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雅各伯的兒子

第三十章 雅各伯的兒子

學者們認為在本章內,兩種文件,即雅威卷和厄羅音卷完全混合了起來,很難將兩種文件清楚地劃分出來。這自然是後期某一編輯者的所為。前面我們見到不受人重視的肋阿,卻在天主眷顧之下,一連生了四個兒子,這自然使人不能不另眼看待,於是便成了其他女人爭寵嫉妬的原因。本章所說就是聖祖的幾位妻妾爭著要生孩子的事。這也就是原祖被趕出地堂之後,天主向厄娃所說的話:「你要依戀你的丈夫」(創三16),在這裡清楚的表現了出來。

1-13節 婢女的兒子

1. 辣黑耳見自己沒有給雅各伯生子,就嫉妒姐姐,對雅各伯說:「你要給我孩子;不然我就死啦!」
2. 雅各伯對辣黑耳生氣說:「不肯使你懷孕的是天主,難道我能替他作主?」
3. 辣黑耳回答說:「這裡有我的婢女彼耳哈,你親近她,叫她在我膝下生子,使我能由她得子。」
4. 辣黑耳就將自己的婢女彼耳哈給了雅各伯作妾;雅各伯親近了她,
5. 她遂懷孕,給辣黑耳生了一子。
6. 辣黑耳就說:「天主對我公道,俯聽了我的哀聲,給了我一子。」為此給他起名叫丹。
7. 辣黑耳的婢女彼耳哈又懷孕,給雅各伯生了第二個兒子。
8. 辣黑耳就說:「我以天大的力量與我姐姐相爭,得到勝利了。」便給他起名叫納斐塔里。
9. 肋阿見自己停止生育,也將自己的婢女齊耳帕給了雅各伯作妾。
10. 肋阿的婢女齊耳帕給雅各伯生了一子。
11. 肋阿遂說:「好幸運!」就給他起名叫加得。
12. 肋阿的婢女齊耳帕給雅各伯又生了第二個兒子。
13. 肋阿遂說:「我真有福!女人都要以為我有福。」就給他起名叫阿協爾。

辣黑耳由於嫉妬肋阿成了多子的母親,而自己竟無一子出生,所以開始抱怨自己的丈夫,將過失推在丈夫身上,雅各伯卻不認帳,抗議說,生兒育女不是他的事,是上主天主的恩賜,完全操之於上主之手,因為只有上主才是生命的主宰(見列下五7)。辣黑耳望子心切,於是在無可奈何的心情之下,使出了最後的一招,也就是法律所許可和承認的途徑,就是將自己的婢女彼耳哈交給雅各伯,好使她懷孕後按照古代的法律,坐在自己膝上生子。如此所生之子,就按法律成了自己的兒子,如己所出。撒辣也用過同樣的方式,使婢女哈加爾為亞巴郎生了依市瑪耳(創十六2, 3)。果然不出所料,婢女生了一個兒子,辣黑耳立即利用她為母親的權利,給孩子起名叫丹,並按民俗解釋謂:「天主給了我一子」,「天主對我公道」(6節)。她的婢女彼耳哈又替她生了第二個兒子,辣黑耳叫他納斐塔里,意即「我與姊姊相爭獲得了勝利」(8節)。原文上有「我以天大的力量相爭」,意即,我以大力相爭。

肋阿見辣黑耳利用婢女已替雅各伯生了兩個兒子,於是利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將自己的婢女齊耳帕交給了雅各伯,好使她懷孕生子,並按法律視如己出。婢女的第一個兒子叫加得,意即「好幸運」!依撒意亞先知曾記載一位邪神,亦名加得者(依六五11)。第二個兒子叫阿協爾,意謂「我真有福,女人都要以為我有福」(13節)。

14-24節 其他的兒子

14. 到了割麥的時節,勒烏本出去,在田間尋得了一些曼陀羅,帶回來給他母親肋阿。辣黑耳對肋阿說:「請你將你兒子得的曼陀羅給我一些。」
15. 肋阿回答說:「你奪去了我的丈夫還不夠;你還想奪去我兒的曼陀羅?」辣黑耳說:「好罷!今夜就讓他與你同睡,為交換你兒子的曼陀羅。」
16. 到了晚上,雅各伯由田間回來,肋阿就跑出去迎接他說:「你該來我這裡,因為我用我兒子的曼陀羅雇了你。」那夜雅各伯更與她同睡。
17. 天主俯允了肋阿,她又懷孕,給雅各伯生了第五個兒子。
18. 肋阿說:「天主給了我報酬,因為我將我的婢女給了我的丈夫。」便給他起名叫依撒加爾。
19. 肋阿又懷孕,給雅各伯生了第六個兒子。
20. 肋阿說:「天主給了我一個很好的禮物;這一回我的丈夫要與我同居了,因為我給他生了六個兒子。便給他起名叫則步隆。
21. 後來她生了一個女兒,給她起名叫狄納。
22. 天主想起了辣黑耳,垂允了她,開了她的子宮,
23. 她遂懷孕,生了一個兒子,說:「天主拭去了我的恥辱。」
24. 她給他起名叫若瑟,說:「願上主再給我添子。」

