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梅瑟終於應命

第四章 梅瑟終於應命

前面我們說過,本章的前十七節與前一章應自成一個段落,是一氣呵成的文卷。是在說梅瑟對天主的差遣表示畏首畏尾的態度,企圖加以擺脫。但天主堅持要他接受這個任務,並將他所提出來的困難一一解決,終於使梅瑟屈服在天主的聖命之下,甘心回到埃及執行他偉大的任務。因此本章的前半部份仍是梅瑟的推脫之辭。這兩章中主要的傳統文卷以雅威卷為主,因此描述的特別生動,使人讀來津津有味。

1-9節 天主以奇蹟堅固梅瑟

1. 梅瑟回答說:「他們必然不肯相信我,也不肯聽我的話,而對我說:上主沒有顯示給你。」
2. 上主問他說:「你手裡拿的是什麼?」他回答說:「一根棍杖。」
3. 上主說:「將棍杖扔在地上!」他便將棍杖扔在地上,棍杖即刻變成了一條蛇;梅瑟一見,就逃避了。
4. 上主向梅瑟說:「伸手捉住蛇的尾巴!——他便伸手捉住,那條蛇在他手裡又變成一根棍杖。——
5. 好叫他們相信上主,他們祖先的天主,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和雅各伯的天主曾顯示給你。」
6. 上主又對他說:「將你的手插在懷裡!」他就將手插在懷裡;及至抽出手來,見手上患了癩瘡,像雪那樣白。
7. 天主又說:「將你的手再插進懷裡!——他就把手再插入懷裡;及至從懷裡抽出時,見手已經恢復原狀,像別的肌肉一樣。——
8. 如果他們不肯信你,也不信服第一個奇蹟,必定信服第二個奇蹟。
9. 如果連這兩個奇蹟也不信,也不聽你的話,你就從尼羅河裡取些水,倒在旱地上;你從河裡取水必在旱地上變成血。」

天主雖然給梅瑟解釋了數種疑難,但他仍然憂心如焚,惟恐自己不能勝任。因此他覺得空口無憑,不能只以言語說詞來取信於人。言外之意,他見了民間的長老之後,除了向他們傳達天主的旨意之外,還必須要有某種具體的憑證,以表示他確是天主打發來的使者。質言之,他在向天主要求某種奇蹟。天主也大方的慨允所求,使他具有行奇蹟的能力,使那些最無信心的人,在他的奇蹟異能之前,也只有低頭稱是。就是現在天主為了鞏固梅瑟動搖不定的信心,立即作出兩件使他驚慌失措的奇蹟。第一件將他手中的棍杖變成了一條蛇(4節)。本來這也是埃及術士所慣用的手法,就是以欺騙的方法,將手杖變成蛇。不過那是騙人的邪術。雖然如此,以民的長老至少確知,他們的梅瑟可以在法郎面前照行如儀,不會在術士面前出乖露醜的。而且梅瑟同他的兄弟亞郎後來的確在法郎面前表演了他行奇蹟的本領(見出七9-12)。第二個奇蹟是使梅瑟的手突然之間長了癩病,然後又突然痊癒,這個大奇蹟使人不能不表示由衷的信服。這個奇蹟對我們現代人來說,也許已沒有太大的魔力,因為目前癩病已非不治之症。但在古代這種病症是不會痊癒的。患者只有坐以待斃,死路一條,並且多被視為上主的懲罰。因此只有天主自己才能治好它。因此癩病的復原,被視為毫無可能的奇蹟(見肋一三章),純是天主的作為。如果這兩個奇蹟仍不能消除梅瑟的疑心,仍不能使頑強固執的埃及人屈服,天主還賜給他實行第三個奇蹟的能力,就是將尼羅河中的水變成「血」。它後來果然成了十大災難中的一個(出七20)。

