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若瑟的歷史

第三十七章 若瑟的歷史

從這一章開始,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以下數章幾乎完全是關於若瑟的歷史。這幾章的確是優美絕倫的佳作,也是全部創世紀中最為引人入勝的部份。它的結構是如此的嚴密緊湊。雖然也有兩種卷集的傳授存在,即雅威卷及厄羅音卷,但是如果不太留意,簡直無法分辨。由若瑟的歷史,以民亦開始了新的一頁。就是他們要長期地生活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且不時受着人們的欺凌和壓迫,直至上主以他大能的手臂將他們拯救出來。這一切自有天主上智的安排,天主要以民在壓迫之下團結,又要他們在西乃的曠野中,過孤苦的生活,好接受天主直接的指導,保持一神宗教的敬禮和道德,成為「司祭的國家,聖潔的國民」(出十九5),以完成上主救援歷史的計劃。若瑟自己也清楚的看到這一點,所以向他的弟兄們說:「你們原有意對我作的惡事,天主卻有意使之變成好事,造成了今日的結果,挽救了許多人民的生命」(創五十20)。以民寄居埃及的這段慘痛歲月,為後來的宗教及歷史發生莫大的關係,是以民永遠不能忘懷的一件大事。但是近來學者認為並不是雅各伯一切兒子都曾進住了埃及。按他們的意見,若瑟及本雅明家族一定進入了埃及;若瑟出生的肋未支派亦然。也許猶大及西默盎支派亦在埃及住過了一段時日。但是是否諸北方的各支派都在埃及定居過,頗成問題。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可以確定,若瑟的歷史記載,雖然不乏民間的想像和渲染的色彩,但基本上它是非常真確的歷史資料,是不容懷疑的。

1-11節 雅各伯偏愛若瑟

1. 雅各伯定居在他父親作客的客納罕地方。
2. 以下是雅各伯的小史。若瑟十七歲時,與哥哥們一同放羊。他尚年幼,常與自己的父親的妻子彼耳哈和齊耳帕的兒子們在一起。他不斷將他們作的惡事報告給父親。
3. 以色列愛若瑟超過其他的兒子,因為是他年老生的,並給他做了一件彩色長衫。
4. 他的哥哥們見父親愛他勝過其餘的兒子,就忌恨他,不能與他和氣交談。
5. 若瑟作了一夢,講給哥哥們聽,因此他們越發惱恨他。
6. 他對他們說:「請聽我作的夢:
7. 我夢見我們同在田中捆麥子,忽然我的麥捆站起來,你們的麥捆圍住我的麥捆下拜。」
8. 他的哥哥們對他說:「難道你要作我們的君王?或者統治我們?」他們為了這夢和這番話,越發惱恨他。
9. 他又作了一夢,也告訴哥哥們說:「我又作了一夢:夢見太陽和月亮並十一顆星辰向我下拜。」
10. 當他給父親和哥哥們講說這夢時,他父親就責斥他說:「你作的是甚麼夢?難道我和你母親以及你的兄弟,都要來向你叩首至地?」
11. 他兄弟們都忌恨他;他父親卻將這事存在心裡。

在過去的數章記載中,主要的以雅各伯的歷史為主,但那個時候依撒格聖祖仍然在世。只有在他死了之後,雅各伯才成了聖祖正式的繼承人。不但繼承了他的產業、牛羊和土地,以及當家主事的權位,更繼承了上主對聖祖們所作的許諾。今後雅各伯的歷史延續至本書結尾。全部歷史都與上主的許諾有關,都是在上主的救恩計劃的大前提之下完成的。今後雖說是雅各伯真正歷史的開始,它的主要內容卻是若瑟的生平事蹟,及他兒子們的種種作為。若瑟之所以要在埃及的宮廷內佔一重要的席位,是因為天主要雅各伯的家族南下去埃及,在那裡繁榮滋長,發揚光大,因受人們的嫉妬和壓迫,因此天主拯救他們出離埃及,而回歸到天主早就許給他們祖先的土地上去,就是回客納罕地去。這一切都是為了默西亞要拯救人類的準備工作。作者一開始便說:「雅各伯定居在他父親作客的客納罕地方」(1節)。這句話與厄撒烏的居地相對,因為前不久才三番五次的說過,厄撒烏及他的後代子孫居住在厄東地區,或謂居住在色依爾山區,就是死海東南地區(戶一四16 箴十18 耶二十10 則三六3)。這裡固然沒有明言他居住在客納罕的甚麼地方,但是14節說在赫貝龍。這裡是亞巴郎和依撒格的久居之地。因為亞巴郎購買的瑪革培拉山洞,作為家族的墓地就在這裡。

