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以色列離經叛道

第三十二章 以色列離經叛道

第三十二及三十三兩章的記載很可以自成一組。這裡開始了一種別開生面的記載,作者打斷前面的陳述,加插了這兩章有關以民離經叛道的非常不光彩的記載。因為這兩章有點使人突如其來之感,所以有些學者認為這是來自其他不同卷集的記載,作者兼收並蓄的將它安置在這裡。但是這個外來的文件,也不是個完整的東西,因為其間出現了一些矛盾的地方。例如有時說是梅瑟由以民手中接受了金銀飾物(出三三5,6);又有時卻說是亞郎收集了這些飾物(出三二2,3);又如以民敬拜的牛犢有時說是用金子做的(出三二24),在另一個地方卻說是木頭做的,因為可以被火焚燒(出三二20)。還有在一個地方說是亞郎親自製造了牛犢(出三二1–4),另一處卻說是製造完畢之後,亞郎才第一次看到它(出三二5)。又關於牛犢有時說它是上主的肖像(出三二5),卻時而又說它是天主敵對的肖像(出三二1,4,26)。

本章可分為下列數個段落:敬拜金牛犢(1–6節);上主大發雷霆,梅瑟求主息怒(7–14節);梅瑟下山,觸景生情,大為震怒,將兩塊約板摔碎,出命懲罰敬拜牛犢的以民(15–29節),最後梅瑟代替百姓向上主求情(30–35節)。

1–6節 拜金牛

1. 百姓見梅瑟遲遲不下山,就聚集到亞郎跟前,對他說:「起來,給我們製造一尊神像,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那領我們出埃及國的梅瑟,不知道遭遇了什麼事。」
2. 亞郎給他們說:「你們去摘下你們的妻子、兒女所佩戴的金耳環,給我送來。」
3. 眾百姓即將他們耳上的金環摘下,送到亞郎跟前。
4. 亞郎從他們手裡接過來,製了一個模型,用來鑄了一個牛像。他們遂說:「以色列,這就是領你出埃及國的天主。」
5. 亞郎一見,就在牛犢前築了一座祭壇,宣佈說:「明日是上主的節慶。」
6. 次日清晨,他們起來,就奉獻了全燔祭及和平祭;以後百姓坐下吃喝,起來玩樂。

