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巴郎的神諭

第二十三章 巴郎的神諭

本處雅威卷的作者以其向來活潑生動的筆法,在準備使外邦人民來歌頌天主的百姓以色列。這位外邦術士巴郎將是天主的發言人,他要由自己的口中,在以民的世仇摩阿布及厄東人面前,講說出天主對自己百姓的祝福。聖經中有數個地方記載外邦人讚美天主的事,例如巴比倫王拿步高(達三91–97),瑪待人達理阿國王(達 6:22–25),都是外邦國王,都曾讚揚了以民上主天主的偉大,是惟一真實的天主。艾斯德爾傳中的薛西斯國王也讚美了以民天主的偉大,及其法律的高尚完備。友弟德傳亦記載外邦人阿孟子民的統帥阿希約爾,讚美了以民的天主,承認天主在以民的歷史上不斷保護了自己的民族(友五5–21)。這些由外邦人民所發出的頌揚是聖經中自成一格的文件。而這種文件的出現,來自以民的優越感,因為他們確知自己的神明是惟一崇高偉大的真神,是一切民族都應崇拜敬禮的神明。自己就是這個惟一真神特選的民族,因此遠遠超過其他任何民族。世間一切的民族都應對以色列起敬起畏。此處巴郎術士的神諭就是這種文體的一部份。

1–12節 巴郎首次祝福以民

1 巴郎對巴拉克說:「請你在這裡給我建造七座祭壇,給我準備七頭公牛犢和七隻公綿羊。」
2 巴拉克就照巴郎說的做了;巴拉克和巴郎在每座祭壇上奉獻了一頭公牛犢和一隻公綿羊。
3 然後巴郎對巴拉克說:「你留在你的全燔祭旁,我要前去,或許上主會使我遇見他;他指示我什麼,我都告訴你。」
4 他就上了一座荒邱。天主遇到了巴郎,巴郎遂對天主說:「我建造了七座祭壇,在每座祭壇上,奉獻了一頭公牛犢和一隻公綿羊。」
5 上主遂將巴郎要說的話放在他口中,然後對他說:「你回到巴拉克那裡就這樣說。」
6 他回到巴拉克那裡,看見他和摩阿布所有的縉紳,仍站在全燔祭旁;
7 於是吟詩說:「巴拉克將我由阿蘭召來,摩阿布王叫我由東方的山嶺前來:你來替我咒罵雅各伯,你來詛咒以色列!」
8 我豈能咒罵天主所不咒罵的?我豈能詛咒上主所不詛咒的?
9 我由巖峰向他們觀看,我由高丘向他們眺望:這是一獨居,而不應與眾民同列的民族。
10 誰能數盡雅各伯的塵埃,誰能算清以色列的塵沙?惟願我的死有如義人的死,我的結局相似他的結局。」
11 巴拉克對巴郎說:「你對我作的是什麼事?我叫你來是為咒罵我的仇敵,你反而祝福!」
12 他回答說:「我豈不該謹慎說出上主叫我說的話嗎?」

