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主在西乃山顯現

第三段 頒佈約書(一九-二四章)

本段中的幾章聖經,可說是全部舊約中最重要及最有價值的數章。在這之前的一切聖經記載。只不過是本處事蹟的準備和預告。如今到了以民歷史的緊要關頭,它關係著以色列民族,甚至全人類的宗教和倫理的生活基礎。天主十誡的頒佈構成約書的核心部份。在這裡天主以十分威嚴壯觀的方式在西乃山頂上顯現了出來,在這裡同以民訂立了盟約,以民成了天主特選的民族,從此負起了特殊的使命,是與全人類的得救有著密切關係的使命。從今之後,以民的歷史、宗教、文學、詩歌等,都是非常奇特的、高深莫測、令人莫名其妙的;如果沒有西乃山的顯現,是完全令人大惑不解的。促成西乃山偉大事蹟形成的工具人物是梅瑟。他以民族救星的資格成了百姓和天主之間的中人,促成了盟約,頒佈了法律,訂立了制度。他將是以民間最偉大的一位人物。因為在以民的歷史上,沒有第二個人曾經面對面地見過天主,同天主如此親切地作過交談(申三四10)。新約時代的立法者,主耶穌基督降來人間,並沒有將梅瑟法律加以廢除,卻使它更為高尚完美化,成全化(瑪五17)。

第十九章 天主在西乃山顯現

經文

1. 以色列子民離開埃及國後,第三個月初一那一天,到了西乃曠野。
2. 他們從勒非丁起程,來到西乃曠野,就在曠野中安了營;以色列人在那座山前安了營。
3. 梅瑟上到天主前,上主從山上召喚他說:「你要這樣告訴雅各伯家,訓示以色列子民說:
4. 你們親自見了我怎樣對待了埃及人,怎樣好似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將你們帶出來歸屬我。
5. 現在你們若真聽我的話,遵守我的盟約,你們在萬民中將成為我的特殊產業。的確,普世全屬於我,
6. 但你們為我應成為司祭的國家,聖潔的國民。你應將這些話訓示以色列子民。」
7. 梅瑟就去召集百姓的長老,將上主吩咐他的那一切話,都在他們前說明了。
8. 眾百姓一致回答說:「凡上主所吩咐的,我們全要作。」梅瑟遂將百姓的答覆轉達於上主。
9. 上主向梅瑟說:「我要在濃雲中降到你前,叫百姓聽見我與你談話,使他們永遠信服你。」梅瑟遂向上主呈報了百姓的答覆。
10. 上主向梅瑟說:「你到百姓那裡,叫他們今天明天聖潔自己,洗淨自己的衣服。
11. 第三天都應準備妥當,因為第三天,上主要在百姓觀望之下降到西乃山上。
12. 你要給百姓在山周圍劃定界限說:應小心,不可上山,也不可觸摸山腳;凡觸摸那山的,應處死刑。
13. 誰也不可用手觸摸那人,而應用石頭砸死或用箭射死;不論是獸是人,都不得生存;號角響起的時候,他們才可上山。」
14. 梅瑟下山來到百姓那裡,叫他們聖潔自己,洗淨自己的衣服。
15. 他向百姓說:「到第三天應準備妥當,不可接近女人。」
16. 到了第三天早晨,山上雷電交作,濃雲密佈,角聲齊鳴,此時在營中的百姓都戰戰兢兢。
17. 梅瑟叫百姓從營中出來迎接天主,他們都站在山下。
18. 此時西乃全山冒煙,因為上主在火中降到山上;冒出的煙像火窰的煙,全山猛烈震動。
19. 角聲越響越高;梅瑟遂開始說話,天主藉雷霆答覆他。
20. 上主降到西乃山頂上,召梅瑟上到山頂;梅瑟就上去了。
21. 上主向梅瑟說:「下去通告百姓:不可闖到上主面前觀看,免得許多人死亡。
22. 連那些接近上主的司祭們,也應聖潔自己,免得上主擊殺他們。」
23. 梅瑟答覆上主說:「百姓不能上西乃山,因你自己曾通告我們說:要在山的四周劃定界限,也宣佈這山是不可侵犯的。」
24. 上主向他說:「下去,你同亞郎一起上來,但司祭和百姓不可闖到上主前,免得我擊殺他們。」
25. 梅瑟便下到百姓那裡,通知了他們。

