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創造

創世紀釋義

第一章 創造

當人睜開自己的眼睛,看到周圍花花綠綠、五光十色的世界,會感到非常驚奇, 也會很自然的發問:「它是從那裡來的?」再見到大街上熙熙攘攘,絡繹不絕的 人群,會不期然的想到:「人類又是從那裡來的?」這兩個如此基本的問題,至 今沒有任何人利用自己的智慧可以作出適當的回答。人類自有史以來最大的哲學 家出在希臘,而他們窮其畢生的精力所能得到的結果,也不外是,除了永遠常存 的天主之外,還有一種永遠的物質,而這個永遠的物質便是構成宇宙的基本原 素。以色列週圍具有高度文化的列強諸國,竟對這個重要問題完全茫然不知。就 連希臘最貝盛名的哲學家,也僅能體會到,上述永遠的物質,在最初原是空虛混 沌的一團,不知何故、何時,突然間發生了動作。於是首先形成了一批神明,接 着又形成了宇宙及世間的一切。

可是受過天主默感的作者,在這一章內給我們報告了最基本簡單也是最崇高奧秘 的真理,說出了宇宙和人類的來源。作者用了如此單純易解的方式,來給我們陳 述闡明這段真理,致使就連最無知愚蠢的人也可以瞭解。事實上創世紀以兩種不 同的方式給我們報告了天主造化的工程。第一種方式作者用厄羅音來稱呼天主。 他是全能偉大的天主,他只用一句強有力的話,完成了他要創造的對象,並且由 低級單純的物體開始創造,漸漸走向更高級的物體。其要者是不分受造物之貴賤 尊卑,不論它是無生靈的大地或海岸,天空或星辰,或者是較為高級的有生靈的 魚類和飛禽,地上的走獸或人類,都是厄羅音用一句話造成的。 這是創 一1-二4的陳述上主造化的方式,也可以說是一種記述造化的文件。這個 文件所表現的方式是有條不紊,漸次而進的;作者富思考力,強調天主無限的權 能以及他的崇高偉大。第二個講述創造的文件卻迥然不同,就是創 二4-25;它的 文筆善於描述刻劃,生動逼真,愛用擬人法,使人讀來覺得津津有味。他描寫的 方式與前者適得其反。天主在一片荒蕪的原野上,先造了一個人,然後造了樹木、 走獸,最後造了一個女人,以保障人類的後代。作者在這個記載中以雅威來稱呼 天主。兩個陳述的外表雖然大異其趣,但基本上的神學意義是毫無二致的。前者 用他無限全能的聖言造成了一切,後者卻親手操勞來創造一切。 他親手用泥土來塑造了人和動物,也栽培了樹木,並取了男人的一條肋骨造了女 人;他還親手造了衣裙給原祖穿上。兩個有關天主創造的陳述是如此各異其趣, 事實上是不可能屬於同一文件的陳述。

我們跟隨聖多瑪斯的意見,將本章造化的工程分成四個段落來加以解釋:(一) 創造的開端(一1, 2);(二)劃分的工程(一3-10);(三)裝飾的工程(一11-31); (四)創造的結束,建立安息日(二1-4)。

1-2節 創造的開端

1 在起初天主創造了天地。
2 大地還是混沌空虛,深淵上還是一團黑暗,天主的神在水面上運行。

作者以開門見山的方式,破口說出本章的主旨和結論,就是「天主創造了天地」。 這是全章的大標題,是作者要不厭其煩證明的事實。這個事實也正是我們在信經 中所念的「我信全能者天主造成天地」的信條。

「在起初」,是說天主的本身是永遠無限的。而如今在這位永遠的天主面前展開 了新的一幕,有了時間的開始和存在。曾有人別出心裁的將「在起初」解釋成: 「在創造天地的起初……」,但這種說法與事實完全不合。因為在猶太人的腦海 中,只有天主才是造生萬物的大主宰;其次與上下文亦不符合,故此隨從此說的 人甚少。因此它真正的意義應是:在起初,當時除了天主之外,甚麼都還不存在 的時候,因為時間還不曾發生,那位獨一無二、至高無上、全能無限的真天主, 「創造了天地」。

