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寄居舅父拉班家中

第二十九章 寄居舅父拉班家中

按學者的意見,本章由兩種卷集形成,即雅威卷( 1-14節)及厄羅音卷(15-30 節)。這種分法的理由之一,是因為作者在16節似乎對辣黑耳完全不認識,而在這之前曾用了頗長的篇幅,十分詳盡的敍述了辣黑耳與雅各伯相遇的事。這種奇特的現象,惟一解釋的方法,只有承認本章具有兩種顯明的不同傳授。

1-14節 雅各伯與辣黑耳相遇

1. 雅各伯取道前行,來到了東方人的地方;
2. 舉目看見田間有口井,還有三群羊,臥在井旁。——因為人慣常由這井取水飲羊,井口上蓋着塊大石頭;
3. 幾時羊群都聚集在那裡,人就將井口的石頭挪開,取水飲羊;然後再將石頭蓋在井口原處。
4. 雅各伯對他們說:「弟兄們,你們是那裡的?」他們答說:「我們是哈蘭人。」
5. 雅各伯問他們說:「你們認識納曷爾的兒子拉班嗎?」他們答說:「我們認識。」
6. 雅各伯又問說:「他好嗎?」他們答說:「他好。看,那不是他的女兒辣黑耳領着羊群來了。」
7. 雅各伯說:「看,太陽還很高尚不到聚集家畜的時候,你們取水飲了羊,然後再領去牧放。」
8. 他們回答說:「不能夠;因為除非等所有羊群都聚集起來,才可挪開井口的石頭,取水飲羊。」
9. 他還同他們說話的時候,辣黑耳領着他父親的羊群到了;因為她是個牧羊女。
10. 雅各伯一見了舅父拉班的女兒辣黑耳,和舅父拉班的羊群,就上前去,挪開井口的石頭,取水飲他舅父拉班的羊。
11. 然後雅各伯口親辣黑耳,放聲大哭,
12. 告訴辣黑耳,自己是她父親的外甥,黎貝加的兒子。辣黑耳便跑回去,告訴她父親。
13. 拉班一聽得了關於他外甥雅各伯的消息,就跑來迎接他,抱住他,親他,領他到自己的家中。雅各伯遂將所遇的事全告訴了拉班。
14. 拉班對他說:「你實在是我的骨肉。」雅各伯遂同他住下了。

雅各伯在貝特耳獲得了天主的顯示之後,精神為之一振,繼續上路前行,去尋找他的舅父拉班。但他這次的前行與他祖父亞巴郎打發僕人厄里厄則爾前來替兒子擇配時的情形,卻大異其趣。那次厄里厄則爾僕人是帶著十四匹駱駝的貴重禮品,還有其他隨行的僕人,一路浩浩蕩蕩而來的。他這一次卻是單獨一人、赤手空拳而來。他要去的地方被稱為「東方人的地方」(1節)。這是個籠統的稱呼,概括的指各阿蘭民族所居住的敍利亞及阿剌伯曠野而言(見民六2, 33 依十一14 耶四九28),亦就是前面所說的帕丹阿蘭,亦即敍利亞北部的一個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就是從前亞巴郎同他的父親特辣黑所住過的哈蘭(見創十一31; 二四10; 二五20; 二七43)。結果在走了許多天的路程之後,終於到達了一口水井之旁。這裡是牧童們趕羊聚集的地方,好使羊群來這裡喝水。作者還解釋了這口水井的樣式。它是與地面平行的水井,平常有一塊大石頭蓋住井口,等牧童們在一定的時間內到齊之後,才按慣例打開水井,讓牧童給自己的羊群供水(8節)。雅各伯就在這水井的旁邊與牧童們閒談起來。由談話中知道他們來自哈蘭,就是他舅父的所在地。於是問他們是否認識舅父拉班。就在此時,拉班的一個名叫辣黑耳的女兒,趕著一群羊走了過來(6節)。牧童們便告訴雅各伯,趕著羊走來的那個女孩,就是他的親戚,是他舅父拉班的女兒。此時我們可以想像雅各伯激動的心情,在晝行夜宿,獨自一人走了許多的路程,吃盡苦頭之後,終於見到自己的親人,即自己的表妹辣黑耳。他見表妹到來,便立即自告奮勇上前將水井的石頭挪開,好使她的羊群搶先喝水(10節)。接著便向表妹表露自己的身份,親切的擁抱並口親表妹,同時激動的放聲大哭。辣黑耳立即跑回家去,向父親拉班報告自己的一位親人由客納罕地前來。拉班也趕著出來迎接並擁抱雅各伯,熱情的將他領到自己的家中去,視他為自己的親骨肉,「你實在是我的骨肉」(14節)。

