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約旦河東的以民

第三章 在約旦河東的以民

1–11節 巴商國王敖格被役服

1 然後我們轉向巴商進發;巴商王敖格和他所有的民眾出來攻擊我們,在厄德勒與我們交戰。
2 上主對我說:「你不要怕他,因為我已將他、他所有的民眾和土地都交在你手中;你對待他,應如對待住在赫市朋的阿摩黎人王息紅一樣。」
3 上主我們的天主也將巴商王敖格,和他所有的民眾交在我們的手中;我們擊殺了他,一個也沒有給他留下。
4 同時我們佔領了他所有的城邑,沒有一座城不為我們所佔領;巴商王敖格的國王,阿爾哥布全地區共有六十座城邑,
5 都是些具有高闊的城牆,安門置閂,設防的城邑;此外尚有很多無圍牆的村莊。
6 我們照毀滅律毀滅了這些城邑,有如對赫市朋王息紅所做的一樣,殺盡了各城中的男女和幼童,
7 只留下了牲畜和由佔領的城中所奪的財物,作我們的戰利品。
8 這樣,我們在那時,由這兩個阿摩黎人王的手中,奪得了約旦河東岸的土地, 自阿爾農河直到赫爾孟山。
9 漆冬人稱赫爾孟為息爾翁;阿摩黎人則稱之為色尼爾。
10 即奪得高原上所有城邑,全基肋阿得和全巴商,直到撒耳加和厄德勒:這都是巴商王敖格國土內的城邑。
11 巴商王敖格是勒法因人遺族中僅存的人物;他的床是鐵做的,以人肘為度, 長九肘,寬四肘,尚存在阿孟子民的辣巴城裡。

這段記述與戶二一33–34甚為相似,只是比較仔細複雜。巴商王國的地域在雅波克河與赫爾孟山之間,它的西邊有約旦河及加里肋亞湖為界。這一區的城市有個總名稱叫阿爾哥布(4節)。本書的作者在寫作時,已身處巴力斯坦,故此每提到約旦河的東部地區,總以「約旦河那邊」而不名(8節原文,註:思高聖經已將此直譯作「約旦河東岸」)。作者在這裡簡述了以民在河東所奪取的土地,即位於阿爾農河及赫爾孟山之間的廣大地區。所謂之赫爾孟山是指一道連綿不斷的山 脈而言,它的最高峰達二七五九公尺,是長年積雪的大山。現今之阿剌伯人稱其為色依曷山,意謂「老人山」,即白髮蒼蒼的老人,由山頂的積雪而得名。它向來被聖經視為聖地的北方邊界(8節,蘇一二1)。是以民詩文中時常出現的高山(詠八九13; 一三三3; 歌四8)。

這裡有一個頗具趣味的消息,就是作者將敖格國王描寫成勒法因巨人的代表。並謂他的床是鐵作的,長四公尺半,寬兩公尺;實在堪稱為少有的巨人了;且在作 者的時代仍被保存在辣巴城中,即現今約旦國的首都阿曼城(11節)。學者們大 都相信所說的「床」,大概是指他的棺材而言。

12–22節 劃分佔領的土地

12 我由我們那時所佔領的土地中,將阿爾農河邊的阿洛厄爾以北的地方,基肋阿得山地的一半和境內的城邑,給了勒烏本人和加得人;
13 基肋阿得其餘的地方和全巴商,即敖格的國土,給了默納協半個支派。【人稱阿爾哥布全地區,即全巴商,為「勒法因人地」。
14 默納協的兒子雅依爾,佔領了阿爾哥布全地區,直到革叔爾人和瑪阿加人的 邊界,遂按自己的名字稱那地為「哈沃特雅依爾」,直到今日。】
15 我又將基肋阿得給了瑪基爾。
16 由基肋阿得到阿爾農河,以河中心為邊界,直到雅波克河,即阿孟人的邊界, 我將那一帶地方給了勒烏本人和加得人;
17 還有阿辣巴荒野,以約旦河為界,從基乃勒特直到阿辣巴海,即直到東面靠近丕斯加山坡的鹽海一帶地方。
18 那時我吩咐你們說:「上主你們的天主,將這地賜給了你們作產業,但你們所有戰士,應武裝起來,走在你們兄弟以色列子民前面,
19 只有你們的婦孺和牲畜,──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牲畜──可留在我給你們的 城內,
20 直到上主使你們的兄弟如你們一樣有了安身之處,等他們也佔領了,上主你們的天主賜給他們的約旦河西的地方,那時你們各人才可回到我給你們為產業的 地方。
21 同時我也吩咐若蘇厄說:你親眼看見了,上主你們的天主對這兩個國王所做的一切;上主必同樣對待你要過河去攻擊的一切王國。
22 不要怕他們,因為上主你們的天主要替你們作戰。