術士要求建立七座祭壇,並準備七頭公牛犢及七隻公綿羊。為古東方人來說,「七」數亦是個完備的整數,具有神聖的宗教意義。巴郎術士可能認為使用這個數字來向天主獻祭,定會得到天主的悅納,而會將自己的旨意顯示給他,可以使他以天主的名義來發表神諭的。所謂建築七個祭壇,大概是就地取材,利用了那些現成的古代以大岩石建成的古物,成了天然的祭壇。為了使這個祭獻天主的儀式更充滿神秘的氣氛,巴郎要求國王及他的貴族隨員,站立在全燔祭旁邊,而自己稍為離開他們,向前走去單獨接受天主的通知(3節)。他就獨自上了一個荒丘,由上面觀測大自然界的現象,並與天主發生往來相通的關係,目的在求問上主的旨意。術士還自誇曾向上主獻上了豐盛的祭品,因此現在等候上主向他啟示自己的旨意(4節)。「上主遂將巴郎要說的話放在他的口中」(5節),意思是說,天主賜予他講說神諭的恩惠(見戶二四2 申一八18 耶一9)。毫無疑問,作者在此視巴郎成了天主的先知,因為他要代表天主發表與以民有關的神諭。雖然如此,他畢竟不是自以民中間選出來的先知,因此他的話雖然被稱為神諭,但與天主選民的先知所講的神諭亦大異其趣,完全沒有前者的價值。巴郎在此以詩詞的方式講說了有關以民的預言。第七節證實巴郎是位阿蘭人,如今被請來詛咒以色列子民。在以民的詩歌及先知的預言文體上,以色列與雅各伯多次相提並論。巴郎承認不能順應巴拉克的心意,咒罵和詛咒天主不許可他咒罵和詛咒的民族。他自承在全能的天主面前,完全無能為力,只有向天主俯首聽命,按照天主的意願行事(8 節)。他不但不能詛咒以民,且被天主的神所逼迫,必須要祝福以民。他由山峰上居高臨下的觀看在下面紮營的以民,立即發現他是個特立獨行,完全與眾不同的民族(9節);它是個特選,並負有特殊任務的民族,是「聖潔的國民,是司祭的國家」(出一九5)。它有自己特殊的法律,特別對天主的敬禮,是不能與其他民族同流合污的,因為他們是天主特有的國民。幾時它與眾人混合而居,甚至隨波逐流,便是侮辱自己的使命,降低自己的身價,便是不忠於自己在人類歷史中所負的重大使命。這是在聖經中第一次藉著外邦人的口舌,道出了以民在救援歷史中所負的使命。其後將有許多列強帝國,對以民標奇立異的生活方式,對他們與人格格不入的性格感到不滿,因此力加迫害他們。卻不知道正是他們的這種獨特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使他們完成了自己在宗教上的使命,一方面保存了惟一真神的敬禮,另一方面準備了默西亞的來臨。可惜的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向來就是默西亞的降臨。但是當默西亞真的來臨之後,他們又不認識他,不承認他,且積極的排斥他,將他釘死在十字架上。如此主耶穌的福音才不得已離開了原來的選民以色列,而傳授給全世界的一切非以色列人的外邦人。在這一切的背後,自然冥冥中自有天主無限上智的安排。巴郎在此處的祝福中還許下,雖然以民被隔離開來,但它將有一個強大眾多的後代。其實以民的被隔離,要過特立獨行的生活,以及它眾多的後代,也是天主早就向亞巴郎及在西乃山上作過了許諾(創一二2,3; 一三16; 一八14 出一九5)。天主還許下要特別保護這個民族(創一五15)。至此,巴郎術士由心靈的深處感到對以民的嫉意,因為這個民族太有福氣,因此希望自己的死有如義人的死(10節)。意思是說,希望在天主的保護之下享受高年而終。但事實上巴郎術士在不久之後就要被人殺死,且正是被他所祝福的以色列子民所殺(見戶三一8)。

至此,在旁靜聽的巴拉克國王再也忍無可忍,於是勃然大怒。責斥巴郎不應對他的敵人發出如此美好幸福和祝福的言詞,因為自己化錢請他的目的是為詛咒以民,好使自己不費吹灰之力將他們打敗。可是這一來,本身已是強悍的以色列人,如今再得到術士的祝福,將更是如虎添翼,勢如破竹,所向無敵了(11~12節)。巴郎卻說,自己只有惟天主的命是從,別無他途。是天主自己將他所說的話放在自己的口中,因此他只有照言不誤。

