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次懲罰

第十七章 再次懲罰

本章前十五節由於內容是前章的延續,被希臘和拉丁譯本置於前章之末,已如前述。我們卻保存了原文的面貌,將其放在第十七章中來處理。

1–5節 火盤的處理

1 上主訓示梅瑟說:
2 「你吩咐司祭亞郎的兒子厄肋阿匝爾,叫他將一切火盤從火堆中取去,把炭火散開,因為這一切都是聖的。
3 以這些犯罪喪生者的火盤,打成薄片,用來包蓋祭壇,──因為奉獻在上主面前的火盤已成了聖的,──給以色列子民當作鑑戒。」
4 厄肋阿匝爾司祭便取出那些被火燒死的人獻過的銅火盤,叫人打成薄片,為包蓋祭壇用,
5 為給以色列子民當作警戒,為叫凡不是出於亞郎子孫的俗人,不應前來在上主面前獻香,以免和科辣黑及他的同黨遭受一樣的不幸。他全照上主藉梅瑟對他所吩咐的做了。

前章17節告訴我們,那二百五十名叛黨人士,每人拿著火盤,到聖所門口,放上乳香向天主獻香。就在此時他們受到天主的懲罰。可是他們所用過的火盤卻成了聖物,因為他們的確向天主獻了香祭。因此這些為數不少的火盤不能再用為世俗的目的,因為誰與他接觸就要成了受祝聖的(見出二九27; 三〇20 肋六11,20)。因此梅瑟命令亞郎的兒子厄肋阿匝爾將一切火盤,經溶化後打成薄片,用來包蓋祭壇。梅瑟沒有命令亞郎大司祭作這個工作,免得使他沾染法律的不潔。所謂之火盤,大概與埃及獻香用的火盤相似,是個很簡單的盤子,它三邊凸起,一邊有把柄,中間放在火炭,火炭上加乳香,便可手持把柄向神明獻香了。這種火盤的質料是銅作的,因此不難溶化,也不難用來包蓋祭壇。所包蓋的大概不是香壇,因為它已被包上純金,而是原來用銅所包蓋的全燔祭壇(出二七2; 三八22)。如今將全燔祭壇再包上一層銅片,目的在使百姓記憶,天主如何懲罰了那些本身不是司祭,而強向天主奉獻香祭的人所受的懲罰,並因此而知所警惕,不敢再胡作非為。

6–15節 再次騷動

6 次日,以色列子民全會眾抱怨梅瑟和亞郎說:「正是你們害死了上主的人民。」
7 當會眾集合反對梅瑟和亞郎時,他們二人轉向會幕;看,雲彩遮蓋了會幕,上主的榮耀發顯了出來。
8 梅瑟和亞郎遂走到會幕面前,
10 「你們快離開這會眾,我要立即消滅他們。」他們遂俯伏在地,
11 然後梅瑟向亞郎說:「你快拿火盤,由祭壇取火放在盤裡,添上乳香,快拿到會眾那裡去,為他們行贖罪禮,因為忿怒已由上主面前發出,災禍已經開始。」
12 亞郎遂照梅瑟所吩咐的拿了火盤,急忙跑到會眾中;看,災禍已在人民中開始;他遂添上乳香,為人民行贖罪禮,
13 站在死者和生者之中,直到災禍止息。
14 在這次災禍中死了一萬四千七百,為科辣黑的緣故而死的人,還不在內。
15 亞郎於是回到會幕門口梅瑟那裡,因為災禍已止息了。

雖然那批興風作浪,倡導暴亂的首領人物受了天主嚴厲的懲罰,使他們死無葬身之地。但是大多數的百姓卻沒有因此而自知警惕,對上主表示心悅誠服的聽命和尊敬,卻變本加厲的相反梅瑟和亞郎。雖然如今他們明明知道梅瑟和亞郎是天主所親自揀選的,因為天主剛以地面裂開的奇蹟證明了這一點,可是他們竟然執迷不悟。如今抱怨梅瑟和亞郎,因為為了他們的緣故,使部份百姓和領袖人物死於非命。這些死去的人畢竟也是天主的百姓,是他們同族的兄弟。因此他們在氣憤之餘,來向梅瑟和亞郎算賬,且來勢洶洶,大有動武之勢。梅瑟和亞郎見狀,自知前途不妙,便相偕逃入會幕中去避難(7節)。就在此時上主的光榮再度顯現出來,代表天主親在的雲柱突然發出了強烈的光亮,使人不寒而慄;天主再次要消滅滿口怨言的百姓。上主立即叫梅瑟和亞郎離開會幕,因為顯罰即將來到。梅瑟卻一本其惻隱憐憫之心,俯伏在地向天主祈求寬赦,再次顯出他是百姓的代理人,他自覺有責保護百姓,免遭上主的懲罰。同時打發亞郎拿著火盤去到即將遭難的百姓中間,以大司祭的身份向天主奉獻贖罪的香祭,求天主息怒。這裡沒有說明天主要用什麼懲罰來處理百姓。關於這一點智慧篇的作者,在一八20–25作出了解釋。基於此說,有人認為是以民所遭受的一場強烈瘟疫,結果天主因亞郎所獻的香祭平息了自己的義怒。有些學者頗有見地地作出了正確的解釋謂:天主震怒之源本是由於科辣黑及他們的同黨,非法向天主所獻的香祭,如今天主的義怒終於藉著合法大司祭的香禮,而得以平息。真正合法的司祭挽救了非法司祭所造成的災難。由此可見司祭的確是天主和人類之間的中人。天主藉著亞郎的祭獻而平息了義怒,亦間接的在說明亞郎才是天主所認可喜悅的真正的司祭。可是當亞郎到達百姓中間時,災難已經開始了,當時已死了一萬四千七百人。這個數字不可按字面解,這是一種誇大的說法。在本書的釋義之初,我們已針對當時以民戶口的登計數字作了頗為詳盡的說明。依此類推我們可以確定此處的說法是言過其實的渲染說法。這是司祭卷作者的一貫手法,在這裡也故意將遭受懲罰的人數加以誇大,旨在使以民有所警惕,不敢輕易干犯天主的誡命。

