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雅各伯巧奪父親祝福

第二十七章 雅各伯巧奪父親祝福

我們還記得當黎貝加懷孕的時候,覺得腹中兩個胎兒在鬥爭,因此覺得心煩意亂,為了兩個兒子的前途擔心。天主乘機向她預言了兩個兒子未來的命運,天主的預言果然一步步地在兩個兒子身上實現,如今到了完成天主預言的最後階段,就是「年長的要服事年幼的」(創二五23)。為了說明這一點,也是為了指明歷代厄撒烏的後裔,即厄東人,與雅各伯的後代,即以色列人之間的仇恨和連年戰爭。作者記載了這段優美動人的事蹟,來說明兩民族之間仇恨的來龍去脈。這是一段活潑有趣的記載,尤其充滿了神學和宗教的教導。就是在召選問題上,天主不管人的法律制度和風俗習慣,他有絕對的自由來簡選他所心愛的人,就如他在這裡簡選了次子,卻放棄了長子。本章的記載主要來自雅威卷,但其間也不乏厄羅音卷的傳授,甚至也有少許可司祭卷的成分(46節)。我們不必細究。雖然如此,它全篇的結構仍然非常完整和緊湊,沒有任何矛盾和裂痕存在。

1-13節 黎貝加籌劃詭計

1. 依撒格年紀已老,雙目失明,看不見了,遂叫了他的大兒厄撒烏,對他說:「我兒!」他回答說:「我在這裡。」
2. 他說:「你看,我已年老,不知道那天就死。
3. 現在,你拿器械、箭囊和弓,往田間去打點獵物,
4. 照我的嗜好給我作成美味,拿來給我吃,好叫我在未死以前祝福你。」
5. 依撒格對他的兒子厄撒烏說這話時,黎貝加聽見了。厄撒烏就到田間去給父親打獵,
6. 黎貝加對自己的兒子雅各伯說:「我聽見你父親對你哥哥厄撒烏說:
7. 去給我打點獵物來,作成美味,叫我吃了,好在死前當着上主的面祝福你。」
8. 現在,我兒,要聽從我吩咐你的話。
9. 到羊群裡去,給我拿兩隻肥美的小山羊來,我要照你父親的嗜好,給他作成美味,
10. 你端給父親吃,好叫他死前祝福你。」
11. 雅各伯對母親黎貝加說:「但是我哥哥渾身是毛,我卻皮膚光滑,
12. 萬一我父親摸我,必以為我哄騙他,我必招來咒罵,而不是祝福。」
13. 母親對他說:「我兒,咒罵歸於我,你只管聽我的話,去給我拿來。」