天與地對作者來說好似是骨幹,是支架。就在這個骨幹支架上,天主要開始分劃 並裝飾他的工程。希伯來文是個非常單純簡陋的語言,這裡所說的「天、地」就 是我們所說的「宇宙」。但因這個語言如此貧窮,竟沒有「宇宙」這個名詞,只 好用「天地」來權作代替品。一切的譯本為了保存原文的色彩,也就儘量將之譯 成「天地」,而不作「宇宙」。但是有些竟認為在這裡「天」之所指是「天使」,「地」 之所謂是「有形的世界」。但這種說法與原文不合,與天使完全無關,故不能成 立。「天地」之所指是有形的地球以及佈滿星辰及日月的穹蒼而言。

作者以他富有邏輯的頭腦,來陳述天主造天地的這個歷程。他漸次而進,由最低 級的受造物開始,漸漸循序而至更高尚貴重的受造物,最後至於人的受造。如此 將天主的智慧大能完全表達出來。

天主被稱為厄羅音,他是位神妙莫測,智慧慈善,全能無限的真神。他遠在任何 受造物存在之前便已存在。作者雖不敢明言天主的來源,卻暗示他是自有的,他 自永遠便已存在。
他好似一位偉大的工程師,在開始他的巨大工程之前,先刻劃出他的藍圖和支 架,就是天空和地球。由上所述,我們已可以清楚的看到,作者的用意不外是強 調,天主是大智大能的天主,他有條不紊的處理自己的工程;「他處置一切,原 有一定的尺度、數目和衡量」(智十一21)。作者好似一位富有經驗的教師和傳教 員,他將造天地的這段事蹟,分門別類,層次清楚的給人講解說明;他又好似在給頭腦簡單、文化低落的百姓闡明一課深奧的神學問題,並且作的非常成功。

作者稱天主為厄羅音。厄羅音這個名稱在原文上以多數出現。於是不少唯理派 者,振振有詞的強調,這是多神宗教的遺跡。其實不然,首先作者緊接著所用的 動詞和代名詞,都以單數出現,例如「創造」一詞,就完全是單數。足證多神論 的說法在作者的觀念是完全不存在的。這種多數在文法上被稱為抽象多數,即有 多數的外表,卻無多數的實意。這種說去在希伯來文以及一切閃系語文中是屢見 不鮮的。是完備的多數,用來指圓滿、力量和大能,故此多用於神名,有時也被 稱為充實的多數,用來指示神明的崇高至尊,獨一無二。這種例子在聖經之外的 文件上,例如在阿瑪爾納文件、巴高斯考的楔形文件中,可說比比皆是。在聖經 中,幾時用厄羅音來指示天主,多附以冠詞,指那位一定的天主,不是任何一位 邪神。幾時厄羅音沒有冠詞時,所指多為邪神或者代表天主的人,如判官。在這 裡明顯的在指示那位一切受造物的主宰,唯一的天主、宇宙的真主(見出 三四10 依四八7 耶三一22 詠五十12),故此與多神論的遺跡完全無關。因為作者處處所堅持 強調的正是純潔真正的惟一神主義。

這位獨立永遠存在的天主,用他全能智慧的言語創造了一切。「創造」這個動詞 在聖經上常用為天主,因為只有天主才可以創造。按猶太人的看法,創造的意義 是自無中生有,這是任何人所不能做到的。故此與我們現今常說的「創造」,意 義迥然不同。人們的創造大都只是製造,是必須利用既有的原料的。其實這個觀 念作者已非常明顯的表達出來,因為他開宗明義指出在創造之前,字宙空無所 有,故一切皆是藉天主無限全能的言語,由無中而來的。可是這個創造是由「無 中生有」的觀念雖然充斥在全部聖經中,明文的表示卻只見於晚期的作者,即加 下七28:「我兒,我懇求你仰視天,俯視地,觀察天地間形形色色的萬物!你該 知道,這一切都是天主從無中造成的,人類也是如此造成的」。這是在公元前二 世紀間,一位猶太母親勸勉自己兒子的話。這位誠僕的母親竟如此明確的將造物 主和受造物劃分開來,而許多外邦人的哲學大儒,竟然魚目混珠,誤將受造物當 神來恭敬。以色列人的宗教觀念,可說是一枝獨秀,足以證明。