10-17節 亞郎作梅瑟的助手

10. 梅瑟對上主說:「吾主,請原諒!我不是個有口才的人,以前不是,你向你的僕人說話以後,也不是;我原是笨口結舌的人。」
11. 上主回答他說:「是誰給人一個嘴?是誰給人口啞耳聾,眼明眼瞎呢?不是我上主嗎?
12. 現在你去,我要幫助你說話,指教你該說什麼。」
13. 梅瑟回答說:「吾主,請原諒!你要打發誰,就打發誰去罷!」
14. 上主向梅瑟發怒說:「不是有你的哥哥肋未人亞郎嗎?我知道他是有口才的,他現在正前來迎接你;他見了你,心中必要快樂。
15. 你可向他說話,將你應該說的話放在他口中。我要幫助你,也幫助他說話,指教你們應做什麼。
16. 他要代替你向百姓說話,作你的口舌;你對他是代替天主。
17. 你手中要拿著這根棍杖,用來行奇蹟。」

雖然天主盡力解除梅瑟的疑慮,並對他的要求可說是有求必應,可是梅瑟仍不放心,似乎在故意推脫責任。如今又找出了另一個不回埃及的理由,說他生來口鈍,不善於說辭,那如何去見諸長老和法郎令他們信服自己?梅瑟的這一段設想也許有他的苦衷,他離開埃及已歷多年,對埃及的言語已不甚流利,不能暢所欲言的表達自己的意思。天主再度解決他的困難,許給他自己要幫助他講話,並且要指導他說甚麼話(12節)。但是梅瑟仍然滿懷疑慮,固執己見,並且明白的要求天主另外用賢任能,自己不論如何不能勝任,因為任務太困難了(13節)。梅瑟的一再推辭,可能有他真正的原因,或者有其頗大的自卑感,因為他曾在法郎王宮中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而不關心同胞的死活;或者他覺得內疚,因為他拋下同胞不顧,自己逃往曠野中過獨善其身的生活,與同胞百姓完全脫了關係。故此如今覺得無顏面去拜見父老兄弟。就算他回去,也只是孤苦伶仃的獨自一人,同胞沒有人會對他加以理睬。不過他所想像的這一切困難,都是他的一面之詞,天主雖三番五次的給他解決困難,許下給他幫助,仍不能打動他的心,他未免太固執,甚至於太自私了。所以終於使天主大為不悅而發了怒氣(14節)。雖然如此,天主仍然滿足梅瑟的願望,解除他的顧慮,許下要派遣亞郎作他的助手。這裡稱「你的哥哥肋未人亞郎」。「肋未人」一詞可能是為後人所加,以證明他是個能說善道有口才的人,因為肋未人的責任是向人講解法律,故此大都能言善辯(見申三三10)。不過這種說法,也不十分可靠,很可能只在指定亞郎是屬於肋未支派的人士,就如在出二1,2曾言梅瑟是由肋未支派出生的男嬰一樣。為了證明亞郎是天主親自打發來的助手,如今向他預言,亞郎要自動前來迎接他。當然是天主啟示給亞郎,令他前來的(27節)。雖然亞郎要代替梅瑟向百姓和法郎講話(16 節),梅瑟本人是天主真正的使者。所以他應該指示亞郎要講解和傳達什麼。亞郎所傳達的應只是梅瑟的思想和意願,而梅瑟的思想來自天主,因為他所代表的是天主(16節)。故此原文上說梅瑟要作亞郎的天主,就是這意思。

至此梅瑟的倔強終於被天主戰勝了,於是天主命他隨身帶著自己的手杖,因為它將是他顯奇蹟行異能的工具(出七15)。很明顯的,這一段頗長的記載,是民間有聲有色的傳說。由此亦可見到普通一般平民百姓,對奇蹟異能是如何重視。因為當時人們的文化水準還很低落,思想觀念也很單純,他們對任何奇特突出的怪異現象,都會驚得呆若木雞。智慧篇的作者曾對這裡的記載作過如下的解釋:「智慧拯救了聖潔的民族……脫離壓迫他們的異民,她進入了上主僕人的靈魂,藉異能和奇蹟,對抗可畏的君王」(智一〇15,16)。

