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主再次顯現、梅瑟的家譜

第六章 天主再次顯現、梅瑟的家譜

本章的第一部份,儼然是梅瑟蒙召的重述,與二、三兩章所記載的十分相似,只有枝節上的細小分別,基本上卻是相同的。有人謂前半部份的記載來自一種或者數種不同的文件,但也不必太過強調,因為二者的相似處很大。接着是梅瑟和亞郎的家譜記載。這是本章第二部份,來的有些突然,與上下文不相貫通,且將敘述的線索暫時打斷了。

1-13 節 雅威顯現給梅瑟

1. 上主回答梅瑟說:「現在你就要看見我對法郎所要作的;在強硬的手臂下,他必放走他們;在強硬的手腕下,他必將他們逐出自己的國境。」
2. 天主訓示梅瑟說:「我是雅威。
3. 我曾顯現給亞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為「全能的天主」,但沒有以「雅威」的名字將我啟示給他們。
4. 我也與他們立了約,許下將他們寄居而作客的客納罕地賜給他們。
5. 如今我聽見了以色列子民因埃及人的奴役而發的哀號,想起了我的約。
6. 為此你應對以色列子民說:我是上主,我要使你們擺脫埃及人的虐待,拯救你們脫離他們的奴役,用伸開的手臂,藉嚴厲的懲罰救贖你們。
7. 我要以你們作我的百姓,我作你們的天主。你們將承認我是上主,你們的天主,使你們擺脫埃及人的虐待。
8. 我領你們要去的地方,就是我舉手誓許給亞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的地方;我要把那地方賜給你們為產業。——我是上主。」
9. 梅瑟將這些話告訴了以色列子民,但他們由於苦工喪氣,不肯聽梅瑟的話。
10. 上主訓示梅瑟說:
11. 「你去告訴埃及王法郎說:叫他將以色列子民由他國中放走。」
12. 梅瑟當面回答上主說:「以色列子民既不肯聽我,法郎又怎肯聽我?況且我又是笨口結舌的人。」
13. 上主訓示梅瑟和亞郎,命令他們去見以色列子民和埃及王法郎,好領以色列子民出離埃及國。

第一節與前一章密切相連。前面是梅瑟向天主訴苦抱怨,如今是天主回答梅瑟的哭訴,天主許下要用強硬的手段,使法郎屈服,如此來解救以色列民族的困厄。也就是說,天主要用奇蹟異能來打擊法郎,使他終於軟化,釋放上主的百姓。法郎的固執,逼使天主用更可怕的手腕來對待他。法郎逼迫百姓作更重更苦的勞工,令百姓更為嚮往自由獨立,為獲得真正的自由,只有脫離為奴之地的埃及,逃出埃及人的掌握。

如今天主再次顯現出來,並且以隆重的方式向梅瑟報告,他就是聖祖們的天主,他從前曾將自己顯示給亞巴郎、依撒格及雅各伯。他是「全能的天主」。這一點聖祖們知道,知道他是全能的天主,卻不知道他的名字叫雅威,因為天主沒有將這個名字告訴他們。「全能者天主」是希臘譯本的說法,後期的各譯本皆沿用此名作「全能者天主」。但是它在希伯來文上是「沙達依」或謂「厄耳沙達依」。這個名字在原文上有什麼意義?目前不少學者謂它的原意是:「下雨的神」或者「山嶺之神」,旨在指明天主是強有力的神,是不可抵抗勝過一切的偉大力量。由於「下雨的神」或「山嶺之神」太過虛無縹緲,使人不易捉摸,於是人皆稱其為「全能的天主」,沿用至今。這在聖經上除了厄羅音一名之外,是天主最早的名稱。不過天主在這裡同以民開始一個新的往來階段,就是要正式建立以民為自己的選民,因此也願意用一個新的、奧秘的、難懂的名字來出現。它一方面指示天主的崇高偉大,另一方面卻也指明天主對自己選民的特別愛護、照顧和保護。今後聖經每提到天主與以民的關係,便慣用雅威來指示天主,它好似成了以色列民族對天主特有的稱呼。這在天主對自己性體的啟示道路上向前邁進了一大步,直到耶穌基督來到世界上,向我們啟示三位一體的奧理。我們在創二4曾見到雅威這個名稱的偶然出現,而正式的出現卻是自此處開始。「厄羅音」多次也是外邦邪神的名稱,亦見於其他的宗教和古代文件上。然而「雅威」卻向來未在任何其他宗教出現過。因為這個名稱,是在特別指示天主與以民的關係。天主與聖祖們曾建立過盟約,或者更好說是曾作過許諾,要將客納罕地賜給他們的後代。如今已到了天主實行諾言的時刻。而這個諾言即將兌現的保證,就是雅威這個名號。但誰是這位雅威?就連以色列民族也只可以從他種種偉大驚人的作為中去體驗。而這一切的作為都是天主為了以民的好處而完成的。其後天主更清楚的向梅瑟表示自己的特性,祂是:仁慈的、寬仁的、遲於發怒、富於仁慈、永久施惠、常常寬恕的天主(出三四6)。上述這幾句話包括了以民宗教的全部神學,是以民宗教的基礎。但是以民只認識天主的本性還不足夠,主要的是必須按照對天主的認識以及這個認識所帶來的要求而生活度日。