「大地還是混沌空虛」,看來似乎是一句神妙莫測的話。其實作者只在說明,創 造之初,宇宙所處的情況,是雜亂無章的混亂狀態。前面我們已經說過,作者是 一位熟練的教育家,他循序漸,進以更能證明天主有至大的智慧和全能,天主從 這紊亂混沌的狀態中,造出井井有條的秩序來。天主利用他劃分(3-10節)及裝 飾(11-31節)的工程,使宇宙由混亂中脫穎而出,就是「天主從無定形的原質 中,造出了世界」(智十一18)。「無定形的原質」就是這裡所說的「混沌空虛」。 為了更進一步強調這種漫然的雜亂無章、毫無定形的混沌空虛,作者接着說,在 這種狀態上籠罩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深淵上還是一團黑暗」。作者在這 裡所用的描寫手法,真可謂一針見血,無以復加。這種黑暗混亂空虛的處境,想來使人不寒而慄。但作者話鋒一轉,用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筆法,使人頗有豁然開朗、光輝燦爛的感覺。因為「天主的神在水面上運行」,天主的神是指天主的動力而言。這個動力就是使原始空虛混沌的狀態獲得生命的泉源。「天主的神」 事實上就是今後作者在本章內要多次重複的「天主的話」(詠三三6; 一零四29, 30), 是使人獲得生命的天主的言語(詠一四七18 依十一4; 三四16)。「運行在水面上」亦可 作:伸展雙翅柔和地飛翔在水面上。但是亦有人解作,天主打發了巨大強烈的風 吹襲在水面上,使它震盪波動。總之作者在向我們解釋天主創造之前,宇宙所有 的混亂狀懸,因為它既無秩序、又無裝飾、更無人煙。除此之外,它還被一片可 怕的黑暗團團包圍,故此毫無美麗可言。天主的神運行其上,要使它產生出美麗 的宇宙來,好使它讚美歌唱自己的光榮。

3-10節 劃分工程

3. 天主說:「有光!」就有了光。
4. 天主見光好,就將光與黑暗分開。
5. 天主稱光為「畫」,稱黑暗為「夜」。過了晚上,過了早晨,這是第一天。
6. 天主說:「在水與水之間要有穹蒼,將水分開!」事就這樣成了。
7. 天主造了穹蒼,分開了穹蒼以下的水和穹蒼以上的水。
8. 天主稱穹蒼為「天」,天主看了認為好?過了晚上,過了早晨,這是第二天。
9. 天主說:「天下的水應聚在一處,使旱地出現!」事就這樣成了。
10 天主稱旱地為「陸地」,稱水匯合處為「海洋」。天主看了認為好。

天主的神幾時出現,是不能沒有作為的,他的運行是要發生效果的。他之在水面 上運行只是他開始行動的前奏。天主的第一步行動是劃分的工程,其工作有三, 即造成了光,分開了水,使陸地出現。作者以合乎心理學的方式開始描述天主創 造的工程。我們要知道作者只是在以普通人的思想去設法描繪天主的造化工程, 完全無意向我們報告科學的知識,因為作者的主要目的不是科學常識,而是宗教 神學的要理。

作者以擬人的方式來述說天主造化工程中的八個工作,而這八個工作被分配在六 個自然天中來完成。所謂之自然天,就是每天二十四小時計算的日子。每一件工 作恉以固定的方式和程序來完成:天主出命;事功完成;天主贊成所造之物;點 出天數。

第一天天主造了光(3節)。天主開口就說「有光!」以後每一項工程實施之前, 都是加上強而有力的「天主說」。「天說」的意思就是天主的志願,他用他簡單的 意願造成了一切(詠三三6-9; 一四八5 德四二15 友一六17)。這在說明造化一事,對天 主來說是毫不費力的工作,因為他是全能的天主。這樣天主就用他的意願造成了光明。光明及一切其他的受造之物固然來自天主,卻與天主毫無性體上的關聯,只是完全屬於天主的受造之物,故此在作者的腦海中絲毫沒有泛神論的觀念。也完全沒有巴比倫人所相信的黑暗與光明的鬥爭,由於光明勝利而得以存在。

