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災停止

第八章 水災停止

1-14節 洪水慢慢退落

1. 天主想起了諾厄和同他在方舟內的一切野獸和牲畜,遂使風吹過大地,水漸 漸退落;
2. 深淵的泉源和天上的水閘已關閉,雨也由天上停止降落,
3. 於是水逐漸由地上退去;過了一百五十天,水就低落了。
4. 七月十五日,方舟停在阿辣辣特山上。
5. 洪水繼續減退,直到十月;十月一日,許多山頂都露出來。
6. 過了四十天,諾厄開了在方舟上做的窗戶,
7. 放了一隻烏鴉;烏鴉飛去又飛回,直到地上的水都乾了。
8. 諾厄等待了七天,又放出了一隻鴿子,看看水是否已由地面退盡。
9. 但是,因為全地面上還有水,鴿子找不着落腳的地方,遂飛回方舟;諾厄伸 手將牠接入方舟內。
10. 再等了七天,他由方舟中又放出一隻鴿子,
11. 傍晚時,那隻鴿子飛回他那裡,看,嘴裡啣着一根綠的橄欖樹枝;諾厄於是 知道,水已由地上退去。
12. 諾厄又等了七天再放出一隻鴿子;這隻鴿子沒有回來。
13. 諾厄六百零一歲,正月初一,地上的水都乾了,諾厄就撤開方舟的頂觀望, 看見地面已乾。
14. 二月二十七日,大地全乾了。

在有關洪水的記述中,我們發現了不少重複的地方,這明顯的在說明,原來有兩 種傳說,學者們咸認為一種是雅威文件或傳說,一種是司祭傳說。後期的編輯者 將兩種說法兼收並蓄,不加分辨的照錄下來,故此發生了這種重複的現象。司祭文 件十分清楚的說,洪水的氾濫是在諾厄六百歲那一年的二月十七日開始,並且說 出造成洪水的原因,就是天上的水閘大開方便之門,使天上的水傾盆而下,而地 下的水也滾滾湧出,於是洪水遮蓋了整個大地,如此一連一百五十六天之久,才停 止了,意即天上和地下的水閘才關閉了起來(創七24; 八2)。洪水的氾濫,始於二 月十七日,經過五個月,也就是一百五十六天之後,是七月十七日。這一天諾厄 的船不再漂浮,而停止在亞美尼亞最高的一座山頂上,山名叫「阿辣辣特山」。 從此時開始洪水漸漸退落,直到十月,那時許多其他的山頭都露了出來。又過了 三十天,靈出更多的山頭和地面。直到諾厄正好滿了一百零一歲時的正月一日, 地面才完全乾了。諾厄便打開方舟的頂子,但好似沒有立即下船,又等了一個多 月,直到二月二十七日才正式下了船。如此洪水的限期,正好是一年多一點,也 就是自諾厄六百歲的二月十七日至六百零一歲的二月二十七日。

但是前面我們說過,洪水的記載有兩種,是重複的記載。另一種與此不同的記載 是雅威傳授,首先它沒有說明洪水開始的日期,卻說傾盆的大雨下了四十天之久;四 十天既過,洪水便開始退落;又過了四十天,諾厄打開了方舟的窗戶,打發一隻 烏鴉出去探信;七天之後,再打發了一隻鴿子。牠回來口中銜着一個綠橄欖枝子, 證明地上的植物已重新發芽生長了;又過了七天,諾厄再放出一隻鴿子,卻沒有 回來,說明已可在外生存了。於是諾厄全家也就下了船。按照這個記錄的算法, 洪水由開始至結束共經過了一百零八天,亦就是四十天大雨,四十天洪水,放出 三隻鳥,中間每隔七天,又等了七天才正式下了船。

