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主與諾厄立約

第九章 天主與諾厄立約

這裡重新刻劃出上主救援計劃的路線,就是透過人類的新始祖諾厄來完成的救 援。

1-17節 人類復興

1. 天主祝福諾厄和他的兒子們說:「你們要滋生繁殖,充滿大地。
2. 地上的各種野獸,天空的各種飛鳥,地上的各種爬蟲和水中的各種游魚,都 要對你們表示驚恐畏懼:這一切都已交在你們手中。
3. 凡有生命的動物,都可作你們的食物;我將這一切賜給你們,有如以前賜給 你們蔬菜一樣;
4. 凡有生命,帶血的肉,你們不可吃;
5. 並且,我要追討害你們生命的血債:向一切野獸追討,向人,向為弟兄的人, 追討人命。
6.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為人所流,因為人是照天主的肖像造的。
7. 你們要生育繁殖,在地上滋生繁衍。」
8. 天主對諾厄和他的兒子們說:
9. 「看,我現在與你們和你們未來的後裔立約,
10. 並與同你們在一起的一切生物:飛鳥、牲畜和一切地上野獸,即凡由方舟出 來的一切地上生物立約。
11. 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以後決不再受洪水湮滅,再沒有洪水來毀滅大 地。」
12. 天主說:「這是我在與你們以及同你們在一起的一切生物之間,立約的永遠 標記:
13. 我把虹霓放在雲間,作我與大地之間立約的標記。
14. 幾時我興雲遮蓋大地,雲中要出現虹霓,
15. 那時我便想起我與你們以及各種屬血肉的生物之間所立的盟約:這樣水就不 會再成為洪水,毀滅一切血肉的生物。
16. 幾時虹霓在雲間出現,我一看見,就想起在天主與地上各種屬血肉的生物之 間所立的永遠盟約。」
17. 天主對諾厄說:「這就是我在我與地上一切有血肉的生物之間,所立的盟約 的標記。」

如今已到了「雨過天晴」的明朗時刻,上主對人類的懲罰已成過去,上主的正義 已獲得了補償,可怕的洪水已不復見,如今是重整一切的時候。於是碩果僅存的諾 厄及他劫後餘生的兒子,成了舉足輕重的人物,諾厄要成為再生人類的始祖。以前世人因著放蕩不羈的罪惡生活,將天主與人之間的關係破壞了。現在違法犯紀的人既受到懲罰,原先與天主美好的關係可以重新建立起來了。這裡既是人類的 重生,所以作者用了天主祝福第一對夫婦的話來降福新生的人類(創一28)。接著天主賜人管理一切動物的權柄,一切的家畜和野獸都在人類的手中,為人類服 務工作,並且供人肉食。因此動物大都害怕人,見人就要逃走:「都要對你們驚 恐畏懼」(2節)。天主在這裡宣佈了,人類比禽獸要高貴,因為人是有理智和思 想的動物,是天主的肖像;禽獸卻不然,因此對人見而生畏,牠們雖然有的力大 無窮,卻抵不過人類的巧計,所以只有逃走、躲避。從這個時候開始人們對禽獸 握有生殺大權(見肋二六25 申十九12)。創一29為了表示一種理想的原始太平,將 人類和走獸說成是只吃蔬菜和青草的動物。如今環境好似業已改變,開始有了弱 肉強食的鬥爭。人類為了自身的生存,開始宰殺禽獸。現在人類不只吃食青菜, 而開始吃肉;只是不能吃血,因為血是生命的象徵和所在處,是直接屬於天主權 下的東西,故人不能觸動。但是有些古代的民族卻相信,藉著血才可以與自己的 神明密切相連。因此,血成了敬邪神不可或缺的東西。很可能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梅瑟禁止以民吃食動物的血,免使他們陷入邪神的敬禮(肋 十七10-12)。也就正 是基於這種宗教神學的理由,今後的梅瑟法律上,屢次警告人民不要傾流或吃食 血液,這個傳統的觀念在以民心中已是如此的根深蒂固,直至耶穌的新教會建立 起來之後,宗徒還以隆重的方式禁止安提約基雅的信友吃食動物的血。而我們知 道安城的信友,大都是由外教回頭的。為了避免使初期的猶太信友見他們吃食動 物的血而見怪(宗 十五29 見則三三25, 26),才禁止他們吃動物的血。

