他正住在索多瑪。
13. 有個逃出的人跑來,將這事告訴了希伯來人亞巴郎,他那時住在阿摩黎人瑪 默勒的橡樹區;這阿摩黎人原是亞巴郎的盟友厄市苛耳和阿乃爾的兄弟。
14. 亞巴郎一聽說他的親人被人擄去,遂率領家生的步兵三百一十八人,直追至 丹;
15. 夜間又和自己的僕人分隊襲擊,將他們擊敗,直追至大馬士革以北的曷巴,
16. 奪回了所有的財物,連他的親屬羅特和他的財物,以及婦女和人民都奪回來 了。

亞巴郎在這裡以慓悍善戰的姿態出現。他孤軍奮鬥,竟戰勝了數個國王的聯軍, 或者說他至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打擊了聯軍的後衛軍,拯救出自己被俘的 姪子羅特。誰也不能否認,作者用了他的生花妙筆,極盡絕妙超倫的描繪能事, 將亞巴郎說成是個戰無不勝的英雄人物。

前來騷擾的聯軍國王共有四個(一個是厄藍人,兩個美索不達米亞人,一個赫特 人)。他們進軍的目的地是死海東南邊沿的五座城市。這個地區是通往阿剌伯半 島經商的必經之地。因此這段記載非常合乎當時的歷史背景。聯軍的首領是厄藍 王革多爾老默爾。這個名字也的確是厄藍之名;意謂「拉加瑪爾神的僕人」,是 厄藍的數個小王國之一。學者大都同意,厄藍人之猖獗應在烏爾第三王朝的衰敗 時期,即是公元前十九世紀。此時正好是亞巴郎自烏爾遷居巴力斯坦的時代。史 納爾王阿默辣斐耳,有人主張也就是巴比倫的著名國王哈慕辣彼。因為史納爾是 美索不達米亞的別名,具體的指巴比倫而言。但是另有學者認為事非可能,因為 二人的時代相距太遠,並且巴比倫的名字上向來沒有「耳」字。故此這位史納爾 王究係何人,至今不能確定。厄拉撒爾王阿黎約客,意義不詳,有人謂此名見於 楔形文件上,但另有人說見於瑪黎的出土文件。故對此人的歷史我們可以說是毫 無所知。哥因王提達耳,有人謂他是赫特的國王,與哈慕辣彼是同時代的人。「哥 因」意謂「外邦民族」,也是概指野蠻民族的名詞。有人謂哥因是加里肋亞的一 個古老民族,但另有人說這是個充數的國王,是作者隨便加添的一個聯軍國王, 根本不知所言為何。在哈慕辣彼登極稱王以勝利偉大的君王姿態出現之前,厄藍 人曾統治著幾乎整個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在它強盛的時代曾不時組軍出征,騷擾 搶劫小亞細亞地區。因此我們很可以將聖經記載的這次聯軍之亂,放在公元前十 九世紀未或十八世紀初。由考古學我們也知道就在這個時期,約但河的東部地區 曾被人毀壞殆盡,幾無人煙存在。十九及十八世紀間也就正是聖祖亞巴郎的時 代。約但河及死海東部地區的諸小王國,在隸屬厄藍人的統治十二年之久後,便 再也忍無可忍,乃揭竿而起,從事反抗鬥爭,致使前往阿剌伯半島的通商大道, 受到了破壞和阻撓。因此東方的國王為了保護自己的通商權利,便組成了聯軍, 前來懲罰反抗的民族。聖經並沒有說是上述數位國王在親自率軍隨征。據古代年 鑑的慣例,是將一切勝利的成果歸功於國王,雖然國王本人可能根本就沒有出 征,而是他手下大將的功績。這是東方各帝國年鑑的通例。