梅瑟第一次進見法郎無功而返,如今天主命他再次嘗試,再去見他。梅瑟針對他目前的處境回答天主說:「以色列子民既不肯聽我,法郎又怎肯聽我?」(12節)。以民對梅瑟,的確已失去了最初的熱忱和擁護。見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竟使自己處於更悲慘可憐的境地,對他亦完全失去了信心和依賴。其實梅瑟本人和全體百姓都沒有懂清天主的意向。天主願意他們首先對天主的話要有信心。雖然外表看來似乎一切已是一敗塗地,天主仍要求他們要信自己強而有力的言語,以及天主既許必踐的諾言。但當時的人們完全沒有瞭解到這一點。倒是後來的約伯更清楚的看到這一點,所以以堅決的口吻說:「即使祂(天主)殺我,我仍依賴祂」(約 一三15)。由此可見得救的基本條件,是對天主的信心和依恃。天主就是願意藉着最初幾次的失敗和打擊來試驗梅瑟和以色列子民的信心。

14-27節 梅瑟與亞郎的家譜

14. 以下是他們家族的族長:以色列的長子勒烏本的兒子:有哈諾客、帕路、赫茲龍和加爾米,以上是勒烏本的家族。
15. 西默盎的兒子:有耶慕耳、雅明、敖哈得、雅津、祚哈爾和客納罕女子生的兒子沙烏耳,以上是西默盎的家族。
16. 以下是肋未的兒子和他們後代的名字:革爾雄、刻哈特和默辣黎。肋未享年一百三十七歲。
17. 革爾雄的兒子:有里貝尼和史米以及他們的家族。
18. 刻哈特的兒子:有阿默蘭、依茲哈爾、赫貝龍、烏齊耳。刻哈特享年一百三十三歲。
19. 默辣黎的兒子有:瑪赫里和慕史,以上是肋未各家族和他們的後代。
20. 阿默蘭娶了自己的姑母約革貝得為妻,她給他生了亞郎和梅瑟。阿默蘭享年一百三十七歲。
21. 依茲哈爾的兒子有:科辣黑、乃斐格和齊革黎。
22. 烏齊耳的兒子有:米沙耳、厄里匝番和息特黎。
23. 亞郎娶了阿米納達布的女兒,納赫雄的姊妹厄里舍巴為妻,他給亞郎生了納達布、阿彼胡、厄肋阿匝爾和依塔瑪爾。
24. 科辣黑的兒子有:阿息爾、厄耳卡納和阿彼雅撒夫:以上是科辣黑的各家族。
25. 亞郎的兒子厄肋阿匝爾娶了普提耳的一個女兒為妻,她給他生了丕乃哈斯:以上是肋未人各支派的族長。
26. 天主曾向亞郎和梅瑟說過:「你們應領以色列子民一隊一隊地出埃及國。」
27. 這個梅瑟和亞郎曾向埃及王法郎說過:要將以色列子民從埃及領出來。

一切古東方民族都非常重視家譜,我國的百姓亦不例外。這種家譜的收集和保存,對以色列人的肋未支派,尤其重要。因為他們司祭的尊位就完全依靠家族的血統關係來父子相傳的。這裡所記載的家譜是創四六8-15的重複記錄。主要的是勒烏本、西默盎及肋未的家族記錄。梅瑟和亞郎兄弟二人,就是肋未支派的成員。因此在出 四14當梅瑟向天主抱怨不會講話的時候,天主就派了「肋未人」亞郎作他的助手。不過「肋未人」亞郎的說法,似乎不是指他所屬的支派,而是指明他的社會地位,可能與對天主的敬禮有關(見出三二26)。

