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樂園

第二章 樂園

前一章所描述天主造天地的事工並沒有結束。本章的前四節才真是第一章的結 論。這四節的筆法和用詞及口氣與前者完全相同,因此與前面的文件應同出一 原,同屬一類。

接着開始一種新的文件,與前者迥然不同者。作者在這裡所強調的並不是天主創 造的本身,而是天主對人特殊的恩愛,即天主對人無微不至的眷顧。因為人是萬 物之靈,是天主創造的中心。天主是人的親密朋友,處處為人着想,務要使他幸 福安樂。作者在這裡所用的筆法是擬人的說法,是平民化的淺易之說,既富幽默, 又生動逼真,使人讀來津津有味。這個文件被稱為雅威傳授,可能是五書中最古 老的卷集。

這裡作者將世界的環境描寫成適於居住的處境,於是天主造了第一對人。將人安 置在一個幸福的樂園中,然後造了走獸,最後造了輔助男人的女人。這種敘事的 秩序與前者迥然不同,前者主要強調的是天主的偉大全能,幾乎使人見而生畏; 這裡卻以擬人的說法,將天主描寫成平易近人,使人頓生親切之感。

1-3節 創造工程的結束

1. 這樣,天地和天地間的一切點綴都完成了。
2. 到第七天天主造物的工程已完成,就在第七天休息,停止了所作的一切工程。
3. 天主祝福了第七天,定為聖日,因為這一天,天主停止了他所行的一切創造 工作。

第一節是第一章的結論。「一切點綴」在原文上是「軍隊」。有時是指打仗的軍隊 (依三二4 耶五一3),天使的軍旅(蘇五14, 15 列上二二19 詠一四八2 達八10),天 空的星辰亦被稱為軍隊(申四19 詠三三6 依三四4; 四十26 耶八4)。如此在這裡, 天地間的一切點綴亦被稱為「軍隊」,自然是一種借意的說法。是以思高聖經正 確的將它直譯為「點綴」。第七天是休息的日子,天主祝福了這一天,意即將這 一天與其他的日子隔離,使成為專為恭敬天主的日子,因為天主也在這一天休息 了。其實天主休息的說法,就是擬人說法。將天主視為一位工作人員,六天工作 之後,已很疲倦,必須要停工休息。第四節是兩種有關天主造化工程的中間連接 部份,也許是某一位後期的編輯者加添上去的,用來將兩種迥然不同的文件接連 起來。

4-7節 天主造男人

4. 這是創造天地的來歷:上主天主創造天地時,
5. 地上還沒有灌木,田間也沒有生出蔬菜,因為上主天主還沒有使雨降在地上, 也沒有人耕種土地,
6. 有從地下湧出來的水浸潤所有地面。
7. 上主自己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他鼻孔內吹了一口氣,人就成了一個有 靈的生物。

作者在這裡慣用兩個名字來指示天主,即雅威和厄羅音。前面我們已經看到,厄 羅音是神明的通用稱呼,意即天主。雅威是天主的特別名稱。自從天主在西乃山 向梅瑟啟示了自己之後,便開始在希伯來人中,利用這個名稱來稱呼天主;思高 聖經將之譯作上主。在本段聖經之初,作者將兩個名字相提並論的放在一起,旨 在使人知道這裡所說的雅威,就是前一章所說的厄羅音,二者是毫無二致的同一 天主。在這之後,作者將只用雅威來稱呼天主。此外,由上下文我們可以斷定, 作者將最初關於世界的創造刪去了,因為一開口便說天地業已存在,但是地上還 沒有樹木和青菜。作者也立即說出缺乏植物的原因,是因為天主還沒有打發雨 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缺少有理智的人。因為即使沒有雨水,如果有人,他是可 以用自己的頭腦來想法利用河水來澆灌田地的。作者將地球描寫成如此淒涼可怕 的原因,是因為要描繪天主對人是如何的慈愛,他親手給人預備了一個水源豐盛 的樂園,好使人在那裡享福。這也是天主即將造人的前奏。

作者很自然的將天主描寫成一位陶工,他用手中的泥塊造了一個人的形體。作好 之後又向他吹了一口生氣,使他成為一個有生命的人。這種擬人的說法可說到了 登峰造極的地步。誰都知道,人的肉體在死後便要歸於灰土。於是按照古人的理 解力,他們認為既然人死後要變成土,那麼他一定是由灰土而來的。這種人身變 成灰土的觀念在東方各民族間,是非常普遍的觀念。也正因此,有不少外邦邪神 及巴比倫的瑪爾杜克神等就是如此。

