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雅各伯離家他往

第二十八章 雅各伯離家他往

雅各伯雖身為次子,卻獲得了長子的名份並巧奪了父親臨終時的祝福。在天主的 照顧和簡選之下,成了天主救恩史中重要的一員。於是聖經作者一本他淘汰的原 則,將其他一切與救恩史無直接關係的人物放棄,而集中注意力於雅各伯一身。 所以今後十數章的內容,都以雅各伯為主人翁。

1-9節 雅各伯去帕丹阿蘭

1. 依撒格叫了雅各伯來,祝福他,吩咐他說:「你不要娶客納罕女人為妻。
2. 你應起身往帕丹阿蘭你外祖父貝突耳家去,在那裡娶你舅父拉班的女兒為妻。
3. 願全能的天主祝福你,使你生育繁殖,成為一大家族。
4. 願天主將厄撒烏的祝福賜與你和你的後裔,使你承受所住的地方,即天主賜與亞巴郎的土地作為產業。」
5. 依撒格就這樣打發了雅各伯往帕丹阿蘭,投往阿蘭人貝突耳的兒子拉班,即雅各伯和厄撒烏的母親黎貝加的哥哥那裡去了。
6. 厄撒烏見依撒格祝福了雅各伯,打發他到帕丹阿蘭去,在那裡娶妻;祝福他時還吩咐他說:「不要娶客納罕女人為妻。」
7. 厄撒烏見雅各伯聽從父母的命,往帕丹阿蘭去了,
8. 便明白父親依撒格不喜歡客納罕女子。
9. 所以他去了依市瑪耳那裡,除了自己所有的兩個妻子外,又娶了亞巴郎之子依市瑪耳的女兒乃巴約特的妹妹瑪哈拉特為妻。

這段記載與前章最後一節相連,同屬一個卷集的傳授,即司祭卷。因為作者在這裡好似完全不知道母子二人騙取祝福,招致厄撒烏大怒的事,卻將雅各伯前往美索不達米亞、即北敍利亞的事,不認為是逃亡避難,而只是為遵父母之命去到自 己親族中間尋找結婚的對象。故此他臨行獲得父親依撒格的祝福和叮嚀,勸他無論如何不要同客納罕地的外邦女子結婚,卻要去母親的祖家,就是舅父拉班的家中,去同自己同一血統的親人結婚。由依撒格隆重祝福的方式看來,好像根本就沒有欺詐祝福的事發生過。在這裡父親祝福兒子說:「願全能的天主祝福你」,使你多子多孫,光大門楣,變成許多龐大的民族,領取天主預許給聖祖亞巴郎的祝福,回來佔據天主預許的客納罕福地(創十七8)。前章所述依撒格的祝福,內容幾乎是清一色關於田地的豐盛產品(創二七28),這裡對土地的出產卻隻字未提。 同樣,前此未提對亞巴郎的恩許,這裡卻明言那個恩許將直接傳到雅各伯的身 上。由此可見司祭卷的性質和內容興雅威卷是迥然不同的兩回事。厄撒烏見自己的弟弟去了帕丹阿蘭,於是也不甘寂寞,自動的去到另一支家族親人中去尋找妻子,就是他伯父依市瑪耳的家中,娶了一位自己的親人作妻子。這是因為他前此同外邦女子結婚的事,曾使父母大為傷心。帕丹阿蘭就是亞巴郎從前居住過的哈蘭,在敍利亞之北,亦稱美索不達米亞地區(見創二四10; 二五20; 二七43)。