作者在簡述了勒烏本和西默盎的家族之後,接著便比較詳細的記載了肋未支派的家譜。肋未第一代的兒子有革爾雄、刻哈特和默辣黎。刻哈特的姊妹是約革貝得(20節)。第二代的子孫有革爾雄的兒子里貝尼和史米。不過這個家族與作者的目的無關。換句話說,與救援史無關,因此被淘汰不被記錄。同樣默辣黎的兒子瑪赫里和慕史的家族亦被作者淘汰。刻哈特的兒子有阿默蘭、依茲哈爾、赫貝龍、烏齊耳。上述的一切兒子中,赫貝龍被淘汰。如今到了第三代。阿默蘭娶了他的耳生子米沙耳、厄里匝番和息特黎。如今到了第四代。首先是亞郎家族:亞郎娶厄里舍巴為妻,生子納達布、阿彼胡、厄肋阿匝爾和依塔瑪爾。其中納達布及阿彼胡兄弟二人,由於用不合法的禮規敬拜上主,受顯罰被火燒死(肋一〇12),並且沒有子女(戶三4, 見出二四19)。厄里阿匝爾繼父位成了上主的大司祭(戶二〇26, 申一〇6)。依塔瑪爾指揮工人修建了曠野中的會幕(出三八21),並監督聖所物品的遷移(戶四21-33)。大司祭的職務向來由亞郎家族的後代充任,直至撒羅滿時代才加以更替。科辣黑家族:科辣黑生子阿息爾、厄耳卡納和阿彼雅撒夫。當他們的父親科辣黑及其同黨反抗梅瑟和亞郎時,受罰被火燒死,其兒子皆倖免於難(戶二六10,11)。這個科辣黑家族不時被聖經提及(戶二六58),他們曾是聖殿的守門人(編上九19; 二六1-19),及一些聖詠按傳說出於他們的手筆。

梅瑟家族:這裡對梅瑟的家人完全不提,不過由前面所記,我們知道,他娶了米德楊人司祭耶特洛的女兒漆頗辣為妻,並生子革爾熊(出二22)。這裡沒有記載梅瑟的家族,可能是因為革爾熊的後代曾作了丹支派的非法司祭(民一八30)。

第五代以丕乃哈斯為結束。他是大司祭厄肋阿匝爾的兒子,由普提耳的女兒所生,可能是個外邦女人。丕乃哈斯繼父位成為大司祭,由於他對宗教的熱心,以及護教的熱誠,甚受聖經的讚揚(戶二五7-13; 三一6 詠 一〇六30 蘇二二13,30-32; 二四33 民二〇28)。由上述的記錄,我們可以注意到,作者主要所強調的是亞郎及科辣黑的司祭家族。並且是肋未支派人或者是亞郎家族人,完全是兩回事。兩者在法律上有着截然不同的地位。在這個家譜中的主要關鍵人物是肋未、刻哈特及阿默蘭。這三位是梅瑟和亞郎的曾祖父、祖父和父親。也只有上述三位的年齡被記錄下來:一三七歲、一三三歲及一三七歲,總計是四〇七歲(見16,18,20節)。沒有記載梅瑟和亞郎的年齡,因為二者還正在年富力強的盡職時代。此外在這個家譜中出現了三位女人,即阿默蘭的妻子約革貝得,亞郎的妻子厄里舍巴,還有一位沒有提及,只說是普提耳的女兒。

全篇的記載由於突然插入的家譜被打斷了。如今作者再利用26,27兩節企圖將記述的線索連接起來。26節將亞郎放在前面,因為按年齡他大過梅瑟三歲(出七7)。但是在27節作者卻又將梅瑟放在前面,這是因為梅瑟的地位大過亞郎。此一後者只不過是前者的助手。天主令他們將以色列人一隊一隊的領出埃及去。這裡所說不是軍隊,而是按照家族一組一組的領他們出離埃及,並在曠野中分組紮營,以防敵人的攻擊或偷襲。

28-30節 梅瑟再度推辭

28. 當上主在埃及國對梅瑟說話的那一天,
29. 上主曾對梅瑟說:「我是上主,你應把我對你所說的一切話告訴埃及王法郎。」
30. 梅瑟當面回答上主說:「看,我是笨口結舌的人,法郎怎麼肯聽我?」

在這三節中作者已將中斷的部份連接了起來,重複的述說了前面已有的記載,即30節等於12節,29節等於11節。似乎是後期某位作者的手筆。這裡也為下一章開始作了伏筆,就是天主要解決梅瑟的困難。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