在這裡有關人的陳述,作者似乎在說明,構成人的主要成份似乎有二,其一是物 質的身體,其二是一種不敢太確定的,由天主直接賜予的東西,稱為「生氣」。「生 氣」在希伯來原文上,有不同的意義。有時是指使人生活的一種動力,有時卻是 指人的理智而言。在這裡明白在指示,它是使人生活的一種力量。故作者此說, 天主將這個「生氣」吹在他的鼻孔中,使他生活。吹入鼻孔的原因,是因為外表 上看來,鼻孔是人呼吸不可少的器官,而呼吸又是人生活的現象。當人死的時候, 天主將「生氣」收回去(約三四14)。

曾有不少的學者利用這裡天主造人的記載,來證明進化論的學說是不可能存在 的。因為按這種說法,人的身體根本就沒有任何進化的現象。但是我們要知道, 聖經的作者是位在平民百姓中的傳道員,他所教導的是宗教的真理,而不是科學 的常識。在這裡他只教導我們,人是從天主而來的。天主以特殊的關懷照顧了人 類。其他所說的一切都是可有可無的點綴品,是民間的傳說,百姓的習俗和心理 上的傳說。習俗和心理是否正確無誤,作者漠不關心,因為這不是他的責任。因 此作者與進化論完全無關,既不贊成,也不反對。作者不是由科學方面來探討人 類的來源,而是由宗教一方面探討人生的道理。

8-17節 樂園

8. 上主天主在伊甸東部種植了一個樂園,就將他形成的人安置在裡面。
9. 上主天主使地面生出各種好看好吃的果樹,生命樹和知善惡樹在樂園中央。
10. 有一條河由伊甸流出灌溉樂園,由那裡分為四支:
11. 第一支名叫丕雄,環流產金的哈威拉全境;
12. 那地方的金子很好,那裡還產真珠和瑪瑙;
13. 第二支河名 叫基紅,環流雇士全境;
14. 第三支河名叫底格里斯,流入亞述東部;第四支河即幼發拉的。
15. 上主天主將人安置在伊甸的樂園內,叫他耕種,看守樂園。
16. 上主天主給人下令說:「樂園中各樹上的果子,你都可吃,
17. 只有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那一天你吃了,必定要死。」

天主以其慈祥的心懷,親自為世界上第一個出生的人在「伊甸東部」修了一個美 好的樂園(8節)。在希伯來原文上為指示這個樂園所用的詞句來自叔默爾文。 意謂一個關閉的青緣花園。這裡就是亞當要居住的地方。這是個什麼地方?聖經 上說「在伊甸的東方」,看來伊甸好似是個地理名詞。但是希臘譯本卻根據創三23,24作形容詞用,意即充滿一切幸福的樂園。因此我們可以想像,它是在荒 野中的一個綠洲。內部生產豐富,風景優美,是生活的好去處。這同亞當犯罪之 後被趕出這個樂園之後,所居住的地方剛好相反。以前不必勞力而什麼都有,如 今在樂園之外,雖然勞力耕耘,卻仍不得飽飫。

作者在說完樂園的地理位置之後,接著便述說它美妙絕倫的優良環境,以擬人的 說法,謂天主好似一位園丁,親手種植各種樹木,使它們造成巨大濃密的蔭涼。 天主栽培的樹木有兩種,一種是結各種甘甜水果的樹木,一種是用作裝飾品的樹 木及花草,用來娛樂人的眼目(9節)。為一位慣於生活在乾旱曠野中的人,看 到一個水源豐富、花草樹木爭奇鬥艷的綠洲,可說是最為嚮往的地方。作者所寫 的這段記載,就正好是為那些在曠野中過著半游牧生活的人民所寫的。所以他不 憚其煩的描述這個樂園的美景。足見作者深知讀者的心理,洞悉他們的願望。作 者又開始準備他要描述的悲慘遭遇,所以在成千上萬的果樹中,他特別注意到一棵果樹,還給它起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名字,叫作「生命樹及知善惡樹」(9節)。 這裡曾使解經學者煞費苦心,去解釋它的意義。首先,究竟是一棵樹還是兩棵樹? 學者爭論不已。思高聖經學會的辭典上(九四○條)跟隨了兩棵不同樹木的說法。 但是另有不少學者卻認為,雖然有兩個不同的名稱,卻只是一棵樹。「生命樹」 是說這棵樹的果實具有特別的功能,能使人獲得常生不死的效果。「知善惡樹」 仍指同一樹而言,是在描寫它將要在原祖身上造成的結局,是說當原祖違命吃它 的果實的時候,造成了不可救藥的損失,原祖也因此獲得了辨別是非善惡的知 識。在巴比倫的楔形文件上,也記載了有一棵相似的樹,稱為「生命及真理之樹」, 被種植在天堂的門口。一位叔默爾的英雄費盡艱辛去尋找這樣一棵能使人常生不 死的植物。因此我們可以說,「生命樹」在作者的心目中,是天主使人常生死的 象徵。人守法是好事,將得常報;人不守法是惡,將要受罰。事實上當原祖父母 吃了它的果子之後,果然眼開了,知道善惡的分別。根據這一點,我們在下一章 就要看到,惡魔以蛇的形像誘惑原祖的時候,所用的理由也不外是,如果他們吃 那果子,他們要昇級變成與天主相似的人「知道善惡」(三5)。的確,人們最大 的欲望常是能夠自己當家作主,自己辨別是非善惡,不再受其他外在而來的約 束。這實際上就是天主的尊位及天主獨有的特權。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來,作者的 確是位深知人們心理的人。他利用一切可能的方式,來準備他即將要向人報告 的,原祖父母失足跌倒的那一場歷史悲劇。

