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居留北平

雷神父再無任何懷疑的餘地,整裝待發返回中國。戰事的關係,等待了半年之久,出發的時候已是12月20日的事,先乘飛機到西國的馬德里城市,再赴葡國的里斯本;然而到了里斯本才知道至少要等三個月,才有東來的船隻。好不容易於1941年2月14日搭船到美國紐約,途中遭遇暴風雨,險象環生,航行13天後,抵達紐約;接著再乘火車橫跨美國到舊金山,從舊金山再坐船到日本橫濱,千辛萬苦終於在4月初的聖枝主日抵達上海。

這趟返回中國的旅途非常迢遙漫長,由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雷神父只有不斷信靠天主,也知道聖母會時時支持著他,深信終有一天會到達目的地。

教宗的代表蔡寧主教將雷神父召到北平,北平成了雷神父此行返中國的落腳之處,而不是湖南衡陽。在上海拜訪舊友和購置一批工作必要的書籍後,雷神父遂乘火車去北平。其時中國的時局非常混亂,當雷神父到達北平時,行李只剩小箱子一個!另外有兩箱於途中被土匪掠劫,那兩箱沈重的箱子裝著非常重要的書籍,都是雷神父之前在羅馬、美國和上海購置的,對雷神父來說,可謂損失不小,但他相信天主是一位會將壞事變成好事的天主,因此很快便能釋懷。這一年,雷神父33歲,論學識,藉著長期的苦讀不輟,獲得相當大的進展;其修為也藉著一場大病得到淨化,唯主命是從。在二次大戰如火如熾的展開之際,能平安返回中國繼續完成譯經的工作,皆賴於仁慈天主的護佑!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