15-30節 雅各伯與肋阿及辣黑耳結婚

15. 過了一月,拉班對雅各伯說:「豈可因你是我的外甥,就該白白服事我?告訴我,你要甚麼報酬?」
16. 拉班有兩個女兒:大的名叫肋阿,小的名叫辣黑耳。
17. 肋阿雙眼無神;辣黑耳卻相貌美麗;
18. 為此雅各伯喜愛辣黑耳,遂回答說:「我願為你小女兒辣黑耳服事你七年。」
19. 拉班答說:「我將她給你,比給外人好;你就同我住下。」
20. 這樣,雅各伯為得到辣黑耳,服事了拉班七年;由於他喜愛這少女,看七年好像幾天。
21. 雅各伯遂對拉班說:「期限已滿,請將我的妻子給我,我好與她親近。」
22. 拉班也請了當地所有的人士,擺了婚宴。
23. 到了晚上,他卻將自己的女兒肋阿,引到雅各伯前,雅各伯就親近了她。
24. ——拉班且將自己的婢女齊耳帕給了女兒肋阿作婢女——。
25. 到了早晨,他一見是肋阿,便對拉班說:「你對我作的是甚麼事?我服事你,豈不是為了辣黑耳?你為甚麼欺騙我?」
26. 拉班回答說:「我們這地方沒有先嫁幼女,而後嫁長女的風俗。
27. 你同長女滿了七天以後,我也將幼女給你,只要你再服事我七年。」
28. 雅各伯就這樣做了。與肋阿滿了七天以後,拉班便將自己的女兒辣黑耳給了他為妻。
29. ——拉班且將自己的婢女彼耳哈給了女兒辣黑耳作婢女。——
30. 雅各伯也親近了辣黑耳,而且他愛辣黑耳甚於肋阿;於是又服事了拉班七年。

拉班在這裡的表現非常現實和自私。雖然他熱情的將外甥領到家中,視同己出,並且表示不願讓親人白白辛勞服事自己,所以許下要給予一定的報酬。他叫雅各伯隨意選擇。其實他早已覺察雅各伯出在深深的愛著自己的次女辣黑耳。於是他暗下決心,要從中謀取大利。拉班有兩個女兒,長女叫肋阿,意謂「野牛」或「羚羊」,她生來不大美麗,再加上目力不強,或謂眼中無神,故不為雅各伯所垂青。拉班的次女名叫辣黑耳,生來「相貌美麗」(17節),雅各伯對她可說是一見鍾情,愛戀非常。於是向拉班要辣黑耳作為服役的報酬;甘願為獲得她給拉班服役七年,作為娶辣黑耳的嫁資和聘金。因為他目前兩袖清風,赤貧如洗,只有以勞力來作為代替品(創三四12)。拉班亦正求之不得,於是兩人一拍即合。如此一來,拉班根本就不需要向雅各伯交付任何薪金了。他還假仁假義的向外甥說,如此更好,他不需要將女兒嫁給外人,旨在掩護自己貪財的心情。按照古東方民族的習俗,表兄有娶表妹為妻的優先權。這種習慣,至今仍見於阿剌伯民族中。雅各伯亦心滿意足的接受了服役的條件。因為七年勞苦之後,將是他獲得他親愛的辣黑耳為妻的時候,亦就是他如此熱愛辣黑耳,使他認為為了她付出七年的勞苦是值得的。果然七年很快的過去了,「看七年好像幾天」(20節)。七年既過,雅各伯向拉班要求應得的報酬,即辣黑耳。拉班無話可說,只有準備婚姻大慶,請了許多親友鄰人前來赴宴。到了夜晚,拉班果然將女兒交給雅各伯,好使二人同房燕好。按當時的習俗,女子是要蒙著面進入洞房的。拉班別有用心,就利用這黑夜不辨真偽的機會,將蒙面的、面貌不美、眼中無神、又不為雅各伯所喜愛的肋阿交給了雅各伯,企圖魚目混珠,以假亂真。可憐的雅各伯竟不虞有詐,與肋阿同了房。第二天早上天一亮,才看出來受了岳父拉班的欺騙,於是立即抗議。但木已成舟,為時已晚。拉班理直氣,壯振振有詞的詭辯說:照當地的習慣,是必須先嫁了大女兒,才可以再嫁次女的,故此拉班愛莫能助,只好照禮規行事。這同我國沒有明文規定的民間習俗十分相似,尤其我國農村百姓至今仍保持這種依次嫁女的習慣;廣東人謂不准「爬頭」,不然對家庭是不吉祥的徵兆。現在看來是頗具迷信的觀念,但它骨子裡似乎是在說明,這一家庭的行政是按部就班,有條不紊的意思。雅各伯雖然抗議不滿,卻沒有表示要將肋阿歸還岳父,大概事實上亦非可能,因為肋阿已非完璧,將不會再有幸福的前途。讀者還記得這位雅各伯聖祖,在幾年前曾化裝欺騙了自己年老力衰、視力全失的父親,騙取了祝福;如今也被拉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心中定會覺得「罪有應得」,是報應的結果。拉班與雅各伯終究是遊牧民族的後代,不失伯都音人的本色,事事以利害為出發點,於是兩人各自讓步,免失和氣;拉班許下七天之後,將雅各伯心愛的辣黑耳交出,而雅各伯甘願再給拉班服役七年。這都是些自私自利的辦法。在這之前我們已見過亞巴郎及依撒格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竟不顧妻子的名義、貞潔、死活硬說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自己的妹妹。我們也不必見怪,因為他們還沒有受到福音啟示的光照,對倫理道德的認識還是很膚淺的,完全不能與我們同日而語。因此我們不能以現在的道德水準來衡量古人的作為。