阿辣辣特山,學者們都認為它是一座孤立的高山,其實不然。聖經原文之哈勒阿 辣辣特(多數),是指一切亞美尼亞地區的山脈而言,並非獨指一山峰或一高山。 可是正因此誤解,有些比較衝動的學者,竟組織了數次探險隊出發,企圖在不同 的山峰上,找尋諾厄方舟的遺跡,可是每次都空手而回。最後一次探險隊由黎葵 爾(M. T. de Riquer)組成,於一九五二年出發,終於毫無所獲敗興而歸。

曾有人倡言,我國的「船」字應是指事字,分析起來應是:一隻舟上有八口人之 謂,故與諾厄時代的洪水記載有關。是否如此?筆者不敢斷定。

15-22節 諾厄出方舟

15. 天主於是吩咐諾厄說:
16. 「你和你的妻子、兒子及兒媳,同你由方舟出來;
17. 所有同你在方舟內的有血肉的生物:飛禽、牲畜和各種地上的爬蟲,你都帶 出來,叫他們在地上滋生,在地上生育繁殖。」
18. 諾厄遂同他的兒子、妻子、及兒媳出來;
19. 所有的爬蟲、飛禽和地上所有的動物,各依其類出了方舟。
20. 諾厄給上主築了一座祭壇,拿各種潔淨的牲畜和潔淨的飛禽,獻在祭壇上, 作為全燔祭。
21. 上主聞到了馨香,心裡說:「我再不為人的緣故咒罵大地,因為人心的思念 從小就邪惡;我也再不照我所作的打擊一切生物了
22. 只願大地存在之日,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循環不息。」

洪水既然退落,地面已乾枯,且生出了植物,人類和動物又可以在地面上生存了。 作者繼續陳述洪水過後的情形。作者命令諾厄由方舟出來,並且命進入方舟的人 和動物都要離開。就是諾厄的妻子,三個兒子,三個兒媳,一切種類的野獸、家 畜、爬蟲和飛鳥。天主保存這些動物的目的,就是為叫牠們生殖繁衍。所以天主 重複創一28的命令,向他們說:「你們要滋生,在地上生育繁殖,充滿大地」。 天主對人的祝福,放在另一個地方與走獸分開,就是在第九章第一節內。

在本章內編輯者對兩種不同的文件並排在一起,因而發生了洪水日期的重複陳 述,已見於前。接著有天主命令方舟內的生物皆離開方舟,出來在大地上繼續繁 殖。按一般學者的見解,這是司祭文件的口氣。同樣,司祭文件直至肋未紀才正 式給我們講述祭獻天主的事,雅威文件卻自始便提到人對天主的敬禮和奉獻,例 如加音和亞伯爾的祭獻(創四26)。如今諾厄在大災過後,劫後餘生,不能不感 謝天主救命的鴻恩,所以向天主奉獻了祭品(20節),也受到天主的悅納。諾厄 所奉獻的牲畜,自然是潔淨的動物。就是為了這個緣故,天主事先命令諾厄將七 對潔淨的動物放入方舟,除了用作祭獻之外,也為了食品的供應和日後的生殖繁 衍。不潔的動物卻只有一對進入方舟,幸免不死,以傳生同類的後代。諾厄猶如 後來的聖祖,修建了一座祭壇,在其上奉獻了全燔祭。這是聖經上第一次提及全 燔祭,它將來要成為以民宗教上最隆重的祭禮,將在聖經上屢次出現。所謂之全 燔祭,顧名思義,是將全部祭品加以焚燒(肋一章)。這種全燔祭特別受天主的 悅納,因此每次奉獻這種全燔祭,聖經上多次便說:「上主聞到了馨香」(21節)。 作者在此用了非常露骨的擬人說法,謂天主好似一個有嗅覺的人,聞到祭品的香 味,而感到身心愉快。這種說法亦見於巴比倫多神教的記述中,謂洪水之後,當 劫後餘生的人類向神明奉獻全燔祭時,諸神明(邪神)竟猶如蒼蠅一般,群集而 來爭著嗅聞祭品的香味(基耳加默士詩文第 160句)。聖經的作者更進一步說, 天主如此喜愛悅納人的祭品,竟對人類過去為非作歹的惡行完全忘記了。甚至更 立志說:「我不再為人的緣故咒罵大地」(21節),因為人的本性就傾向邪惡。上 主的這種思想已見於前。就是當天主決意要消滅大地的時候(創六5),天主還許 下了今後在人類生存之日,不再變更四季的時節以及人手的操勞,使其有所收 穫。由此可知洪水之災是如何的厲害,竟使宇宙間一切都變樣,幾乎重新回到了 「空虛混沌」的狀態。這完全也是作者對人心理的瞭解所致。如今天主必須要鄭 重聲明,不再摧毀大自然界的一切了,不再如此可怕的懲罰人類和生物,好使惶 惶不可終日的人心,得以安撫,而重新滿懷希望的來操勞工作,休養生息,再不 會畏懼洪水之災了。

