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新的勸言

第十章 新的勸言

1–5節 再賜約版

1 那時上主對我說:「你再鑿兩塊石版,與先前的一樣,然後上山到我跟前來; 還要做一個木櫃。
2 我要把你先前摔碎的那兩塊版上的話,寫在這兩塊版上。你要將這兩塊石版放在櫃裡。」
3 我於是做了一個皂莢木櫃,鑿了兩塊與先前一樣的石版,手裡拿著這兩塊石版上山去了。
4 上主將先前所寫的,即在集會之日,在山上由火中對你們所說的那十句話,寫在這兩塊版上,交給了我。
5 我遂轉身下山,照上主吩咐我的,將版放在我做的櫃內,存在那裡。

天主十誡是以民建立神權政體的大憲章,因此在以民來說應當是神秘莫測的寶貴東西。作者也的確使十誡的產生充滿了神秘的氣氛。並且用擬人說法,說是天主親手將十誡刻在石版上的,如此使百姓對十誡更能表示尊敬和信從,因而力加遵守。事實上很可能是梅瑟自己故意在山上躲藏了起來,四十天之久親自將天主的十誡刻在石版上的。下山之後卻對百姓說,是天主親手所雕刻的。這是古東方人的習慣,將重要的文件刻在石版上,以資永久保存,例如哈慕辣彼法律被雕刻在石碑上,為後世的考古學者所發現。還有其他許多出土的地下文物,都是屬於這一類的重要文件。天主第一次頒佈的法律已被梅瑟,為了抗議以色列百姓敬拜邪神的惡行摔碎了,如今天主命他再作兩塊石版,以代替從前的兩塊。並且命他作一個皂莢木櫃,用來保存刻有十誡的約版,好使以民永誌不忘。

6–7節 以民起程

6 以色列子民由貝洛特貝乃雅干起程,到了摩色辣,亞郎在那裡死了,也埋在那裡;他的兒子厄肋阿匝爾繼他做了大司祭。
7 又從那裡起程,到了古德哥達,又從古德哥達到了多溪水之地約特巴達。

這兩節記載的出現有些突然,完全與上下文不合,因此將敘述的原來線索打斷 了。這裡的文件不再是演講的口氣,而是歷史作者的文筆。作者在這裡突然之間, 加插了一段以民行程的記載。而且這個記載也完全離開了西乃山的範圍。原來所記載的本是西乃山上訂立盟約、頒佈十誡、召選肋未人的第一幕,是與這裡兩章完全風馬牛不相干的事。6,7兩節所提及的地名,與我們在戶籍紀上所見過的, 以民紮營的地方名,也不完全相合,因為按戶三三30,31所記載的路程應是:摩色爾──貝乃雅干──曷爾哈基加得,故此與此處所記頗有出入。毫無疑問摩色辣就是前面所說的摩色爾(戶三三31)。亞郎死在摩色辣的說法也與戶二〇22–30的記載不同。按戶籍紀的說法是死在曷爾山上。可能是由於兩個地點距離甚近, 因此被作者通用了起來。但是古德哥達是否就是戶三三31的曷爾哈基加得,則不能確知,因為兩個地名完全不同。但是有些學者卻跟隨某些抄卷將古德哥達作加 得加得,並且強調二者同為一個地名,因為甚為相似。思高譯本沒有跟隨這種意見,卻更穩重地隨從了大多數學者的主張作古德哥達。約特巴特亦在戶三三32出現,卻沒有這裡所加添的形容詞,說它是個「多溪水之地」。

8–9節 選拔肋未人

8 那時,上主選拔了肋未支派,叫他們抬上主的約櫃,侍立在上主面前事奉他, 並奉他的名祝福,直到今日。
9 為此,肋未人同自己的兄弟沒有分得產業,因為照上主你的天主對他們所說 的:上主自己是他們的產業。

肋未人的職務是非常榮譽高尚的,就是要搬抬並運輸上主的結約之櫃(見戶三31; 四15 蘇三6,8)。他們應不離聖所,要站立在上主的面前聽候指使。事實上就是為司祭們作服役的工作(申一七12; 一八7)。他們的另一種職務是以上主的名,祝 福以民百姓(戶六23 肋九22)。但在上述引文中祝福百姓原是大司祭的職權。由於這個肋未支派的男子都必須要負擔宗教上的職務,他們應不離聖所,不離敬禮天主的範圍,因此無暇他顧世間的俗務。結果在分土地的時候,他們沒有分得任何土地,因為他們要靠聖所及對上主的服役而生活,天主自己將是他們的產業(見戶一八20–32; 三三31–38)。他們由百姓奉獻於天主的禮品中,提取養生餬口的必需品。後來的歷史也的確證實了,每當以民遷移或打仗時,總是肋未人抬著上主的約櫃前進(見蘇三13)。如此他們抬著約櫃渡過了約旦河,並抬著約櫃環遊耶里哥城,直至將它佔領。約櫃在以民歷史上的遭遇,也是相當驚人離奇的。它多次跟隨軍人出征,使以民節節勝利,卻也一次陷入培肋舍特人的手中(撒上四17)。 後來被敵人原璧奉還,先是供奉在阿彼納達布家中,後來又供奉在敖貝得厄東的家中,最後被送往耶路撒冷,保存在達味為上主所準備的帳幕中(撒下六章)。 當達味逃避阿貝沙隆的叛變時,曾帶著上主的約櫃一同出走(撒下一五章)。撒羅滿國王將聖殿修建完畢後,又將它安置在聖殿的至聖所內(列上六章)。大概當巴比倫國王拿步高搶劫破壞聖殿時,上主的約櫃與聖殿同時被付之一炬,從此銷聲匿跡,不復存在。結約之櫃原是天主親在的象徵,尤其是天主與自己的百姓同處共居的明證。而兩塊石版上的法律則是上主與以民締結盟約的文件。