這裡所要劃分的土地,不外是阿爾農河與雅波克河之間的土地,而分佔土地的支派有兩個半,即勒烏本支派、加得支派及半個默納協支派。這種分配土地的方式已見於戶三二章中的記載。更具體地說來,勒烏本及加得兩支派分得了阿爾農以北的基肋阿得的山區。默納協的半個支派所分佔的河東土地包括雅波克河右邊的基肋阿得地區及巴商的全部地區,直達北方的赫爾孟山。其他的半個默納協支派,要分佔約旦河西的土地,但這是後來的事。

按這裡的記載分配河東土地的事,好似是梅瑟自動自發地劃分了土地,而不是上 述兩個半支派的自動要求。事實上是上述支派因見河東的土地肥沃,草地又多, 於是自動要求在那裡居住下來。本來梅瑟是非常生氣和心有不甘的,但在天主的指示之下,梅瑟只好在既定的嚴格條件之下,勉為其難,答應了上述支派原地居留的要求。請詳見戶三二章。在這之後梅瑟鼓勵若蘇厄,要繼續努力,務要將天主預許給祖先們的福地,攻奪佔領下來。若蘇厄不必膽戰心驚,只應奮勇前進, 因為直至目前以民所獲得的節節勝利,就是若蘇厄未來大獲全勝的保證。

23–29節 梅瑟建立繼位人

23 那時我哀求天主說:
24 「我主,上主!你已開始向你的僕人顯示你的偉大和你有力的手臂,天上地下有哪個神能作你所作的工作,行你所行的奇事?
25 求你讓我過去,得見約旦河西的肥美土地,那壯麗的山嶺和黎巴嫩。」
26 但是上主為了你們的緣故對我發怒,沒有俯聽我,且對我說:「罷了!不要對我再提這事。
27 你上丕斯加山頂去,舉目向東西南北,好好觀看,因為你不能過這約旦河。
28 你應訓示若蘇厄,堅固他,鼓勵他,因為他要率領這百姓過去,給他們分配你所觀看的地方。」
29 那時我們住在貝特培敖爾對面的山谷中。

我們不確實知道梅瑟犯了什麼過錯,開罪於上主,而招致上主的義怒和懲罰,竟然同犯罪的百姓一樣,不得進入上主所預許的福地(戶二〇1–13;申一37–40)。 這個處分當然使梅瑟非常痛苦難當,因為他一生辛勤服務,忍辱負重,任勞任怨的希望就是為領導天主的百姓進入福地。如今已到了福地的邊緣,竟沒有進入的福份。於是在無可奈何的心情之下,只有祈求天主賞賜他遙觀許地的恩惠。天主是言出必行的上主,在聽到梅瑟的要求之後,心覺甚不耐煩,禁止他重提此事, 卻許可他上到乃波山的一個名叫丕斯加的頂峰,從那裡遙望福地。的確,天主是正義完備、絲毫不苟的天主,因為在默黎巴地方梅瑟沒有在以色列子民前光榮了上主的名,所以天主懲罰了他。事實上是頑強反抗的百姓,使梅瑟心神煩亂,於無意之間開罪於上主。關於上主對梅瑟所施的嚴厲懲罰,學者們咸認為有點太過苛薄,因此主張梅瑟一定另外犯了其他使天主震怒的過錯,才如此厲害地懲罰了他。至於是什麼過錯,可能由於以民的作者不願破壞他們偉大領袖的美好形像, 故意沒有記載。或者已經記載,卻被後人所刪除,而只輕描淡寫地說他沒有光榮 天主,因而不得進入福地。

天主命令梅瑟要「堅固和鼓勵」若蘇厄(28節)。按多數學者的意見並不只是言語方面的鼓勵,而且真正將全權授與若蘇厄,使他成為自己合法的繼位人,完成未竟之業。其實此時,也正好到了移交權柄的時機,因為不久之後梅瑟就要溘然長逝了。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