聖經的作者不知何故,好似對依撒格的生平不太發生興趣。在前一章還在述說聖祖正在力富年強,親自籌劃一切,主持家務,挖掘水井,遷徙他方,與人立約等非常重要的事務,如今卻突然之間向我們報告依撒格已是位年老力衰,視力不佳,俯仰由人的可憐老人。毫無疑義,作者在這裡已經越過一段頗長的時代,所以這裡是向我們對依撒格的老年作出交代。或者更好說,作者在迫不及待的向我們述說天主對雅各伯的計劃和安排。古今中外人們最注重的一件事,是在臨死之前妥善的安排自己的產業,公平合理的分給子女,免得使他們後來發生鬩牆之爭。依撒格既已老邁無力,自知不久人世,所以他願將遺產的問題儘快加以解決,好能死而瞑目。但是在這裡作者所注意和特別強調的,還不止物質的產業,而是父親賜與兒女的祝福。這個祝福,尤其是父親臨死之前的隆重祝福,對古東方人來說,是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的,是絕對發生效果的言詞。父親的祝福或詛咒,就猶如上主先知口中的神諭,具有一種魔術的力量。故此一切古東方民族對父親的祝福無不以十分熱切的心情在等待及渴望著。因為這與他們未來的一生有著莫大的關係。子女未來的幸福或遭殃,都繫於父親的祝福或詛咒。父親在祝福或詛咒子女時,常是以天主的名義來發言,故此他的話被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而且祝福或詛咒在一次發出之後,是永遠不能再收回的。厄撒烏是依撒格的長子,也是他特別喜愛的兒子(創二五28)。不但因為他是首生之子,也因為他愛好活動,尤其喜歡打獵,慣於從事戶外的工作,因此依撒格非常愛護他。故此依撒格願意全部將長子的祝福賜給厄撒烏。但是天主卻有自己的安排,使身為次子的雅各伯獲得了惟長子應得的祝福。這並不是說,黎貝加串通兒子雅各伯所施行的陰謀詭計是理所當然並可原諒的。黎貝加特別喜愛小兒雅各伯,因為他比較安靜文雅,愛好家庭生活,多在家陪伴母親,故此特別獲得母親的歡心。黎貝加雖明知長子的祝福,非雅各伯所應獲得,但她仍願將這份有關前途幸福的祝福爭過來讓自己心愛的小兒獲得。作者在本章一開口便說依撒格已雙目失明,這是個伏筆,就是因為老人家雙目已不見天日,才能使黎貝加幫助雅各伯順利的獲得了長子的祝福。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某日,老年的依撒格忽然心血來潮,想吃點野味,便吩咐他心愛的長子厄撒烏出去打獵,給他準備一餐豐美的野味,好使自己在飽餐美味之後,心滿意足地向厄撒烏頒布長子的祝福(4節)。依撒格全心要使厄撒烏作為自己的繼承人,來全權管理家務,掌握主權,發號施令,並克盡家庭司祭的職務。這種權利的賜予只有藉著父親隆重的祝福,才能在天主及世人面前發生效果。老父的這番吩咐,竟被黎貝加聽到了。她便毫不遲疑,馬上去進行欺騙的詭計,以使雅各伯獲得父親的祝福。於是叫雅各伯去挑選了兩隻肥美的小山羊,自己親自下廚,使盡全身的本領,準備好一頓依撒格最喜愛吃的美味,然後叫雅各伯端去給父親吃,並要偽稱自己是長子厄撒烏。反正老父雙目業已失明,不能分辨真貌。此時的雅各伯已非無知小孩,他知道這是非常冒險的事。因為如果被父親揭穿陰謀,父親會不但不賜予祝福,反要施以詛咒,那還了得!那將要破壞了他一生的幸福,成為一個可憐蟲。所以他猶豫不決,不敢嘗試(12節)。此外,對父親施騙,亦談何容易?因為厄撒烏渾身是毛,一摸便知。雅各伯卻全身光滑無毛,父親是很容易發現破綻的。但是黎貝加愛子心切,不為所動,卻要一意孤行,為了解除兒子心理上的顧慮,竟自願承擔老人可能發生的詛咒。作者完全沒有提及,在這之前雅各伯已將厄撒烏長子的名份詐騙過來了(創二五27-34)。可能是當時依撒格並不知道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再說即是老人家知道,也無關大局,因為主權完全操在他自己的手中,主要的是為他所施放的祝福,才能使兒子真正獲得當家主事-高在上的特權。

14-29節 依撒格祝福雅各伯

14. 他遂拿了來,交給了他的母親,他母親就照他父親的嗜好作成了美味。
15. 黎貝加又將家中所存的大兒厄撒烏最好的衣服,給她小兒雅各伯穿上;
16. 又用小山羊的皮,包在他手上和他光滑的頸上,
17. 然後將自己作好的美味和餅,放在他兒子雅各伯的手裡。
18. 雅各伯來到他父親前說:「我父!」他答說:「我在這裡!我兒,你是誰?」
19. 雅各伯對父親說:「我是你長子厄撒烏。我已照你吩咐的作了。請坐起來,吃我作的野味,好祝福我。」
20. 依撒格對他兒子說:「我兒!你怎麼這樣快就找着了?」雅各伯答:「因為上主你的天主使我碰得好。」
21. 依撒格對雅各伯說:「我兒!你前來,讓我摸摸,看你是不是我兒厄撒烏?」
22. 雅各伯就走近他父親依撒格前;依撒格摸着他說:「聲音是雅各伯的聲音,手卻是厄撒烏的手。」
23. 依撒格沒有分辨出來,因為他的手,像他哥哥厄撒烏的手一樣有毛,就祝福了他。
24. 隨後說:「你真是我兒厄撒烏嗎?」雅各伯答說:「我是。」
25. 依撒格說:「我兒!遞給我,叫我吃了你作的野味,好祝福你。」雅各伯於是遞過去,他吃了;又給他拿了酒來,他也喝了。
26. 他父親依撒格就對他說:「我兒!你前來吻我。」
27. 他就前去吻了父親。他父親一聞到他衣服上的香氣,就祝福他說:「看!我兒子的香氣,像上主祝福的肥田的香氣。
28. 惟願天主賜與你天上的甘露,土地的肥沃,五榖美酒的豐裕!
29. 願眾民服事你,萬國叩拜你!願你作你兄弟的主人,你母親的兒子叩拜你!凡詛咒你的,必受詛咒;凡祝福你的,必受祝福。」

