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厄撒烏及雅各伯兄弟重逢

第三十三章 厄撒烏及雅各伯兄弟重逢

經文

1. 雅各伯舉目,看見厄撒烏帶了四百人前來,遂將孩子分別交與肋阿、辣黑耳和兩個婢女;
2. 將兩個婢女和她們的孩子放在最前面,其次是肋阿和她的孩子,最後是辣黑耳和若瑟。
3. 他自己走在他們前面,七次伏地叩拜,直到來到哥哥面前。
4. 厄撒烏卻向他跑來,抱住他,撲在他頸上吻他,兩人都哭了。
5. 厄撒烏舉目,看見女人和孩子,遂問說:「這些人是你的甚麼人?」雅各伯答說:「 是天主恩賜給你僕人的孩子。」
6. 於是婢女和她們的孩子前來叩拜了。
7. 肋阿和她的孩子也前來叩拜了,最後若瑟和辣黑耳才近前來叩拜。
8. 厄撒烏又問說:「我所見的這一大隊,有甚麼意思?」雅各伯答說:「這是蒙我主悅納的。」
9. 厄撒烏說:「我的兄弟,我已夠富足了;你的,你留下罷!」
10. 雅各伯說:「請不要這樣!我若真蒙你悅納,請你收下我手中的禮物;因為我見了你的面,就如見了天主的面;你實在仁厚接待了我。
11. 請你收下我獻給你的禮品;因為天主厚待了我,我甚麼都有了。」由於雅各伯極力懇請,他才收下了。
12. 厄撒烏說:「我們起程前行,我願與你同行。」
13. 雅各伯對他說:「我主知道,孩子尚幼小,我還要照顧尚在哺乳的牛羊,若一天只顧催趕,全群牲畜都要死盡。
14. 還是請我主在你僕人前先行;我要照我前面的牲畜和孩子們的腳步,慢慢前行;直至達到色依爾我主那裡。」
15. 厄撒烏說:「讓我留下幾個跟我的人陪著你。」雅各伯說:「只要我能蒙我主悅納,又何必如此!」
16. 厄撒烏就在當天回了色依爾。
17. 雅各伯卻動身往穌苛特去了,在那裡為自己蓋了一座房屋,為牲畜搭了些棚子;為此給那地起名叫「穌苛特。」
18. 雅各伯由帕丹阿蘭回來,平安來到客納罕地的舍根城,在城的對面支搭了帳幕。
19. 他支搭帳幕的那塊地,是由舍根的父親哈摩爾的兒子們手裡,用一百塊錢買來的。
20. 雅各伯在那裡建立了一座祭壇,稱它為:「大能者以色列的天主。」

雅各伯聽說他的哥哥帶了四百多人前來,他又清楚的知道厄撒烏激烈報復的心情,自揣凶多吉少。雖然已送去了一批批的禮物,但仍不知是否蒙其悅納。如今時間緊逼,二人之間的距離愈來愈縮短。為了預防發生不測,將自己的家人按照關係和感情的遠近,分開前進。打頭陣的是兩位婢女及他們的子女,接著是肋阿及其子女,最後才是他心愛的妻子辣黑耳向小兒子若瑟。雅各伯自己既然身為一家之長,自然要負起保護家庭的責任來。所以走在最前面。如果哥哥來意不善,他將首當其衝,甘願犧牲。的確,在這千鈞一髮的生死關頭,若不是天主的特別保護,臨時改變了厄撒烏的心境,雅各伯一家是要全軍覆沒,皆必死無疑的。天主既然要在雅各伯身上繼續完成他的救恩計劃,便必須要保護他的。天主使一切化險為夷的措施,再次鞏固了雅各伯對天主的信賴和依恃心。