這批聯盟的國王的確非等閒之輩。他們勢如破竹,所向無敵。在到達死海東南沿岸,向那裡的數個王國攻擊之後,曾在途中先行摧毀了不少其他反抗的弱小王 國,以確保自敍利亞通往紅海之濱的通商大路。途中所經之地有厄東和摩阿布的 國土。上述的這條通道是以民進入聖地時,曾經企圖借用的大道,但未能成功(戶二十17; 二一22)。他們沿途所攻擊的民族大概有勒法因人。這些人當時住在加里肋 亞湖的東岸地區(蘇十二4; 十三12);他們被稱為巨人(申三11)。前來聖地偵察的 探子見到他們巨大強壯的體格之後,曾驚訝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戶十三27, 33)。他們同阿納克人(戶十三22, 28, 33),組明人(申二20),厄明人等(申二10, 11),都是些石器時代留下來的原始民族,是在以色列進入聖地之前原居於客納 罕地的本地土人。有聖地遺留下來的許多巨大巖石建築,皆屬他們的作品,多見 於約但河之東部地區。後來入侵聖地的人見他們與眾不同,便利用自己活潑的幻 想力,編造了一些神話的說法,來描述他們,且被收納和記錄在聖經之上。組斤 人(5節)大概就是匝默組明人,是勒法因人的一個部落。關於它的來歷不詳。 厄明人的居處在摩阿布平原,是阿納克人的一個分支民族。曷黎人原居於敍利亞 的北方,他們在公元前十九世紀南下客納罕至地居住。色依爾山(6節)指由死 海南方開始連綿不斷向厄藍海灣伸展的山脈而言,後來的厄東人就要在這一區內 生活居留。恩米市帕特(7節)是乃革布南邊的卡德士。聯軍在這裡將阿瑪肋克 人打的落花流水,全境竟被佔領。哈匝宗塔瑪爾是卡德士及死海之間的一個地方 名。聯軍國王以秋風掃落葉的姿態,將各國王子打敗之後,繼續揮軍,向著死海 東南地區的諸城國進攻。在這之前,這裡的五個王子對聯軍的風聲已頗有所聞。 為了自保,亦組織了五國聯軍,準備迎戰北方來的四個聯盟國王。戰爭終於在息 丁山谷中發生,可惜前者不是後者敵手,大敗於外來的聯軍。「息丁山谷遍地都 是瀝青坑」(10節)。其實死海的周圍沿岸及海底都是瀝青,遇有地震時瀝青還 會自動流出,因此希臘人曾稱死海為瀝青海。納巴泰人亦曾就地取材,將大批瀝 青運往埃及出賣。息丁山谷大概是指死海南方的天然山谷而言,遇有水災,這裡 會首當其衝。死海南方的五城就是如此被淹沒在水底的。

戰無不勝的聯軍將索多瑪及哈摩辣搶劫一空,還帶走了一批人質。就在這批人質 中竟不幸有亞巴郎的姪子羅特(12節)。一位逃回的人質將這兇信向亞巴郎報 告。奇怪的是亞巴郎在這裡被稱為希伯來人。這是個被人鄙視的名稱。有如後人 稱他們為猶太人一樣,是外邦人對他們不敬的稱呼。大概是編輯者在取材利用古 老的傳授時,不慎使它進了正文。聖祖亞巴郎至今在聖地已度過了一段時期,也 已有了自己的盟友,即阿摩黎人。這種守望相助的私下聯盟,對生活在那種危險 情形之下的居民是十分重要的。亞巴郎聽到凶信之後,毫不遲疑,立即召集了手 下的三百一十八人。有人注意到「三一八」這個數字,在希伯來文上正好與亞 巴郎的僕人厄里厄則爾的名字相同(創十五2)。聖祖帶著這批人馬立即上路去追 趕俘虜姪子羅特的敵人(14節)。亞巴郎和他手下的人在馬不停蹄的追趕了一大 陣之後,終於趕上了聯軍的後衛軍人。他立即將自己的手下分隊乘夜襲擊。他們的目標是守護戰利品和人質的那一隊敵軍。果然使敵人措手不及,潰敗而逃。亞巴郎乘勝追擊,直到距離大馬士革不遠的厄曷巴地方,奪回了失去的財務和人質。丹(14節)是聖地最北方的城市,是約但河的發源地,古代名叫拉依士(民十八7)。 它的地勢非常險要,是提洛和大馬士革之間的必經之地。雖然聖經對亞巴郎的勝 利大事渲染,但事實上只不過是一種偷雞摸狗的打劫行動,只是將敵人的戰利品 和人質搶了一部份回來而已,並未造成敵人的致命創傷。客觀地說來,也是完全 不可能的,亞巴郎無論如何,沒有能力以少少的三百多人去抵抗勢如破竹的強大 聯軍。其實亞巴郎的目的只是為拯救自己被擄的親人而已。亞巴郎既然是以色列 民族的聖祖,作者自然要言過其實的對他加以渲染和誇大了。

17-24節 默基瑟德祝福亞巴郎

17. 亞巴郎擊敗革多爾老默爾和與他聯盟的王子回來時,索多瑪王出來,到沙委 山谷,即「君王山谷」迎接他。
18. 撒冷王默基瑟德也帶了餅酒來,他是至高者天主的司祭,
19. 祝福他說:「願亞巴郎蒙受天地的主宰,至高者天主的祝福!
20. 願將你敵人交於你手中的至高者天主受讚美!」亞巴郎遂將所得的,拿出十 分之一,給了默基瑟德。
21. 索多瑪王對亞巴郎說:「請你將人交給我,財物你都拿去罷!」
22. 亞巴郎對索多瑪王說:「我向上主、至高者天主、天地的主宰舉手起誓:
23. 凡屬於你的,連一根線、一根鞋帶,我也不拿,免得你說:我使亞巴郎發了 財。
24. 除僕從吃用了的以外,我甚麼也不要;至於與我同行的人阿乃爾、厄市苛耳 和瑪默勒所應得的一份,應讓他們拿去。」

