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索多瑪被毀,羅特獲救

第十九章 索多瑪被毀,羅特獲救

本章與前一章是一氣呵成,同屬一個手筆的著作,這是學者都承認的。它仍是雅 威卷的傳授。因為它的寫作是如此生動逼真,充滿活力和想像,令人讀來如身臨 其境,是非常難得的佳作。至於它著作的目的,學者有不同的說法,不過沒有一 種是有真憑實據的定案。主要的意見有二: 其一是說它的來源出自希伯來人之 手,為使他們的敵人,即摩阿布及阿孟人感到羞恥,無地自容,並且其他的民族 不屑與之為伍聯盟;其二是來自摩阿布及阿孟人之手,一來為自歷史方面大事宣 揚自己的祖先。他們確是人格掃地,道德淪亡的人,其後代仍洋洋得意,不以為 恥。另一方面也是有意用神話的方式來說明,人類在大災難幾乎同歸於盡之後, 如何再復生起來。

1-11節 索多瑪人惡貫滿盈

1. 黃昏時,那兩位使者來到了索多瑪,羅特正坐在索多瑪城門口,他一看見他 們,就起身前去迎接,俯伏在地說:
2. 「請二位先生下到你僕人家中住一夜,洗洗你們的腳;明天早起,再趕你們 的路。」他們答說:「不,我們願在街上過宿。」
3. 但因羅特極力邀請,他們才轉身跟着進了他的家。羅特為他們備辦了宴席, 烤了無酵餅;他們就吃了。
4. 他們向未就寢,閤城的人,即索多瑪男人,不論年輕年老的,沒有例外,全 都來圍住他的家,
5. 向羅特喊說:「今晚來到你這裡的那兩個男人在那裡?給我們領出來,叫我們 好認識他們。」
6. 羅特就出來,隨手關上門,到門口見他們,
7. 說:「我的弟兄們!請你們切不可作惡。
8. 看,我有兩個女兒,尚未認識過男人,容我領出她們來,任憑你們對待她們; 只是這兩個男人,既然來到舍下,請你們不要對他們行事。」
9. 他們反說:「滾開!」繼而說:「來這裡的這個外方人,居然做起判官來,現 在我們待你比他們還要屬害。」他們遂用力向羅特衝去,一齊向前要打破那門。
10. 那兩個人卻伸出手來,將羅特拉進屋內,關上了門;
11. 又使那些在屋門口的男人,無論大小都迷了眼,找不着門口。

亞巴郎同天主的交談告一段落,便回到自己在瑪默勒的帳幕中去。雅威也已匿跡 於無形。此時那兩位離開天主和亞巴郎向著索多瑪走去的客人,已到達了目的 地。進入城門,正好已是黃昏之際。就在城門口上,聚集著許多民眾,一方面乘 涼閒話,一方面基於好奇心看看有甚麼新人進城,或者帶來甚麼消息沒有。本來 按照古東方好客的習慣,此時人人都應爭先恐後地向前,邀請客人到自己的家中 過宿,但是這裡的城民卻是完全無動於衷,只有羅特走上前來,請二位客人到自己家中去休息(見民十九1, 5, 6)。這些敗壞淫蕩的索多瑪人只知道享受,尤其貪 圖不正常的肉慾的享受。他們不但沒有克盡好客的職責,卻前來尋找二位來客, 要妄用他們作為非法洩慾的工具。這足以說明,他們敗壞到了何種程度。羅特出 來仗義執言,保護客人的安全,寧願將自己的女兒犧牲。這是好客的規則。一位 俠義高貴的族長,寧願放棄自己的財產和性命,也要保護進入自己家中的客人。 羅特甘願犧牲自己女兒的作風,亦見於民十九22,就是那位肋未人將自己的妾交 給本雅明支派的人去享用。雞姦的陋習大概在當時相當普遍,尤其是在古東方的 外邦民族之間更是盛行。梅瑟法律規定,犯雞姦罪的人要處以死刑(肋十八22; 二十13 申二三18, 19)。但是哈慕辣彼法典卻鼓勵人們雞姦,尤其假邪神殿宇之名而 實行的雞姦,就是以雞姦作為對神明的敬禮。這種敗壞至極令人作嘔不齒的惡行 竟也曾在亞述的影響之下,於耶京的聖殿加以實行(列下二三17)。這種無廉恥的 人被聖經稱為「狗」(申二三18)。聖保祿也曾提及這種外邦人的惡行(羅一26, 27)。 羅特在保護客人及自己女兒之間必須要作一決譯。他犧牲女兒的作風,在我們現 在人的眼中,實在不能自圓其說,是不可原諒的。不過我們不要忘記,那是數千 年前古東方習慣,我們不可以現在的倫理來判斷古人的作風。其實羅特的態度在 古代是最為光榮大方的選擇,在當時是非常值得人們稱讚的。教父們如聖奧斯定由 於對古代的風俗人情沒有研究,卻願意為羅特的作為加以開脫和原諒謂,羅特當 時心情非常煩亂,已不知所措,故此作了如此糊塗的決定。其實完全不是!

