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新的災難

第九章 新的災難

作者在這裡記載了好幾種災難,而且記載的頗為詳盡。

1-7節 第五災:獸疫

1. 上主對梅瑟說:「你去見法郎,向他說:上主希伯來人的天主這樣說:你應放走我的百姓,叫他們去崇拜我。
2. 你若拒絕不放,仍然扣留他們,
3. 看,上主的手必用一種嚴厲的瘟疫加在你田野間的一切牲畜:就是馬、驢、 駱駝、牛、羊身上。
4. 上主要分清以色列子民的牲畜和埃及人的牲畜,凡是以色列子民的,一個也不死。
5. 上主規定了時間說:明天上主要在此地實行這事。」
6. 第二天上主便作了這事。埃及人的牲畜完全死了,但以色列子民的,一個也沒有死。
7. 法郎打發人去看,果然以色列子民的牲畜,連一個也沒有死。但是法郎仍然心硬,不肯放走百姓。

天主這一次打發來的懲罰是針對牲畜而發,並且在埃及同一地區內,天主清楚的將埃及人和希伯來人劃分開來。埃及人的牲畜受了害,皆一律死亡。而希伯來人的牲畜卻安然無恙。這裡清楚的指出了受害的動物,驢、牛、羊是游牧或半游牧民族的主要牲畜。對於馬和駱駝的出現有人提出異議,認為是後期的一位作者或編者加入的兩種動物。其實也不盡然,因為考古學者業已證明,希克索斯人是世間養馬最早的民族。而且他們之所以能夠東征西討,百戰百勝,連埃及帝國都吃敗仗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利用了當時埃及人所沒有的戰車戰馬,因此能夠所向無敵。打敗埃及後,還在那裡建立了自己的王朝。這是出埃及數百年之前的事。 到了數百年之後,埃及有馬匹的出現是完全不足為怪的。至於駱駝,雖然在埃及的文件沒有記錄;在壁畫上的出現,也只是希臘帝國時代的事。但是遠在創世紀時代,我們知道便有成群的駱駝商隊,往來於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之間(見創一二16; 三七27)。這在說明駱駝在埃及早已不是稀有之物。

時至今日,獸疫之為害,在埃及的尼羅河流域仍然是十分驚人可怕的。它能造成大量牲畜的死亡。如果今日的埃及人對這種厲害的獸疫仍然感到非常棘手,數千年前的埃及人更是完全束手無策了。筆者於一九五九年秋天在埃及就曾見到一些 因獸疫而死亡的駱駝,奇怪的是當地的人民竟任令其在路邊腐爛,不加掩埋。

8-12節 第六災:膿瘡

8. 上主又對梅瑟和亞郎說:「你們滿手抓把爐灰,梅瑟要在法郎眼前揚起。
9. 這灰要在埃及全國變成塵土,使全埃及國的人和牲畜身上生出紅疹和膿瘡。」
10. 他們就取了爐灰站在法郎面前;梅瑟將灰向天揚起,人和牲畜身上便起了紅疹和膿瘡。
11. 巫士們因為生了瘡,不能站在梅瑟面前,因為巫士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生了 瘡。
12. 上主使法郎心硬,法郎仍不肯聽梅瑟和亞郎的話,正如上主向梅瑟說過的。

天主命令梅瑟和亞郎兩人,抓爐灰向天揚撒,落下的灰塵一接觸人或牲畜的身體便發生作用,生出既痛又癢的紅疹和膿瘡。二人遵命行事,果然使埃及的人生了 瘡,流膿流血,十分難受。自然這是一種相當厲害的皮膚病,雖不會致人於死地, 卻使人痛苦難當,坐臥不寧,既不能行動,更不能工作。連那來與二人作對的埃及術士也因生膿瘡,不但再也不能與梅瑟和亞郎作對,而且已是自顧不暇。作者本來自第三災便再也沒有提及術士,好似已將他們忘記。如今卻又舊話重提,好似提起他們來,目的在對他們加以冷嘲熱諷,使他們知道,以他們的邪術是完全不能和天主作對的。雖然他們的魔術被當時的人們視為神奇,是人類最高超的智慧和學術,卻在天主面前毫無用武之地。

有人謂這一災難,與前面所說的蚊子和狗蠅之災有關。第六災的膿瘡,很可能就是前者所造成的結果。紅疹在埃及也是相當普遍的病症,是一種可怕的傳染病。 考古學者挖掘出來的一些木乃伊身上,便很明顯的證實死者曾生過紅疹,很可能因此而喪命。患者渾身發紅、發高燒,漸漸生泡而流膿,令人十分難受,的確是一種可怕的災害,但是頑固的法郎仍然不為所動。