黎貝加為使心愛的小兒獲得長子的祝福,心意已定,並且一不做,二不休,不達目的,誓不甘休。殺了小山羊,做了佳餚,還將厄撒烏最好的衣服拿出來,穿在雅各伯的身上,因為這是人生最隆重的一刻,關係著整個的一生,必須要以過節日的心情來裝飾和迎接的。值得一提的是,黎貝加還在保存厄撒烏的衣服,足證當時他沒有如創二六34, 35所說,已同兩位赫特女子結婚了,他還沒有成家立業。母親深謀遠慮,準備周詳,為了要把依撒格蒙在鼓裡,將小羊皮包在雅各伯光滑的手上和頸上(16節),好使依撒格在觸摸兒子時,真地感到他「渾身是毛」,確是長子厄撒烏無擬,因而放心大膽的施以長子的祝福。可是到了緊要關頭,老人家所聽到的聲音卻不像厄撒烏的聲音,而是雅各伯的聲音。不過,因為一來確信「渾身是毛」的特徵是無人可以模仿的,二來老人剛吃完兒子端來的美味,心情正在愉快之際,作事也就爽快,因此就放心地分施了他寶貴的祝福。在最初的一刻,老依撒格還疑慮橫生的問,怎麼如此迅速的打到了獵物?雅各伯善於欺人,說是天主的意思和照顧,使他毫不費力的如願以償。由此可見老人家對這個祝福也是非常小心謹慎的。這由他多次的詢問和疑心的態度上,足可以看到。但竟被母子二人的詭計騙了過去。依撒格以最隆重的方式,用押韻的詩詞向雅各伯頒佈了長子的祝福。這個祝福詞的構造和內容,與雅各伯所穿著的美麗服飾,以及衣服所發出來的香味不無關係。原來希伯來人與其他民族一樣,慣用田間的野香草放在衣服中間,一來保存衣物不受蟲蝕,二來使衣服具有悅人的香氣。依撒格就是在聞到這個香味之後,便情不自禁的開始祝福說:「看!我兒的香氣,像上主祝福的肥田的香氣」(27節)。這是田野間青草野花的香氣,也是莊稼成熟之後的香氣。這些成熟的莊稼就好似上主的祝福,猶如雨露一般下降落地,悅樂人的心神。這雨露預報麥田和葡萄的豐收,這就是雅各伯要獲得的上主的祝福。但是,不僅要有物質上的富裕,即田野間的豐收,而且還要獲得主管其他民族的權利。他要高高在上,主管他的兄弟及其他的許多民族。由於天主所賜予他的祝福,許多民族都要屬於他權下。因為這也就是天主與亞巴郎所立的盟約的自然結果,就是使他對敵人進可以攻,退可以守;無論是進或是退,均將確保無虞。因為有天主作他的後盾(創十二4)。這個祝福不外就是天主賜予亞巴郎的祝福的延續,也與雅各伯將來所頒給若瑟的祝福大同小異。並且祝福的內容和取材多來自農民的生活,而不再是遊牧的生活方式。因為根本沒有提及牲畜的繁殖增多的問題。由此可見聖祖們生活方式已在快速地有著轉變。至於田間的出產,也是客納罕地所慣有的產物,尤其是小麥和葡萄(申七13; 十一14 歐二24)。另外有些學者認為聖祖們的生活方式,不會有如此快速的轉變,幾乎突然之間由半遊牧民族變成過定居生活的民族。事實上這種否定是頗為合理的,為此他們在數百年之後,仍見到以民輾轉於西乃曠野之間達四十年之久,過的仍舊是半遊牧的生活。在這之前於埃及的哥笙地方,也度過了數百年的半遊牧生活;是以不可能在這之前的聖祖,已放棄了遊牧生活而度過平靜的定居生活。故此這些學者認為這篇祝福的寫作時代,應是較晚期的,而且是出於一位編輯者之手,至少是經過編輯者的修改。「願你作你兄弟的主人」(29節)。是說周圍的一些民族,例如阿孟人、摩阿布人,尤其是厄撒烏的後代厄東人,皆要屬於雅各伯的權下。聖祖預言以色列民族要出人頭地,處處居上風來管制其他的民族,尤其是那些向來與以色列為敵的周圍諸民族,更要受以色列的支配。