這裡有個問題存在,既然天主還沒有造成日、月、星辰,那裡來的光明呢?天主 稱為「晝」,而與「夜」互相對立的光明是甚麼東西?為答覆這個問題,我們除 了再次提示,作者並不是在給我們教導科學之外,也可以用日常生活的情形及人 們普遍的心理來解釋。在日出之前我們說東方已白,已有了光明,日落之後許久 仍有光明的存在。我們誰都知道,晨光和暮霞的光明來自太陽的反照。但是古人 都不會知道這種因果關係,認為光明是一種獨立自存的個體,與太陽無關;是天 主特別的受造之物。因此羅馬人除了太陽神之外,亦會敬禮過曙光之神瑪杜塔, 更何況比羅馬人早過一兩千年的希伯來人了。由此可知,作者只管事物之外表, 並不注意所說是否合乎科學的原理。他主要所強調的是天主是一切受造物的造 主。自然,與人生有着莫大關係的光明更是如此了。藉着光明的出現,開始了白 晝,光明消失,黑夜已臨。作者先述說光明的造化,因為光明是分開白晝和黑夜 不可缺少的要素。而作者已事先計劃好了,要將天主造化的工程分六天來完成, 所以必須先有光明及黑暗的存在。在希伯來人的腦海中,光明和黑暗是混合在一 起的兩個個體,而天主以其全能將它們強行分開:「赴光明之所的路是那一條? 黑暗的住處在那裡?你知道如何引導黑暗到自己的境地,領黑暗回到自己居所的 路上嗎?」(約三八19, 20)。讀者會自然地發現,這裡只說光明是天主的造物,而 沒有提到黑暗,這是因為黑暗是罪惡的象徵,是罪人的避難所,故此不可能來自 天主。所以作者只說「天主見光好」(4節)。在這裡作者的擬人說法,畢露無遺, 他將天主描寫成一位細心的工程師,在造成一種產品之後,立即加以仔細的檢 查,通過檢查,看到一切正常合意才說「好」。在這裡我們也看到宇宙間的物質 完全屈服在天主的權下,毫無反抗之力。這與古東方外邦人的敘述卻大不相同。 在那裡物質竟起來反抗它的神明,只有在經過你死我活的鬥爭之後,才成了神明 的屬物。

既然已有了分劃黑暗的光明,天主再進一步整理宇宙間的秩序。因為只有在有了 秩序之後,才能加以裝飾,使生命出現。當時陸地還被一片大水淹蓋着,使它露 出水面,是當務之急。於是天主第二天的工作是將大水分開。天主在水與水之間 安置了一個穹蒼。在希伯來人的腦海中,穹蒼是個堅硬的固體,狀似圓盤或一面 鏡子(約三七18),是凹形,罩在大地之上,以支持天上的星辰(見依四十20 詠一零四2),並托住天上的水。穹蒼之下有深淵,深淵中有水,如此水分成天上的水 和地下的水。穹蒼的圓頂上又有天窗,可以使天上的水變成雨下降大地(創七11 列下七2)。水既已分開上下,於是露出了陸地,它飄蕩在下面的水上,水底有一 巨大的柱子支持着它,不致於下沉。而在陸地的四極也有高大的柱子支持着穹蒼 (約二六11; 八6)。天主稱穹蒼為「天」,它蓋在大地之上,好似一個美麗的藍色 蓋子。天主給每種受造的東西命名,以證一切受造之物都服屬於天主的權下。

第三天有兩件工程要做,首先將下面的水分開,使海洋和陸地出現;這是天主劃 分工程的終結。如此三件劃分的工程:光明與黑暗之分,天上的水與天下的水之 分,海洋與陸地之分,都已完成了。空虛混沌的狀態,已不復存在,已可以接受 天主的其他五件工程,即裝飾美化宇宙的工程,使天空和地面充滿生物。於是天 主使旱地上有植物的生命出生,有野獸在走動。

11-31節 裝飾工程

劃分工程的目的,不外是為植物、星辰、陸地上的走獸、水中的魚、天空的飛鳥 以及萬物的冠冕人類準備生長居住存在的地方。

11-13節 植物的受造

11. 天主說:「地上要生出青草,結種子的蔬菜,和各種結果子的樹木,在地上 的果子內都含有種子!」事就這樣成了。
12. 地上就生出了青草,各種結種子的蔬菜,和各種結果子的樹木,果子內都含 有種子。天主看了認為好。
13. 過了晚上,過了早晨,這是第三天。

作者故意將天主的八種工程,分派在六天之中;六天的意義當然是與宗教的禮儀 有關,因為第七天正好是安息日。可見這種分法完全是人為的,是有目的的造作 行為。天主第三天的工作包括兩件工程:陸地自水中露出及不同種類的植物在旱 地上生長出來。作者按照當時人們的植物常識,將地上出生的植物分成三類:青 草及雨後遍地叢生的青嫩植物;結種子的蔬菜,就是各種青菜,連五榖亦包括在 內;各種結果子的樹木。當然作者並不是在教授植物學,因此這種分類法也只是 按當時人們的普通常識,以及人們直覺觀感而來的。當時的外邦人多視陸地為豐 收之神而加以敬禮。創世紀的作者卻明言陸地本身毫無作為,是天主使它生出各 種植物以養活人類和牲蓄,因此人們應當感激的是天主而不是陸地。如此第三 天的工程結束了。