10-22節 神視中的天梯

10. 雅各伯離開貝爾舍巴,往哈蘭去了。
11. 他來到一個地方,因太陽已落,就在那裡過宿,隨地拿了一塊石頭,放在頭 底下,就在那地方躺下睡了。
12. 他作了一夢:見一個梯子直立在地上,梯頂與天相接;天主的使者在梯子上, 上去下來。
13. 上主立在梯子上說:「我是上主,你父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我要 將你所躺的地方,賜給你和你的後裔。
14. 你的後裔要多得如地上的灰塵;你要向東西南北擴展,地上的萬民都要因你 和你的後裔蒙受祝福。
15. 看我與你同在;你不論到那裡,我必護佑你,領你回到此地。我決不離棄你, 直到我實踐了我對你所許的。」
16. 雅各伯一覺醒來,說:「上主實在在這地方,我竟不知道。」
17. 他又滿懷敬畏地說:「這地方多麼可畏!這裡不是別處,乃是天主的住所, 上天之門。」
18. 雅各伯清早一起來,就把那塊放在頭底下的石頭,立作石柱,在頂上倒了油,
19. 給那地方起名叫貝特耳,原先那城名叫路次。
20. 然後雅各伯許願說:「若是天主與我同在,在我所走的路上護佑我,賜我豐 衣足食,
21. 使我平安回到父家,上主實在當是我的天主。
22. 我立作石柱的這塊石頭,必要成為天主的住所;凡你賜與我的,我必給你奉 獻十分之一。」

作者記載這段神視的主要目的,是在說明貝特耳聖所的來歷及其重要性。雅各伯生性善良,對父母之命謹遵不違。所以他在領受了父親的祝福和叮嚀後,便上路向著哈蘭地區走去。到了一個未被提名的地方,天色已晚,夜幕低垂,單人獨馬的雅各伯也已是疲倦不堪。於是席地而臥,倒頭便睡,用一塊石頭權作枕頭。正在他甜蜜的睡夢中,夢見一個上接天下連地的天梯,並有「天主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12節)。這個天梯的意義,是在說明:在天地之間,有一道互相溝通的工具。天使是天上的真神上主天主的護衛和使者,他們下來上去向人類傳達天主的旨意。他們沒有翅膀,故此需要梯子作上下的交通工具。這說明天和地雖距離甚遠,卻不是完全隔離的。天主以他無微不至的照顧、眷顧世間的人類。在這裡則表示了天主對雅各伯的特殊保護和關懷。不但對現在行路的雅各伯如此,天主還要照顧他一生,因為他是特選的一員,要來繼承亞巴郎的使命,完成和繼續天主的救恩計畫。故此天梯的意義就是:天主要藉它和天使不斷與選民的祖先雅各伯往來。有的學者將這個天梯與考古學者在美索不達米亞地區所發現的廟塔相提並論。固然,廟塔的用意也是為使天人相連,但與聖經上的天梯,卻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沒有相同的用意。埃及人亦相信天人之間有一道天梯,好使人死後的靈魂上升到天庭,這與聖經亦無關連。與前者相同完全是人為的,是人們想像中所希望的事。聖經在強調,天主固然高居在上,卻不斷垂顧和視察下土,眷顧人群,尤其是他特選的人們。在地上有幾個地點是天主特別願意顯示自己,並向人類表達旨意的地方。在這些地方天主特別喜歡垂聽人們的祈禱,答復人們的 詢問(見列上八27-30)。天主在這個工作上所利用的工具,就是由天梯下來上去的眾天使。他們是天主旨意的傳達者。耶穌曾對最初的幾位門徒表露自己身份的時候,將這裡的記載貼合在自己身上(若一51)。的確,耶穌自己是天人間溝通的真正使者,是天主與人類相連合的中間人。

13-16 節好似是另一種卷集的傳授和口氣,學者們認為它是雅威卷的手筆。這裡對貝特耳的神視另一種說法:它不再提及天梯及天使的事,而是突然之間天主站 在雅各伯面前向他講話。在這裡希臘譯本似乎有意將兩種卷集加以協調,譯作「上主立在梯子上說」,思高譯本跟隨了這種說法。上主被認為是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13節)。意思是說,雖然天主在遙遠不同的地方顯示給雅各伯,但是與在貝爾舍巴及瑪默勒(赫貝龍)顯現的上主同是一個天主,就是他祖先的天主。就是這個毫無二致的天主,如今向雅各伯許下,要將他現在所處的土地賜給他和他的子孫,作為永久的基業,他的後代子孫「要多得如地上的灰塵」(14節)。