此時厄撒烏帶著大隊人馬趕到現場,但他的心情已完全改變了。雅各伯義不容辭,只有向著哥哥走去,並且一連七次向哥哥伏地叩首,隨走隨叩頭,極盡其謙恭卑下之能事。不用說,此時雅各伯想起了過去對哥哥施展欺詐的手段,如今當面見到受欺騙和得罪的人,自然是觸景生情,悔不當初。所以用叩首之禮來向厄撒烏道歉,賠補過去不公不義的缺失。這種七次俯伏叩首的禮節,可說是古中東最隆重的禮儀了。猶如我國對皇帝所實行的三拜九叩之禮。在古阿瑪爾納文件上考古學者亦發現類似的記載,是一位被戰勝的國王向勝利的埃及法郎致敬的記載:「在我的國王、我的主上、我的神明、我的太陽面前,我七個七次以肚腹之禮俯伏在地,叩拜致敬」。意即向法郎表示臣服,同樣,雅各伯雖已獲得了長子名份及父親的祝福,如今卻良心發現,甘願以七次叩拜之禮,向哥哥表示服從。既然他已痛改前非,厄撒烏亦被弟弟誠心實意的表現大為感動,立即跑上前來擁抱親吻了雅各伯,二人抱頭大哭,於是前嫌冰釋,和好如初。厄撒烏為了向弟弟表示大方,拒收他的禮品。但是經不住弟弟的苦苦哀求,並且不惜跪地以求,這才由於情面難卻,免使弟弟疑慮橫生,便接受了一切禮品。雅各伯接著將自己的家人介紹給哥哥。厄撒烏見弟弟外出多年,在哈蘭地方大受上主的祝福,不但財富滿盈,而且已是子女成群,儼然成了一大家族,心中甚為感動,並且表示無限的高興。雅各伯說:「我見了你的面,就如見了天主的面」(10節)。這實在是謙恭至極的說法,頗有諂媚之嫌。其實雅各伯的意思是說,他本來是以對天主戰戰兢兢的心情前來拜見厄撒烏,但是未想到如今見到哥哥,蒙受哥哥的恩待,實在猶如得到天主的悅納和幫助一樣。厄撒烏見弟弟竟如此謙卑的向自己叩拜,實在於心不忍,便以親切的口吻稱呼他為「我的兄弟」,好使雅各伯完全放心。如今的確已是前嫌盡釋,再也不計前非。厄撒烏為了表示恩愛有加的心意,願意陪送弟弟全家上路,好加以保護。但是聰明的雅各伯卻另有打算,婉拒哥哥的好意,並以妻兒子女眾多,又有牲畜隨行,礙手礙腳,不能迅速前進為理由,請哥哥自己上路先行,容弟弟慢慢跟上,其實雅各伯是心有餘悸,對哥哥仍然不能十分信任,因為他性情易變,出爾反爾,害怕夜長夢多,對自己不利,還是敬而遠之為妙。厄撒烏也就不再強人所難,便逕自帶人回到他的老家色依爾去了。自此厄撒烏在聖經上除一次族譜名單外,完全銷聲匿跡,不復出現,已被作者淘汰去了。雅各伯本來許下要到厄撒烏的家鄉色依爾去的,但是沒有遵守諾言,卻去了穌苛特。在那裡修建了房舍牛棚。其實穌苛特一名意思就是「房屋」或「茅舍」。故此作者的意思是要在這裡說明,穌苛特這個地方名字的來源,這又是民俗解釋的另一實例。穌苛特是約但河東部谷地的一座城市,原屬息紅王國所有,被以民征服後,劃歸加得支派(蘇十三27)。這裡的居民在民長時代曾受到嚴厲的懲罰(民八5-9, 14-16)。撒羅滿聖殿的銅器大都於此地製造(列上七46 編下四17)。不過這些都是聖祖雅各伯許久之後的事。聖經沒有說明雅各伯全家在穌苛特居住了多久,但似乎為時頗長。因為聖祖後來過河來到舍根居住時,他的兒子在舍根的作為已是成年人的行為。在舍根地方雅各伯用一百塊銀錢,由哈摩爾的兒子們手裡買了一塊土地。這裡所說的「哈摩爾的兒子」,應是舍根重要家族,其意為「驢兒之子」。「一百塊銀錢」被希臘譯本作「一百隻羔羊」。這也是很可能的。因為古代的居民還沒有銀錢,所以只是以貨易貨的交易。於是一隻羔羊便成了類似錢幣的單位。拉丁文的「金錢」一詞就來自「牲畜」這個名詞,足資證明。雅各伯在舍根向「大能者以色列的天主」修建了一座祭壇。以前亞巴郎亦曾在這裡修過祭台,以紀念天主第一次向他所作的,要佔領客納罕地作為基業的許諾(創十二6, 7)。大概在這個祭壇之旁有一棵著名的橡樹,是其他地方數次提及過的樹木(創 十二6; 三五4 蘇二四26, 27 民九6)。古代居民都在大樹之下敬禮自己的神明,很可能就在舍根的這棵橡樹之下,已有一個客納罕人的神廟存在(民九4)。我國不是也都將古木老樹與神明連在一起而稱之為「神木」嗎?所說的「以色列的天主」就是指雅各伯的天主而言。在這之前不久,上主改變了雅各伯的名字為以色列。就在這個地方後人埋葬了若瑟(蘇二四32)。在舍根附近有一口著名的水井,按傳統說是雅各伯挖掘的。這口水井因耶穌與撒瑪黎雅婦女在井邊的談話,更為舉世聞名。它至今猶存,是朝聖人士必要前往瞻拜的地方。目前這口水井的井口很窄小,愈下愈寬,竟達直徑二公尺半,它深有三十公尺。在這裡耶穌歸化了撒瑪黎雅的罪婦,並使許多城民相信了他(若四章)。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