亞巴郎目的已達,便不再追擊而凱旋歸來。那些劫後餘生倖保性的人民和國王, 都出來迎接亞巴郎。首先有索多瑪國王,他來到沙委山谷出迎亞巴郎。沙委谷亦 稱「君王谷」。有人將這個山谷與撒下十八18所說的「君王山谷」相提並論。如 此說屬實,二人相會的地方應在克德龍溪間。這裡是亞巴郎自約但河東歸來的必 經之地。此外還有些未受騷擾損害的人民也出來迎接,其中有「撒冷王默基瑟德, 他是至高者天主的司祭」(18節)。18-21節很清楚的使人覺察出來,是個後人加 入的插曲,因為它將17與21節之間的線索完全打斷了。21節是索多瑪國王見 了亞巴郎之後的講話,此外還有20節說亞巴郎拿出了十分之一的戰利品獻給默 基瑟德,但在24節亞巴郎卻說甚麼也不要,因為那可能就是索多瑪國王所喪失 的財物。按猶太人的傳說,撒冷就是耶路撒冷的別名,如此詠七六3所說的撒冷, 就是同節的熙雍。詠一一零更將默基瑟德王與將要在熙雍稱王的那一位相比。熙雍 在聖經上向來是耶京的別名,它原是耶京的一個山崗。阿瑪爾納文件上有烏路撒 林一銘,學者認為所指就是耶路撒冷。由此看來,很可能撒冷式耶路撒冷的簡稱和縮寫。這個縮寫的名稱撒冷對猶太人來說,還具有一種象徵的意義,因為它與「和平」一詞同義,故有和平之王的神學意義。而和平之王固然有人謂是後期的撒羅滿;但真正的和平之王卻是未來的默西亞—耶穌基督。默基瑟德是客納罕 人名,就如若蘇厄時代的耶路撒冷王阿多尼責德克,同出一源,都是客納罕語。 二人的名字,都與神明有關。默基瑟德意謂「我的國是正義的」;阿多尼責德克 意謂「我的主人是正義的」。按聖經的記載默基瑟德是「至高者天主的司祭」(18 節)。他雖然不屬亞巴郎的家族,卻和他有同樣的信仰,是惟一真神的崇敬者。 因為他既是國王又是司祭,故此是身兼國王和司祭職務的默西亞的預像。他所獻 的餅和酒是新約彌撒聖祭的預像(見希七1-28)。

「至高者」( 18, 19節)在聖經上常用來指惟一真神天主,有時亦作「至高者天 主」,完全符合原文的意義;或謂「上主至大至尊」(詠八三19),「最尊貴者」(詠九七9)及「至上者」(哀三35, 38),意義完全相同。在古代民族間,多次國王也 履行司祭的職務。這裡的默基瑟德就是如此。亞巴郎將什一之物奉獻給他,視他 為上主的司祭,他代表天主接受亞巴郎的獻儀。他還以司祭的名義代表天主祝 福了亞巴郎,還拿出了餅和酒叫亞巴郎的隨從,在長途打仗又饑又渴之時獲得犒 勞。故此有不少的學者否認默基瑟德真正的向天主奉獻了祭品。亞巴郎之所以如 此自動自發,並且泰然地承認默基瑟德為司祭,足證他們早已瞭解和認識,而且 有了相當的友誼。不然後期的一位熱心的猶太作者是絕不會容許自己的祖先亞巴 郎,如此向一位客納罕的司祭來謙卑自下地奉獻禮品的。由此亦可以判斷這是一 個客觀確定的歷史事蹟。這段事蹟的本身具有偉大的歷史意義和宗教教育。以民 偉大的祖先亞巴郎曾受到一位國王的歡迎和隆重的招待;他們的祖先自始便在未 來耶京聖殿的附近,以十分謙誠的態度,向上主奉獻了十分之一的戰利品,是為 後期以民奉獻什一之物的美好榜樣。舊約中的許多外邦人中很少有默基瑟德的幸 運,受聖經如此大地重視;他不但在舊約時代是位家喻戶曉的知名人士,就是新 約對他亦是有口皆碑;尤其致希伯來人書更是對他稱讚不已。

22 節是第17節的延續,本來按古代戰爭的常例,戰利品是勝利者的財產,別人 無理由分享,所以索多瑪城的國王只要求亞巴郎歸還被俘的人質,這是亞巴郎從 聯軍手中同羅特一起拯救出來的。但是亞巴郎是個慷慨大方的人,不但將被救的 俘虜還給他,而且連奪來的戰利品也一併歸還給索多瑪國王。因為他不願用他人 的財物而致富,更不願有朝一日索多瑪王會向人抱怨是他的財物使亞巴郎變成富 翁。向天舉手發誓,是最隆重的一種宣誓:「上主,至高者天主,天地的主宰」 是默基瑟德的神明,亞巴郎指著他來起誓,足證亞巴郎亦承認他為自己的天主。 「上主」一詞在希臘譯本上獨缺,足見是為後來的一位解經人士所加。亞巴郎雖 然自己大方的將戰利品放棄不要,卻為了亞巴郎屬下和助手的利益據理力爭,務 使他們每人獲得自己應得的一份戰利品。這完全是公道合理的事。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