以色列民族既然生來性情活潑,故此缺乏誠心和毅力,對天主多次背信棄義,傾向於邪神的敬禮。這個罪過可說在以民的整個歷史上,屢見不鮮。其實關於這一點我們不應太過大驚小怪,因為一個人畢竟不能脫離現實而生活;對一個民族來說,則更是難而又難。我們知道,歷來環繞在以色列周圍生活的民族,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多神和邪神敬禮者。他們所崇拜的邪神又大都是些自然界力量的化身。例如風、雨、雷、電等大自然力,再不然就是動植物或天空星辰、星座的化身。這些東西對知識簡陋低落的百姓自然具有頗大的吸引力,稍一不慎,便會被勾引而去,向邪神頂禮膜拜。尤其在埃及,向來以敬拜禽獸著稱,久居埃及的以民,不知道多少次見到甚至可能參與了那裡盛大的節日和隆重的遊行。如今剛才離開埃及不久,對一切記憶猶新,可能還在念念不忘。在西乃山顯現給他們的天主固然是威嚴全能,超群出眾,但是對這些單純的以色列百姓,未免太過嚴格苛求,竟然不准許他們製作任何自己的肖像。可是他們幼稚的心靈,的確需要一些有形的物質表現。如此使他們的宗教觀念更為具有吸引力。於是便向亞郎要求:「給我們製造一尊神像,在我們前面引路」(1節)。至今梅瑟一直作了忠實可靠的領袖,但他上山去了,許久沒有音信,也不知道他是否還要回來。百姓無形中發生了恐慌的感覺,覺得既然梅瑟不在,自己有需要見到自己神明的有形肖像,使他在自己前面引路開道,就如埃及人每在遊行或出征的時候,總有神像在前引路。在這裡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作者為陳述這段歷史,利用了極盡諷刺的能事,對邪神偶像作出了尖酸刻薄的描述。這種口吻很相似後期的先知,他們對邪神也作出了誓不兩立的攻擊,以確保以民雅威宗教的純正。奇怪的是身為梅瑟代表的亞郎竟然毫無反感地順從了百姓的要求。他雖然明明知道百姓的要求是非法的,是違反以民宗教的事,但他仍然若無其事地,收集了民間婦女們的金銀首飾,用這些寶貴物品鑄造了一個金牛犢。百姓見到這個牛犢,當即欣喜若狂:「以色列,這就是領你出埃及國的天主」(4節)。這裡沒有說明這座金牛犢是如何製成的,但由20節所說將牛犢投入火中焚燒看來,它應是用木頭雕刻的,外表用金片包上,就如大多數古代的神明態像一樣。至於為什麼偏偏選了一隻壯牛來作天主的肖像,則與以民過的生活背景有關。他們確知天主是最偉大有力的神明,遠遠的超過埃及的一切神祇。是他以大能的手臂自埃及強大帝國的手下將以民拯救了出來。而古東方的百姓,向來重視牛,尤其以年輕的壯牛最為有力。因此牠便成了許多神明的代表。這個壯牛強而有力的觀念,也就成了以民利用牛犢來代表天主的動機。巴比倫的著明神明是月亮神,這個邪神被巴比倫人尊稱為:「年輕有力的牛,具有壯健雙角的牛」。此外雷霆之神也被稱為「年輕健壯的牛」。巴比倫就是以民祖先的故鄉,這些宗教觀念是會在民間保存和流傳下來的。亞郎見梅瑟許久未歸,大概多少有點心煩意亂、六神無主,任由百姓擺佈。為了使百姓慶祝上主的肖像,竟建立為節日,令百姓狂歡作樂,向牛犢奉獻了全燔祭,就是將全部祭品焚燒淨盡的祭獻,緊接著也奉獻了和平祭。這種祭獻已如前述,只焚燒一部份奉獻給天主,其他部份留下來使獻祭的人參與宴席,吃喝慶祝。這就是以民在西乃山上所作的無法無天的狂歡慶祝(6節)。

7–14節 梅瑟求主息怒

7. 上主訓示梅瑟說:「你下去!因為你從埃及國領出來的百姓敗壞了。
8. 他們很快就離開了我給他們指示的道路,為自己鑄了一個牛犢,朝拜牠,向牠祭獻並且說:「以色列,這就是領你出埃及的天主。」
9. 上主又向梅瑟說:「我看這百姓,真是一個執拗的百姓!
10. 你且由我向他們發怒,消滅他們;我要使你成為一個大民族。」
11. 梅瑟求上主他的天主息怒說:「上主,你為什麼要向你用大力,用強硬的手臂,由埃及國領出來的百姓發怒呢?
12. 為什麼要叫埃及人說:他是惡意領他們出來,要在山中殺死他們,由地面上絕滅他們呢?求你息怒,撤銷要加於你百姓的災禍。
13. 求你記念你的僕人亞巴郎、依撒格和以色列,你曾指著自己向他們起誓說:我要使你們的後裔,像天上的繁星那樣多;我所許的那整個地方,必賜給你們的後裔,叫他們永遠佔有。」
14. 上主遂撤銷了要加於百姓的災禍。

以民剛由天主的手中接受了法律,剛同天主訂立了盟約,竟然一轉眼將一切拋諸腦後,使外教人的邪神敬禮進入了天主純潔的宗教中。當以民在西乃山下目睹威嚴的上主向他們頒佈法律的時候,見到打雷打閃,山頂上又是冒火,又是冒煙,使他們嚇得目瞪口呆。前面我們說過,以民間還保存著古來的傳統,知道巴比倫的雷霆之神被稱為「年輕健壯的牛」。很可能西乃山上的天主使以色列百姓單純的心靈上,留下了一種印象,認為他們的天主就是雷霆之神,因此也便順理成章的用牛犢來作為自己神明的代表肖像。固然聖詠也曾以雷霆之神的觀念來描寫上主(詠一八8,9),但是給天主來塑造態像,卻是十誡中的第二誡清楚禁止的惡事。因為他是純神性的天主,世間完全沒有任何的受造物可以與天主相比。正因如此,天主見到以民那種離經叛道、倒行逆施的惡行,立即怒不可遏,決意要從事嚴厲的懲罰。很可能以民在違反天主的第二誡之餘,也干犯了天主的第一誡,就是敬拜了天主以外的邪神。

