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雅各伯回故鄉

第三十二章 雅各伯回故鄉

雅各伯在天主的眷顧和保護之下,平安的通過了拉班這一難關,但是還有更難的一關在等著他。就是他哥哥厄撒烏這一關。對厄撒烏的憤怒和報復的決心,雖然已可說是時過境遷。二十年的漫長歲月,已應當將一切往仇舊恨沖淡了。但是雅各伯卻十分不放心,對厄撒烏激烈衝動的性格,他比誰都更清楚。所以仍然心有餘悸,不得不嚴加戒備,以防不測。雅各伯雙管齊下,一方面利用他生來的天才,以及他謹小慎微的本性,周密詳盡的作好了計劃,將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條,絲毫不苟,謹防各種可能發生的情形。另一方面,他全心依賴他的上主天主,就是他祖父和父親依撒格的天主,他時時處處照顧保護了他。所以雅各伯確信,這一次他也不會例外的將他棄之不顧,使他陷於敵手,慘遭殺害。這裡清楚的有兩種文件,即雅威卷及厄羅音卷,並且兩者配合的頗為恰當無間。

1-22節 雅各伯怕見厄撒烏

1. 拉班清早起來,與自己的外孫和女兒吻別,祝福了他們,便起身回本鄉去了。
2. 雅各伯也上道前行,遇見了天主的使者。
3. 雅各伯一見他們就說:「這是天主的營地。」遂給那地方起名叫瑪哈納因。
4. 雅各伯先派使者,往厄東鄉間色依爾地方,他哥哥厄撒烏那裡去,
5. 吩咐他們說:「你們應對我主厄撒烏這樣說:你的僕人雅各伯這樣說:我在拉班那裡作客,一直到現在。
6. 我擁有牛、驢、羊和僕婢,現在打發人報告我主,希望得你的恩愛。」
7. 使者回來見雅各伯說:「我們到了你哥哥厄撒烏那裡,他正前來迎接你;同他來的尚有四百人。」
8. 雅各伯大為震驚,很是憂慮,遂將自己的人和羊群牛群及駱駝分作兩隊,
9. 心想:如果厄撒烏前來攻擊一隊,剩下的另一隊還可以逃跑。
10. 然後雅各伯祈求說:「我父亞巴郎的天主,我父依撒格的天主、上主!你曾對我說:回到你本鄉,你本家去,我必使你順利。
11. 我本不配獲得你向你僕人所施的種種慈恩和忠信,我只帶了一條棍杖過了這約但河,現在我卻擁有兩隊人馬。
12. 求你救我脫離我哥哥厄撒烏的手,因為我怕他來擊殺我,擊殺母親和孩子。
13. 你原來說過:我必要恩待你,使你的後代如海沙,多得不可勝數。」
14. 那夜雅各伯就在那裡過夜。然後,就由他所有的財物中選出一些來,送給他哥哥厄撒烏作禮物:
15. 計有母山羊兩百隻,公山羊二十隻,母綿羊二百隻,公綿羊二十隻,
16. 哺乳的母駱駝同駝駒三十頭,母牛四十頭,公牛十頭,母驢二十匹,公驢十匹。
17. 他將這些分成一隊一隊的交給自己的僕人,對他們說:「你們應走在我前面,每隊之間應隔開些。」
18. 然後吩咐第一隊說:「幾時我哥哥厄撒烏遇見你,問你說:你是誰家的?你 9 往那裡去?你面前這些牲畜是誰的?
19. 你要答說:是你僕人雅各伯的,是送給我主厄撒烏的禮物。看,他自己就在我們後面。」
20. 他吩咐了第二第三隊,和跟在每隊後面的人說:「你們若遇見厄撒烏,都要照這話回答他。
21. 並且還要說:看,你的僕人雅各伯就在我們後面。」因為他心裡想:「如果我先送禮向他討好,然後才與他見面,也許他會歡迎我。」
22. 於是禮物先他而行,他自己當夜仍留在營內。

雅各伯二十年之前由貝爾舍巴前往哈蘭,臨行並沒有將兄弟二人之間的問題解決,是以他如今仍然害怕哥哥厄撒烏,對騙取長子名分及父親祝福的事,仍未忘懷。如今雖說已是攜眷還鄉,卻不敢保證厄撒烏會真正接待他容許他。他固然有天主的命令回到祖家客納罕地去,卻不能因此便有恃無恐,不作任何防範,如此則是太糊塗的想法。防範的第一步是先打發僕人,前往他哥哥那裡去探聽虛實,看看他哥哥有甚麼態度。當然僕人沒有空手而去,卻滿載貴重的禮品,送給他多年不見的哥哥,又叫僕人告訴厄撒烏,他還有大批的財物、子女、奴婢和牛羊跟著就來。作者在這裡將雅各伯描寫成一個腰纏萬貫的富翁,儼然是一大家族之長。雅各伯也的確精明,他知道禮物「紅包」可以軟化人心,使最強硬的人也要手下留情,使人過關的。當然作者在這裡故意的將雅各伯的身價加以渲染,使他確實表現出衣錦還鄉的姿態來。