13–24節 再次祝福以民

13 巴拉克對他說:「請你同我到另一地方去,從那裡可看到他們;這裡只看到一部份,不能看全部;從那裡替我咒罵他們。」
14 於是領他到了丕斯加山頂上的瞭望台。在那裡建造了七座祭壇,在每座祭壇上,奉獻了一頭公牛犢和一隻公綿羊。
15 巴郎對巴拉克說:「你在這裡,站在你的全燔祭旁,我到那邊去會見上主。
16 上主就顯現給巴郎,把他要說的話放在他口內,然後說:「你回巴拉克那裡,就這樣說。」
17 他來到巴拉克那裡,看見他還站在全燔祭旁,摩阿布的縉紳仍同他在一起;巴拉克便問他說:「上主說了什麼?」
18 他於是吟詩說:「巴拉克起來靜聽!漆頗爾的兒子,傾耳聽我!
19 天主不像人能食言,不像人子能反悔。他說了豈能不做,許了豈能不行?
20 我受命是為祝福;他要祝福,我不能變更。
21 在雅各伯中不見罪惡,在以色列中不睹災禍;上主他們的天主與他們同在,歡呼君王之聲,常在他們中間。
22 領他們由埃及出來的天主,為他們有如野牛的角。
23 其實雅各伯不需要巫術,以色列不需要占卜;時候一到,自會啟示與雅各伯和以色列:天主要作什麼。
24 這民族起來有如母獅,挺身像雄獅,不吞下獵物,不喝被殺的血,決不臥下。」

巴拉克國王建議到另一個地方去,好從另一個角度瞭望以民,而能向他們發出適當的咒罵。於是他們去丕斯加山頂,在那裡巴郎又令人築了七個祭壇,並以同樣的方式向天主獻了隆重的祭品。巴郎卻再次承認不能違背天主,因為天主與人完全不同,他既不食言,又不反悔(19節)。因此巴郎完全無能為力,他不能改變天主的計劃,更不能將祝福變成詛咒,也不能將詛咒變成祝福,因為天主是言出必行,絕不出爾反爾,自相矛盾的天主。於是再次開始祝福以民:在以民間既無罪惡,又無災禍(21節),它在倫理道德方面遠遠超過了其他任何民族(依二六2 詠四四18,19),因此他堪當接受天主的保護。第22節的出處可能不是這裡,因為在此使人感到突然,且與上下文不相符合,與二四8卻完全相同。是說天主以他大能的力量,有如野牛的角,將百姓自埃及救出。「角」在詩歌及智慧文學上是力量的象徵(詠九二11)。因此以民不需邪術詛咒的幫助,就能獲得上主的祝福和助佑(33節),並認識天主的奧秘,因為天主會藉著先知向他們報告一切(申一八9–18 出二二17 撒上二八3–9 肋一九26,31; 2二〇6,27)。因為他負有比其他任何民族都更高尚的使命,所以他將從勝利走向勝利。它起來有如母獅,挺身有如雄獅,吞食獵物(見創四九9 米五7)。這次的祝福主要是在向巴拉克國王說明,一切凶惡都不會加於以色列,因為上主是他們的君王。他們具有對真神的信仰,所以上主特別保護他們,能得勝敵人。巴拉克不必妄想,因為在等待他的是難逃的劫數,徹底的失敗。

25–30節 再次企圖詛咒

25 巴拉克對巴郎說:「你不咒罵他們,但也不該祝福啊!」
26 巴郎回答巴拉克說:「我不是對你說過:我應做上主所吩咐的一切嗎?」
27 巴拉克對巴郎說:「來,我領你到另一個地方去,或者天主喜歡你從那裡替我咒罵他們。」
28 巴拉克於是領巴郎到了俯視曠野的培敖爾山頂。
29 巴郎對巴拉克說:「你在這裡給我建造七座祭壇,給我準備七頭公牛犢和七隻公綿羊。」
30 巴拉克就照巴郎說的做了,在這座祭壇上奉獻了一頭公牛犢和一隻公綿羊。

巴拉克再次責斥巴郎,告訴他如果不能詛咒以民,至少不要祝福它,因為這不是他花錢請他來的目的。雖然如此,國王仍不死心,將巴郎領到另一個山頭上去,希望在那裡終能達到詛咒以民的目的。這次來到了培敖爾山頂上,再次向天主舉行了同樣的隆重祭禮,等候巴郎發出反對以民的詛語。綜觀二三及二四兩章中所記載的巴郎的神諭,我們發現他是漸次而進的:先是報告以民眾多的後代子孫,他們要佔據一塊肥沃的土地,擁有自己強有力的國王,這位國王要消滅摩阿布人的王國。事實非常明顯,術士所詛咒的是巴拉克國王,所祝福的卻是以色列百姓。如此第二十四章是祝福和詛咒的最高潮。以民受到一位外邦術士的極度讚揚。

文件動作