30-40節 厄撒烏再求祝福

30. 依撒格一祝福了雅各伯,雅各伯剛由他父親依撒格面前出來,他哥哥厄撒烏打獵回來了。
31. 他也作了美味,給他父親端來,對他父親說:「我父!請起來,吃你兒預備的野味,好祝福我。」
32. 他父親依撒格對他說:「你是誰?」他答說:「我是你兒,你長子厄撒烏。」
33. 依撒格不禁戰慄起來,驚問說:「那麼,是誰打了獵物給我送了來?並且在你未來以前,我已吃了,已祝福了他;他從此必蒙祝福。」
34. 厄撒烏一聽見他父親說出這話,就放聲哀號,對他父親說:「我父,請你也祝福我!」
35. 父親答說:「你弟弟用詭計來奪取了你的祝福。」
36. 厄撒烏說:「他不是名叫雅各伯嗎?他已兩次欺騙了我:以前奪去了我長子的名分,現在又奪去了我的祝福。」繼而問說:「你沒有給我留下祝福嗎?」
37. 依撒格回答厄撒烏說:「看,我已立他作你的主人,將所有的兄弟都給他作僕人,將五榖美酒都供給他了。我兒,我還能為你作甚麼?」
38. 厄撒烏對父親說:「我父,你只有一個祝福嗎?我父,你也得祝福我。」厄撒烏就放聲大哭。
39. 他父親依撒格回答他說:「看,你住的地方必缺乏肥沃的土地,天上的甘露。
40. 你要憑仗刀劍生活,要服事你的弟;弟但你一強盛起來,將由你的頸上,擺脫他的束縛。」

舊約時代的祝福,好似具有魔術般的能力。一次頒佈之後,便永遠不得收回。因為那是天主藉聖祖的手所賜予的祝福。這個祝福降生在雅各伯的身上,永遠不能加以更改。奇怪的是當父親依撒格發現雅各伯以欺詐的手段獲取了祝福之後,並沒有因此而大發雷霆,亦沒有詛咒雅各伯所為之不當,只是作出了逆來順受的表情,將錯就錯的確認這是上主天主所作的安排,因此只好聽其自然。雖然雅各伯以不正當的手段騙取了祝福,但事實上這也是天主心意的安排;因為天主所揀選的要繼承父業、下傳救恩計劃的人,就是雅各伯其人。厄撒烏毫不讓步,回來之後,雖見木已成舟,卻仍然大吵大鬧,一定要父親也賜給他另外一個祝福,並且抱怨弟弟已經欺騙了他兩次(36節)。這裡對雅各伯的名字又作了另一種民間的解釋,意即「他欺騙了我」。但在這之前已有一種解釋(見創二五26)。這一來的確使依撒格進退維谷,因為祝福已將全部的祝福賜給了雅各伯:土地的豐產及統制其他民族的主權。父親已毫無保留地以最隆重的方式,將臨終之前的祝福賜給了雅各伯;如今厄撒烏雖是依撒格心愛的兒子,但已無能為力了(27節)。因為不能將自己施放出去的祝福再收回來,蓋祝福之出去,已不再屬父親所有,再不受父親的控制。厄撒烏仍然不肯讓步,明知事非可能,還再要求父親另外給他一個祝福。父親在迫不得已之下,便勉強發表一個與其說是祝福,倒不如說是詛咒的講話。聖祖預報厄撒烏及其後代,要居住在貧窮落後的地區,即沒有大量的甘露和雨水,又沒有肥沃的土地,故生產幾乎全無。為了賺取生活,不惜挺而走險,還要服事自己的弟弟雅各伯(39節)。誠然,後來厄撒烏及其後代所居住的厄東地區,是個乾旱的高原地區,遠遠不如克納罕地。但這個肥沃的土地,卻已賜給了雅各伯。厄東人生活的來源,主要的是靠刀劍,就是向周圍的民族搶劫,實行打家劫舍,掠奪殺人的勾當。再不然就是打劫過路的行旅,尤其是駱駝商隊。那是當時人民所非常不齒的下賤民族。但是終有一天他會強盛起來,要擺脫加在自己頸上的束縛(40節)。有些學者認為這一節是為後人所加,以解釋公元前八四零年間厄東在猶大國王約蘭執政時,獲得自由獨立且逞強一時的事蹟(列下八20 則三五3)。再說這一句的構造,再也不是以詩詞的規律出現,是以有上下文音韻不太調和的現象。原來自達味時代開始,厄東便成了以色列的屬民(見撒下八14),但為時不太長久,厄東便再度獲得了自由獨立。