二位客人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挺身而出,拯救了羅特和他的兩個女兒;將大門關 上,使索多瑪的壞人都迷了眼睛,不得其門而入(11節)。

12-14節 報告索多瑪的滅亡

12. 那兩個人對羅特說:「你這裡還有甚麼人?帶你的女婿、兒女,以及城中你 所有的人,離開這地方,
13. 因為我們要毀滅這地方;由於在上主面前控告他們的聲音實在太大,所以上 主派遣我們來毀滅這地方。」
14. 羅特遂出去,告訴要娶他女兒的兩個女婿說:「起來,離開這地方,因為上 主要毀滅這城!」但他的兩個女婿卻以為他在開玩笑。

二位客人在抗拒索多瑪人的時候,已顯出了一種超自然的能力,如今則清楚的向 羅特說明,他們來此索多瑪城是有目的的。就是要拯救羅特和他的全家,免遭喪 亡之禍。因為天主就要懲罰該城,使其不復存在。他們並明言,自己是天主上主 派遣來的使者。羅特立即去向他兩個未來的女婿報信,並叫他們一同出走。但這 兩位青年卻不以為然,認為羅特是在開玩笑,或者是神經過敏,故此自作主張, 不願逃走,其結果可想而知。

15-29節 索多瑪及哈摩辣的滅亡

15. 天一亮,兩位使者就催促羅特說:「起來,快領你的妻子和你這裡的兩個女 兒逃走,免得你因這城的罪惡同遭滅亡。」
16. 羅特乃遲延不走;但因為上主憐恤,那兩個人就拉着他的手,他的妻子和兩 個女兒的手領出城外。
17. 二人領他們到城外,其中一個說:「快快逃命,不要往後看,也不要在平原 任何土也方站立;該逃往山中,免得同遭滅亡。」
18. 羅特對他們說:「啊!不,我主!
19. 你僕人既蒙你垂愛,又蒙你大顯仁慈,得以保全我的性命;但是現在我不能 逃往山中,怕遇見災禍死去。
20. 看這座城很近,容我逃往那裡,那只是一座小城;請容我逃往那裡;那不只 是一座小城嗎?在那裡我可保全性命。」
21. 其中一個對他說:「好罷!連在這事上我也顧全你的臉面,我必不消滅你提 及的這座城。
22. 你趕快逃往那裡,因為你到那裡,我不能行事。」為止那城稱為左哈爾。
23. 羅特到了左哈爾時,太陽已升出地面;
24. 上主遂使硫磺和火,從天上上主那裡,降於索多瑪和哈摩辣,
25. 毀滅了這幾座城市和整個平原,以及城中所有的居民和地上的草木。
26. 羅特的妻子因回頭觀看,立即變為鹽柱。
27. 亞巴郎清晨起來,到了以前他立在上主面前的地方;
28. 向索多瑪及哈摩辣,以及整個平原一帶眺望,看見那地煙火上騰,有如燒窰 一般。
29. 當天主毀滅平原諸城,消滅羅特所住的城市時,想起了亞巴郎,由滅亡中救 了羅特。

兩位上主打發來的使者催促羅特及其家人,要儘快的離開那座可詛咒的城市,因 為天上的大災難就要來臨了。兩位使者見羅特驚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卻不馬 上逃走,便一把抓住他的手,強行拉出城外(16節)。當時的危險是如此的逼近, 羅特和他的家人實在已是命在旦夕,故此使者向他發令說:「快快逃命,不要往 後看!」(17節)使者本來要他逃往山中去,但是羅特寧願逃往附近一座小城。 這城名叫左哈爾,位於死海的南部。當他們一行人到達左哈爾之後,天上的大災 難便降在索多瑪和哈摩辣二城。它們被硫磺大火燒的淨盡(24節)。這段事蹟有 其天然的原因,就是與兩城的地基有關。希臘人稱死海為瀝青海,因為由它的周 圍及海底,不斷噴出瀝青和硫磺之故。這兩種東西都是非常容易燃燒的。如此我 們可以想像,一個比較嚴重的地震,可以使大量的硫磺由地下噴出。硫磺與空氣 一接觸便會燃燒起來,使死海附近的城市,尤其那些惡貫滿盈被天主咒罵的城市,同歸於盡,不復存在。天主很可能藉著這種天災來懲罰人的罪過,以彰顯天主同惡人勢不兩立的聖德及他嚴峻無情的正義。如此嚴厲的懲罰了那些違反自然 法律從事雞姦陋行的索多瑪及哈摩辣人(見德十六9)。有人說索多瑪城的廢址, 就是死海西南的烏斯文山,在這山上有許多奇形怪狀的岩石柱子,是經過許多世 紀的風化所造成的。有幾個柱子確有人體的形狀,於是便將其中之一與變成化石 的羅特的妻子連在一起。事實上可能是羅特的妻子行路不夠快速,被地下噴出的 火漿所淹沒,變成化石。聖經的作者就藉着這個事蹟,告訴我們一番倫理的教導 (見申二九22; 三二32 依一9, 10; 三9; 十三9 耶二三14; 四九18)。