當梅瑟逃難至西乃山區牧放羊群的時候,天主曾發現給他,令他前往埃及拯救受苦受難的同胞。並且告訴他,當以民獲救之後,要領他們到天主顯現的那個地方去,好在那裡祭獻天主(出三12)。如今天主的百姓果然在梅瑟的領導之下,來到了昔日天主顯現的聖地西乃山下,百姓就在山下安了營,等候梅瑟的吩咐。天主自西乃山頂上向梅瑟呼喊,向他傳達自己的旨意。按古以色列人的信念,人不能面見天主,誰見了天主的面必死無疑。因為天主偉大崇高,威嚴可怕,是任何人所承擔不了的。天主直接向梅瑟講話,足見梅瑟在天主的眼中,是位了不起的人物,是天主十分重視的要人。作者接著記載了天主所說的話。這數節的結構和文筆非常精美卓絕,嚴肅簡單,這在原文上非常明顯。在這簡短的講話中,天主說明了以色列民族的崇高及它要負荷的重大使命。天主用許多的奇蹟異能,以大力的手臂打擊了敵人,拯救了百姓,並且引領他們來到目前這個暫時的居處-西乃山。在這裡百姓可以安居樂業,平安無虞,等候天主的安排。天主還用了比喻的說法,來表示他如何熱愛並照顧了自己的百姓。他猶如一隻鷹將自己的幼雛以民放在翅膀上,帶著牠們飛行。天主是全世界一切民族的主人,他可以揀選任何民族來完成他的事業。他沒有揀選那些強大、眾多、顯赫、富有的民族,卻揀選了貧窮、弱小、低微、無能的以色列,作為自己特別鍾愛的民族。它是天主特殊的產業,成為司祭的國家,聖潔的國民(5, 6節)。這是個特別奉獻於天主的民族,為主持天主的祭禮。果然後來我們將看到在這個民族中,產生了一個特殊的社會階級,名叫肋未人,他們是專職作司祭的支派。以色列被稱為「司祭的國家」,是必須要加以解釋的。原來司祭是百姓與天主之間的中人和代表,是最接近天主而生活的人。在這一方面的確以色列負有司祭的職務,它是天主與全人類之間的中人,代替人類向天主奉獻真正合法的敬禮。因此以色列民族面對整個人類負有非常重大的使命,是天主手中特選的工具,天主要藉著它來完成救恩的計劃,使默西亞的時代圓滿地在未來時代得以實現。由此可見天主揀選以民的作為是具有如何重大的價值!聖伯多祿將以民的使命和身份符合在新約教會的信友身上,強調信友藉聖洗聖事,沾享耶穌基督的司祭職務(伯前二9)。教會的信友是「天主的以色列」,是古代以色列歷史使命的繼承者。就如古以色列是天主從許多民族中揀選出來的一個特殊民族,同樣新的以色列聖教會,也是在全人類特別受選的佼佼者。與全人類比較起來,它也是貧窮、弱小、微不足道的小小「民族」,但是它面對著全人類卻負有天主司祭的神聖職務。聖保祿以不同的言辭表示過同樣的觀念:「弟兄們!我以天主的仁慈請求你們,獻上你們的身體當作生活、聖潔和悅樂天主的祭品,這才是你們合理的敬禮」(羅一二1)。這個敬禮不是單獨的,而是與耶穌基督一起獻於天主聖父的敬禮。

以色列也是個「聖潔的國民」。天主在以色列子民的眼中最為特殊突出的一點,是他的神聖性。因著他的神聖,他與其他一切的受造物隔離,是完全不可侵犯的。以民為了接近天主,為能與天主密切的往來,必須要不斷的聖化自己,就是必須要度過一個高度的道德生活,要在行為習俗上遠遠超過其他任何的民族。他們應當是聖潔的,這是天主的命令:「你們應是聖的,因為我是聖的」(肋一一44; 一九1; 二〇26)。今後的先知將慣稱天主為「以色列的聖者」而不名。但是這位崇高神聖的天主,卻與他的選民以色列發生了密切的關係,因為天主要藉著這個民族來完成他偉大的救世計劃。