14-19節 創造星辰

14. 天主說:「在天空中要有光體,以分別晝夜,作為規定時節和年月日的記號。
15. 要在天空中放光,照耀大地!」事就這樣成了。
16. 天主於是造了兩個大光體:較大的控制白天,較小的控制黑夜,並造了星宿。
17. 天主將星宿擺列在天空,照耀大地,
18. 控制晝夜,分別明與暗。天主看了認為好。
19. 過了晚上,過了早晨,這是第四天。

天主第二天的工程是創造穹蒼,但是那個工程還沒有完成,因為穹蒼中還毫無裝 飾,於是在第四天,天主將第二天的工程完全竣工。在這一天,天主創造了日、 月、星辰。關於穹蒼的描述,作者完全利用當時人們的常識,蔚藍的天空是實在 堅硬的固體,在這個巨大的圓形固體上,天主掛上了日、月、星辰。而這些星辰 的體積大小,也只是以人們的肉眼來加以衡量的。因此稱太陽和月亮為「兩個大 光體」(15節)。但事實上有許多看來很小的星球卻比太陽和月亮大的多。天空 的這些發光的星球對不少古東方民族竟當成了神明,尤其是加色丁和埃及人。而 這種異端後來亦進入了以民之間(耶十九13 索一5 約三一25, 26)。為了打倒這些異 端迷信,作者指明這些星球是天主的受造物,而且是為了人類的利益而受造,用 來「分別晝夜,規定時節和分別年月日」(14節 詠一零三19 德四二6)。因此它們絕 對不是神明,人們不該向它們表示任何敬禮。關於這一點也有法律明文規定:「當 你舉目望天,觀看日月星辰,和天上的眾星宿時,卻不要為人勾引,而去敬拜事 奉」(申四19)。

20-23節 水中魚類及天空飛鳥的創造

20. 天主說:「水中要繁生蠕動的生物,地面上、天空中要有鳥飛翔!」事就這 樣成了。
21. 天主於是造了大魚和水中各種孳生的蠕動生物以及各種飛鳥。天主看了認為 好。
22. 遂祝福牠們說:「你們要孳生繁殖,充滿海洋;飛鳥也要在地上繁殖!」
23. 過了晚上,過了早晨,這是第五天。

第五天的化工是針對水中的生物及天空飛鳥的創造。作者將兩種生活在不同環境 中的動物放在一起,大概是因為牠們的動作頗為相似的緣故。它們上下翻騰,橫 衝直撞,優哉游哉,只是一種潛游在水中,一群飛翔在天空。作者還根據百姓的 常識,將它們分成三類,即「大魚」,是指水中的巨獸而言,例如鱷魚及海馬, 它們多生長於埃及的河流及湖沼之中;另一種是各式各樣的魚類及水中的爬蟲; 最後是沒有被分類的空中飛鳥。這一類的飛禽魚類在天主的祝福之下孳生繁殖。 因此古東方民族所敬禮的多產之神根本就不存在。因為它們的生長繁衍應完全歸 功於天主。作者在這裡沒有說明,天主當時對每種動物造了多少對,是數百對或者 僅是一樣,不得而知。其實也沒有關係,重要者是天主賜給牠們繁衍生殖的奧妙 能力,使其傳種接代,遍及大地。牠們這種生產的能力不是生產之神的恩賜,而 是天主祝福的結果。以民唯一神明的宗教遠超過其他邪神迷信的宗教,這裡又一 證明。

24, 25節 創造爬蟲和走獸

24. 天主說:「地上要生出各種生物,即各種牲畜、爬蟲和野獸!」事就這樣成 了。
25. 天主於是造了各種野獸、各種牲畜和地上所有的各種爬蟲。天主看了認為好。

第五天也有兩種造化的工程,天主先創造了地上的走獸。作者對走獸分成三個種 類,即兇猛的野獸,被人視為財產的家畜以及地上的爬蟲。這裡沒有提到牠們的 生長和繁殖。因為在這之前,剛剛提及過了。或者也許由於牠們同人是在同一天 造成的,所以牠們的生長和繁殖包括在天主對人的祝福之中(見28節)。這裡說 「地上要生出多種生物」。這種說法是由古人的錯誤觀念而來的。古人曾相信各 種動物是由地面上生長出來的,尤其濕潤的土地,更是生物繁殖的理想地點。作 者在這裡明明的說,是天主以其全能使地上生出動物來。只有天主才是無限全能 的真神,是唯一的神明。作者將青草蔬菜的出生放在前面,如今才有動物出現, 因為前者是動物賴以維生的重要食品。我們直至目前仍然不知道生命如何在地球 上生出,天演論的公教學者強調天主賜予低級單純的生物一種演變的能力,使其 自己由低級的動物演變成高級的動物。但是反對這種學說的則謂,天主自起初便 直接造成了各種動物不同的種類,使其生殖繁衍,卻不需要演變。天主教的信友 只要相信生命及其進化的能力是自天主來的,便可以相信進化論。這種進化論被 稱為溫和的進化論。