此時雅各伯忽然驚醒,因為一位神明出現在他的面前,為古希伯來人認為是不可思議及非常可怕的事。他們還沒有天主無所不在的這種觀念。他們慣將神明局限於一個地方。他們原來認為貝爾舍巴的天主及赫貝龍的天主應是兩回事,不能同時在兩個地方的。就如德波辣的凱歌中所說,天主來自西乃山,經過厄東曠野,前往拯救和扶助在客納罕地打仗的以民(民五4)。同樣,達味逃避撒烏耳的迫害,走到外邦人的地區,認為已遠離了天主的聖容(撒上二六20)。因為在他的心目中,天主只靠近約櫃而居,或者只居住在籠罩巴力斯坦地區的天上。這種將天主局限於一地區的觀念,當然在聖祖時代更為強烈。雅各伯醒來後認為那個地方真是可怕,因為古希伯來人確信,誰見了天主,誰就必死無疑。依撒意亞先知在聖殿中見到天主之後,大聲喊說:「我有禍了!我完了!因為我是一個唇舌不潔的人,住在唇舌不潔的人民中間,竟親眼看見了君王-萬軍的上主」(依六5)。雅各伯在驚慌之餘,願意留一個上主顯現的紀念,因為那裡是「天主的住所,上天之門」(17節)。那裡是天主居住的宮殿,是直通上天的道路及門戶。那裡是天主特別與人間相連的地方,故此是值得紀念的地方。於是將自己作為枕頭的那塊石頭立起來,「立作石柱」,在上面倒上油,那裡便成了被祝聖於上主的地方。按照客納罕人的習慣,凡他們認為有神明居住的地方,便在那裏豎立起一個石柱來,在上面倒油,便認為從今以後,那個石柱頂上便成為神明的居所。後期的以色列民族,雖有法律明文的禁止,卻仍然模仿外邦人的習俗,在高丘高地上豎起石柱,作為神明親在地標記。這在聖祖時代,由於他們的宗教知識還很低落,這種作法還情有可原;但為後期的以民,卻是敬拜邪神的惡行,成了先知們攻擊的對象(歐三4; 十1米五12)。我們不能確知雅各伯立石柱的意思,但不必懷疑,它一定多少與客納罕人的宗教禮儀有關,這在當時是非常普遍的敬禮。但在作者的心目中,雅各伯所立的石柱,只是一個天主在那裡顯現的記念,是一種許願的記號。就是在獲得天主的恩寵之後,許下要在將來還願感謝天主。在這裡也有一個崇高的神學觀念:以民的天主高居在天上,他是至高無上,偉大全能的天主。雅各伯稱那個地方叫貝特耳,意即「天主的居處」。它距離耶路撒冷之北約十七公里, 就是現今阿剌伯人所稱的貝依庭。所說的「原先那城名叫路次」(19節),按學者的意見,是為後人所加。按蘇十六2, 十八13路次與貝特耳是不同的兩地方,但二者相距不遠,殆無異議。以民政權分南北朝之後,北國君王耶洛貝罕在這裡修建了聖所,旨在阻止北國民眾心向耶京的企圖(列下十29 亞七12-14 歐四15)。

雅各伯確知他所處的那個地方就是天主的聖所,所以他距天主很近。於是就在天主的露天聖所內向天主祈求,並許下一個有條件的誓願,就是如果天主一路保佑他平安無事,並賞賜他一無所缺,那麼他會將所得之什一之物奉獻於上主(32 節)。後期的北國以民就是根據聖祖此處的親身經驗,即天主的顯現,在這裡修蓋了聖所,旨在與南國猶大的耶京聖殿分庭抗禮(亞四4)。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