18-26節 梅瑟回埃及去

18. 於是梅瑟起來回到他岳父耶特洛那裡,對他說:「請讓我回到埃及我兄弟們那裡,看看他們還健在嗎?」耶特洛對梅瑟說:「你平安去罷!」
19. 上主在米德楊對梅瑟說:「起身回埃及去!因為那些想殺害你的人都死了。」
20. 梅瑟遂帶著妻子孩子,叫他們騎在驢上,起身回埃及國去了;梅瑟手中拿著天主的棍杖。
21. 上主對梅瑟說:「你回到埃及,要將我交於你行的一切奇蹟,行於法郎面前;但我要使他心硬,不肯放百姓走。
22. 你要對法郎說:上主這樣說:以色列是我的長子。
23. 我命你,讓我的兒子去崇拜我。你若拒絕放他們走,我必要殺你的長子。」
24. 梅瑟在路上住宿的時候,上主遇著他,要想殺他。
25. 漆頗辣急忙拿了一塊石刀,將他兒子的包皮割下,拿包皮接觸他的腳說:「你真是我的血郎。」
26. 這樣上主就放了他。當時漆頗辣說:「血郎。」是因了割損的原故。

梅瑟既然再也不能推辭,便只有對天主俯首帖耳,終於接受了天主的委託。他便立即趕著羊群,回到他岳父的家中,向岳父辭行告別。奇怪的是,他對於在曷勒布山上所發生的事,似乎未對岳父提及,只是推說要趕回埃及去看望自己的家人。梅瑟這樣作的原因,可能是他害怕岳父會阻止他的行程,會企圖找出許多理由來挽回他去埃及的決心。例如:使命非常艱鉅困難,又是危險重重,簡直是冒險犯難的行為等。梅瑟為了避免聽到這些說辭而擾亂自己的心神,甚至阻止天主使命的完成,所以乾脆不將真情向岳父講明。

第十九節頗為突如其來,不但與上下文不合,而且似乎是多餘的重複記載。學者們咸認為是另一種文件的傳授資料,被編輯所錄取而加插在這裡。它簡直是多此一舉的記載,因為至此天主已費盡了口舌,終於將梅瑟說服,而梅瑟也已決意執行天主的命令,就要束裝就道了,卻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令他回埃及的命令,並且還告訴他,他的敵對者已不再了,好使梅瑟放心的回到埃及去。

梅瑟帶著妻子和兒子,遵照天主的指示走上回歸埃及的征途。「孩子」在原文上是單數,足證他當時只有一個兒子。不過這也不太確實,因為有的抄本卻以多數出現。21-23節與上下文也不符合,並且其內容是重複前面業已講過的事,不過也不盡然。因為很可能是天主對梅瑟所發出的另一道命令,告訴他到埃及後,在法郎面前應當作的事,並且使他知道,法郎並不是易受感動的人。他要固執己見,不准百姓出走。如此使梅瑟預先在心理上有所準備,也知道實行奇蹟的步驟,也就是災難降臨的次第,最後一災是殺害一切埃及的長子。這裡說法郎「心硬」,是一種象徵的說法。「心」代表意志,是說法郎要固執成見,我行我素,不為災難所動。