26-31節 天主造人

26. 天主說:「讓我們照我們的肖像,按照我們的模樣造人,叫他管理海中的魚、 天空的飛鳥、牲畜、各種野獸、在地上爬行的各種爬蟲。」
27. 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
28. 天主祝福他們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魚、 天空的飛鳥、各種在地上爬行的生物!」
29. 天主又說:「看,全地面上結種子的各種蔬菜,在果肉含有種子的各種果樹, 我都給你們作食物;
30. 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天空中的各種飛鳥,在地上爬行有生魂的各種動物, 我把一切青草給牠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
31. 天主看了他造的一切,認為樣樣都很好。過了晚上,過了早晨,這是第六天。

第六天是天主造化工程的頂峰。作者為了保持他既定天主六天造天地的計劃,只好將人的受造與爬蟲和走獸放在一天內。我們已看到作者從低級的生物開始,漸次向著更高級的動物發展,最終是人。因此有些主張進化論的學者,認為連在創世紀上也找到了進化論的根據。其實作者的這種描述完全是人為的,是毫無科學根據的。事實上作者也不需要科學的根據,因為他所教導的是宗教的真理,而不是是科學的常識。在這裡我們最多可以說,作者按照一般平民對萬物所有的觀念, 陳述了它們受造的秩序。因為人是天主造的最高尚完美的動物,作者為了鄭重其 事,故意在創造之前,捏造了一段天主自言自語的交談:「讓我們照我們的肖像, 按我們的模樣造人」(26節)。作者在這裡的說法是非常隆重其事的。直至目前 天主出了命令,使水和陸地生出魚類和動物來,如今卻是天主親自干預造人的事 項,天主要親手造人。而且天主用了多數的「我們造人……」。有些學者認為這 又是多神教的遺跡。但是我們不要忘記,就在下一節作者用單數的方式說:「天 主造了人」,並且按照自己(單數)的肖像造了人。至於此處的多數作何解釋, 學者意見各異。有人說是莊嚴的多數,這是波斯王朝所慣用的多數。但是在聖經 及希伯來人的日常生活上,卻沒有利用這種多數的習慣。又有人說,這是完備成 全的多數,就如它的主體厄羅音以完備的多數出現,指示他行動的動詞也就同樣 以完備的多數與人相見:「我們造人」。總而言之,這個多數可以作任何其他的解 釋,唯獨不能作多神宗教來解釋。因為這是作者最反對的謬論。作者是百分之百 唯一神教的崇拜者,毫無異議。有些教父則認為這裡的多數是天主聖三的多數, 即三位一體道理的明證,三位一體的天主在互相討論商議。可惜這種說法太過勉 強,因為三位一體的道理,純粹是新約時代的啟示,在舊約中是無處可尋的,至 少沒有明顯的記載。在這裡我們僅可以說,有天主聖三道理的暗示。作者的用意 不外是在藉着「我們」來說明,天主要以其完備的力量,來聚精會神的創造他最 完美的工程——人。這種例子在聖經上屢見不鮮(創三五7 出三二4, 8 撒下七23)。

天主要創造的對象是人,這個人卻不是單數的個人,而是代表着人類,故此這裡 的個人代表着全體。「人」這個名詞在希伯來文上有塵土的意思,因為人就是用 泥土造成的(創二7)。

「照我們的肖像,按我們的模樣」。肖像和模樣是兩個同意字句,用在這裡有加 強語氣的意味。是說人是完全相似天主的受造物,是天主的代表,代表天主管理 一切的受造物。人只是與天主相似,並沒有接受天主的性體,因此遠遜於天主。 所謂之相似天主,只是在管理受造物上,相似天主或代表天主,因為這是天主的 意願和命令「使他管理海中的魚……」(26節)。但是為使人能適當的代表天主 管理受造物,人必須要有理智,又要有意志才可以。於是在這方面人的確與天主 相似。因為在一切的受造物中,唯有天使和人有理智和意志。但天主是無形的神 體,故此人不可與天主同日而語。

