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撒辣的死亡及埋葬

第二十三章 撒辣的死亡及埋葬

學者們大都認為本篇聖經出自司祭卷的傳授,因為這個卷集的特徵很明顯地可以在這裡見到,例如它述事準確認真,注重時間的先後次第,尤其強調法律的觀念。但是另有些學者注意到它與其他的司祭部份並不完全相同。因為除了它少用既成的句子之外,對天主的事也似乎不太注重。全篇幾乎未見天主聖名的出現。這是其他司祭卷集內少見的現象。所以學者們咸承認它是另一更古老文件的轉載,只是被司祭卷納為己有,並不是自己的作品。

經文
1. 撒辣一生的壽數是一百二十歲。
2. 撒辣死在客納罕地的克黎雅特阿爾巴,即赫貝龍。亞巴郎來舉哀哭弔撒辣;
3. 然後從死者面前起來,對赫特人說道:
4. 「我在你們中是個外鄉僑民,請你們在這裡賣給我一塊墳地,我好將我的死者移去埋葬。」
5. 赫特人答覆亞巴郎說:
6. 「先生,請聽:你在我們中是天主的寵臣,你可在我們最好的墳地埋葬你的死者,我們沒有人會拒絕你,在他的墳地內埋葬你的死者。」
7. 亞巴郎遂起來,向當地人民赫特人下拜,
8. 然後對他們說:「如果你們實在願意我將死者移去埋葬,請你們答應我,為我請求祚哈爾的兒子厄斐龍,
9. 要他賣給我他那塊田地盡頭所有的瑪革培拉山洞;要他按實價在你們面前賣給我,作為私有墳地。」
10. 當時,厄斐龍也坐在赫特人中間。這赫特人厄斐龍遂在聚於城門口的赫特人面前,高聲答覆亞巴郎說:
11. 「先生,不要這樣。請聽我說:我送給你這塊田地,連其中的山洞也送給你。我願在我同族的人民眼前送給你,埋葬你的死者。」
12. 亞巴郎又在當地人民面前下拜,
13. 然後對當地人民高聲向厄斐龍說:「假如你樂意,請你聽我說:我願給你地價,你收下後,我才在那裡埋葬我的死者。」
14. 厄斐龍答覆亞巴郎說:
15. 「先生,請聽我說:一塊值四百「協刻耳」銀子的地,在你和我之間,算得甚麼!你儘管去埋葬你的死者罷!」
16. 亞巴郎明白了厄斐龍的意思,便照他在赫特人前大聲提出的價值,按流行的市價稱了四百「協刻耳」銀子給他。
17. 這樣,厄斐龍在瑪革培拉面對瑪默勒的那塊田地,連田地帶其中的山洞,以及在田地四周所有的樹木,
18. 當着聚在城門口的赫特人面前,全移交給亞巴郎作產業。
19. 事後,亞巴郎遂將自己的妻子撒辣葬在客納罕地,即葬在那塊面對瑪默勒(即赫貝龍)瑪革培拉田地的山洞內。
20. 這樣,這塊田地和其中的山洞,由赫特人移交了給亞巴郎作為私有墳地。

我們可以想像得到,撒辣的晚年是幸福快樂的,因為他終於給自己的丈夫生了一個兒子,使她的家族和事業,可以下傳無虞。尤其重要者,是天主的恩許可以完全兌現了。撒辣生來荒胎的恥辱,也已被一掃而光,她可以挺胸抬頭地做人,不再受任何人的卑視和譏笑。如此,她的確可以死而瞑目,安心地去世了。撒辣死後,亞巴郎為她舉行了隆重的葬禮,並按照習俗為她辦理了哀悼悲痛的喪事。但是由於撒辣的死亡,亞巴郎卻遇到一個新的難題。因為時至今日,亞巴郎所過的仍是遊牧流動的生活;雖然在客納罕地已居住了相當長久的時日,但是仍然未有一寸土地是歸他名下所有(見宗七5)。其實曾有許多如亞巴郎相似的牧人,已於客居之地死去,而被就地在巴力斯坦掩埋了。但是撒辣在亞巴郎的眼中卻是非同小可的人物。她是自己心愛的妻子,更是天主恩許之子依撒格的母親,所以她必須要有個永久的墳墓,被埋葬在一塊堪稱為自己家族的土地上。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天主很久以前已將這個客納罕的整個地區許給了他,這是他的產業。如今已是時候了,是他至少應當佔領一小塊具有象徵性的土地的時候。