毫無疑問的,在這裡有天主的一段奧秘,就是天主自由簡選的奧秘。他不需要遵守人類社會的法律制度和習俗,而能隨心所欲的選擇他所願選的人。聖保祿已清楚的看到這一點並加以說明(羅九6, 7)。人類的法律制度對天主毫無約束的能力。就如依市瑪耳雖身為長子,本應繼承家業,卻反被逐出家門;同樣厄撒烏本有全權來繼承父業、治理家務,卻偏為他弟弟雅各伯所佔有。是依撒格及雅各伯獲得了默西亞的特許,依市瑪耳及厄撒烏卻都毫無所有,因為這是天主自己在無拘無束地分派及安排了一切。這的確就是聖經中多次出現的蒙召奧蹟,這也就是耶穌所說的:「凡不是派遣我的父所吸引的人,誰也不能到我這裡來」(若六44)。

作者面對黎貝加及雅各伯欺詐的事實,沒有作出任何判斷,也沒有對它的倫理加以評價。所以我們也不知道他們二人在作這種欺騙老人的事上,良心上有甚麼感覺。原則上我們要知道,當這件事發生的時候,當時人們倫理道德的常識,及對宗教的認識,是遠遠不能同我們福音時代的水準相比擬的。作者在這裡主要想指示的是,天主的安排並不常和人情世故相符合,這就是我們常說的:「人算不如天算」。是天主對人類照顧的明顯例子,也是天主參與並主持人類歷史演變的事實。聖奧斯定關於這段事蹟,也只能說:「雖是詐欺,卻也是奧秘」(Mendacium, sed mysterium)。

41-46節 黎貝加策劃愛子逃亡

41. 厄撒烏因為他父親祝福了雅各伯,心下思念說:「為父親居喪的日期已近,到時我必要殺死我弟弟雅各伯。」
42. 有人告訴黎貝加她大兒厄撒烏所說的話;她便派人叫了她小兒雅各伯來,對他說:「看,你哥哥厄撒烏想要殺你洩恨。
43. 現在,我兒!你得聽我的話,起身逃往哈蘭我哥哥拉班那裡去,
44. 與他住些時日,直到你哥哥忿怒消失了。
45. 幾時你哥哥對你息了怒,忘了你對他作的事,我就派人去,從那裡接你回來。為甚麼我在一日內要喪失你們兩個呢?」
46. 黎貝加就對依撒格說:「為了這兩個赫特女人,我厭惡得要死;假使雅各伯也從這地的女人中娶一個像這樣的赫特女人為妻,我還活著做甚麼?」

黎貝加雖然已從心所欲替兒子雅各伯獲得了她夢寐以求的祝福,但在事過境遷之後,覺得心神不安,害怕生來性情暴燥的大兒子厄撒烏要作出強烈的反應。因為雅各伯在母親的推動之下,對他所行所為的確有點欺人太甚了。果然不出意料之外,厄撒烏已決意報復,要將雅各伯殺害。但是他不願立即動手,免得使他年老且病重垂危的父親傷心難過,同時也害怕臨終的父親對他的惡行作出可怕的詛咒,而遺恨終身;所以他在伺機而動。黎貝加對這一切耳聞目覩,知道愛子雅各伯的生命已危在旦夕,所以她立即行動,策劃兒子逃亡到她的老家,就是回到美索不達米亞的家鄉,到她哥哥拉班那裡去避難,免遭毒手。其實黎貝加打發雅各伯到敍利亞北方的哈蘭舅父家中去,除了躲避風頭之外,還有另一目的,就是使年已成長的兒子,在那裡選擇自己的親人成婚,免得他後來在客納罕地找尋外邦女子結婚。這實在是一舉兩得的作法。因為她對厄撒烏所娶的那兩個赫特女子,厭惡得要死(46節)。很明顯的,46節是另一個卷集的傳授,因為它完全不管二七章所述。在這裡我們說過此時厄撒烏還沒結婚,因為他還同父母同居在一起,並且他的衣物還由他的母親黎貝加親自保管。作者竟與 二六35, 36相連,再度陳述厄撒烏與兩個赫特女子結婚的事,這是五書中屢見不鮮的時間上的矛盾。學者咸認為最後這一節是屬司祭卷的手筆,故此與全章雅威卷的口氣不大相合。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