10–11節 梅瑟作百姓的開路先鋒

10 我如先前一樣,在山上逗留了四十天四十夜;上主這一次又俯聽了我,放棄了消滅你的意思。
11上主且對我說:「起來,在人民前面領路,叫他們去佔領我對他們祖先誓許要賜給他們的地方。」

百姓在西乃山的罪行是個很大的污點,使天主實在忍無可忍。幸有梅瑟使出渾身的解數,代替百姓求情。天主畢竟是仁慈無限的天主,大方地聽了梅瑟的祈求, 寬赦了犯罪的百姓,收回消滅他們的誡命。如今既已同天主和好如初,梅瑟已完成了他中間人的使命,但是以民的行程還沒有結束,還必須要繼續向著福地進發,目的在完成天主向祖先所預作的許諾。雖然以民曾不忠於上主,使上主震怒, 但天主仍然履行許諾,要領導百姓進入福地,因為被以民所自行破壞的盟約,已藉梅瑟的從中周旋,又重新建立了起來。天主重新鞏固梅瑟在百姓前的權威,使他站在百姓前作進入聖地的開路先鋒。

12–22節 勸勉百姓要一心事主

12 以色列!現今上主你的天主向你要求什麼?是要求你敬畏上主你的天主,履 行他的一切道路,愛他,全心全靈事奉上主你的天主。
13 遵守我今天吩咐你的天主的誡命和法令,好使你能獲得幸福。
14 看天與天上的天,地和地上的一切,都屬於上主你的天主;
15 但上主只喜歡了你的祖先,鍾愛他們,由萬民中揀選了他們的後裔,就是你們,正如你們今日所見的一樣。
16 為此,你們要心受割損,不要再執拗,
17 因為上主你們的天主是萬神之神,萬主之主,偉大、有力、可畏的天主,是不顧情面,不受賄賂,
18 為孤兒、寡婦主持正義,友愛外方人,供給他們食糧和衣服的天主。
19 為此,你們也應友愛外方人,因為你們在埃及也曾做過外方人。
20 你應敬畏上主你的天主,事奉依賴他,奉他的名起誓。
21 他是你的光榮,是你的天主,是他為你做了你親眼所見的奇異可畏的事。
22 你的祖先下到埃及時,總共不過七十人,現在上主你的天主卻使你多得有如天上的繁星。

梅瑟在演講中翻來覆去,所強調的主題總離不開敬畏上主、愛慕上主、奉公守法、 躲避邪神的敬禮等。古東方百姓慣於用百姓的強弱,來衡量他們所敬奉的神明的高低。梅瑟以及後期的先知們,實在找不到什麼可以替以民舖張宣揚、歌功頌德、 大事宣傳的資料,因為它的確太弱少卑微了。但是對他們所敬奉的神明天主,卻可以大張旗鼓的來渲染一番,因為天主是唯一的真神,是他創造了天地萬物,以及宇宙間所存在的一切。雖然以民的神明是如此獨一無二,偉大崇高的天主,卻揀選了一個沒沒無聞的弱小民族以色列,來作為自己的百姓。首先同他們的祖先已開始了密切地往來(15節),愛慕了他們,照顧了他們。天主對他們及他們子孫的特殊愛情,是在要求他們要以愛還愛,要俯首帖耳地服從天主的命令。要完全毫無保留地將自己奉獻於天主,這就是第16節所說的「你們要心受割損」,意思是說,要清潔自己的心靈,好專心聽從並遵守上主的命令。一顆「未受割損的 心」是愚昧無知,昏黯不明,是閉塞不通,不能接受天主影響的心(見耶四4; 六10; 九26 亦見羅二29 哥二11 宗七51)。因此這裡所說「心受割損」的意思,就是「不要再執拗」,不要再頑梗不化,固執不通,對天主的法律置若罔聞,漠不關心。 第17節稱天主為「萬神之神」,意思是說天主是至高無上的神明,並不是在承認有其他神明的存在,這只是一種平民百姓的流行說法,故此不可按字面解,因為作者時時處處無不在強調天主是獨一無二的真神,在他之外沒有其他神明,也不可能有其他的神明存在。天主是正直公義,拒受任何賄賂的天主。他主持正義, 絕不瞻情顧面,假公濟私(17節)。他替受壓迫的孤兒、寡婦和外方人主持正義, 作為他們的後盾和保護。這與後來第八世紀間諸位先知們的言論如出一轍,先後輝映(見出二二22 申二六12 耶七6; 二二3 詠一三一15 依一17)。因此申命紀與先知們的著作有著莫大的相似之處。這裡提到了外方人(19節),使我們聯想到在曠野中參加以民團體的加肋布人(戶三四19 蘇一四6–15等),初次表現了聖經中的大同主義。這個觀念將在以民間繼續演變,直到智慧書的時代已漸次露出曙光, 到了救世主默西亞來臨之後,終於正式大放光芒,接受並邀請一切非猶太人的外邦異民,成為天主新神權政體的國民(見依二1 詠八七4等)。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