因為天主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是遠遠超越任何其他神明的天主,又因為其他神明都是根本不存在的邪神,所以天主在第二誡上禁止人們塑造他的肖像。每當天主顯現時,慣於藉著雲彩出現。因此雲彩在聖經中成了天主光榮的標記。

天主在西乃山頂上的顯示,的確是非常驚人的。他藉著大自然界的劇變現象,顯示了自己的威嚴。我們要問為什麼向來對以民加以無微不至照顧的天主,如今卻對自己特別鍾愛特選的民族,表示了如此可怕的態度?這自然是有其用意的。原來天主就要在不久的將來,向以民發表他的律法,而以民在宗教上仍是個幼稚落伍的民族。天主為了使他們真正地遵守天主的法律,必須要先使他們知道天主的威嚴厲害。使以民心中對天主產生懼怕之情,在對天主起敬起畏之餘,來誠心實意地遵守天主的誡命,使他們確知,如果他們對天主不恭不敬,膽敢違反天主的法律,正義威嚴的天主定會懲罰他們。古代的民族還沒有科學的常識,將一切大自然界的現象皆直接歸於天主。尤其是可怕的閃電雷鳴,狂風驟雨,更被他們認為是天主無限權威的表現。這一點我們可以由不少的聖詠作品上清楚的見到。誠然,天主在西乃山上的顯現,在以民的腦海中印上了如此深刻的印象,它簡直成了以民歷史上的最大事件之一,是他們永遠不會忘記的。

天主所顯現的那座山,也成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因為人們都不得接近它,凡是接近的人必須事先洗澡和聖潔自己。不然,必會受到天主的懲罰,甚至有生命的危險。就如後期的聖所只有司祭們才可以進入,而至聖所只有大司祭有權進入,並且只准每年一次,即在贖罪節日上進入。天主可敬可畏的神聖性可見一斑。就是為在以民前顯示出祂的神聖性,天主要梅瑟在西乃山的周圍劃定界限,使任何人和牲畜都不得進入,甚至連觸摸都不可以。當天主在山上顯現的時候,誰若擅敢越過界限而觸摸聖山,必要加以處死(12,13節)。就連以民在遠處觀望天主在聖山上的顯現,也都要先潔淨自己,就是洗濯身上的衣服,並節制夫婦間的性事(10,15節)。這種外在的潔淨應是內心潔淨的象徵。衣服的洗濯和更換象徵心靈的純潔,這是古代以民所唯一能作到的了。因為他們對宗教的知識還很低落(見創三五2 肋二25,28,40)。夫妻的同房亦被視為法律的不潔(肋一五18 撒上二一5)。令人頗為不解的是,為什麼特別規定了處死的方式,應是「用石頭砸死或用箭射死」(13節)?唯一解釋的方法似乎是違反天主誡命的人已經進入了禁地,執法的人應將他當場處死;為了不使執法者也跟著進入禁地,應從遠處將犯人處死,即投石或射箭。有人認為這種刑罰是後來才有的,因此本節的出現是後期編者的手筆。