10-14 節好似是一段作者故意加入的一段插曲。將自己的敘述暫時打斷。但是由 於它似乎是突如其來加插的一段,故此有些學者認為,它根本不屬於原來的作 者,而是後世一位「好心的」編輯,為了給人們清楚的解釋一下伊甸樂園的所在 地,故意加插了這數節。作者說樂園中有一條大河,它一分為四,名叫丕雄、基 紅、底格里斯及幼發拉的河。作者沒有說出那條一分為四的大河的來源地,故此 無法證實。但是它所分成的那四條河流卻有兩條有跡可尋。這兩條河流皆發源自 亞美尼亞的山區,採取了同樣的流向。直至波斯灣進入大海,是盡人皆知的兩條 著名大河。但是其他的兩條卻使人煞費周折,而至今不能確定所指為何。不過我 們可以確定,這兩條河,丕雄和基紅,亦應當在兩條著名河流的區域內去尋找。 丕雄河環流於產金的哈威拉地區。哈威拉是甚麼地方?聖經上有時說它在阿剌伯 半島的南方(創十7, 29),又有時說在半島的北方(創二五18)。有人謂它就是現 今的法西河,發源於阿辣辣特山腳下,距底格里斯及幼發拉的二河的發源地不 遠。猶太歷史家若瑟夫按其對當時地理觀念之所知,強調它就是現在的印度河。 基雄河的地位更難尋找,聖經說它環流雇士全境,而雇士向來所知是厄提約丕 雅。因此若瑟夫認為它就是現今埃及的尼羅河。但似乎事非可能,因為尼羅河距 離已知的底格里斯及幼發拉的河畢竟太遠。如此一來,關於伊甸樂園的所在地 點,我們似乎可以勉強的說,應在亞美尼亞的阿辣辣特山附近。因為四條河流中 的三條已被確定發源於這座大山,故此它們灌溉的樂園亦應在這一區域內去尋 找。
第16節應當與第9節連合而論,因為第9節是第16節的準備。如今作者清楚的 指出天主的命令:不要吃知善惡樹上的果子。作者的用意非常明顯,人雖然是天 主特別寵愛的受造物,又受天主的委託,主管樂園中的一切,但仍然不是主人。 真正的主人是天主自己。原祖有責服從天主的命令,這是個小小的測驗。天主願 意知道,他如此恩寵倍加的受造物,人類的原祖父母,具有理智的人,是否甘心 聽從天主的命令。如果他們唯主命是從,那麼,天主會真正將主管樂園的全權, 將他們已得到的特恩,尤其是長生不死的特恩,永遠賜給他們。作者在漸漸的準 備那場悲劇的發生,目的在述說悲劇雖然終於發生,人卻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再 無翻身之地。作者在陳述上主救援歷史的開端。至今作者似乎集中注意力,給我 們報告了第一位男人,原祖亞當的角色。但事實上失足跌倒並不只是亞當一人之 過,因此,如今是記述一下女人厄娃的來龍去脈的時候了。

18-25節 天主造女人

18. 上主天主說:「人單獨不好,我要給他造個與他相稱的助手。」
19. 上主天主用塵土造了各種野獸和天空中的各種飛鳥,都引到人面前,看他怎 樣起名;凡人給生物起的名字,就成了那生物的名字。
20. 人遂給種畜牲、天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各種野獸起了名字;但他沒有找着一個 與自己相稱的助手。
21. 上主天主遂使人熟睡,當他睡着了,就取出了他的一根肋骨,再用肉補滿原 處。
22. 然後上主天主用那由人取來的肋骨,形成了一個女人,引她到人前,
23. 人遂說:「這才真是我的親骨肉,她應稱為『女人』,因為是由男人取出的。」
24. 為此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為一體。
25. 當時,男女二人都赤身露體,並不害羞。