梅瑟在聽到天主向他報告的噩耗,又感到天主可怕的怒氣之後,所作的反應,實在令人感動欽佩。他立即代替百姓以感人心弦的言詞和聲調向天主求情。他的禱詞正好符合以民目前的處境。他使天主回憶一下:如今以民剛剛以祭獻天主為藉口離開了埃及,來到那渺無人煙的西乃曠野中。如果天主在那裡將自己的百姓打擊消滅,埃及人將作什麼感想?他們如果會相信消滅百姓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背棄了上主(12節)?這關係是天主本身的榮譽、美名,因此天主無論如何都不應將百姓就地消滅的。再者,天主曾不只一次的向以色列的祖先,向亞巴郎、依撒格及雅各伯 (以色列)許下,要使他們的後代繁榮、昌盛(見創一五5; 二二17; 二六4)。如果天主竟在那荒野之地將聖祖們的後代消滅淨盡,天主的忠誠和既許必踐的聖德,不是將要使人懷疑了嗎?所以無論如何,天主不應用自己大能的手,將由埃及拯救出來的聖祖們的後代加以消滅。上主見到梅瑟如此誠懇無私的祈禱,便怒氣全消,「撤銷了要加於百姓的災禍」(14節)。好似在說天主後悔曾有意要懲罰以民。其實這是作者的擬人說法。作者按照人的心理來描述天主的作為。事實上天主「不會懊悔,因為他不像人可以懊悔」(撒上一五29 戶二三19)。

15–29節 梅瑟震怒,決意懲罰

15. 梅瑟轉身下山,手中拿著兩塊約版,版兩面都寫著字,前面後面都有字。
16. 版是天主做的,字是天主寫的,刻在版上。
17. 若蘇厄一聽見百姓喧嘩的聲音,就對梅瑟說:「營裡有戰爭的聲音。」
18. 梅瑟回答說:「這不是戰勝的歌聲,也不是戰敗的吵聲,我聽見的是應和的歌聲。」
19. 當梅瑟走近營幕的時候,見了那牛犢,看見人歌舞,遂大發憤怒,把兩塊石版由手中拋出,摔碎在山下。
20. 隨後拿過他們所造的牛犢,投在火中焚燒,搗成細末,撒在水上面,叫以色列子民喝。
21. 梅瑟對亞郎說:「這百姓對你作了什麼,你竟使他們陷於重罪?」
22. 亞郎回答說:「我主,請不要生氣!你知道這百姓傾向於惡。
23. 他們對我說:請給我們製一神像,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那領我們出埃及國的梅瑟,不知道遭遇了什麼事。
24. 我給他們說:誰有金子,就摘下來!他們遂給我送來。我把金子投在火中,這牛犢便出來了。」
25. 梅瑟見百姓這樣放肆,──因為亞郎放縱了他們,成了敵人的笑柄;──
26. 就站在營幕門口說:「凡屬上主的,到我跟前來!」於是肋未的子孫聚到梅瑟前。
27. 梅瑟向他們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這樣說:每人要把刀佩在腰間,在營中往來,從這門到那門,要殺自己的兄弟、朋友和親人。」
28. 肋未的子孫就照梅瑟的吩咐作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人。
29. 梅瑟說:「今天你們應接受事奉上主的聖職,因為你們每人犧牲了自己的兒子和兄弟,上主今日必賜福與你們。」