附錄: 洪水

由聖經上我們看到有關洪水滅世的簡略記載及它的前因後果:人類已是罪大惡 極,不堪造就(六5, 8, 9, 12),所以天主決意消滅人類(六6, 7)。天主命義人諾厄 製造一個方舟,以求自救,並救一部份飛禽走獸和爬蟲。洪水如此之大,竟將最 高的山峰都淹沒了(七1-20)。五個月後,方舟停降在阿辣辣特山上。當最後一 隻鴿子被放出之後,諾厄又等了七天,才離開了方舟(八1-12),祭獻上主(八20; 九17),受到天主的悅納,遂許下了不再懲罰人類(八21; 九11-17)。這個簡單的 紀載卻產生了不少棘手難解的問題,是我們不能不稍加陳述和解釋的,諸如:述說洪水的文體,洪水與其他民族傳說的關係,洪水的真實性和普遍性,宗教的觀點。

(一) 記載洪水的文件

我們已多次強調過,五書內有不同的文件或謂是古來的傳說,混合併在一起,這 已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也是絕大多數學者所主張的公見。創世紀最後的編輯者, 並不太注重它們年代的先後,彼此間的矛盾以及它們之間是否有從屬的關係,便 兼容並包,一概視為寶貴的文件。雖然它們之間有彼此的矛盾,作者也毫不在意, 認為是完全無關宏旨的瑣事。

結果任何稍為留心閱讀洪水記錄的人,會發現有不少重複的記載,例如:天主兩 次決意要消滅人類(六5-12),天主將消滅人類的兩次決意向諾厄執告(六17; 七4);天主兩次命令諾厄建造方舟,以拯救自己、家人和牲畜(六18-20; 七1-3), 兩次記載諾厄進入方舟(七7-9; 七13-16),兩次說洪水將方舟漂浮了起來(七17, 18),兩次說世上的一切生物都已同歸於盡(七21, 22),天主兩次許下不再懲罰 人類(八21, 22; 九9, 11)。

其實除了上述不必要的陳述之外,還有些互相矛盾的地方。例如:禽獸的數目,六19, 20說每種只有一對進入了方舟以自保,完全無潔與不潔之分;七2, 3卻說潔 淨的七對,不潔的一對。關於洪水的來源,七4, 12, 17及 八6謂,來自四十天四 十夜的傾盆大雨;七11, 24及八2, 3卻說來自地下的水泉。洪水的期間亦不相同,七4, 12, 17及八6說洪水延續了四十天四十夜之久;七11, 24及八2, 3卻說洪水的 期間是一百五十天。探知洪水結束的方式相異,六6, 8, 10謂諾厄由打發出去的一 隻鴿子所帶回來的綠橄欖枝,知道洪水已退,植物復生了;八15-19說是天主自 己告訴諾厄洪水已退的消息。