16–28節 亞郎的棍杖開花
16 上主訓示梅瑟說:
17 「你吩咐以色列子民,叫他們每一家族拿一根棍杖,就是每一個領袖為自己家族拿一根,共十二根棍杖,把各人的名字寫在自己的棍杖上;
18 但在肋未的棍杖上,要寫亞郎的名字,因為肋未的族長亦應有一根棍杖。
19 你將這些棍杖放在會幕內,放在約證前,即在我與你常相會的地方。
20 誰的棍杖開花,誰就是我所揀選的人;這樣,我就會平息了以色列子民在我面前抱怨你們的怨言。」
21 梅瑟於是告訴了以色列子民;他們所有的領袖都交給了他一根棍杖;每一家族中,每個領袖一根,共十二根棍杖;在他們的棍杖中,也有亞郎的棍杖。
22 梅瑟就將棍杖放在約幕內,放在上主面前。
23 次日,梅瑟進入約幕內看,肋未家族的亞郎的棍杖發了芽;不但發了芽,而且開了花,結了成熟的杏。
24 梅瑟就由上主面前取出所有的棍杖,給所有的以色列子民觀看;以後各人取回了自己的棍杖。
25 上主對梅瑟說:「收回亞郎的棍杖來,放在約證前,留給叛逆之徒當作鑑戒,為平息他們對我發的怨言,免得他們死亡。」
26 梅瑟就這樣做了;上主怎樣吩咐他,他就怎樣做了。
27 以色列子民對梅瑟申訴說:「看,我們要死了,我們完了!我們全完了!」
28 凡接近上主帳幕的都該死;我們豈不都該死?」

雖然亞郎大司祭的崇高地位,已藉著前面所記載的種種奇蹟,獲得了清楚的證明,但天主仍願用另外一個更明顯的奇蹟,來說明亞郎的確是天主親自認命的大司祭,並親自賜給他崇高的地位、特權及恩惠。於是天主命令每個支派的首長送來一支棍杖,每個棍杖上都寫上自己的名字及其所代表的支派。在肋未支派的棍杖上要寫上亞郎的名字。大家還記得雅各伯聖祖臨死之前,將若瑟的兩個兒子過繼在自己名下,而成為兩個支派,即厄弗辣因及默納協支派(創四八8–20)。如此一來以民共有十三個支派,所以當時交來的棍杖應有十三個。但後來進入福地之後,分得家產土地的仍只有十二個支派,因為肋未既然是司祭支派沒有分得土地;他們將以其宗教服務為生活的來源。梅瑟遵照上主的命令將這十三個棍杖,安放在上主會幕內的「約證」前。這裡約證所指是那兩塊刻有十誡的石板,亦稱約板,因此存放約板的那個櫃子也被稱為約櫃(戶四5; 七89)。這十三個放在上主約櫃前的棍杖,如果有一個開了花,就證明那個支派的首領和代表是天主所親自揀選的大司祭。這裡所述並不是魔術,更不是抽籤,而正如其上下文所指,是個純粹明顯的奇蹟。天主使亞郎的乾枯棍杖一夜之間發芽、開花且結了果實,是成熟的杏子。固然杏樹是種奇特的樹,它可以一夜之間開花,而且是最早開花的果樹。它用它美麗的白色和淺紅色的花朵給人們預報春天之來臨。有時它們也在冬天忽然開花,這些都是正常的現象。但一夜之間令一支乾枯的木棍發芽、開花,且結出成熟的果實來,則是個不折不扣的奇蹟。第二天梅瑟將所有的棍杖取出來給大家觀看,尤其那個開花結果的棍杖,簡直使百姓驚得目瞪口呆,不得不承認是天主自己願意舉揚亞郎和他的家族,不但賞給他崇高的地位,而且還賜給他和他的家族許多特寵異典,是他人完全望塵莫及的地位。天主命梅瑟將那個開花的手杖放在約證前,作為永久的紀念,使未來世世代代的確知,天主的確選擇了亞郎及其家族作了上主的司祭。

這一切奇蹟的記載不外是在說明,亞郎家族充當司祭的職務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其間曾耗費了不少唇舌和精力,又要有天主親自出來以奇蹟作證,才終算使司祭職務落在亞郎的家族中。因為司祭職位是當時社會上頗受重視的地位,將這樣的尊位只侷限於一個支派中的一個家族,是不會令人心服口服的,定會有許多人士躍躍欲試,願意爭取這個職位。故此我們不必驚奇司祭卷中一次又一次的記載了有關司祭職位的鬥爭。

最後兩節( 27~28)的位置可能已被人移動,因為在這裡的出現使人覺得非常不自然。它們原來的正確位置很可能是緊接一六35之後,因為一六35記載了二百五十位以民代表的死亡。這種顯罰式的死亡是非常令人膽戰心驚的,實在堪稱為民族的一大災難,因此眾百姓聚集在會幕前痛哭流涕。此處兩節所記載的就是百姓痛哭的言詞。百姓終於知道雖然他們是天主聖潔的國民,但距離天主還仍然很遠。至於為什麼有人將這兩節移來此處,有人說是作為導向第十八章,論肋未人的任務和權利的橋樑。

文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