與肋阿的婚禮舉行之後七天,拉班果然沒有食言,將辣黑耳交給了雅各伯為妻。雅各伯為了對辣黑耳的愛情,也就甘心犧牲再服役七年。雅各伯必須要等七天的原因,是因為古東方人的婚禮,大都一連七天慶祝。何況這是拉班第一次嫁女,為了光大門楣,自然更必須隆重慶祝(見民十四12 多十四21)。按梅瑟法律(肋十八18),同時和兩位姊妹結婚是被禁止的事,但在聖祖時代,這種嚴格的法律還不存在,故此聖祖無責任遵守。拉班除了嫁女之外,還給每位女兒一個婢女,一來使她們給女兒服務,二來萬一女兒不生育的話,她們可作替身給女兒生兒育女,就如撒辣對亞巴郎之所為「創十六2, 15」。教父們多將肋阿和辣黑耳解釋作會堂及教會的預像,教會是天主所喜愛的,會堂卻不為天主所重視。但事實上適得其反,因為按聖經的記載,是所謂不受天主重視的肋阿,卻接二連三的生兒育女,這在舊約是天主祝福的明證。那位所謂被天主所喜愛的辣黑耳,卻許久後還荒胎不育,因此教父們的解釋並不太恰當。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黎貝加和肋阿及辣黑耳同是出於拉班之門的女子,但先後兩人的婚禮竟有如此巨大的分別,這種區別的來源可能是由於地區之不同;前者是在客納罕,後者姊妹二人卻在美索不達米亞,地區不同,習俗自然各異。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當厄里厄則爾前來為少主求婚時,帶來大批的金銀禮物,而雅各伯則是赤手空拳逃難而來,自然前後的待遇和態度也就大不相同了。還有一種原因,就是作者故意在此將拉班寫成貪財、小氣、自私、刻薄的人;甚至對親生的女兒,在嫁娶時也只每人送一個婢女了事。如此更能表示出天主對聖祖雅各伯的特殊照顧。他不但沒有因拉班的欺壓詐騙而赤貧如洗,卻更是財源廣進,而且丁財兩旺,後來竟使拉班羡慕不已。

31-35節 雅各伯的首批子女

31. 上主見肋阿失寵,便開了她的胎;但辣黑耳卻荒胎不孕。
32. 肋阿懷孕生了一子,給他起名叫勒烏本,說:「上主垂視了我的苦衷,現在我的丈夫會愛我了。」
33. 她又懷孕生了一子,說:「上主聽說我失了寵,又給了我一個。」遂給他起名叫西默盎。
34. 她又懷孕生了一子,說:「這次,我的丈夫可要戀住我了,因為我已給他生了三個兒子。」遂給他起名叫肋未。
35. 她又懷孕生了一子,說:「次我要讚頌上主。」為此給他起名叫猶大。以後就停止生育。

關於這一段,學者們咸認為是雅威卷供給的資料,旨在陳述天主已在真正開始,使他的恩許開始應驗。就是天主數次向前述二位聖祖所預許的眾多後代。同樣的恩許天主也許給了雅各伯,就是當他逃難途經貝特耳時,天主在神視中向他表示過:「你的後裔要多得如地上的灰塵」(創二八14)。天主使不被人愛憐的肋阿,給雅各伯一連生了四個兒子,因為天主特別憐憫受欺壓的人,哈加爾的歷史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創十六7-16; 二一17-21)。在當時的社會上,荒胎不育的婦女是沒有地位和無臉見人的。反過來,多生子女的母親,卻可以出頭露面,揚眉吐氣。天主將這種恩惠賞賜給了肋阿,作為她向來不受人愛的報酬。肋阿每生一子,便給他起個名字,這個名字的意義,以平民習俗的方式加以解釋。事實上,這些解釋多是民間的自由解釋,沒有語言學價值。如此肋阿稱第一個兒子為勒烏本,並解釋為「上主垂視了我的苦衷」;生第二個兒子,叫他西默盎,意謂「上主聽說我失了寵」;第三個是肋未,意謂「我的丈夫要戀住我了」;第四子叫猶大,意思是「我要讚頌上主」。這些名字雖然是民間玩弄字眼的結果,卻具有高尚的宗教意義和神學的道理,是我們不應忽略的。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