作者利用其生花妙筆,將天主在西乃山上的顯現描寫的淋漓盡致,威嚴壯觀、光榮、美麗、濃雲密佈、電光閃閃、雷聲震耳欲聾。雲彩出現的目的是為遮蓋天主無限的光榮,免得使以民窺視上主光榮的全貌而不能生存。有些比較放任的學者無甚依憑地認為,這裡所出現的是雷雨之神,原是西乃半島諸遊牧民族在梅瑟之前所敬拜的重要神明之一。但是聖經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雷神敬禮的痕跡。就是考古學者,亦未曾在西乃山上發現過任何雷神敬禮的文物。因此對上述學說讀者可姑妄聽之。但是更有甚者是有人強調,出十九章所載是一次西乃火山大爆發的描述,這種說法更為離譜可笑。因為首先西乃山根本就不是屬於火山的一種,再者聖經上完全沒有提及火山的爆發,而聖經之外的任何文件亦沒有暗示過,西乃山曾經有過火山爆發的情事。因為幾時有過火山爆發,必有火山灰塵的降落和巖漿的流動。但那裡完全沒有這種痕跡。如果真的是火山爆發,百姓絕對不會秩序井然的站在山下,靜觀山上的奇景,早應抱頭鼠竄各自逃命去了。作者只記載了有雷鳴、閃電和煙。這些自然現象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使百姓對天主起敬起畏;因而在同天主訂定盟約之後,對盟約謹遵不違,忠於上主,嚴守天主的誡命。倡導上述學說的人,主要是因為沒有親身去過西乃山,沒有體驗過那裡的的環境,竟憑自己的想像創造出來上述可笑的理論。如果他們親身視察一下西乃山及其周圍環境,便一定不會再創造那種幼稚的學說。不過事實上攻讀聖經的人雖然不少,躬身前往西乃山考察的人卻不多。究其原因是,一來那裡的交通非常不便,往返西乃山很費事、費時又要費錢。二來西乃山雖是荒野一片,卻是充滿是非之地的地區。猶太人和阿剌伯人誓不兩立,都在爭取這個荒蕪淒涼的半島,因此這種戰爭連年的狀態,造成遊客的不便,甚至有生命的危險,因而裹足不前。兩個民族對這個地區相爭不下的原因,除了因為都認為是他們祖先留下來的遺產之外,目前這裡的軍事價值甚大。控制這個地區,可以扼殺一個民族的生機。當然,近來在這裡發現的油礦,也是人們垂涎的原因。礦藏雖然不多,但在這油礦就是黑金的時代,當然是多多益善,儘量將之據為己有是為上策。

最後六節( 20–25),似乎是前事的重述,是另一種卷集的記載。19節說,天主藉雷鳴答覆梅瑟,但是沒有指明,天主向梅瑟說了什麼話。因此學者們大多認為,第二十章第2節應是這裡合理的繼續:「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是我領你出了埃及地、奴隸之所」。因此本章20-25節是以後所加添的。第21節重複了12節所發出的禁令,禁止任何人接近天主的聖山。接著命令司祭們要聖潔自己,免得上主打擊他們,使他們死於非命。但在10及14節卻命令全體百姓都要準備聖潔自己。再說22節中司祭的出現是頗為突然的,因為在全章中從未提到過司祭的事。甚至司祭的職位也還沒有被正式建立起來,足見是晚期的插句。就是在今後的第二十四章2節提到祭獻時,奉獻祭禮的主持人仍不是司祭,而是一批青年。就是本章的自2至15節的敦述中,其主人翁也只有梅瑟一人,只有在24節才出現了亞郎。這更證明22節「司祭們」的出現是完全突然,不符合上下經文的,也足證 20–25節,是為後人所加。它屬什麼卷集?學者大都承認20–25節是雅威卷的傳授。後期的編者不管它是否恰當,硬將它安插在這裡。這種現象,尤其在五書中是屢見不鮮的。

上主藉著這偉大驚人的場面,將自己的旨意透過梅瑟顯現給百姓。關於這段以民歷史上的重大事蹟,梅瑟親自作了解釋:「上主在山上從火中面對面的與你談過話,那時我站在上主和你們中間,給你們傳達上主的話,因為你們一見火便害怕了,沒有上到山上去」(申五4,5)。天主如何向梅瑟講了話?19節說,天主藉雷霆答覆了梅瑟。雷霆在聖經上,尤其在聖詠中常被視為天主的聲音(見詠一八9; 二九篇九七篇)。這種說法,完全符合初期只有低級宗教知識的人,尤其為那些慣居於露天地的遊牧或半遊牧民族更具有意義。其實誰都知道,無限全能的天主,有的是與人交際談話的方式,這只不過是天主所利用的方式之一。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