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工具
目前位置: 首頁 / Members / Bona / 聖經專欄 / 保祿年專題 / 費肋孟書淺談(彭龍英)

費肋孟書淺談(彭龍英)

      《費肋孟書》是保祿書信中最簡短的,僅25節。保祿撰寫這信時,身陷囹圄(費1、10),其寫作目的相當單純,就是要求費肋孟收納那位從他家逃跑的奴隸敖乃息摩。然而,依據法律和當時的人情、習俗,保祿都沒有立場要求費肋孟。那麼保祿是訴諸什麼?以何為依據?

      這封信具有一般書信該有的格式,包含致候辭(1-3)、感恩辭(4-7)、書信主題(8-22)、與結束語(23-25)。  

      在致候語之後,保祿開始為費肋孟感謝天主,因費肋孟的信德生出的慷慨,再由慷慨推到善行;如此的愛德,帶給保祿欣慰和喜樂,保祿推崇:「因為藉著你,聖徒們的心都舒暢了。」(7)。這句話想必令費肋孟非常受用、備受肯定。基於此點,保祿於是大膽請求費肋孟一事,由此進入書信的主體(8-22)。

      不過,保祿沒有直截了當的說出訴求,反以迂迴的方式,好似在吊收信人費肋孟的胃口。到底是何事使這位德高望重的宗徒不得不求他呢?他先提到敖乃息摩這個人,向費肋孟玩起文字遊戲,敖乃息摩的希臘文意思就是「有用的」(11、16),在保祿的眼中,敖乃息摩是「有用的」,甚至是他的「心肝」(12)!

      敖乃息摩的逃跑似乎給他的主人帶來不少損失(11、18)。他為何從費肋孟那裡逃離,信中沒有提及;一位跑掉的奴隸通常將面臨很嚴厲的懲罰,在當時奴隸的主人甚至有權判其死刑。這位逃跑的敖乃息摩後來跟正在囚禁的保祿交往,受到保祿的感召而成為基督徒。

      儘管保祿想留下他,但他更希望敖乃息摩也能在費肋孟的眼前成為「有用的」(14、16);在此,保祿點出自己和費肋孟、敖乃息摩的三角關係(11-13),費肋孟對保祿是有服侍之責,所以他虧欠保祿;敖乃息摩自然是大大虧欠主人費肋孟,但費肋孟對保祿的虧欠已由敖乃息摩代勞,使保祿在獄中得到不少幫助。

      第15節,保祿才清楚陳明自己的「不情之請」,要求費肋孟接受敖乃息摩、永遠地收納他!不止如此,他還要費肋孟視敖乃息摩「不再當一個奴隸,而是超過奴隸,作可愛的弟兄」(16)!

      保祿不諳人情世故嗎?一味地叫費肋孟讓步是否要求太過份?費肋孟的損失如何彌補?於情於理都說不通。到底保祿依據什麼法理叫費肋孟折服,接受他的請求?保祿訴諸的理由就是:一個「在基督內」的奴隸,就不再是奴隸,而是弟兄了。

      現在三人的關係便是弟兄、手足,不過,敖乃息摩和費肋孟的關係卻更勝於敖乃息摩和保祿的關係,他們之間更為密切「可愛」(16)。

      保祿在17-18節再回到原來的請求:「收留他」「算在我的賬上」;並於19-21節再次提醒費肋孟和自己的關係,再次為敖乃息摩作最後的懇請,接受和寬恕他,使他也被教會團體所接受的,且真的成為他們中的一分子,如其他成員一般。他相信費肋孟必會照做,「在基督內」使他的心舒暢,一如他對眾聖徒的愛德,使之舒暢(20、7)。22節保祿表達期望探望費肋孟,因此請他為自己準備住處;23-25節則是信的結尾,表達保祿的問安和祈禱。

      保祿這封信寫的極為小心謹慎,他沒有以宗徒的權威迫人就範;反而層層進迫,步步為營,指出一切的善行都是為著基督。因為「在基督內」,奴隸和主人之間不再分別,階級等差已消失於無形;在別的信中,保祿說得很清楚:自由人或奴隸在基督內是不分彼此的,都成為一體(參見:迦三27-28;格前七22;哥三11)。主僕二人應重新建立一種以基督的愛、互為弟兄的關係。

文件動作
專欄

bb7.jpg

« 2017 九月 »
九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