除上述洪水之後的禁令外,還有一個更為嚴厲的命令,就是不准傾流人的血。誰 傾流人的血,將人殺害,天主要向他討債,並且要血債血還。就連動物雖無理智, 如果殺了人,也要為人償命(5節)。這個禁令的理由非常簡單,只有天主是人 生命的主宰,因此也只有天主才有權奪取人的性命。這個生命是如此的寶貴,甚 至野獸都需要受罰償命的(出二一28)。人生命如此寶貴的原因,是因為人是按照 天主的肖像和模樣而受造的(6節)。由此可見這個禁令純粹基於宗教的理由(見 創一26)。本來「血債血還」是最原始的自然規律,是人類社會還沒有發達,還 沒有國家組織,沒有政府時代的基本法律,尤其居住在曠野中的牧民,對這條沒 有明文規定的律例,更是謹遵不違。可惜人們的通病是在不知不覺中很容易走上 偏激和矯枉過正的路途,因而造成層出不窮的亂殺或狂殺,結果怨怨相報,再無 終了之日。於是到了申命紀的時代,便建立了各處的避難城,目的在約束胡亂殺 人的陋習,保護那些在無意中誤殺他人的兇手(申十九1-13 見出三五9-15; 二一12-14)。這種「血債血還」的條例,在一些原始民族的社會中至今猶存;而 且是為了維持社會安寧不可或缺的法律。作者在這裡將這條原始社會中的自然法 律放在天主的口中:「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為人所流」(6節),以示這條法 律的重要性及其宗教性質。其實這個禁令遠在加音殺亞伯爾記述中就有了,只是 在那裡是雅威卷的記述,而這裡則是司祭卷的傳授。

天主在再次命令洪流餘生的人類,要「生育繁殖,在地上滋生繁衍」(7節)之 後,許給人類今後會永遠在大地上居住;今後再不必為了生存而驚惶失措,因為 天主不再用洪水懲罰人了。天主要同人類和走獸建立盟約。訂立盟約這個觀念在 司祭卷中屢見不鮮。現在與人類訂立的盟約,目的在許給人類,天主不再用如此 嚴厲可怕的手段來懲罰人類。在這個盟約的訂立上,只陳述了天主的許諾,沒有 提到人的責任。本來盟約的訂立是需要兩方面同意的事。在這裡沒有提到人的同 意和責任,可能一來因為這實際上是天主對人的特許鴻恩,是人求之不得的;二 來因為這個盟約的對象不但是人,而且連動物也包括在內了,意即動物同人類將 有同樣的命運。雙方訂立盟約的時候,習慣上總是共同設立一種標記。例如割損 是天主同亞巴郎立約的標記(創十七11)。這種標記又應當是一種有形可見的東 西,使人一看就知道是訂立盟約的結果。這次天主與諾厄立約的標記是「雲間的 虹霓」(13節),亦是人與天主和好的標記;是天主的怒氣業已消失,是人再無 洪水滅頂的禍惡的標記,是和平的標記。我們現代的人當然根據科學的常識,知 道彩虹是日光折射所造成的結果,並不是天主特別安放立約的標記。但是在古代 的人見到如此美麗的景象,由於不知其所以然,便立即歸功於天主,認為是天主 大顯慈祥的奇蹟。但它也是為提醒天主的標記,使天主憶起他同人類所訂立的盟 約(16節)。這自然是擬人的說法,不過這對當代的人是非常有效和具有吸引力 的說法。

18-29節 諾厄的兒子

18. 諾厄的兒子由方舟出來的,有閃、含、和耶斐特。含是客納罕的父親。
19. 這三人是諾厄的兒子;人類就由這三人分佈天下。
20. 諾厄原是農夫,遂開始種植葡萄園。
21. 一天他喝酒喝醉了,就在自己的帳幕內脫去了衣服。
22. 客納罕的父親含看見了父親赤身露體,遂去告訴外面的兩個兄弟。
23. 閃和耶斐特二人於是拿了件外衣,搭在肩上,倒退着走進去,蓋上父親的裸 體。他們的臉背着,沒有看見父親的裸體。
24. 諾厄醒了後,知道了小兒對他作的事,
25. 就說:「客納罕是可咒罵的,給兄弟當最下賤的奴隸。」
26. 又說:「上主,閃的天主,應受讚美,客納罕應作他的奴隸。
27. 願天主擴展耶斐特,使他住在閃的帳幕內;客納罕應作他的奴隸。」
28. 洪水以後,諾厄又活了三百五十年。
29. 諾厄共活了九百五十歲死了。