作者以他生動活潑的想像力,將天主描寫成反覆思量的樣子。天主所造的一切看 來都好,一切井井有條,稱心如意,唯獨有一樣不太完美。就是亞當雖然住在美 好適意的環境中,但並不感到真正幸福,因為他缺少一個與他相似的「助手」, 一個分享他喜樂幸福的伴侶。作者深知人的心理,故意地在這裡指出男人對於異 性的強烈欲望;這是男女欲望的本性。在第一章中作者冷靜客觀的指明,天主造 了女人,使人有兩性,「一男一女」。人性的完整以及為滿全生殖繁衍的需要,兩 個不同性別的存在是必須的。在這一方面人類與禽獸就毫無分別。但是作者還有 其他更高尚的用意,就是他願意指出,婚姻是天主親自所設計建立的,並且男女 體質上雖然有別,基本上卻完全平等。作者為了表達這個觀念,用了講故事的方 式。先是說男人需求女人,沒有女人便若有所失,得不到真正的幸福。作者為說 明這一點,假裝天主使一切的走獸來到亞當面前,為使亞當給它們命名。意即它們皆屬亞當管轄。但是亞當並未因此而感到歡喜若狂。因為在這一切動物之中他 沒有找到一個與自己相似的伴侶。而這個伴侶又是他本性急切要求的。作者知道 在人身體內有一種神妙的力量,就是兩性相吸的力量。天主自己既然已發現這個 在創造上美中不足的缺點:「人單獨不好」(18節),所以要動手彌補這個缺點, 好使亞當稱心如意,幸福快樂的住在樂園中。 天主為了使亞當真正愛慕他的伴 侶,便從他的身體上取下一部份來,作為造個「伴侶」的材料。因為這個手術是 很疼的手術,所以天主使亞當昏睡過去。用現代的口氣來說,就是天主給他打了 一針麻藥,使他不感痛苦。天主取出了亞當一條肋骨,又將肋骨的空間加以修補, 使他的身體完整無缺。就在這時亞當醒來,天主將那個新生的受造物交給亞當。 亞當立即認出來她是自己的「親骨肉」(23節)。因為她是由男人的一部份所造 成,應被稱為「女人」。「為此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為 一體」(24節)。這在說明女人是天主從第一個男人造出來的,她有男子的人性, 因此同男人一樣是按照天主的肖像和模樣造成的。亞當親自給她起了名,意謂她 屬亞當管轄。但這種管轄並不是對待奴隸的管轄,而是一種出於伴侶之愛的管轄 和服從。二人結合成為一體,表示婚姻是天主親自制定的。故此人不能拆散(瑪十九5, 6)。很明顯的,作者在這裡願意提高女人的地位。原來在古代的社會中, 女人的地位是非常低落的,可說在家庭及社會上毫無地位可言。丈夫可以任意休 妻,任意打罰,甚至於殺害。就連在希臘羅馬帝國時代,女人的命運亦未獲得太 多的改善,仍被視為可有可無的東西,是無靈魂的動物,是不完善的動物等。作 者卻反對上述人們的觀念,願意清楚的指明,女人也是天主的受造物,她在家庭 及社會中是非常重要的一員,是不可缺少的人物。在下一章作者要稱她為「眾生的 母親」(三20)。

至於這段造女人的歷史是否可信?是否女人真的是用男人的一條肋骨所造成 的?首先我們要知道創第二章記事的文體充滿了擬人的說法。天主用泥土造了第 一個男人的身體,親手栽培了樂園中的花草樹木;使一切的走獸都列隊在亞當面 前走過,以娛樂亞當;並交給他代替天主掌管受造物的權柄。如今更成了動手術 的人員,開刀拿去亞當的一條肋骨;下一章更說天主成了裁縫,給赤身裸體的原 祖作了衣服穿上。自然,誰也應當知道,這一切刻劃入微、生動逼真的擬人說法, 是絕對不能按字面講的。所說皆是寓意的筆法,是描述的文學方式。其主旨只是 要說,天主以其特殊的照顧造生了人。其他一切都是無關緊要的陪襯,是裝飾品 而已。但是這個記載在過去曾激起了不少的難題。尤其是那些強調按字面講解學 者,使人現在想起來,不能不覺得幼稚可笑。所幸目前已無人再作這種按字面解 釋的了。24節應是作者的一句反省的話,而非出自亞當的口。是說夫妻之間的 愛情應當超過父母子女之間的愛。為此當人結婚後要離開親生的父母親,而與自 己的妻子結合。這種二人成為一體的結合的目的,不外是為了生兒育女,使人類 滋衍繁殖。在這裡除了婚姻是不可拆散的結合之外,作者也暗示了,理想的婚姻, 應當是一夫一妻制的。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