聖經的作者所寫作的,固然是歷史資料,卻不是純粹為了歷史而著作。他願意教 導我們有關天主的道理。天主是如此崇高偉大,如此神聖不可侵犯;他絕對不能 容忍人們無法無天的違反自然律的雞姦行為。當時的索多瑪城卻醉心於這種邪惡 淫蕩的行為,故此一定要受天主嚴厲的懲罰。考古學者證實這個毛病就是由這一 區開始,傳授給希臘人,而希臘帝國又傳至羅馬,以致全西方的羅馬大帝國都沾 染了這種令人不齒的惡習。聖經對這種行為可說是極盡卑視和嘲笑的能事,視其 為狗彘不如的行為,並且直接稱呼愛好這一惡習的人為「狗」(見申二三18 默二二15)。古代外邦人對這種惡行不但不加避諱,且變本加厲的提倡;尤其在神廟 中從事這種陋行的人,竟被視為「聖者」,真是豈有此理(見刜上十四24; 十五12; 二二47)!由上述所引證的聖經,我們知道,可惜天主的選民以色列竟有時亦陷 入了這種陋劣可恥的罪行。對它所受的懲罰,智慧篇的作者曾經有過精確的描 述:「當不虔敬的人被毀滅時,智慧救了義人,逃脫了那降在五城的天火;為證 明他們的邪惡,這塊荒地還在冒煙,樹木結果,卻不成熟;鹽柱留在那裡,以作 那無信的靈魂的記念碑」(智 十6, 7)。主耶穌亦提到當時這些人醉生夢死的生 活,雖然災難即將臨頭,他們仍在漠不關心的吃喝玩樂。此外還提到羅特的妻子, 因為她不遵守天使的警告,而變成了一個鹽柱子(路 十七28, 29)。

30-38節 羅特的後裔

30. 羅特因為怕住在左哈爾,便與他的兩個女兒離開了左哈爾,上了山住在那 裡;他和兩個女兒同住在一個山洞裡。
31. 長女對幼女說:「我們的父親已經老了,地上又沒有男人依照世界上的禮俗 來與我們親近。
32. 來讓我們用酒將父親灌醉,與他同睡:這樣我們可由父親傳生後代。」
33. 那天夜裡,她們就用酒將父親灌醉;長女遂進去與父親同睡;女兒幾時臥下, 幾時起來,他都不知道。
34. 第二天,長女對幼女說:「看,昨夜我與父親同睡了,今夜我們再用酒灌醉 他,你好進去與他同睡,由我們的父親傳生後代。
35. 那天夜裡,她們又用酒將父親灌醉,幼女遂進去與他同睡;女兒幾時臥下, 幾時起來,他都不知道。
36. 這樣,羅特的兩個女兒都由父親懷了孕。
37. 長女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摩阿布,是現今摩阿布人的始祖;
38. 幼女也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本阿米,是現今阿孟子民的始祖。

由前所述,我們已知道羅特是亞巴郎的姪子。故此羅特的後裔摩阿布及阿孟人與 以色列人有著血統的關係。但是由於這三個民族住在同一個相鄰的地區,結果彼 此磨擦鬥爭的事,曾屢見於過去的歷史中。最為明顯的例子,是當以民出離埃及 要求借道上述兩個民族的地區,好能順利地進入天主的許地時,竟遭到兩個親屬 民族的拒絕,並且不惜兵戎相見,以阻其去路。以民所要求的只是借道通過其境 域而到達對面的聖地,不料摩阿布和阿孟人完全無動於衷,加以鐵面無情的拒 絕。故此以色列民族對上述兩種人向來懷恨在心,與之勢不兩立,並且在自己的 法律上規定:「阿孟人和摩阿布人不得進入上主的集會;他們的後代,即使到第 十代,也永不得進入上主的集會……你一生永遠不要為他們謀安寧和幸福」(申二三4-7)。但是亦有例外的地方,譬如倍受聖經稱揚的聖婦盧德就是一例。她是 一位摩阿布婦女,且被列入救主耶穌的家譜之中。達味在被撒烏耳國王逼的走投 無路時,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免受撒烏耳的逼害,竟將他們安置在摩阿布人的 境內,因而妥保無虞(撒上二二3)。但是歸根結底,這只是一些例外的事蹟,他 們間彼此的仇恨是根本無法消除的。他們之間不但長期過著兵慌馬亂的生活,而 且更想出各種方法彼此中傷,彼此譏笑。這裡所記載的,關於摩阿布及阿孟民族 的來歷問題,很可能就是被希伯來民族在這種仇視的心理下編造出來的。旨在說 明他們生來就不光明,是父女亂倫所生的私生子。

