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災的警告

第十一章 第十災的警告

經文

1. 上主對梅瑟說:「還有一種災禍,我要降在法郎和埃及人身上,以後他必要釋放你們離開此地;他釋放你們的時候,是驅逐你們離開此地。
2. 你要講給百姓聽,叫他們男女各向自己的鄰舍要求金銀之物。」
3. 上主使百姓在埃及人前蒙恩,同時梅瑟在埃及國,在法郎的臣僕和百姓眼中, 也成了偉大的人物。
4. 梅瑟說:「上主這樣說:半夜時,我要走遍埃及。
5. 凡埃及國,從坐寶座的法郎的長子,直到推磨的婢女的長子,以及牲畜的一切頭胎,都要死亡。
6. 埃及全國要有大哀號,是從前沒有,以後也不會再有的哀號。
7. 至於以色列子民,連狗也不敢向他們和他們的牲畜吠叫,為叫你們知道,上 主已將以色列子民和埃及人分開,
8. 以後你的這些臣僕全都要到我跟前,跪下哀求我說:你和那跟從你的百姓都去罷!然後我才離去。」梅瑟氣憤憤地離開法郎出去了。
9. 上主對梅瑟說:「法郎不聽從你們,使我的奇蹟在埃及國多起來。」
10. 梅瑟和亞郎在法郎面前行了這些奇蹟;但是上主使法郎的心硬,仍不肯放以色列子民離開自己的國家。

梅瑟見法郎屢次食言,又固執己見,心中感到非常氣憤,也就在態度上表示了出來。以前對法郎的懼怕、敬畏的心情也就完全消失。如今敢在法郎的面前據理力爭,謀取以色列百姓的自由。法郎見梅瑟態度倔強,便立即下逐客令,將他趕出宮殿,並禁止他再次返回去見法郎。梅瑟也毫不在意,但在離開法郎之前,向他發出了最後的警告,預報天主最後最大的一次災禍即將來臨。就是天主要在一夜 之間,令全埃及的長子,不分貧富貴賤,都要死去;甚至連牲畜所生的頭胎,都不能倖免。

按梅瑟法律的規定,一切人和牲畜的首生都要奉獻與天主。男兒要贖回,牲畜則要殺死祭獻天主。如今好似天主要將這個法律實行在埃及人身上,但是不准他們將男兒贖回,卻要加以殺死祭獻天主。這無疑是天主對埃及人民的懲罰,尤其是為懲罰他們屠殺以色列男嬰的滔天大罪。聖經的描述非常嚴肅簡單:「半夜時我要走遍埃及,一切頭胎皆要死亡」(5節)。這一次要來的災難,將是天主親自出 動,不藉梅瑟和亞郎的手來實行。天主要直接打擊的是埃及的一切長子連牲畜都包括在內。但是希伯來人卻將毫不遭受騷擾。他們要親眼見到天主如何保護他們並打擊怙惡不悛的埃及人。關於這個慘絕人寰的懲罰,智慧篇的作者曾作了很中肯的描述(見智 一八10-16)。

第四節提到「推磨的婢女」,是指在埃及作苦工的女人而言。她們作的大都是些下賤的工作,尤其推磨是個苦活,故多由婢女或俘擄的女人來充任(出一二29 民一六21 依四七2 約三一10)。埃及的磨石與我國從前北方農村的磨石大同小異,是 由兩塊圓石製成,一上一下,普通下面的一塊體積比較大些。我國的磨石則兩塊一樣大小。下面的磨石固定在地上,上面的一塊則可以旋轉。操作的婦女普通是坐在磨旁或跪在地上,一手轉動上面的磨石,一手不時將糧食由上面的磨石孔中放入。磨碎後變成粉狀的糧食便由兩塊磨石之間的孔隙流出,落在乾淨的器皿中,或者落在地下的布上。埃及的磨石體積很小,直徑只有半公尺左右,可以由人來操作。我國的磨石體積則大得多,故必須由牲畜來拉動。埃及的磨石因為很小,操作又慢,故家家户户都有。我國的磨石因為體積大,工作效率高,故每村只有少數的幾盤。

這次大屠殺的結果,使埃及人哭叫連天,痛不欲生;以色列人卻平安無事,連狗都不吠叫。這個災難對埃及人來說真可謂一針見血,立即生效。他們竟然向以色列人下跪,哀求他們快點離開埃及,免得他們遭受更厲害的打擊。可是以色列人卻不慌不忙的整頓行裝,在他們離去之前要向埃及人索取金銀首飾,以熱烈的心情慶祝他們的得救,並讚揚拯救他們的天主。埃及人在誠惶誠恐的心情之下,卻希望他們快點離開,並希望他們如此偉大的神明天主再也不要動怒,所以很大方的將許多貴重的物品,任由以色列人取去。如此以民在索取埃及人民的珍寶之後,才離開了埃及。這是外表上看來似乎是不公道的事,但是如果我們想想,埃及人曾經年累月的欺壓以色列人,令他們作苦工,而無任何報酬,埃及人卻因此中飽致富,那麼如今的索取,應該是合理的。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說是天主在報答他們的信德,因為他們一直同梅瑟站在同一的戰線上,努力奮鬥,爭取天主許 給他們的自由。再者這段事蹟也會在他們的心靈上留下不可泯滅的紀念,使他們深刻的體會到,他們祖先的天主是如何信實不欺的遵守了與聖祖們訂立的盟約, 拯救以民,賜他們自由和土地。這段事蹟,要在以民的歷史上流芳百世,永垂不朽。

奇怪的是在埃及的歷史文件上,從來沒有記載過埃及長子一夜之間全部死亡的事蹟。本來如此重大的事蹟應有所記載的。首先我們要清楚,關於埃及的歷史,我 們所知道的雖不能說是鳳毛麟角,但絕不能算是清楚詳盡,仍有很多歷史背景是我們完全茫然不知的。但是不論如何,我們也不必按字來解釋這段聖經的記載。 我們也不必強調是一夜之間全埃及的長子悉數死於非命,很可能是發生了一種嚴重的瘟疫,使許多人死去。這個瘟疫也不需要發生在全埃及,而是發生在法郎居 區的周圍已夠受的了。在這之前,我們已數次說過,「全埃及地」向來是誇大不實的說法。如今「全埃及的一切長子」亦應作同樣的解釋(5節)。同樣「在以色列子民間連一隻狗也不吠叫」,亦是浮誇之說。旨在使讀者留意和驚奇,因而 讚嘆天主的偉大作為。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