雅各伯第二天清早打發拉班走了之後,自己也下達命令動身啟程向著與拉班相反的方向前進。剛一動身,天主便顯現給了他。我們知道,當他離開客納罕地的時候,有天主在貝特耳顯現給他(創二八11等),如今自哈蘭歸來,就要進入客納罕地的時候,又遇見了天使,這是甚麼意思?有學者謂這些天使是巴力斯坦的護守天使。這些天使並沒有向雅各伯傳達天主的任何旨意。因此我們認為他們的出現是在向雅各伯保證,可以放心前進,他們要一路保護他,免遭毒手(創二八15; 三一3)。有人謂這些天使就是後來與聖祖搏鬥的那些天使(25-30節)。他們之所以在這裡出現是作者有意解釋瑪哈納因地名的意義,即是「天主的軍旅」(2節)。這是後來加得支派佔有的城邑,位於默納協支派的邊界上(蘇十三26, 30),距離雅波克河不遠(22節)。它在以色列後期的歷史上曾是個重要的據點:依市巴耳曾在此建都(撒下二8, 12, 29),達味逃難於此(撒下十七24, 27),亦是十二太守駐地之一(列上四14)。雅各伯派遣的使者前往厄東地區去找厄撒烏,因為雅各伯也不確知他在那裡,只是預計他應在厄東。結果在色依爾地方找到了他(4 節)。色依爾在死海之東南。雅各伯事先打發數位使者前往,就是害怕與厄撒烏發生直接的衝突;他知道哥哥是個粗野衝動的人,如直接與他見面,可能使他立遭毒手。雅各伯也的確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完全表現了曠野遊牧民族機警多謀的性格,並且處處防備。除了遣人送重禮並許下後面還有更隆重的禮品之外,連僕人說話的方式和態度,他都事先教導好了。所以僕人以非常謙虛的態度向厄撒烏表示:「你的僕人雅各伯……」(5節)。並且報告雅各伯在哈蘭居住多年之後已成了大富翁(6節)。這在向厄撒烏說明,自己這次回歸故鄉,並不向厄撒烏有甚麼需求,就連從前他那麼貪心並以欺詐的方式所得的家產,他也完全放棄。果然不出所料,厄撒烏已是劫掠成性,立即召集手下的四百人眾,組織起來,圖謀不軌。這就是他父親向他預言過的生活方式:「你必要憑刀劍度日」(創二七40)。雅各伯亦立即採取戒備的行動,將自己的家人和牲畜分成兩夥,以免同歸於盡(9 節)。安排就序之後,再熱切的祈求天主保佑;他是聽天主的命令才回到客納罕地來的。在祈禱中並向天主回憶,從前當他只拿著一隻手杖出門遠行時,天主就已保護了他;如今他卻已有了眾多家人,更需要天主的保護,免得使孩子們同他們的母親遭遇不測(11, 12節)。這裡所說「擊殺母親和孩子」,可能是指古東方盡人皆知的一個事實,就是敵人要殺孩子時,母親以身護子,敵人連母親一起殺死(見歐十14)。這種記載亦見於亞述年鑑上。最後,祈求天主記憶自己的許諾,就是要使雅各伯的子孫多如海沙,不可勝數(13節)。

接著再打發一批僕人前往去送禮,以平息哥哥的怒氣,聖經對送禮賄賂的事,知之頗詳,也確悉「紅包」的魔力如何之大(見箴十七8; 十八16; 十九6; 二一14)。可見這是古今中外,人們所有共同弱點!雅各伯也真會利用人們的心理,他命令僕人將要送的牲畜,分成數批,要一批批的送。好使哥哥感到驚訝,而高興的心情起伏上升直到達至最高潮;終於將過去的仇恨一筆勾消,完全忘懷。雅各伯的確是個心思細緻,善於籌劃的人,在這裡又一次表現了他的才能。他知道只有這樣,才可以使他衝動暴躁的哥哥平息憤怒,不計前非。果然雅各伯沒有枉費心機,這是後話。雅各伯為了預防不測,先在夜間使家人,即自己的妻子、婢女及孩子們度過雅波克河,這是約但河北部的一個重要支流。他自己卻留在後面,原地未動。目的是當哥哥前來見他,還不知吉凶之時,不要使自己的家人在場,免得萬一發生誤會,而遭池魚之殃。

23-33節 與天使搏鬥

23. 他當夜起來,帶了他的兩個妻子,兩個婢女和十一個孩子,由淺處過了雅波克河,
24. 等他們過了河,也叫自己所有的過了河,
25. 雅各伯獨自一人留在後面。有一人前來與他搏鬥一直到曙光破曉。
26. 那人見自己不能制勝,就在他的大腿窩上打了一下;雅各伯正在與他搏鬥之際,大腿窩脫了節。
27. 那人說:「讓我走罷!天已破曉。」雅各伯說:「你如果不祝福我,我不讓你走。」
28. 那人問他說:「你叫甚麼名字?」他答說:「雅各伯。」
29. 那人說:「你的名字以後不再叫雅各伯,應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搏鬥,佔了優勢。」
30. 雅各伯說:「請你告訴我你的名字。」那人答說:「為甚麼你要問我的名字?」遂在那裡祝福了他。
31. 雅各伯給那地方起名叫「培尼耳」,意謂「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生命仍得保全。」
32. 雅各伯經過培尼耳時,太陽已升起照在身上,由於大腿脫了節,他一走一瘸。
33. 為此,以色列子民至今不吃大腿窩上的筋,因為那人打了雅各伯的大腿窩,正打在筋上。