作者先清楚地說出撒辣活到的年歲 — 一百二十歲;然後說她死在克黎雅特阿爾巴,意謂「四人之城」,就是赫貝龍城,這是聖地的古城之一。據說,建城於塔尼斯城前六年。塔尼斯城就是埃及著名的首都門斐斯城。赫貝龍城已見於公元前兩千年的文件上,其古老年代可見一斑!曾有一段時期,它是達味國王執政時的首都(撒上三十31 撒下三1, 3; 三2)。後來它為依杜默雅人所佔領,而被猶大瑪加伯所拆除(加上五65),後來被羅馬大將提多於公元五十九年盡行破壞。就是在這個面對死海及位於猶大曠野的邊沿城市中,亞巴郎「舉哀哭弔了撒辣」(2節)。就是按照其本族的習俗,為他心愛的亡妻舉行了追悼的儀式(見米一8 撒一12; 三31 列上十三30)。這裡的居民是赫特人,他們原是小亞細亞的民族,但於降生前兩千年間,由於東方民族的大遷移,因而發生了衝擊,尤其是在他們受到印歐民族的排擠之後,便遷來此處居住,成了這裡的主人。於是亞巴郎向他們請求許可,以公道的價錢購買了一塊土地,用為埋葬自己的亡妻。看來亞巴郎同赫特人的關係頗為友善,談論交易的地方照例是在眾人聚集的城門前,這裡是公共的場所,因此交易也是公開的,任何人都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故此這裡的談話,也不是個人私下的方式,而是對大眾發出的談論。作者所記載的談話非常簡短,卻充滿生氣,並富有果敢決斷的精神,一看便知道是城中有地位的居民的談話。在這裡買賣的談判上,亞巴郎利用了他的天資、禮貌及外交手腕;他不願意無功而白白的受人賞賜,決意要付出公道的價格。赫特人的態度曖昧不明,施展了拖延的手段,這使亞巴郎放心不下。亞巴郎知道這些人對自己是必恭必敬的;因為他雖然是個遠來的外方客人,卻人人皆知道,他所信仰依恃的神明對他特別照顧,故此他們對亞巴郎說:「你在我們中是天主的寵臣」(6節),所以他們願意毫無報償的將土地贈給亞巴郎,並且還請他選擇最好的土地以埋葬他的亡妻撒辣。亞巴郎看中了厄斐龍所佔有的一個名叫瑪革培拉的山洞;所以請求城民代表向厄斐龍說明,請他出讓那個山洞作為亞巴郎的家產。古東方人慣將死者埋葬在山洞中;而聖地由於多石灰石,故此這種乾燥的天然山洞特別的多,成了埋葬死者的理想地點。亞巴郎就決意購買這樣一個山洞,將它成為亞巴郎家族的私家祖墳。厄斐龍是個頗為圓滑的東方人,外表上看來大方慷慨,但內心卻在求取更大的利益。所以表示願意贈送,不願出賣。亞巴郎亦非等閒之輩,深悉對方企圖;結果討價還價之後,厄斐龍說出了真正的心意,索求四百「協刻耳」的銀子(15節)。四百「協刻耳」不是銀錢,而是銀子的重量。因為當時還是以物易物的時代,銀錢還不存在。至於它究竟是多少錢,很難折合現代的款項。學者們的意見也各有不同,大致說來,似乎價錢為已是小康之家的亞巴郎來說,不算太貴,亞巴郎是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的,所以立即成交(17節)。亞巴郎購買了那個山洞及周圍的土地及地上的樹木,這是亞巴郎在福地所佔有的第一塊土地。但是按上主的恩許,終有一日他要佔據整個客納罕地作為自己的基業。這個買賣成交的地方,按作者的說法是「當著聚集在城門口的赫特人面前」(18節),也就是說在大庭廣眾之下成交的。而城內最熱鬧繁華的地方向來是城門口。一切重要的交易、商討、斷案、宣告等事項都要在城門口舉行。這是使任何重要事項生效的方式;私下舉行的上述事項在當時是無效的。只有當眾人們的面,光明正大舉行的交易,又有許多來來往往進出城門的人作證的交易才是有效合法的。比較重要的事項,還必須要城中的長老親自參加以及畫押通過才算生效。作者既然說埋葬撒辣的瑪革培拉山洞在赫貝龍,於是希伯來人便特別尊敬這個地方。這裡有一座很大的回教寺,寺中有數個巨大驚人的墳墓。據說在那些墳墓的下面保存著諸位聖祖及他們妻子的骨骸。一九六七年的以阿六日戰爭後,赫貝龍聖地落入猶太人之手。自此向來不向猶太人開放的聖地,成了他們恭敬自己祖先的聖地。但是阿剌伯人心有未甘,因為歸根結底,那也是阿剌伯人的祖先!因此這裡竟進入了多事之秋,有軍人日夜駐守,且按時間輪流給阿剌伯人或猶太人開放,以迄於今。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作者三番五次的強調,亞巴郎完全合理守規的購買了那塊土地和洞穴。旨在說明四處流浪無以為家的聖祖終於有了自己固定的家業,成了客納罕地一塊土地的主人,證明天主的恩許已開始兌現。本章的記述也給我們報告了不少當時的風俗習慣,尤其赫特人的性格和為人;他們的外表大方,卻盡力爭取自己的利益。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