此外,天主的名字亦有分別,有的地方用雅威(見 六5-8; 七1-5, 16, 17; 八20, 21), 另有些地方用厄羅音(六9-22; 八1, 5; 九1-17)。就是基於這種不同的用法,學者們 認為用雅威的地方是雅威卷,用厄羅音的地方則屬司祭卷,如此他們將創世紀分 割解剖成為不同的段落,成為創世紀的兩個主要傳授文件。雅威卷活潑生動,愛 用擬人說法,使人讀來不倦;司祭卷大有說教上課或分門別類的意味,雖然清楚 明瞭,但枯燥無味,呆板冷靜,卻比較客觀嚴肅。但是兩種文件筆法雖然各異其 趣,其宗教和神學的教理卻殊途同歸,毫無二致;所強調的都是純正的惟一神的 宗教。在這裡全能公義的天主,面對人類的罪惡,不能不施以懲罰,天主利用大 自然界的威力,絲毫不苟的對人類施以應得的報應。天主絕不像外教神明似的顧 及情面,假公濟私,彼此之間勾心鬥角,勢不兩立。創世紀中的天主與外教人神話中的神明完全不同,他是獨一無二,至高至上,神聖不可侵犯,與罪惡誓不兩立的天主;因此他也要求人類皆奉公守法,循規蹈矩,免受他鐵面無情地懲罰。

(二)洪水與其他民族的傳說

世界各民族都有自己關於洪水的古老傳說,我國自然不會例外。曾有學者認為非洲的黑人及澳洲的土著沒有洪水的傳說。但是這種信念,目前已不復存在,因為 就連他們雖是文化至今仍然非常低落的民族,對洪水滅世的傳說,保存於古老的 口傳歷史中。在這一切傳說中,最主要和最使人矚目的,要算是美索不達米亞地 區的傳說,這不但是因為這裡的傳說更與聖經接近,也是因為他們是些非常古老 及文化高尚的民族。這個地區有關洪水的傳說,除了多神教之外,幾乎與聖經完 全一樣。因此有人說聖經有關洪水的記載,除了主張一神教之外,幾乎是上述文 件的翻版。我們不能承認這一點,卻認為二者皆來自更古老的共同傳說。在南北 中美洲一百二十多個土著部落中,沒有一個部落沒有洪水滅世的傳說。這些傳說 的共同特點是:全世界的人類都被大水所淹沒,只有一人、三人或八人不等,得 以逃往高山巔峰,保全了自己的性命。印度及歐洲亦有自己關於洪水的傳說,我 國更有大禹治水之說,這是全中國盡人皆知的。我國古代的猥猥族,更有與聖經 十分相似的傳說;就連蒙古人,雖然他們身處廣大的沙漠地帶,本不應有大水之 災的傳說,可是他們竟說他們廣大的沙漠地帶,正是古代洪水所留下的遺跡。上 述這些全人類皆有的洪水傳說,都有它們的共同點:

1. 洪水之來不是自然因素,而是上主打發的災難。
2. 全世界的人類皆同歸於盡,只有幾個受天主預告的人倖免於難。得救的方法 在傳說上各有不同,例如爬上高山頂頭,乘方舟、獨木舟、木筏、木幹等。
3. 洪水之後再生的人類都是這幾位倖免於難者的後代,普通是一兩對夫婦。
4. 報告洪水已過的信差是一種飛禽,例如鴿子、烏鴉、燕子、雄雞、斑鳩等; 非洲土著有的說是一隻口啣玉米穗的小鼠。
5. 洪水之患的宗教倫理動機,普通說來皆高過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的傳說。當然, 它們中沒有可以同聖經媲美的傳說。
6. 洪水的來源有的是傾盆大雨,有的是海嘯,或二者兼有。
7. 得救的方法如果是大船,則皆提及一些動物的得救;如果僅是獨木舟一類的 東西,人身自己難保,就更提不到其他的動物了。

