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最後的災難

第十章 最後的災難

本章包括兩種災難,即蝗蟲和黑暗之災。

1-20節 第八災:蝗蟲

1. 上主對梅瑟說:「你去見法郎,因為我已使他和他臣僕心硬,要在他們中顯我的這些奇蹟,
2. 好叫你將我怎樣戲弄了埃及人,在他們中行了什麼奇蹟,都講給你的子孫聽, 使你們知道我是上主。」
3. 於是梅瑟和亞郎去見法郎說:「上主,希伯來人的天主這樣說:你不肯在我前低頭要到幾時呢?放走我的百姓去崇拜我罷!
4. 如果你再拒絕放走我的百姓,看,明天我要使蝗蟲進入你的境內。
5. 蝗蟲要遮蓋地面,甚至看不見地;蝗蟲要吃盡免於冰雹而給你們所留下的一 切,也要吃盡田野間給你們生長的一切樹木。
6. 你的宮殿,你的臣僕和所有埃及人的房屋都要充滿蝗蟲:這是你的祖宗和你祖宗的祖宗入世以來,直到今天所沒有見過的災禍。」梅瑟遂轉身離開法郎走了。
7. 法郎的臣僕們向法郎說:「這人陷害我們要到幾時呢?釋放這些人去崇拜上主他們的天主罷!埃及已經滅亡,你還不知道嗎?」
8. 梅瑟和亞郎被召到法郎那裡,法郎對他們說:「你們去崇拜上主你們的天主罷!但那要去的是些什麼人?」
9. 梅瑟回答說:「我要帶領少年老年同去,要帶領兒女,牛羊同去,因為我們要過上主的節日。」
10. 法郎向他們說:「如果我放走你們和你們的孩子,就讓上主同你們在一起罷! 顯然你們不懷好意!
11. 絕對不成!只是你們的男子可以去崇拜上主,這原是你們所要求的。」隨後把他們從法郎前趕出去。
12. 上主對梅瑟說:「你向埃及地伸開你的手,使蝗蟲來到埃及地,吃盡冰雹從地上所剩餘的一切植物。」
13. 梅瑟向埃及地伸開他的棍杖,上主就使東風在地上颳了一整天一整夜,到了早晨,東風吹來了蝗蟲。
14. 蝗蟲到了埃及國,落在埃及全境,那樣多法,確是空前絕後。
15. 蝗蟲遮蓋了地面,大地變黑。蝗蟲吃盡了冰雹所剩下的一切植物和一切果實,這樣埃及全國無論是樹上或是田野間的植物上,沒有留下半點青葉。
16. 法郎急速將梅瑟和亞郎召來,說:「我得罪了上主你們的天主,也得罪了你們。
17. 現今請你們寬赦我的罪罷!只這一次!求上主你們的天主,快叫這致命的災禍離開我。」
18. 梅瑟從法郎那裡出來,祈求了上主。
19. 上主就換了強烈的西風,將蝗蟲捲去,投入紅海,在埃及四境沒有留下一個蝗蟲。
20. 上主又使法郎心硬,他仍不肯放走以色列子民。

關於蝗蟲之災的描述與前如出一轍。首先是重複出國的要求,不然天主要再次降災懲罰(1-6節)。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在此處加添了法郎手下官員們的恐慌不安, 並建議快叫他們離開埃及(7-11節)。接著就是災難的產生(12-15節)。法郎見災情如此嚴重可怕,心慌意亂,梅瑟從中周旋,法郎再度心硬,食言如前(16-20 節)。

天主為了使自己特選的百姓獲得自由,不惜以可怕的蝗蟲之災來懲罰埃及。本來蝗蟲之災,在埃及不多見,但並不是絕無僅有。這是地中海南部各沿海的亞熱帶所慣見的災難。這些成群結隊的蝗蟲,猶如千軍萬馬,會突如其來的出現在某一個地區。牠們飛行時簡直是遮天蔽日,使天色暗然無光。牠們順著風向飄流,見到那裡有一片青綠的植物,便落腳展開牠們的摧殘之工。轉眼之間,牠們便使大片美好的植物,變成荒涼的原野。牠們體型雖小,吞食植物的能力卻非常驚人,甚至連樹皮都可以吃淨。岳厄耳先知對蝗蟲所造成的災害,曾有作過精確獨到的描述(見岳一2-二17)。在埃及如果有蝗蟲之災,普通是在二月間發生,或者在三月初。而且每當埃及南方的非洲熱帶地區,下雨過多,便必會有蝗蟲之災於埃及發生。發生的機會雖然不多,但一旦發生就成大害。聖經上這次記載的災難, 就是一個特大的災難,而且非常可能發生在二月間。