如今是梅瑟下山的時候了,他手中抱著天主賜給他的兩塊石板,「板兩面都寫著法律」(15節)。考古學者在巴比倫挖掘出土的古文件,大都是兩面都寫有文字的。埃及的古老文件,尤其是刻在石板上的文件是很少見的。就是有,也大多數是刻在一面的。由此可以知道以民的文化保存了不少他們祖先出生地的成份。若蘇厄是個年輕有為的青年人,他早已成為梅瑟信任的助手,將一些重要的任務,託他去辦理,例如組軍反抗進攻的阿瑪肋克人(出一七8–16);他更成了梅瑟的秘書和侍從(出二四13; 三三11),後來他還被派往客納罕地作偵探(戶一三、一四章),且率以民進佔了福地。所以他在以民歷史上是位舉足輕重的人物。也正因如此,梅瑟很早就開始特別造就他,訓練他。如今他跟隨梅瑟上了山,雖然當梅瑟同天主談話的時候,他不在現場,卻仍是距離梅瑟最近的人物。如今再陪同梅瑟下山,可能因為他年輕耳聰,所以在半路上便先聽到了山下喧嘩的聲音,以為發生了戰爭,便將之告訴梅瑟。梅瑟畢竟是富於世故的人物,他立刻判斷那不是開戰的喊聲,而是唱歌作樂的聲音,且是分成二部,一唱一答的歌唱,就如以民慣於歌唱聖詠所用的方式。梅瑟愈走愈近,愈近看得愈清楚,不由心中大怒,將手中的兩塊石板摔在山下,且摔得粉碎。

梅瑟向來是謙和良善的人,對自己的百姓充滿了愛心,照顧他們的安全,並為他們代禱天主。但是在這裡卻突然之間改變了。不但將石板摔破,而且還對叛命的以民施行了最嚴厲殘酷的懲罰。惟一的解釋是,梅瑟雖然愛護百姓,但他更愛慕天主,所以不惜以厲害的手段來對付那些擅敢反抗天主聖命的人。其次,誰也不能否認百姓在這裡犯了罪,天主的正義,要求對罪過的適當處罰。尤其重要的是,這裡是以民第一次表示了敬拜邪神的傾向,以民的立法者梅瑟必須由起初便將這個傾向連根拔除,必須要用殘酷的懲罰來對待那些敬拜邪神的人,使百姓自始知所警惕,以後不敢再犯,卻要忠於天主。

目前在西乃山下稱為辣哈的平原中,有一個非常奇特的,突出孤立的小山頭,大小猶如一個劇台,高不過四、五公尺。許久以來,人們便相信就在那個小山頭上,以民安置了金牛犢作神像,而百姓便在周圍平原中向它頂禮膜拜,歌唱作樂,狂歡跳舞,致使梅瑟忍無可忍,將牛犢丟在火中焚燒,還將未燒盡的部份,磨成碎末,撒在水中,讓百姓去喝。這有什麼意思?是在使以民知道他們所敬拜的那個金牛犢完全是虛無不實的東西,任人擺佈,毫無反抗。梅瑟的這種作法,一定深刻地印在以民的腦海中,得以確知邪神乃是空虛的東西,故不值得人們敬禮。梅瑟將金牛犢毀壞消滅之後,便轉向亞郎質問原委。亞郎既是梅瑟的代表,竟敢貿然准許百姓作出如此無法無天的惡事來。這裡的一問一答,很相似在天堂裡亞當犯罪之後,天主同亞當的對話。由申九20我們可以知道天主對亞郎是非常不滿的,但幸有梅瑟的代禱,天主才寬恕了他。事實上大概亞郎本人明知道百姓的不對,可惜他沒有足夠的膽量和魄力來阻止以民的胡作非為。他又身為梅瑟的代理人,這也更增加了他的罪。亞郎向梅瑟表示的態度是謙恭自下的態度,唯他的自辯,竟同亞當、厄娃的自辯如出一轍(21–24節)。