13-35節 第七災:冰雹

13. 上主對梅瑟說:「明天早晨你去見法郎,向他說:上主,希伯來人的天主這樣說:你要放走我的百姓,使他們去崇拜我。
14. 因為這一次我要使我的一切災禍降到你、你的臣僕和你人民身上,為叫你知道全世界上沒有相似我的。
15. 現在如果我伸手用瘟疫打擊你和你的人民,你早已從地上消滅了。
16. 我所以保留你的原故,是為叫你看見我的能力,向全世界傳揚我的名。
17. 你若仍然固執壓迫我的百姓,不放走他們,
18. 看我明天此時要降下可怕的冰雹,是埃及建國以來直到現在所未有過的。
19. 所以你要快派人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野間的一切,帶到安全地方,因為凡在田野間的人和牲畜而不聚到屋內的,冰雹必降在他們身上,將他們砸死。」
20. 法郎的臣僕中凡害怕上主的話的,就叫自己的奴僕和牲畜逃避到家中;
21. 那不把上主的話放在心上的,就將奴僕和牲畜捨在田野。
22. 上主對梅瑟說:「向天伸開你的手,使冰雹降在埃及全國,降在人和牲畜身 上,降在埃及國內田野間的植物上。」
23. 梅瑟把他的棍杖向天一伸,上主便叫打雷,下雹,閃電打在地上。上主使冰 雹降在埃及地時,
24. 冰雹和冰雹中夾雜著不停的閃電,情形極其可怕,是全埃及國自從有人民以來所沒有過的。
25. 冰雹把埃及全境,田野間所有的一切,連人和牲畜都打死了,打壞了田野間 的一切蔬菜,打斷了郊野的一切樹木;
26. 只有以色列子民所居住的哥笙地沒有冰雹。
27. 法郎打發人召梅瑟和亞郎來,對他們說:「這次我犯了罪,上主是正義的, 我和我的人民都有罪過。
28. 請你們祈求上主!天主的雷和冰雹已夠受了;我決定放走你們,你們不要再留在這裡。」
29. 梅瑟回答他說:「我出城後,就向上主伸手,雷必會停止,冰雹也不再降下, 為叫你知道,大地是屬於上主的。
30. 但是我知道,你和你的臣僕,仍不敬畏上主天主。」
31. 麻和大麥都被打壞,因為大麥已經吐穗,麻也開花,
32. 只是小麥和粗麥,因為長的遲些,沒有被打壞。
33. 梅瑟離開法郎出了城,向上主伸手,雷和雹就停止了,雨也不往地上下了。
34. 法郎見雨、雹、雷都停止了,又再犯罪,他和他的臣僕又心硬了!
35. 法郎更加心硬,不肯放走以色列子民,正如上主藉梅瑟所說的。

一片青綠美麗的田野,在經過一陣冰雹之後,那種悽慘荒涼的景象,是任何人都會想像得到的,實在是百孔千瘡,慘不忍睹。埃及雖然下雨較少,但是冰雹卻是屢見不鮮的。這一次的冰雹卻特別厲害。聖經記載天主的話:「我要使我一切的 災禍降到你的身上」(14節)。這裡並不是指許多的災難或全部的災難而言。卻是在說天主這一次要打發一個最大最重的災難來懲罰法郎和他的臣民。這自然是一種誇大的說法。意思是說,這一次的災難將是如此之大,好似一切災難的總合。 這一災難的記述,頗為詳盡冗長,再次沒有亞郎出現,而是梅瑟一人接到上主的 命令,一人形成了這次的災難。梅瑟要在第二天一早去見法郎,向他重申以前的請求;如果法郎仍然心硬,則會受到天主十分嚴重的懲罰,就是天主要下降冰雹, 同時還有狂風驟雨,要將田野間的一切農作物盡行毀壞。但這次略有不同的地方,好似是天主不願意給法郎和他的百姓直接造成生命的威脅,而主要是在向法郎顯示自己的無限威能,所以提醒法郎,要命令人民及牲畜離開田野及露天之 地,以免被冰雹砸死。當然那些漠視天主命令,而甘冒危險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25節 智一六16,17)。聖經沒有記載,法郎用什麼方法向全國傳達命令,也沒有說明白自向法郎發生警告,至災難的來臨中間經過了多少時間。冰雹下降的同時還有閃電、雷鳴、密雲、狂風、及暴雨,這一切在古東方人的腦海中,都與神明的威力有著密切的關係,在它們的背後有神明在支持一切。雷鳴有如天主的怒吼 (出九23,29,33,34; 一九16; 二〇18 撒上一二17,18 約二八36等),閃電好似天主的箭矢,冰雹是天主拋下傷人的武器(詠一八10-15; 二九3-9 約三七2-5)。這場災難大約 連續不斷的發生了許多小時而未停止,致使法郎再也按捺不住,便將梅瑟和亞郎招來(亞郎僅在此出現),並要求他們使災難停止。為獲得這一恩惠,准許以民出走,但又立即將准許收回。在這一災難中作者為了表明天主的無上全能,數次強調災難發生在整個的埃及地區。原來古人認為每位神明只能管自己小小的轄 區,超越此區便無能為力。但天主的全能卻不受地區的限制,因為只有他才是唯一的真天主。

第31,32節的記載,似乎與上下文不太符合,故有些學者認為是後人所加。不 過這都是非常寶貴和有趣的記載,而且作者也是對埃及的農作物十分熟悉的人。 作者的用意可能是在預作伏筆。就是指出田間在經過冰雹的摧殘之後,仍留下一部份農作物供下一個災難摧殘,即蝗蟲之災。這兩節的出現,對我們確定冰雹的時期很有關係。亞麻為埃及是寶貴的植物,因為它可製成粗細不等的麻布,這是貴族人士所用的衣料。考古學者發現的木乃伊,都以細麻裹身,是些法郎、王侯、 司祭一類的人物。麻布的製造早已在埃及出現,這由古老的壁畫上可以清楚的見到。埃及自古以來便有小麥和小麥的種植,至於粗麥是一種什麼農作物,學者們不敢確定。埃及種植亞麻的時期是在正月初,它三個星期之後便會開花。大麥的撒種時期在八月間,至明年的二月可以收割。小麥亦在八月下種,但收割則較大 麥晚一個月,即在三月間收割。如果尼羅河的氾濫不退,下種大小麥的時期便要延後,最多達三個星期。有關這些農作物的記載,使我們確知冰雹之災發生的時期,應在二月初。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在埃及的大雨雷電冰雹的發生,不是全年都有的,它主要發生在每年的正月至四月間。所下的冰雹有時相似網球或者蘋果那麼大,是對人及牲畜的生命具有危險性的災難,田間的農作物當然更是一敗塗地了。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