按照古人的信念,曼陀羅這種植物,具有使人懷孕生子的效能,何以如此,不得確知,可能是因為它的形狀相似人體之故,因此具有鄉民迷信的色彩。另一方面阿剌伯人及伯都音人,至今仍利用一些草本植物,來促成婦女的懷孕。當然,我們鄉間也一定有用草藥幫助不孕婦女生子的事。肋阿的兒子由麥田中取來一些曼陀羅,辣黑耳見了,便向肋阿索取。肋阿直斥其不是,因為她搶去了自己的丈夫不夠,還要來索取兒子的曼陀羅。辣黑耳的目的是要利用這種植物來幫助自己生育。由這段事蹟的敍述,我們可以知道,當時聖祖除了牧羊之外,也同時操作農務。辣黑耳自知理虧,便准許肋阿與丈夫同眠一夜。而多產的肋阿竟又懷了孕,生了依撒加爾,解釋謂「天主給了我報酬」(18節),這已是她親生的第五個兒子;接著她又生了第六個兒子,名叫則步隆,解釋謂:「天主給了我一個好禮物」,又謂「我的丈夫要與我同居了」。許久不育的辣黑耳終於獲得了天主的恩待,也懷孕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若瑟,並作了兩種解釋,即:「天主拭去了我的恥辱」,「願天主再給我添子」(24節)。

肋阿在連續生了六個兒子之後,生了一個女兒,給她起名叫狄納。奇怪的是沒有對女兒的名字作任何解釋,看來肋阿心中對狄納的誕生,並不太感到高興。重男輕女的心理自古皆然。由創三七5; 四六7, 15我們可以斷定雅各伯還生了其他的女兒。這裡提到狄納的名字,是因為這個女孩後來在舍根被人強姦,出了大亂子(創三四章)。

25-43節 雅各伯成家立業

25. 辣黑耳生了若瑟以後,雅各伯對拉班說:「請讓我回到我的本鄉故土!
26. 請你將我服事你所得的妻子兒女交給我,讓我回去;你知道我怎樣服事了你。」
27. 拉班對他說:「如果我在你眼中得寵,請你住下;我覺察出,上主祝福我,是為了你的緣故。」
28. 繼而說:「請規定你的工價,我必付給你。」
29. 雅各伯對他說:「你知道,我是怎樣服事了你;你的牲畜跟着我是怎樣的情形。
30. 我未來之前,你所有的是那麼少,現在增加了那麼多;我一來,上主就祝福了你。但是,我幾時也能為我興家立業呢?」
31. 拉班問說:「我該給你甚麼?」雅各伯答說:「你甚麼也不必給我,只要你應承我這件事,我就仍牧放照顧你的羊群:
32. 你今天走遍你的羊群,將其中凡有斑點或黑點的,即綿羊群中有黑色的,山羊群中有黑點或斑點的,都挑出來,當作我的工價。
33. 後來任何一天,你來察看我的工價時,我好對你證明我的公正。山羊中凡是沒有斑點或黑點的,綿羊中凡是不黑的,都算是偷來的。」
34. 拉班回答說:「好,就照你的話辦罷!」
35. 當天拉班就將有條紋有斑點的公山羊,凡有白紋,或斑點和黑點的母山羊,並黑色的綿羊都挑出來,交在自己兒子們手中;
36. 又使雅各伯與自己相距三日的路程。雅各伯便牧放拉班其餘的羊群。
37. 雅各伯拿了楊樹、杏樹和楓樹的嫩枝,將皮剝成一條一條的白紋,使樹枝的光白露出;
38. 然後將剝去皮的枝條,插在水溝和水漕裡,羊群前來喝水時,正與羊群相對。羊群前來喝水時,就彼此相配。
39. 羊群對着枝條相配,就生出了有條紋,有斑點和黑點的小羊。
40. 雅各伯將這些羔羊分開,將這些羊放在拉班羊群中有條紋和黑點的羊前;這樣他為自己另組羊群,不將牠們放在拉班的羊群中。
41. 到了肥壯的羊要配合時,雅各伯就將枝條插在水溝裡,對着羊群的眼,使羊對着枝條彼此相配。
42. 當羊群瘦弱時,他就不插枝條:這樣,瘦弱的都歸拉班,肥壯的都歸雅各伯。
43. 為此這人越來越富,擁有許多羊群,婢女和奴僕,駱駝和驢子。