這段記載的文學類型頗為奇特,故此亦頗費解。學者們咸認為此處有重複的傳說並有不同類型的文件,被兼收並蓄的排列在這裡,而造成行文的混亂和意義的不明。主要的仍是兩種卷集,即雅威卷和厄羅音卷。

這裡所記載的是聖祖雅各伯與一個人發生搏鬥,聖祖並承認這個人非普通俗人,是個超然物外的人物。為明瞭聖祖的這場搏鬥,我們應知道它發生在夜間,而這時聖祖的心情是非常複雜沉重的。他知道第二天就要與他性情暴躁,懷恨在心的哥哥見面,前途不知是吉是凶。他雖然作好了一切準備,預防一切可能發生的事,但心中仍是非常不安。就在這種恐懼心理的重壓之下,天主夜間前來安慰他,並同他展開一場「搏鬥」。請注意這裡是雅波克河邊,而「搏鬥」一詞,就是雅波克的諧音,因此有玩弄字眼之嫌。這位神秘莫測的人物與雅各伯搏鬥,雖然他是位超越現世的人物,卻不能勝過雅各伯。雅各伯雖然大腿受了傷,卻仍然奮戰到底。天快亮時,神秘人物想走,卻被雅各伯拉住不放,並要求他祝福自己,那人將雅各伯的名字改成以色列。有學者謂,這很可能是個非常古老的神人打鬥的神話,作者將它筆錄在這裡,目的在指出以色列一名的來源。又有人推測說與他打鬥的是厄撒烏的護守天使,前來保護厄撒烏的利益,這種例子在聖經上並不是沒有的(見達十13,14)。如此說來,代表厄撒烏的天使,被雅各伯打敗了。這個勝利足以保證雅各伯今後將節節勝利,不會受到厄撒烏的陷害。就在明天,厄撒烏便要將仇恨弟弟的心情完全改變。歐瑟亞先知針對這次的搏鬥曾說:「他在母胎中就欺騙了他的弟兄,及至壯年又曾與天使搏鬥;他與天使搏鬥,並且獲得了勝利」(歐十二4, 5)。按古東方人的信念,鬼神活動的時間是在深夜,天一明亮,他們就必須銷聲匿跡,無任何作為。就是因為這緣故,與雅各伯搏鬥的那位神秘人物,在天快要亮時要求離去。其實這種信念在我國鄉民的腦海中也是根深蒂固的。雅各伯求他祝福,足見雅各伯承認他是非人世間的一個具有特殊能力的人物(27節)。那人在賜下祝福之前有一個條件,就是雅各伯必須要更名為以色列,亦就是由欺騙者(雅各伯),改變成勝利者(以色列);尤其是指他本人及其後代子孫的節節勝利而言。但未來的勝利,將是正大光明的勝利,而不再是利用陰謀詭計獲得的勝利,因為他連神秘的對手都得勝了,那裡還有人敢同他抗衡?

雅各伯出於好奇心,願意知道他對手的名字( 30節),但未能如願以償,卻獲得了他所要求的祝福,接著那位神秘的超然人物不見了。雅各伯確知他剛才的遭遇是來自上主天主的安排,是天主自己在參與其事,故此稱那個地方為「培尼耳」,意即:「我面對面見了神」(31節)。至此他確認與他搏鬥的是天主。

第二天雅各伯竟然成了跛子,因為他受傷的大腿脫了節。這在說明昨天夜間的搏鬥是事實,而不是幻想和夢境。就是因為這個故事的記載,今後的以色列人為了對聖祖表示尊敬,不再吃羊隻大腿窩上的筋,因為雅各伯在那裡被人打傷了(33 節)。關於這個禁令,梅瑟法律上毫無記載,但在民間卻盡人皆知,而且由來已久。很可能作者為了給這個傳統的信念作出適當的解釋,便將之與雅各伯的生命史連合在一起。我國百姓可能基於猶太人的這種習俗,稱他們為「挑筋教」徒。

在雅波克河邊發生的這一幕,對聖祖的生命史起了很大的作用。自今而後,雅各伯判若兩人。他不再是善於搞陰謀詭計、玩弄騙人手法的人,而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好人了。今後他不再斤斤計較現世的財物,卻更專務德行的修養;今後不再仗恃自己的才幹、勞苦、毅力來促使天主的恩許完成和實現,卻是以祈禱和依恃上主的心情,去等候天主的恩賜,並且他知道這是最準確穩當的方法。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