作者一開口便說,天主使法郎心硬而固執己見,決意不釋放以民,如此好能在他身上實現天主的懲罰。事實上對埃及的懲罰,就是對以民的恩惠。為此以民百姓應當世世代代保存並傳述上主的這些作為,永誌不忘(2節)。這個勸諭不但針對本處的蝗蟲之災而發,卻是在勸勉以民對上主的每個恩惠,都要牢記在心。就 是因為天主要向以民施展恩惠,才以強有力的手臂打擊了頑強的法郎。可惜的是埃及的百姓竟由於法郎的固執,而遭受池魚之殃。如今終於藉著他們的長官向法郎表示了態度,要求儘快將以民放走。此時法郎好似動了心,准許百姓自由離去。 但一轉瞬之間,卻又認為以民的意向不正,他們在以向神明獻祭的藉口企圖逃出埃及,這與埃及必然不利。因為一來失去了大批的奴隸,二來以民可能與敵人勾結,向埃及作出報復的攻擊。

第十三節說蝗蟲由東風吹來,其實應說是由南風吹來(希臘譯本作南風),或至少是東南風。也就是說由西乃、阿剌伯或阿比西尼亞曠野中吹來的一種風。這種風至今猶存,阿剌伯人稱之為「旱木信」風。當它來臨時,雖是白天,會突然變得暗無天日,人畜再也不能在露天行動或操作,必須要躲入屋內。而房屋雖緊閉門窗,極其細小的曠野沙塵,仍會隔窗門而入,使屋內一片黃色,甚至人們的呼吸亦會感到困難,它一連吹颳三天或兩天不等。聖經上說颱了一天一夜,故此不算太嚴重。「旱木信」風的本身雖未造成巨大的損失,但是它帶來的大批蝗蟲卻在埃及造成了史無前例的災害。這些千軍萬馬似的蝗蟲,卻也沒有久留,在完成牠們的破壞任務之後,便又隨著自西邊海上吹來的風飄去(19節)。由這一節我們可以確定,作者寫作的地方是巴力斯坦,因為以民向來以海(即地中海) 作為西方的代名詞。因為地中海就是巴力斯坦的西邊。如果作者在埃及,則地中海在他的北邊。因此「海風」不再是西風,而是北風了。

至於蝗蟲這次在埃及所造成的災難,聖經上只說:「蝗蟲遮蓋了地面,大地變黑, 蝗蟲吃盡了冰雹所剩下的一切植物和一切果實。這樣埃及全國無論是樹上或是田野間的植物上,沒有留下半點青葉」(15節)。岳厄耳先知卻非常生動的給我們描寫了蝗蟲的災難:牠們有如千軍萬馬,以整齊的步伐前進,以英勇的精神攻城奪地。牠們攀登城牆,猶如強盜進入居民的家庭。在牠們面前大地震撼,天空動搖,太陽失光,月亮灰暗,星辰隱避,葡萄園被摧殘,無花果樹被蹂躪,石榴樹、 棕櫚樹、蘋果樹及一切樹木皆枯乾失色,人間的喜樂也完全銷聲匿跡(岳一2-二17 見詠一六9)。

21-29節 第九災:黑暗

21. 上主對梅瑟說:「將你的手向天伸開,使黑暗降在埃及國。這黑暗似乎可以觸摸。」
22. 梅瑟向天伸開手,濃密的黑暗就降在埃及國,有三天之久。
23. 三天之內,人彼此不能看見,也不能離開自己的地方;但是以色列子民那邊, 卻有光明照耀他們所住的地方。
24. 法郎召梅瑟和亞郎來說:「你們去崇拜上主罷!你們的孩子可與你們同去, 只把牛羊留下!」
25. 梅瑟回答說:「你本人應該給我們犧牲和全燔祭的祭品,叫我們獻於上主我 們的天主。
26. 我們的牲畜也都要跟我們同去,連一個蹄子也不要留下,因為我們要用這些來崇拜上主;並且未到那裡之前,我們還不知道要用什麼崇拜上主。」
27. 上主又使法郎心硬,他仍不肯放走他們。
28. 法郎對梅瑟說:「離開我去罷!你要小心,不要再見我面,因為你見我面的那一天,你必要死!」
29. 梅瑟回答說:「就照你的話好了!我再不見你的面。」

諸凡接近曠野的地區,例如埃及、敘利亞等,有時會發生一種我們前面提過的大黃風,阿刺伯人稱之為「旱木信」。這個風吹的厲害時,將曠野中的細沙吹起來, 生是在梅瑟的指示之下而來的,因此被視為奇蹟。處在黑暗中的法郎,由於擔心害怕,便開始軟化,在一定的條件之下准許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就是在他們出離埃及到曠野去之前,必須將一切牲畜留下。梅瑟在嘗試到法郎一次又一次的食言,以及討價還價的苦頭之後,好似已是忍無可忍,所以斷然拒絕法郎的條件。 梅瑟堅持要將一切牲畜帶走的理由是,因為他不知道獻給天主的牲畜需要多少, 也不知道需要那一種及什麼年齡的牲畜。這一切屆時天主才會告訴他(24-27 節)。結果梅瑟同法郎不歡而散。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