關於諾厄的兒子,在這之前已數次提及過了,這裡重新以更為詳盡的記述說明諾 厄的三個兒子,其目的好似在準備下一章的伏筆,就是全世界各民族的分佈情形 及他們的來歷。作者以種植葡萄原的操勞作為本段的開始,好似在述說人類另一次文明的開始,就如在這之前陳述了加音的後代如何創造了文明一樣(創四17-24)。作者再次將自己同時代的社會經濟生活情形,利用在人類開始的時 代。我們知道農業的出現,在人類歷史上是新石器時代的事。作者特別提到了農 業中的葡萄園,原來在巴力斯坦,自古以來葡萄園到處可見,聖經上亦多次提及 (創四九11 蘇二四13 民九11 列上四25 依五1 歐十1 詠八十9);而葡萄樹的培養, 據學者的意見是亞美尼亞地區的貢獻。諾厄的方舟正好停留在亞美尼亞的阿辣辣 特山區。

種植葡萄樹自然是為了釀酒,於是諾厄喝醉了酒。其實作者只是利用這個機會, 使諾厄在這個機會上發生他對其後代子孫的祝福和詛咒。就如依撒格及雅各伯一 樣(創二七27, 28; 四九1等)。作者用了詩歌的體裁發表了諾厄的祝福和詛咒(25-27 節)。閃、含、耶斐特是三個兒子的名字,這三個人就是後來分佈天下各民族的 始祖。諾厄在對兒子的祝福和詛咒中亦說明了這些民族未來的命運。

含的後代有兩種民族,都與以民發生過關係,即埃及和客納罕人。他們也就成了 聖經中屢次提及的民族。雖然聖經記載以色列民族在埃及受到了欺壓及對出離為 奴之地(埃及)的事蹟,聖經上曾大事渲染,但事實上天主的選民同埃及向來保 持良好的關係。因為在困苦艱難的年代,埃及向來成了以民的避難之所,向選民 伸出援助之手。因此申命紀上曾有記載說:「你一生不可憎恨埃及人,因為你曾 在他們國內作過僑民」(申二三8)。埃及也的確是以民夢寐以求的理想去處,在曠 野中以民不知有多少次抱怨梅瑟,不應將他們自埃及領出來;聖經卻不止一次禁 止以民重返為奴之地的埃及(申十七16)。雖然如此,聖經本身對埃及並無太大的 反感。相反的,對客納罕地的居民,卻表示了勢不兩立的敵對態度,一定要將他 們剷除淨盡而後快。究其原因,是因為他們對天主的選民具有重大的危險,如果 他們存在,以民會跟隨他們,與他們同流合污,而背棄自己的天主,發生宗教和 倫理道德的危機。由此我們可以明瞭為甚麼作者將詛咒含及其後代(埃及和客納 罕)的話放在諾厄的口中。當以民終於在達味和撒羅滿的君主政權時代完全佔領 和統一了客納罕地區和人民之後,才真正應驗了諾厄對含的詛咒,含成了以民的 奴隸(列上五13-18 編下二16)。

閃是以色列民族的始祖,是未來默西亞要出生的民族,是以聖經上不時有「他們 要成為我的民族,我將是他們的天主」的說法。

耶斐特的原意就是「擴展」,作者用他的名字保證天主要賜與他許多恩惠,不但 使他擴展自己的土地,而且還賜給他許多其他的財富。原文上作者在陳述天主與 耶斐特的關係時,用了「厄羅音」來指示天主,對閃的關係上卻用了「雅威」, 以證天主與以色列子民所獨有的特殊關係。在這之後,作者便要給我們報告全世 界各民族的來歷。

外教人認為葡萄的來源是神明的傑作,這種觀念也許亦見於客納罕地。作者故意 將諾厄醉酒失態的事記錄在這裡,多少有點譏諷的意味,使人不要不顧酒量,因 為酒能使人在他人面前出乖露醜而不自知!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