若瑟當時是個十七歲的少年,已同他的哥哥們外出牧羊。這裡特別提到彼耳哈和齊耳帕,她們原是雅各伯的妻子肋阿和辣黑耳的婢女,後來成了雅各伯的妾。這句話可能是為後人所加,是說若瑟常同她們兩位婢女的兒子在一起,好似是說欺壓和出賣若瑟的事,都是她們的兒子幹的,旨在減輕肋阿和辣黑耳兒子們的罪過。果然這些兄長都不太老實,多次為非作歹被若瑟在父親面前告發(見戶一四16 箴十18 耶二十10 則三六3)。原文上沒有說明他們作了甚麼壞事,希臘譯本作「最壞的惡事」。這個名詞多次是指雞姦或人獸通姦罪。若瑟是個天真無邪的青年,將一切坦白的向父親說明,父親當然對他們要嚴加責斥的。於是這就種下了以後多事之秋的禍根。再加上由於若瑟不但年幼而且又是愛妻所生,故此特別受到父親的偏愛,這自然激起其他兄弟的嫉之心(3節三十22)。事實上雅各伯最小的兒子應是本雅明,但因此時他還很小,作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父親不但心中偏愛若瑟,而且以實際的行動來加以表示,就是「給他作了一件彩色長衫」(3節)。這無形中是火上加油,愈使兄弟們視同眼中釘、肉中刺,非要將其拔除不可。「彩色長衫」是一件拖長及地並有寬長袖的大衣。普通這是貴族富家子弟才能穿;的衣服,一般勞力平民最多只能穿長及膝蓋的短衫,以便利操作,這是若瑟的兄弟們所着的服裝。如此一來,若瑟在他們的眼中自然是標奇立異,與眾非常不同了。於是兄弟們心中的怒氣和憤恨不久便形諸於外。再也「不能與他和氣交談」(4節)。事情本身已壞到這步田地,單純無邪的若瑟更將自己作的幾的麥綑且叩首下拜(8節)。這一點在說明,雅各伯的兒子過的已是半游牧生活,除了牧放牲畜之外,也在從事耕耘。這個演變是慢慢進行的,是聖祖進入聖地之後才開始的。這個奇異的夢境,激起了哥哥們劇烈的反抗。因為這在暗示哥哥們都屬於他的權下,且要向他俯首叩拜。不幸言中,後來果然若瑟成了埃及的宰相,他的哥哥們基於需要,必須要前往埃及,向他們的弟弟叩首致敬。另一個夢境更為奇特,就是連日月星辰也向他叩首朝拜(9節)。這在表示若瑟的地位將要超過他的父親母親和十一位兄弟(10節)。雅各伯此時雖然偏愛小兒,但也覺得太離譜了,所以也責斥他說:「難道我和你母親以及你的兄弟,都要來向你叩首至地?」(10節)。父親雖然外表上當面指摘這年幼的小兒,心中卻在思量這些景像到底有甚麼意義。是否在指示將來命運的預兆?他的兄弟們仍向若瑟表現出更為仇視的態度。