作者緊接着說,天主造的人有性別之分「一男一女」( 27節)。為使他們相輔相 成,過共同的生活,其目的是為生育繁殖。就如動植物的生育能力是天主所賞賜的,同樣,人們生男育女的機能也來自天主的祝福。因此豐收與多產神的敬禮,是作者竭盡全力要攻擊剷除的。至於人類是否只由天主造的一對原祖而來的,或者還有其他的原祖,在這裡作者沒有明顯的說明,但是在下一章的陳述中,則比較更具體清楚的說明了:人類是來自一對原祖。在這裡清楚的說明了,天主同時 造了一男一女,故此完全沒有先後尊卑之分。

天主不但造生了一男一女的人,還給他們指定分配了營養的食品,作為天主對人 特殊的照顧。不禁使人驚訝的是作者只規定了植物作人的食品(29節)。原來誰 都知道為生活而發生的鬥爭是殘酷無情的,是弱肉強食的鬥爭。作者不忍心見世 間這種殘酷的鬥爭存在,所以將天主所造的原來的世界說成是和平相處的環境。 為達到這個目的,規定了青草植物是一切動物的食料,五榖百果卻是人類的營養 品。這在說明造生萬物的天主是和平慈祥的天主,因此他也願意一切受造之物度 着和諧的生活。就與後世的依撒意亞先知所說的,在未來的默西亞時代,「豺狼 要與羔羊共處,虎豹與小山羊同宿,牛犢和幼獅一同飼養……」(依一6-9),具 有同樣的意義。這是一種充滿詩意的夢境,旨在說明人類毫無鬥爭,和睦相處的 初期美妙環境。但是到了創九3,便准許人們可以吃食動物之肉了。而創七2提 到潔與不潔的動物,已在暗示有些動物是可以宰食或作祭品奉獻與天主的。這在 說明上述被引用的文件是兩個性質迥然不同的作品。那麼,我們要問,是否在原 祖犯罪之前,一切豺狼虎豹都只吃食青草而維持生活?聖多瑪斯斬釘截鐵的說: 「完全不是,因為它們生來的天性並沒有因著人性的敗落而改變」(Sum. Theol. q.96 a.1 ad 2),因此作者在這裡對野獸都只吃青草的說法,只能視作一種原始和 平的象徵,而非事實。

最後一節( 31)說明,天主見到自己的工程業已完畢,而且一切皆按照計劃而進 行,覺得一切稱心如意,因此「認為樣樣都很好」。如此完成了第六天,也是最 後一天的工程。

天主造天地的解釋

聖經上這段開宗明義的記載,也許是聖經中最為棘手的難題之一。因為它所記述 的是萬物的起源,而這個問題除了與宗教有關之外,也是個哲學的問題,因此曾 有許多學者對它加以辯論、探討,結果作出了許多不同的結論及解說的方法。我 們將這些解經學歷史上發生過的意見稍加介紹,並指出正確的方向是甚麼。

(一) 寓意解釋
埃及亞歷山大里亞城的猶太學者淮羅及阿黎斯托步羅,認為天主六天創造的化 工,應當以象徵和寓意的說法來解釋。於是亞歷山大里亞的天主教徒聖克肋孟, 奧黎革乃等人亦隨從了這種說法。因為原來他們主張,上主的化工不能分成六 天,而是一氣呵成的,如此奧黎革乃主張,所說的天是天使,深淵是地獄,地下的水是魔鬼,天上的水是善良的好天使。

(二) 字意解釋
安提約基雅的解經學者,為了反駁前一說,主張應當按字意來解釋,就是天主的 確用了六天,以每天二十四小時的六天,創造天地萬物。

(三) 寓意兼字意的解釋
聖熱羅尼莫懷疑地隨從了字意的說法。聖奧斯定卻採取了中庸之道,留下了數篇 解釋天主造化的著作。但有時頗難自圓其說,因為他首先強調字意說,後來又主 張天主一個命令將萬物一氣造成,故此萬物是同時而有的。那麼聖經所說的六 天,必須要加以寓意的解釋。其他的教育學者有不少是介於這兩者之間的,不必 盡述。

(四) 和諧的解釋
由於自然科學的進步,漸漸人們發現,聖經關於天主六天造天地的說法,與科學 知識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於是人們另謀他途來解釋造天地的歷史。就是將聖經的 說法符合科學的知識。於是將六天的「天」解釋成地質學的年代,這種說法實在 有削足適履之嫌。