梅瑟全家在路上行走的時候,發生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上主迎面而來,氣勢洶洶,要將梅瑟殺死。這有什ˊ麼意思?由下一節我們可以意識得到,很可能與他的兒子尚未受割損有關。原來以民的一切男子,必須要藉著割損禮,參與天主與亞巴郎所訂立的盟約。如此重大的一件事項,竟被梅瑟忽略過去,而招惹了天主的義怒。事情是如此的嚴重,致使天主在震怒之餘,有意要將他殺死。這是梅瑟不可原諒的過錯,尤其是天主已揀選了他,今後要成為以民精神和宗教上的創立人。可能是由於米德楊人沒有割損之禮,因此梅瑟也就入境隨俗,將兒子的割損免了。另有些學者認為此處不可按字而解,很可能只是梅瑟路上生了一場重病,幾乎陷於死亡。這種說法,毫無依憑。總之,梅瑟的妻子漆頗辣立即明白了它的意義,所以趕快拿起一塊石刀「將兒子的包皮割下」(25節)。這種石刀是西乃山區中屢見不鮮的一些鋒利的石片。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伯都音人拿它作刀片用,它竟成了以民割損的法定用具(蘇五3)。這一點足證割損的歷史是非常悠久的。遠在金屬工具發明之前,已有割損的存在。漆頗辣給兒子行了割損禮之後,用割下的包皮「接觸他的腳」,就是接觸了梅瑟的生殖器。腳是生殖器的避諱說法,這在聖經上屢見不鮮(見撒上七20; 二四4 列上一八27 依六2等)。有人謂可能梅瑟本人仍未受過割損禮,所以他的妻子拿兒子的包皮接觸他的生殖器,好似他也受了割損。「你真是我的血郎」頗為費解。可能是梅瑟的妻子在抱怨,由於丈夫的忽略,沒有給兒子行割損禮,致使他現在受如此大的痛苦,也使母親的心感到不忍。或謂挽救丈夫性命的代價,竟是兒子的血,不然天主就要將梅瑟當場殺死的。由於是作母親的親手將兒子的包皮割去,兒子尖聲的哭叫,直刺母親的心,使母親忍無可忍,便說出了這句抱怨的話。至於梅瑟本人是否已受過割損,經文未記載。不過有一點我們可以確定,就是埃及人是實行割損禮的民族,而且相當普遍。由此我們可以斷定,大概梅瑟本人自小已受了割損,因為他生為希伯來人,希伯來人同埃及人一樣都是實行割損的民族。或者由於梅瑟生活在米德楊人的地區,而米德楊是等到兒子成人之後舉行割損的。所以梅瑟沒有按照天主與亞巴郎訂定的盟約,於兒子生後第八天便實行割損,因此招致了上主的義怒。總而言之,這裡記載的是一段非常模糊不清的事蹟。我們也只能以猜測的口氣來向大家解釋,並向大家介紹不少學者的意見,及可能作出的解釋。

27-31節 梅瑟和亞郎會見長老

27. 其時上主向亞郎說:「你往曠野去迎接梅瑟!」他就去了。在天主的山旁遇見了梅瑟,口親了他。
28. 梅瑟把上主打發他所說的一切話和命他行的奇蹟,都告訴了亞郎。
29. 梅瑟和亞郎遂去召集以色列子民所有的長老。
30. 亞郎講述了上主向梅瑟所說的一切話,也當著百姓行了那些奇蹟;
31. 百姓就都信了,也都高興,因為上主眷顧了以色列子民,也垂念了他們的痛苦。他們遂都俯伏叩拜。

作者完全按照 14節所說,天主要打發亞郎前來迎接梅瑟,陪同他回歸埃及。果然亞郎在天主的默示之下,知道他的弟兄由上主榮獲重寄,所以在天主的指引之下,來到了曠野。不過這裡的記載,大概是由他處採取而來的。因為由前一段我們已經知道梅瑟回到家去已向岳父耶特洛辭別,帶著妻子及孩子立即走上了回歸埃及的路途。如今卻說二人相見的地方,好似就是梅瑟被蒙召的地方。梅瑟似乎仍在原地未動。這自然與前面所述不無矛盾。因此惟一的解釋是這兩節是另一卷集的不同資料,被後期的編輯者所採納而加插在這裡。二人一同回到埃及之後,便按照天主的吩咐,召集了民間的長老,向他們報告,梅瑟由天主那裡接受了特殊的使命,就是要拯救以民的使命。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便當著長老和眾百姓的面,以天主的德能行了奇蹟。結果是眾長老無不驚訝的張口結舌,興高采烈的讚美了天主。因為祂終於打發了他的救星,前來救援水深火熱中的百姓。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