12-24節 兄弟們計殺若瑟

12. 若瑟的哥哥們去了舍根,放他們父親的羊。
13. 以色列對若瑟說:「你哥哥們不是在舍根放羊嗎?來,我打發你去看看他們。」他回答說:「我在這裡。」
14. 以色列對他說:「你去看看你哥哥們是否平安,羊群怎樣;然後回來告訴我。」以色列便打發他由赫貝龍山谷前去;他到了舍根。
15. 有一個人見他在田間遊蕩,那人就問他說:「你尋找什麼?」
16. 他答說:「我尋找我的哥哥;請告訴我:他們在那裡放羊?」
17. 那人答說:「他們已離開了這裡;我聽見他們說:我們到多堂去。」於是若瑟便去尋找他的哥哥,在多堂找到了。
18. 他們老遠就看見了他;在他尚未來近以前,就已決定要謀殺他。
19. 他們彼此說:「看,那作夢的人來了!
20. 我們殺掉他,將他拋在一口井裡,說是猛獸吃了。看他的夢還有什麼用?」
21. 勒烏本聽了,就設法由他們手中救他,遂說:「我們不要害他!」
22. 勒烏本又對他們說:「你們不要流血;只將他丟在這曠野的井裡,不可下手害他。」他的意思是想由他們手中救出他來,還給父親。
23. 若瑟一來到他哥哥們那裡,他們就脫去了他穿的那件彩色長衣,抓住他,把他丟在井裡;
24. 那井是空的,裡面沒有水。

前面我們見到雅各伯由於兒子們在舍根闖了大禍,流血殺了舍根城族長的兒子,才不得不南下赫貝龍,以避開那是非之地(創三四25,三五5)。非常奇怪的是兒子根附近打聽一下,看看是否一切順利平安(14節)。此時聖祖居住在赫貝龍(創三五27),但三五21則謂聖祖居住在更南方的地區,即在米革達耳厄德爾地方。由赫貝龍舍根至有一百公里之遙,這就是若瑟要行走的距離。但是在舍根附近,若瑟沒有找到哥哥們的蹤影。便向當地的人打聽,才知道他們去了更北方的地區,尋找更好更多的水草。就是去了厄斯得隆平原中的多堂。這裡是敍利亞和埃及通商大道的必經之地。哥哥們一見若瑟到來,不但沒表示歡迎,卻分外眼紅忿怒,以不屑的口氣稱他為「那作夢的人來了」(17節)。於是下定決心要將他殺害,幸有勒烏本從中周旋,設法救他一命,建議將他投在一口枯井中。

25-36節 若瑟被哥哥們出賣

25. 他們坐下吃飯時,舉目看見一隊由基肋阿得來的依市瑪耳人;他們的駱駝滿載樹膠、香液、香料,要下到埃及去。
26. 猶大遂對兄弟們說:「殺害我們的弟弟,隱瞞他的血,究竟有什麼益處?
27. 不如將他賣給依市瑪耳人,免得對他下毒手,因為他究竟是我們的兄弟,是我們的骨肉。」兄弟們聽從了他的意見。
28. 米德楊的商人經過那裡時,他們便從井中拉若瑟出來,以二十塊銀錢賣給了依市瑪耳人;他們便將若瑟帶到埃及去了。
29. 勒烏本回到井邊,不見若瑟在井內,遂撕裂了自己的衣服,
30. 回到兄弟們那裡喊說:「孩子不見了!我可往那裡去呢?」
31. 他們於是拿了若瑟的長衣,殺了一隻公山羊,將長衣浸在血裡;
32. 然後派人將那件彩色的長衣送給他們的父親說:「這是我們尋得的,請你仔細看看,是不是你兒子的長衣?」
33. 雅各伯仔細一看,就喊說:「是我兒子的長衣;猛獸將他吃了。若瑟被撕裂了,被撕裂了!」
34. 雅各伯遂撕裂了自己的衣服,腰間圍上麻衣,為自己的兒子悲哀了多日。
35. 雖然他的兒女都來安慰他,他卻不肯接受他們的安慰,說:「我只有悲哀地下到陰間,往我兒那裡去!」他的父親竟這樣哀悼他。
36. 米得楊人後來在埃及將若瑟賣給了法郎的內臣,衛隊長普提法爾。