基於上述種種共同點,目前有不少學者開始推翻許久以來的某些理論。例如創世 紀關於洪水滅世的記載,取材自巴比倫神話的傳說,已不能成立。其後,聖經記 載的洪水災難,只是局部的說法。由世界各處有關洪水的傳說看來,似乎洪水並 不如一般學者所說,只是局部性的災難。總之,現在我們知道,聖經的記述與其他 未開化的原始民族的傳說更為相似,尤其在宗教方面的相似更大。巴比倫的傳說 已是進化的,不純粹的,人為及富於幻想的。由此可知,聖經的記載很可能導源 於更古老的傳說。

(三)洪水的真實性及普遍性

毫無異議地作者將洪水滅世的事蹟當作一段客觀的歷史來陳述。但是在陳述的過程中有些細節問題,看來是完全不可能的。例如,諾厄如何能將全世界的各種飛 禽走獸和爬蟲放入方舟中。雖然每種只有一對,其所佔之面積不知要大過方舟多 少倍。當然還有許多其他有待解決的問題。於是教會的學者各抒己見,自作主張, 至今不能統一;主要的意見有三:

1. 絕對性的洪水:就是諾厄時代的洪水除了淹沒了世界五大洲之外,更將諾厄 全家除外的人類全部消滅了。這自然是極端的說法,目前除了幾個走極端的基督 教派之外,連天主教也只有少數人隨從此說。它在天主教會內已成了歷史上的陳 跡。這些人曾按字來解釋聖經的話:「全世界」、「全人類」、「一切有血肉的人」、 「天下所有的山」等。這些人曾錯誤的利用地質學的發現,尤其是地下的黃泥層, 以及高山上發現的海生動物的化石等,作為自己主張的證據。這些人固然好心, 一心要竭盡全力來保護聖經的說法,可惜對聖經本身並沒有真正的瞭解。

目前的科學家除了指明上述的證據無效之外,更強調天上地下所有的一切水量不 足以淹沒全球,更不用說將八千多公尺高的山峰,珠穆朗瑪峰加以遮蓋了。其次, 如何來聚集全球的動物,那裡可以容納牠們?又那裡有如此多的食物來供養牠 們?小小方舟,是無濟於事的。因為按學者的計算,至少需一塊 3750平方公尺 的面積,才可勉強容下。

2. 較為相對的洪水:基於上述的困難,學者便只有退而求其次,就是說洪水只 淹沒了一個地區,而當時整個人類和牲畜就都居住在這個地區內。因此聖經所說 的「全世界」、「所有的高山」等,只是一種誇大的說法,或謂之為平民百姓的說 法,就如我們過年過節所說的「普天同慶」;或者如喊口號時所說的「萬歲,萬 萬歲」等,有異曲同工的作用。具體說來,作者所說的「大地」,只不過是指美 索不達米亞地區而言。

3. 完全相對的洪水:這是目前絕大多數學者所支持的意見,是說洪水只淹沒了 一個地區,只消滅了一部份人類。由作者的陳述看來,當時的人類已相當的普及 各地,造船的技術也證明文化已進入了很高的程度。這更加強了洪水是可能將局 部地區淹沒和部份人類消滅的信念。作者很可能利用一個古老的有關洪水的民間 傳說,來教導以民宗教的道理,就是天主是公義的天主,個人作惡,個人受罰; 團體作惡,甚至全人類作惡,天主都有辦法來加以懲罰的。

4. 宗教的觀點:人類的罪惡是如此的深重巨大,致使天主後悔造了人類,且決 意要加以懲罰。天主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他不能容忍任何邪惡和罪污。但是天主 在實行正義的時候,也沒有忘記了他的仁慈,所以沒有使人類完全滅絕,給人留下了一線生機,就是諾厄及他的家庭。諾厄對天主的命令完全服從,開始製造上 主所命令的方舟,因此眾人都喪亡了,只有諾厄和他的全家獲得了救援。這段事 跡在聖經上的確膾炙人口,有不少的作家曾加以引述(見智十4; 十四6 德四四17 瑪二四27, 28 希十一7 伯前三19, 20等)。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