由民族分佈圖上(創10章),我們已看到,古代的個人名稱大都也是民族名稱和 他居住地區的名稱,這些都是密切相連的。這裡的企圖就是在指出兩個近鄰的民 族的來龍去脈。亂倫為希伯來人認為是最可恥的行為(申二七20,23 肋十八6-18)。 因此這裡說摩阿布人及阿孟人是亂倫之子,無異是對他們最大的輕視和侮辱。

在解釋這段聖經之前,我們要知道這種事蹟,處在距離我們數千年前的環境之 下,並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天上忽然降下了巨大猛烈的災難,許許多多的人業已 死於非命,只羅特有和他兩個女兒逃了出來。父女三人虎口餘生,仍然心有餘悸。 為了避免再次的災難,由左哈爾城搬往山中去居住。兩個女兒本已許配於人,就 要出嫁,可惜兩位未婚夫皆與索多瑪城同歸於盡。兩位年輕女子眼見結婚已是無 望,尤其是按照家族的規定必須要同本家本族的人結婚。二人在心灰意冷之際, 又想到自己一生將沒有子女,這對女人是最大的恥辱,於是悲從中來,痛不欲生。 惟一補救的方法是與父親羅特同房。但這是亂倫的羞恥行為,怎麼可以?可是在那舉目無親完全絕望地情況之下,兩個女兒又望子心切,變顧不了甚麼廉恥法紀,竟與父親同房了。這在我們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醜行,可是古代人對淫蕩的罪惡,並不如現代如此嚴格。因此這種行為是可以理解的,我們不可以現代倫 理的標準來衡量古人的行為。就如本章所說的羅特有意犧牲女兒的貞潔,以保護 客人安全的事;或者創三十八章所記載的猶大同兒媳塔瑪爾亂倫的事,由我們 來說,同樣是不可接受的,但在古代卻是司空見慣的常事。雖然如此,作者在記 述這段事蹟時,表現了莫大的反感,明言是可恥之舉!就是兩個亂倫所生之子的 名字,也充滿了譏諷之意。有「我民族之子」、「我父親之子」或「我父親的精液」 之意。總之,作者的目的是在免得摩阿布人和阿孟人,因羅特同亞巴郎的親屬關 係,而感到自豪。因此,自誇是希伯來人的親屬。作者故意將這十分不光彩的事 蹟放在這裡,使人們知道,上述兩個民族的祖先,既然違背了倫常(肋十八6-18), 就算是亞巴郎的親屬,亦絕無任何光彩可言!事實上,學者們證實,以色列、摩 阿布及阿孟三個民族的語言,的確非常近似,無疑是同出一源的三種客納罕方 言,這更證明了他們的親屬關係。

自此之後,羅特和他的家族自聖經上銷聲匿跡。因為他與救恩歷史沒有直接的關 係,故遭受到作者的淘汰。這是聖經作者的一貫作風,淘汰的原則,貫徹於全部 的聖經中,直到人類的救主耶穌基督出現為止。作者從開始就對羅特不表示好 感,說他是個自私自利的人,不管叔父亞巴郎的死活,獨將美好肥沃的土地據為 己有;又貪享物質文明的舒適生活,故此搬往罪惡昭彰的索多瑪城去居住。他被 人俘虜而去,幸有叔父將他救回,卻無任何知恩的表示。相反的,亞巴郎卻是位 慷慨犧牲的人,他息事寧人,處處向姪子讓步;他勇敢果斷,不顧自身的安危, 拯救了被俘的姪子;他還為了姪子的緣故,替索多瑪城求情。羅特惟一可取之處, 是他接待了兩位上主的天使,去到他的家中作客,且保障了他們的安全。他同兩 位女兒倖免於難,仍要歸功於亞巴郎的轉求。這又是聖經作者的一貫作風,對與救 恩史有關的人物加以保留,且盡力表示好感,對其他無關的歷史人物,卻淡然處 之,且向來不表示好感,而加以淘汰。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