哥哥們心狠計毒地將弟弟投入枯井之後,算是大功告成,心滿意足,便坐下來吃飯。就在這時遠遠的來了一批商隊。是些依市瑪耳商人,但有時也說是米德揚人。由此可見聖經採取了不同的傳統資料。但兩種人按聖經的記載,都是亞巴郎的後代,即依市瑪耳人來自哈加爾的兒子(創一六章),米德楊則來自亞巴郎的妾刻突辣(創二五12),皆屬阿剌伯血統。這個駱駝商隊滿載樹膠、香液和香料,都此聖經說他們來自基肋阿得(見耶八22,四六11,五一8 則二七17)。由考古學及其他聖經之外的記載,我們確知很久以來,便有南行北往的定期商隊,通行於敍利亞、巴力斯坦和埃及之間。故此聖經這裡的記載,是完全符合客觀事實的。此時猶大建議將若瑟賣給過路的商人,叫他們帶往埃及去出賣,總比使他流血或凍餓而死好的多。因為殺人是至大的過犯,是天理所不能容許的。「殺害我們的弟弟,隱瞞他的血,究竟有什麼益處?」(26節)。以民有個穩固的信念,就是無辜被流的血,必定要向天上喊冤訴苦,所以自古以來人們慣將流在地上的血立即用土掩埋起來(約一六18 依二六21 則二四7-18)。這裡的殺人之罪,尤其嚴重可惡,因為所殺的是自己的親兄弟,是「我們的骨肉」(27節)。兄弟們被猶大說服了,皆同意將若瑟賣給外方人,如此免他一死。於是將他從枯井中拉上來,以二十塊錢賣給了依市瑪耳商人(27節)。普通一位奴隸的價格是三十個銀錢(出二一32),所以若瑟竟以低於一個奴隸的身價被出賣了。後來肋未紀規定,一位不超過二十歲的男子,若許願將自己獻於聖殿,可用二十塊銀錢將自己贖回。這裡由於作者引用了兩種不同的文件,所以有些混亂。勒烏本原已提議將若瑟投入枯井中,企圖後來將他救出來。果然後來到枯井處去救他的時候,竟不見了若瑟,於是撕裂了自己的衣服,表示自己的難過和失望,便跑回來大喊:「孩子不見了,我可往那裡去呢?」(30節)。由此看來,當兄弟們出賣若瑟的時候,勒烏本不在現場,所以如今詢問兄弟們,若瑟究在何處。這一段是厄羅音卷的記載。雅威卷完全不提勒烏本的這種反應。卻說兄弟們殺了一隻公山羊,將若瑟的長衫以羊血塗染了,打發人給父親送去,並問父親這是否是若瑟的長衫。這幾位兄弟的確也煞費心機,頗為周密地計劃好一切。為避免自己中任何人直接向父親告訴這個凶訊,免使雙親看出破綻,便打發了一個第三者前往。雅各伯一見染滿血跡的長衫,便立即知道那是愛子若瑟的長衫,並且也確信兒子被野獸咬死吃掉了(33節)。於是作了傳統的禮儀以表示心中無限的痛苦,就是撕裂了自己的外長衣,並且換上喪服,悲哀非常,且為時很久。雖然他的子女前來安慰他,也無濟於事。因為他太愛自己的寵妻所生的小兒若瑟了。他已預覺他將一生痛苦難過,直至死亡的到來。因為他以如此悲慘的方式喪失了自己的愛子,作者在這裡故意強調雅各伯的痛苦悲傷,似在準備來日重逢的無限喜樂,就是將來有一天,他與認為死去的兒子若瑟在埃及久別之後重新會面,而那時若瑟已變成了埃及的首相(創四五28),官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那將是雅各伯作夢也想不到的喜事。

依市瑪耳商人將若瑟賣給了埃及法郎的內臣普提法爾,這個名字的確是個埃及名,意謂「辣(神)的恩賜」。他是法郎的內臣,是太監一類的職務,也是衛隊長。按梅瑟法律販賣人口是絕對禁止的(出二一16),但這種買賣在當時卻頗為盛行。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