(五) 禮儀解釋
主張這一學說的人,認為造天地的記載是一篇禮儀讚美詩。作者是在強調每週六 天的制定,而不是在告訴我們天主造天地的歷史,古代的埃及曾經一週內每日要 向不同的神明舉行敬禮,巴比倫人則每天敬禮一顆不同的星座。作者根據外教人 的習俗,願意每天將一種受造物奉獻給天主,因為只有天主才是一切受造物的真 主宰。

(六) 神話解釋
這個學說的擁護者認為六天造天地的記載,是根據外邦人的宇宙觀而來的,但是 當時的外邦人都是多神教的崇拜者。作者於是在保持唯一神教的原則之下,儘量 利用了外教宇宙觀的說法。他們各顯其能的,將聖經的記述儘量符合於上述的宇 宙觀;或謂利用外邦人的宇宙觀來解釋聖經,多次不但牽強附會,而且甚至於可 笑幼雅。

(七) 神學兼禮儀的解釋
為能正確無誤的解釋聖經這段造天地的記述,我們必須要將聖多瑪斯的原則牢記 於心。而這個原則也是在教宗良第十三於「上智的天主」通諭內所強調過的。就是:聖經的作者只能以其五官對事物的接觸來判斷。聖奧斯定已經說過:天主不會使作者在聖經內記述與救人無關緊要的事物。或謂:天主聖神不願使人成為數學家,卻要他們成為教友。更謂:聖經步教導人天體如何運行,卻教導人 如何升 天。

跟隨上述解經的原則,我們會自然的相信,聖經的作者既不是地質學家,更不是 人類學者,而是一位教導人們宗教要理的傳教員。除宗教的要理之外,對於其他 有意無意之間所涉及的科學問題,作者無意去解答,卻只隨和當時人們的見解和 潮流去加以瞭解,而不置可否。因此每當我們發現有什麼看來與科學相反的句子 時,例如,在造太陽之前已有光,太陽和月亮是大光體等,我們應知道,作者只 是以其感官之所及,並依照普通平民的說法而記錄的,他無意教導我們科學的知 識,因此也就不管一般人的說法是否正確。作者毫無根據的將天主的八個造化工 程安放在六天之中,並且由下級的受造物開始,以高級受造物—人為終結。這 種說法雖無科學根據,卻非常合乎人的心理。至於六天造天地的說法,主要的目 的是在強調一週和安息日的制訂來自天主,就如六天之久工作,第七天休息;人 亦應當六天工作,第七天是祝聖於上主的日子,人應當安息事奉天主(出二十11)。

神學意義

雖然創世紀第一章的描述是不科學的,它的結構是人為的及不合邏輯的,雖然將 天主的工程分成六天的說法是無根據的,但是它的神學意義是完全有效的。僅就 其犖犖大者的宗教真理簡述如下:

(一)厄羅音(天主)是萬物的唯一主宰,是他造成了一切,連原始宇宙間的黑 暗勢力深淵都惟天主的命令是從,不敢反抗。這種效果清楚的見於天主劃分的工 程中。

(二)天主的這種無限權能的力量,並不是盲目、毫無紀律的力量。它完全服屬 於天主的意志之下。天主一說話,一出命,萬物便形成。天主的話,代表天主的 力量、智慧和全能,這一點特別在天主的裝飾工程中顯露了出來。

(三)一切的受造物既然皆來自天主,按照天主的旨意而形成的,所以是美好的, 但並不是具有神性的東西。

(四)就連天空中的星辰,也完全沒有天主的性體,而純粹是天主手中的工具。 聽從天主的命令,循天主規定的軌跡而行,是給人類服務的受造物,卻絲毫不能影響人的 禍福。

(五)一切的動物之所以能生長繁殖,是因為天主祝福了牠們,並沒有甚麼多產 之神在管理牠們的繁殖。

(六)人是一切受造物中最高尚的,是萬物之靈,遠超過任何物質和動物。因為他是按照天主的肖像和模樣造成的。他有理智,故能管理一切的受造之物。

(七)人既然是萬物之靈,又接受了天主特別的恩惠,故有責任向天主表示感謝。 就是將每週的第七天祝聖於天主,照天主的榜樣「休息」。

這是第一章的基本神學,它在當時的確是非常新穎的教義,是一切外教人未曾發 現的真理。作者卻以簡單清楚,任何人皆懂的方式講解了出來,並且將天主標榜 為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無限全能、富有永遠智慧的天主。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