雅各伯前往美索不達米亞的目的,是為了在自己祖家的親人中尋找結婚的對象。事實上他不但娶了一個妻子而是姊妹兩個,還附帶著兩位妻子的婢女。這兩位婢女實際上也成了他的妻妾,替他生了兒子。當他到舅父家中來娶妻時,不是如厄里厄則爾僕人一樣,帶來大批的財富;卻只是兩袖清風,手中拿著一隻牧羊和行路的手杖而來,為了娶妻,必須要付出十四年的勞苦代價,為岳父牧放羊群。十四年的歲月過去了,雅各伯再也沒有債務,卻組成了一個大家庭,且子女成群。於是他覺到是回歸客納罕老家的時候了。但是視財如命的拉班卻不願放人,因為雅各伯對他的貢獻的確太大了。他甚至於承認天主因着雅各伯也大量祝福自己,增加了自己的財富,所以竭力挽留雅各伯。因為他走了,自己就再也沒有天主的祝福了。雅各伯也就來者不拒,答應留下來,繼續為拉班服役,但有一個條件,就是要將拉班的一部份家業,就是他的牲畜,分出一部份來據為己有。分產的方式,由雅各伯提出:綿羊群中有黑色的,山羊群中有黑點或斑點的,都歸雅各伯所有,其他無任何黑點斑點的都是拉班的財物。這種方式看來對拉班大有利益,所以他馬上滿口答應,雅各伯也就留下來繼續服役。按常規中東的綿羊和山羊多生來只有一個顏色,很少有黑點或斑點的。例如在敍利亞山羊多呈白色,而綿羊則是黑色的,雜色的可說絕無僅有(見歌四2; 六6)。如此一來,拉班佔據大部的羊群,雅各伯吃了大虧,只剩下一小部份留為自己的家業,而且心滿意足,再無他求。雅各伯是個精明幹練的人,再加上他過去放羊的實際經驗,以及天主對他特別的祝福,所以有恃無恐,甘願讓拉班小人先得點眼前的利益。拉班雖然洋洋得意,卻又患得患失。害怕有條紋有斑點的公山羊,以及那些有白紋或斑點和黑點的母山羊,黑色的綿羊,會在雅各伯手中,大量生產起來,所以將牠們完全挑出來,交給自己的兒子去牧放;其他清一色的羊群,則交給雅各伯去照管,並且使兩種羊群相距三天的路程,分開牧放,使牠們根本沒有彼此交配的可能。如此所生的小羊將大都是純色的,盡歸拉班所有的羊隻,這實在是小人小氣的作法。但是雅各伯卻也心中有數,他自知獲得了一種魔術似的技巧,使出生的小羊,都帶有斑點,因而盡歸自己所有。所以他不慌不忙的接受了拉班的詭計。他找來一些楊樹、杏樹和楓樹的嫩枝,將它弄成一條條的白紋,將樹枝插在水溝和水槽裡,正對着前來喝水的羊。此時也正是羊隻交配的好時機,叫牠們對著有白紋的樹枝交配,於是未來要生的小羊便會帶有白紋或斑點。這是一種奇特的技術,是牧童們彼此傳授的特技。至少這是古人的信念和方法。考古學者也在其他古東方民族間,發現了這種技術的利用,是否準確可靠,就不得而知了。不過作者在這裡明確的指出,是天主自己幫助了雅各伯的這種手法,的確使得大多數的小羊,生來就有花紋和斑點。如此使大部份的新生小羊歸雅各伯所有,天主就用這種方式來表示,正在滿全他從前對雅各伯所作的許諾,要照顧、保護、祝福他(創二八15)。另一方面,作者也在說明,聖祖雅各伯也非等閒之輩,他不能允許拉班任所欲為,隨心所欲的來擺佈自己,如今是他用技巧來爭取自己合理財物的時候,是拉班應當向他賠償多年來的正當工資。由這個小故事的記載,我們可以知道雅各伯雖然生來愛靜,不與人爭,但也是計謀多多的人物。如今我們也就不必見怪,在這之前他騙取了長子的名份,接著又以欺騙的手法奪取了長子的祝福。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這是聖經的記載,在它許多趣味橫生的故事背後,包含著不少重要的神學道理。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