由於亞郎的軟弱無策,竟使百姓胡作非為到這種地步,竟然與那些敬拜邪神的外邦人毫無分別。但是罪惡是要懲罰的。因為百姓由於敬拜牛犢破壞了與天主訂立的盟約,必須要受懲罰,而且是相當殘酷的懲罰;而這個不能不實施的懲罰,正「成了敵人的笑柄」(25節);而敵人(例如阿瑪肋克),見到他們自相殘殺,便會譏笑他們,並且可能再發生戰爭時將以民一舉戰敗。梅瑟站在營幕門口,大概是正大門口,因為有好幾處門口。所招集的並不是一總的肋未子孫,而只是一部份,故此不必按字而解(26節)。梅瑟命肋未人連對自己兄弟等親人都不要放過,足見在肋未人中也有些敬拜了牛犢(27節)。「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人」(28節)。這是希伯來人文學上的誇大說法,不必按字面解。因為三千猶如其他許多聖經上的數字,並沒有數學上的價值。拉丁通行本竟將三千說成是兩萬三千,可見其數字是不可靠的。它只在說明,原來天主有意將全體以民都消除淨盡的,如此卻只懲罰了一批犯罪比較嚴重的人,作出了以一警百,懲前毖後的懲罰就算了事。因為天主固然是公義的,但也是仁慈的。

肋未人既然大公無私的執行了梅瑟的命令,懲罰了犯罪的以民,便形同領受了司祭的職權,成了天主的司祭(見出二八41; 二九9 肋二一10)。意思是說,自此肋未人連自己的兄弟都不要放過,這是事實。古代人的懲罰和報復的確是比現在要嚴厲殘酷的多。我們不應以現在的觀念來評斷古人的行為,再說在以民的歷史上很少有因敬拜邪神而被處死的實例,所以有人謂作者是故意將從前的一段歷史和懲罰描寫的如此殘酷,目的在警告自己同時代的人,要小心不要走上敬拜邪神的歧途,免受天主的懲罰。這種意見看來似乎合情合理,卻找不出支持它的證據出來,因此我們不必一定要跟隨它。

30–35節 梅瑟為百姓代禱

30. 到了次日,梅瑟向百姓說:「你們犯了重罪,現在我要上到上主台前,也許我能為你們贖罪。」
31. 梅瑟回到上主那裡說:「唉!這百姓犯了重罪,為自己製造了金神像。
32. 現在只求你赦免他們的罪,不然,就把我從你所記錄的冊子上抹去罷!」
33. 上主回答梅瑟說:「誰犯罪得罪我,我就把誰從我冊子上抹去。
34. 現在你去領我的百姓到我吩咐你的地方去。看,我的使者在你前面引路。在我懲罰之日,我必懲罰他們的罪。」
35. 以後上主打擊了百姓,因他們敬拜了亞郎製造的牛犢。

在實行了嚴厲殘酷的懲罰之後,梅瑟再度上山去代替百姓祈禱。梅瑟再度表現出他中間人的本色,毫不自私的代替他人祈禱。這裡梅瑟的態度,簡直可以與亞巴郎代索多瑪求情的態度相比(創一八16–33)。梅瑟首先代替百姓認罪,承認罪有應得。既已受了天主的懲罰,如今請求天主息怒,再與百姓和好。如果天主不肯開恩,梅瑟祈求天主將自己從紀錄簿上抹去(32節)。意思是說使他死去。按舊約的信念,天主有一個人名冊子,其上記載著應在人世間生活的天主朋友的名字(見依四3 詠六九29 默三5,13; 一七8)。這個冊子好像是天主保存的戶口冊子,尤其是上主百姓以民的戶口冊。這裡十分明顯的表現出梅瑟心胸豁達的氣度。天主沒有接受梅瑟的要求,卻賞賜他繼續生活。不過對以民的罪過,仍要再次懲罰(34 節)。這個懲罰何在?好似是今後天主不再親自領導以民穿過曠野,卻要打發他的天使來充作以民的嚮導(見出二三20,21)。以民將要在此天使的指引之下進入天主預許的福地。有的學者認為以民所以在曠野中漂流四十年之久,就是由於他們製造金牛和崇拜金牛的罪過。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天主另外的計劃和目的。關於這一點在前面我們曾不止一次的提及過。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